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00〇2章 特例

  • 塵骨 - 第200〇2章 特例字體大小: A+
     
        其中一名落在郭敏的背后,一記刀掌劈在郭敏的肩頸連接處,郭敏頓時暈了過去,隨即那名天武院學子扛起郭敏,躍下圓臺,穿過人群,火速離去。

        林蘇青以余光瞥了一眼他們,得知去的是橘井仙翁處,是要去抓緊時辰去救治。

        藏在樹梢上的狗子打著慵懶的哈欠,原本左爪爪搭在右小爪爪上枕著,現下枕酸了,便換了個上下搭著,自言自語著:“孔戮反應雖慢了一些,但還是心地仁厚的。”

        俄爾翻了個記白眼,鄙夷道:“那蕪老咬蟲怕是早就看出來了,只是不想要這名瘋癲的學子了,故意放任他自戕吧。哼,皮里春秋空黑黃。”

        “咦?怎么就走了一個?”

        狗子原本還想多剜酸幾句,思路突然被夕夜的聲音打斷了去,它循著夕夜所言往圓臺一看——誒?果不其然,方才一同飛上圓臺的兩名天武院的學子,確實只離開了一名去送郭敏,此時還留了一名在圓臺上。

        只見那名學子面相是雙目怒瞪,眼球凸出,體形生得魁梧且格外雄壯,看上去甚是威猛。

        “喲!莫不是還有好戲可看?”夕夜興致勃勃地往前挪了挪屁股,坐在蛇頭的更邊沿處。

        “在下天武院學子平達。”他自報家門,闡述留下的目的,“聽先生說你會使幻術,特地前來領教領教,如有失禮之處,還請林蘇青兄弟多多包涵!”

        平達正言厲色,隨即抱拳又道,“既是比試切磋,你我便點到即止吧。林蘇青兄弟!請!”

        語罷,他便拆拳相應,擺出架勢準備接招。

        這般情形倘若是放在凡間,那么單單瞧著外形,似乎就能辨出輸贏,畢竟……林蘇青的大腿都遠不如平達的小臂粗。這還能有什么打頭?

        不過,這畢竟不是凡間,誰也不是全拼力氣。

        夕夜悠哉樂哉的看著熱鬧不嫌事兒大,煽風點火的嚷嚷道:“平達兄弟,你有什么遺言還是先交代下吧!”

        平達抬眼瞟了夕夜一眼,滿不作搭理,且絲毫沒有因此而粗心浮氣。饒是夕夜將話挑得如此險惡,他也視若無睹,置若罔聞。看起來他十分耐得住性情,更重要的是,此足以看出,平達的意志力很強。

        林蘇青單只手負在身后,端在腰前的手抖了抖袖子,和氣笑道:“不了,在下還要趕去天瑞院吏司處登記名冊,就不耽誤諸位爭榜排名了。”

        說著他沖平達拱拱手,接著又向四下圍看的學子們拱拱手,以示歉意:“預祝大家爭榜順利。”

        平達當場一愣,怎么著?瞧不起他?不同他比?還是說覺得他太弱,不想傷他?

        遂提醒林蘇青道:“午時三刻將過,等你趕去吏司處三清墟已然截止報名考試,你即使要入三清墟,也只能取代郭敏的名額去天修院了。不如留下同我先比出個高下!”

        林蘇青抬頭看了看天色,仔細辨認了一番時辰,還好,還有一點余地。

        雖然心里在掐算著時辰,有些著急了,但面上他依然一派從容的模樣,道:“天修院在下就不去了。”

        怎料隨意的一句話,乍然激起了底下一通憤懣。

        在天修院學子們看來,這儼然是瞧不起他們!

        倘若是先前那名少年如是說說便也罷了,可是這句話從他一介凡夫俗子口中說出來,如何聽來都只覺得刺耳!

        “你有什么資格瞧不起天修院?”有學子舉劍沖圓臺之上的林蘇青質問道。

        “不過是靠虛幻之術贏了一個郭敏,你安敢如此猖狂蔑視我等天修院學子!”

        “無知凡人!就是猖獗!”

        怎的頓時成了眾口之矢?這的確是冤枉。林蘇青的原意就不是去天修院,如實相告怎的就成了猖狂?怎的就成了“瞧不起天修院”?這是什么邏輯?

        平達看了看底下憤怒而攢動的人群,不與他們起哄,而是有一說一道:“你就是去天瑞院也不成,天瑞院的掌院先生云游三山五岳已有數百載,幾百年不曾歸過三清墟一次。你就是今下入學了,也沒有先生管你的課業。何況,你就快錯過報考時辰!”

        在平達說著時,只聽一聲長嘯,天邊忽然飛來一只四尾玄鳥。它周身漆黑如墨,眸如寶石璀璨,繞著圓臺盤旋數圈后,期間時有鳴叫,聲音破空響徹云霄。

        隨即玄鳥扭頭向下飛去,它降低了自己的高度,停駐在孔戮先生的面前。

        它的眼眸眨了又眨好似在交代著什么,接著便又是一聲長嘯,之后那只玄鳥便朝三清墟正殿那方飛走了。

        “林蘇青——”

        玄鳥方剛離去,孔戮先生忽然揚聲喊道。

        突然出現的玄鳥,以及天武院孔戮先生的這一聲,學子們不由得訝異,又是一番竊竊的揣度。

        即刻,便聽孔戮先生高聲道:“你通過考試了!”

        “通過了?”底下是異口同聲,幾乎人人都在質疑,林蘇青未曾去吏司處報名,也未曾經受試煉,怎么就痛過了?只因為他贏了郭敏?

        可是他要考的是天瑞院,就算因此算他武試通過,可是天瑞院那難于上青天的文試他也尚未去考,怎的就算他通過了?

        不說是他們,連林蘇青自己都驚住了,他還不曾去參加考試,就如此輕易的通過了?!

        雖說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可是……可是為何……為何他總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倏爾便聽孔戮先生鄭重其事道:“有尊者的舊友來訪三清墟,為你請了特例,因此,特許你免試入學。”

        “免試?!”底下頓時炸開了鍋!

        三清墟學子多的是身份不一般的世家子弟,有些甚至與天帝有著親屬關系,若要論身份尊卑,甚至還有西王母的親侄子在籍!

        可是大家無一不是憑著真才實學,憑著自己的努力,腳踏實地的考入三清墟的!

        三清墟的試煉與競爭何其殘酷,誰不是一路枕戈待旦,日昃忘食[rì zè wàng shí],置自身性命于不顧而浴血奮戰拼將上來的?

        憑什么他林蘇青就可以憑借一層關系,使三清墟的尊者們為他開放特例,準許他免試入學?

        自三清墟創辦以來,何曾有過“免試”的特例?又何曾因為誰的舊友相托,就開放如此不公不正的先河?

        換言之,大家研精竭思也不得其解,尊者為何要自破規矩?這免試入學的特例難道不是給三清墟蒙羞?這難道不是在摧垮三清墟在三界之中的地位?

        一旦因林蘇青開啟了這樣的先河,那今后豈不是但凡有誰想入學三清墟,而自身實力又不合格者,都大可以不必以身犯險的去經過試煉,去參加考試,而是干脆直接托著關系行免試特例?

        “先生!這不公平!”

        “對!不公平!”

        “先生!這樣豈不失去了三清墟原本的立場?!”

        “先生,斷不能給那林蘇青免試!”

        “我們反對!”

        “反對!”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