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96章 試探

  • 塵骨 - 第196章 試探字體大小: A+
     
        “不了,我改主意了!”夕夜齜著牙笑得頗賊氣,洛洛瞧著那般神情在眼熟,好像前些日子在誰的臉上曾見著過……

        “?”聽夕夜一言,四下頓時驚怔,誰都想知道他接下來要去哪個宗院,有的滿面期待他去自己所在的宗院,而有的則是在心中默念希望他千萬不要到自己所在宗院。

        “我想騎騎那匹白馬,叫什么來著?呃……定……定天,哦不定瑞,對定瑞,我要騎他!”夕夜滿眼放精光,光是一想就興奮莫名,“我要考定瑞院!”

        “咳,是天瑞院。”林蘇青清了清嗓子小聲提醒他道。

        “哦對!我要考天瑞院!”

        名字的烏龍弄得許多人想笑,他們卻不敢笑,誰都還記得那隨手的一拳的威力。,怕憋不住,便都板著臉故作嚴肅。

        靜默了片刻,忽然有人說道:“天瑞院許多屆沒有新生,連掌院先生都不知去向了。”

        “啊呀?那怎么辦。”夕夜轉身看向林蘇青,便是這一眼,大家的目光便全都注視到了林蘇青的身上。

        成百上千的目光凝聚在一身,他們在打量他,在猜疑他,在輕蔑他,在厭惡他……不同的眼睛里包含著不同的想法,但相同的是,他們的注視,都帶去了壓力。

        不知怎的,林蘇青驟然想起了曾經在三十六重天上的凌霄寶殿的舊事。那天的他,也如夕夜這般,在拿不準主意時突然回頭看向了二太子殿下。

        不過,雖然情景相似,但他與主上的感受一定是截然不同的吧。如主上那般的性情,肯定是不同的。

        林蘇青的心情突然沉了又沉,仿佛有一塊鉛石正墜著他的心臟往下落。不是因為這些學子的注視而感動沉重。

        夕夜忽然開口道:“啊呀,是不是耽誤你們爭榜啦?”

        林蘇青聽出了夕夜是故意岔開的話題,他不禁又想著,或許夕夜此時的心情與他當初的心情差不多?不,應該也不一樣。

        “在下郭敏,愿奉以天修院學子的名額,前來挑戰!”人群里突然走出一個文質彬彬的男子來,他的身形沒有什么特色,很標準,不高也不矮,不胖不壯也不瘦,是無法令人一眼便記住容貌,是扔進人堆里不顯眼,揪出人堆也仍然不顯眼的外形。

        不過他絕對能使人記住他這個人,是因為他的聲音,格外又特點,分明是個男子,聲音極為奸細,聽著也很奸佞,并且透著真正的令人不喜的狂妄。

        “哦?你要挑戰誰?”夕夜聞聲回頭,卻突然撅起了嘴,似乎對郭敏提不起什么興致。

        “他。”郭敏搖扇一指,指向了林蘇青。

        “他?!”夕夜意外道,登時捧腹大笑,“好端端你挑戰他做什么?哈哈哈哈~”

        笑得終于能收住時,他一把抹了笑出來的淚花,道:“你同他打沒意思,不如你跟我打吧。”

        人群頓時炸開了鍋,紛紛笑道:“郭敏你也太狡猾了吧,你一個天修院的學子,你去挑戰一個凡人,你這不是去欺負人家嘛!”

        “就是,擺明了欺負人。”

        “啊呀,他們說你欺負人誒。”夕夜佯作驚訝,“那你是不是觸犯三清墟的霸凌之過啦。”

        “小兄弟言過了,這叫比試,也叫切磋,不叫欺負,更不叫霸凌。”郭敏儼乎其然道,“況且,你能與天武院的操虎過招,天修院的郭敏也能與他過招,小兄弟,你說對不對?”

        “嗯,你說的對。”夕夜抱著胳膊認真的點點頭,末了問他道,“不過你還是跟我過招吧!”

        “在下就不在小兄弟面前獻丑了。”郭敏這話說得貌似謙恭,轉眼便接著道,“既是切磋,自然是同與自己差不多實力的對手過招。小兄弟,你說是不是?”

        “嗯嗯,你說的都對。”夕夜點點頭,“但你還是跟我切磋吧,我覺得我們的實力差不多。”

        “……”郭敏的眉頭抽動了一下,轉眼便又是一臉禮貌的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同時,他故意在夕夜因為他的沉默,而正好看向他的時候,他非常明顯的看了洛洛一眼。是極其故意的一眼,是刻意要夕夜看見他這一眼。

        而后,他收了扇子,恭敬的抱拳向夕夜揖禮而道:“在下對洛洛姑娘有所耳聞,所以在下也自知與小兄弟的實力相差甚遠。”

        林蘇青將郭敏的一舉一動看在眼底,看來郭敏是在見識過夕夜與洛洛的威力之后,又見夕夜對他言聽計從,所以對他這個能與夕夜與洛洛一起來三清墟的凡人生起了好奇心。并且是已經打定了主意要來試探他的實力。

        而那郭敏的弦外之意,所指的不正是他所猜測的夕夜的身份嗎?

        那么,他又在猜我是誰?林蘇青心道,抑或者,正因為猜不到,所以,才一定要來“切磋”吧。

        “倘若小兄弟與在下過招,恐怕要算小兄弟的霸凌之過了。”郭敏見許久也說不通夕夜,便琢磨著換了一個說法。

        “哦……”夕夜撓了撓頭皮想了又想道,“你說你打不過我?所以我與你打,便是霸凌?”

        郭敏狡猾的沒有回答,夕夜年幼沒經歷過多少話術,怕是看不懂他的把戲。但林蘇青看得明白,郭敏如此這般的巧言善辯,這時候卻只是微笑,而不說話,是因為夕夜的這番話他若是回答了,便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悖了自己前言所說的“切磋”。

        夕夜沒管他答還是不答,他轉身走了兩步拽著洛洛拉到前面來,問那郭敏:“那你打得過她嗎?”

        郭敏面色不變,只是笑容有所收斂,搖了搖頭,抱拳相告道:“在下自知幾斤幾兩,不敢在洛洛姑娘面前造次。”

        夕夜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整整齊齊的銀牙道:“那不就得了,那你還是跟我打吧。”

        見那仿佛戴著笑容面具的郭敏,臉色突然閃過了一瞬間的愕然,夕夜拍了拍他的肩頭勸言道:“實話實說,我也打不過洛洛。可是……”

        話鋒突轉,郭敏不禁疑惑的抬頭看向夕夜,沒曾想恰好撞見了夕夜看他的眸光,于是頓時垂下了眸子,不能再抬頭,也不能再與夕夜對視。

        看著夕夜是在爽朗的笑,看起來夕夜十分隨和,可是他的眸子里卻極具壓迫感與威懾力。郭敏已然斷定了自己的猜測,他確定了夕夜的身份。但是,他卻還是沒想出夕夜忽然轉折的“可是……”是要說什么,他意欲表達什么,為何突然停頓了不說?

        難道……

        “哎呀我故弄玄虛呢,你怎么不問我?快問我啊!”夕夜見郭敏半天不問,他自己急了一拍郭敏催著他問。

        雖然只是隨手一拍,郭敏卻被他拍得胸口一震,幸虧凝聚真氣凝聚得即使,否則必然是一道內傷。

        “算了算,沒趣,太沒趣了。我自己說吧。是這樣的——”夕夜轉身回到林蘇青邊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