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91章 沖突

  • 塵骨 - 第191章 沖突字體大小: A+
     
        林蘇青與夕夜往前湊了湊,只見幽夢手中所持的鐵鞭非同一般,是由無數顆同等直徑的小骷髏頭連接在一起,唯有手握處的那顆骷髏大一些,至多大過她的拳頭。

        并且,每顆骷髏頭上都生有一對尖角,和一排尖牙,使得這條鐵鞭看上去十分邪惡。

        鐵鞭雖然是由骷髏頭構成,但是并非圓滑的質地,因為在每一節連接處,都有著鐵刺,鐵刺與尖角、尖牙參差不齊卻一致沖外,使得這條鐵刺無數的鐵鞭,大致看上去像是荊棘藤條。

        一鞭甩下,霹靂作響,驚得周遭怛然散開,顯出一個瘦弱的女子出來,這等時刻,唯獨那個瘦弱的女子沒有退開。盡管她的臉上亦有驚嚇之色,卻依然沒有退開。

        “既然都不得不動手了,為何不直接打下去?”夕夜跟在他邊上,抱著膀子瞧著熱鬧,“很明顯并沒有嚇唬到嘛。”

        不知三清墟有著怎樣的規矩,半個拉架的也無,皆是圍繞著她們在看熱鬧。林蘇青不禁好奇起她們之間究竟起了怎樣的爭執,連七尺男兒也被那一鞭子嚇得惶恐躲避,那名瘦弱的女子居然絲毫也沒有退開……好奇之下他忍不住又往前擠了擠。

        “你使用手段擅自騎走宗院靈獸,本應當罰,我好意勸你,難道你還要頑固不化不成?”那女子義正言辭道。

        幽夢二話不說,揮起鞭子作勢又是一鞭甩去,這一回沒有再手下留情,不偏不倚,正是沖那女子甩去。

        “住手!”林蘇青一驚,脫口而出。霎時,幽夢甩出的鐵鞭突然方向一改,驟然沖林蘇青甩來!夕夜一見,登時出手一把握住已然襲在林蘇青面前的鐵鞭。

        雖說是握,但并未實打實的手心握著鐵鞭。他手上所凝聚的法力,宛如厚厚的手套,將他的手與鐵鞭隔開,因此,他的手心與鐵鞭上的鐵刺相隔著一指寬的距離,其中充斥著他淡青色的法力。

        夕夜回過頭對林蘇青埋怨道:“你下回要英雄救美時,能否事先與我打個招呼,說好的同生共死,別是你先被一鞭子抽死了。”

        洛洛登時跟了一句話:“下回救林蘇青時,能否等屬下出手。”

        夕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就松開了手。然而,這時候的大家,無不是震驚。有些見多識廣的,在看到洛洛的一瞬間當場就失了魂似的呆住了,是的,他們認出了,那是妖界祈帝的護法之一洛洛……

        而那些沒能認出洛洛的,也怔住了,是因為方才那一幕大家都看見了

        在幽夢一鞭子甩去時,在那少年出手握住鐵鞭之前,就在那一剎那之間,有一枚四角飛鏢直飛而出,將鐵鞭打退。

        那飛鏢原本要將鐵鞭打退回去,并且在那一鞭子返回的時候,如若幽夢自己無法及時控制住,那鐵鞭就會直接抽到她自己身上。

        有她揮出時的力道,加之又受下了飛鏢的力道,返回時的鞭子所擊出的力度,只會更強更剛猛。

        然而,卻在那鞭子即將改變方向返回時,被那名少年一把握住了。

        不說這樣的力度,即使是原本幽夢所揮出的鞭子,也極難直接承受,何況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被一把握住了,而且是一名看起來方剛束發之年的少年……

        “你是誰?”幽夢挑著眉眼居高臨下的看著的,卻是林蘇青。

        夕夜一愣,松了手,上前道:“是我截住了你的鞭子,你問他做什么?”

        “現在的下人都這般沒有規矩了么。”幽夢掃了他一眼,不屑一顧,目光繼續看向林蘇青。

        “下人?嗯?!”夕夜愕然怔住,“我是下人?!”

        夕夜的茫然,引得周遭哄然大笑。

        他愣了半晌,終于緩過其中的門道來。不過他絲毫沒有在意那些不友好的笑聲,而是恍然大悟狀:“哦難怪偏要問他是誰,是以為有我這樣厲害的護衛,當然要以為他很了不得。”

        話說得相當隨意,就是在陳述自己的所想而已。全然不在意自己的身份是否被忽視,也全然不在意自己是否被當成了下人。

        這時,看熱鬧的觀眾堆里,突然有眼尖的冒出一句:“幽夢,那不過是個凡人,你可別看了眼。”

        頓時一片嘩然,紛紛議論著林蘇青這個凡夫俗子。

        “凡人也敢來考三清墟啊?”

        “他是如何通過的入境陣法?”

        “當然是他身邊那兩位厲害的‘護衛’幫的忙啦,憑他一介凡人,連陣法都看不懂吧?遑論通過?”

        “這等俗人也妄想來考三清墟?莫不是癡心妄想?”

        有輕蔑嘲諷者,自然也有中立的好奇者。

        “我看不見的吧,能有如此厲害的兩名護法,他應當不是凡人吧?我聽聞修為越是高深者,則越是避影斂跡,圭角不露啊。”

        “我覺得有些道理……可是……你瞧,他一點仙根也無,全然是凡胎肉體啊,而且十分清瘦,恐怕基本功都不曾練習過,一點根基也無,他來做什么?”

        然而幽夢,對于種種評議,不以為然,那沉得有些狠戾的神情依舊,不過,在沉默了片刻后,她又問道:“你要考天瑞院?”

        不等林蘇青回答,她便如同已經得到確認回答了似的,繼續道:“天瑞院講求清虛凝獨,與世無為。你這般爭強好勇,豈不是與天瑞院的院訓有出入?”

        “雖然應物處世要含其明,含其聰,含其知,含其德。但,含而不露,并不意味著自己的心里沒有德行。”

        “你是說暗諷我沒有失德?”幽夢不屑,戾氣更發。

        “非也。”林蘇青微微笑著,從容不迫道,“我只是在說我。我以為,不應該讓你向一位對你有好意的人暴力相向。但事情總有因果,阻止你,也只是我想了解一下起因。”

        “嗨喲,區區凡夫俗子居然要向幽夢討一個解釋。哈哈哈哈~嗨喲真是蚍蜉撼樹不自量力~”

        又是一陣轟然大笑,大家皆把林蘇青視作跳梁小丑。這其中,反而是幽夢不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