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88章 長梯偶遇

  • 塵骨 - 第188章 長梯偶遇字體大小: A+
     
        這條長梯,是粗麻繩與窄木板串連而成,即使再結實,如此遙長,必然無法穩當。何況麻繩的粗細尚不足洛洛的手腕粗,并且每一塊木板的寬度,也不比不過腳掌長。

        而木板與木板之間還留著與木板的寬度差不多的空隙,甚至有許多地方缺失了木板,因此,必須萬分小心地前行。加之此條長梯恍如接天而上,便將原本看著就不算粗的麻繩,相比得可謂是細得驚心。

        稍有不慎,便會墜下萬丈深谷。

        而這樣的原本就晃蕩不已的長梯,連行走都不得不千萬謹慎,居然會有人騎馬而來?!

        林蘇青他們正處疑惑之際,橋驟然劇烈震動,近了!

        狗子連忙一蹦,躍到空中,按著云頭悠閑地落坐,瞧著底下,而這時,不會騰云駕霧的林蘇青、夕夜與洛洛,登時一驚,來不及指著狗子開罵,為了維持平衡,他們迅速反應,趕忙背靠梯子兩邊的扶繩,展開雙臂緊握著,并有意識地屈膝,降低自身的高度。

        當他們終于勉強妥當,不至于東倒西歪后,夕夜看見云朵上正看他們出糗看得樂不可支的狗子,氣惱道:“你也不捎帶著我們!”

        “是你們考三清墟,又不是本大人要考。”狗子漫不經心的睨著夕夜道,“遇著了麻煩,當然得是你們自己去面對呀。”

        夕夜正要指著狗子教訓,不過剛一松開手,就有些把持不住平衡,他只能瞪著眸子怒視道:“你們丹穴山唯你最差勁!連你們自己族民都不管。”

        “才不是嘞,我才不是最差勁的。我可是一路在保護林蘇青活命。”狗子一板一眼道。

        “是嘛?那么多次危險,你管了嗎?”夕夜一邊與狗子對質,一邊運作法力,與搖擺不定的長梯抗衡,將長梯穩住。

        狗子嘿然一笑道:“我只說了保他活命嘛,活蹦亂跳的活是活。缺胳膊斷腿兒的活也是活,對不對~”

        對夕夜說它是丹穴山最差勁,它很特地解釋道:“說真的,至少我沒有拍手鼓掌喜滋滋地眼看著林蘇青死吧?哪次真到危險時我沒救嗎?”

        狗子的話音剛落,只聽一聲駿馬嘶鳴,即刻就見一匹高頭駿馬疾馳而來,駿馬通體雪白,與

        浮云混成一色,但是眸子鮮紅,并且在額頭之上生著一只螺旋紋理的尖角。

        那是……

        “獨角獸?!”林蘇青脫口而出,是他在童話書里看過的生物,這里居然也有,卻不知在這里喚作什么。

        他們尚在訝異,而那白馬逼近,眼見著馬蹄即將踏向他們,洛洛的五指之間早已立著數枚五刃飛鏢,若是那白馬不識時務,她便毫不留情的出手廢了它!林蘇青也攢緊了手中的毫筆,只待時機!

        卻在這時,眼見著那白馬的肩背后面頓時生出雙翼,揮翅一展,當即越過了他們!顯然那馬兒起初沒有料到此時的長梯上還有別的生靈,所以才只是踏步狂奔,抑或是它其實知道有,但估算過一定能避過不傷及他們。

        就在白馬展翅掠過他們時,他們的目光追隨而去,驀然發現,在那高大的白馬背上,斜坐著一名少女

        那少女回眸看去,恰恰與林蘇青對視上,但她毫無羞怯,是坦然與林蘇青相視,那目光之中也沒有什么特別,匆匆一瞥,林蘇青瞧著大約有一些好奇?有一些驚訝?有一些意外?有一些別樣的情緒?

        只是匆匆一瞥,更多的其實是林蘇青的猜測,主要還是源自于他心中對那匆匆而過的少女所產生的種種想法。

        好奇于是怎樣的少女,獨自破陣騎白馬而來;驚訝于她看起來比夕夜好小上一兩歲,卻能獨自破開那太極陰陽八卦陣法;意外于居然叫他們在這樣的時候恰好碰上這樣獨特的少女……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不知是自己錯覺還是的確如此,林蘇青覺得,那少女回眸的目光只看了他,隨即便回過頭馭白馬飛馳離去。

        相比左右,一行之中分明是夕夜最為璀璨奪目,除開夕夜便是洛洛那干練冷厲的獨特氣場,抑或是端坐在白云之中的狗子……怎樣也輪不到他林蘇青去占住第一眼。

        就是誰也比他林蘇青更矚目啊,可是那少女確實誰也沒有看一眼,只是看了他林蘇青,一絲一毫的目光也不曾分給旁邊的他們。

        而那少女的衣裳也很特別,與那一身仙氣且白得泛著淡淡光芒的白馬不同,少女一身的著裝卻是藍得近乎于黑色的選色,雖然紗袖與紗裙擺略微有區別,稍微淺一點,但也仍然是藍黑之色,就連頭飾與鞋子也盡是如此。芊芊少女,卻穿著這樣深沉而又冷靜的顏色。

        林蘇青詫異便也詫異在這里,那少女太也與眾不同。依他所見所聞之中,無不是遵淺色為尊,見過的幾位修為甚高的也無一著深色衣物。仿佛皆是以霓做衣,云做裳,霧氣披來作紗袍……她不同。

        “喂小青青,你看夠了沒?”

        自那少女馭白馬飛離而去,長梯在夕夜的法力把持之下,便一點晃動也無,穩當得如履平地。他見林蘇青愣了半天,忍不住伸手在林蘇青眼前晃了晃:“一個小丫頭竟將你看傻了?”

        林蘇青尷尬地回過神來,不知為何看出了神,但他知道絕非是因為美色一類的。

        夕夜瞅了他一眼,評議道:“我瞧那丫頭容貌生得很沉,與洛洛有幾分相似的感覺,差不多風格,但遠不如洛洛好看,也不如洛洛的氣質。嗯嗯,差遠啦。”

        “謝過少主過獎。”洛洛受寵若驚,想來不曾被小殿下如此褒獎過。

        “你想多了。”夕夜抱著膀子,不以為然道,“我沒夸你好看,我是說那丫頭丑。”

        “……”洛洛沒再言語。大約是她始終都很嚴肅的緣故,所以此時也仍然是一絲不茍的模樣,沒有如林蘇青以為的那樣會有一些尷尬。

        “那丫頭身上有很重的戾氣,差遠了差遠了。”夕夜搖著頭不滿意道,“真正厲害的都是深藏不漏呢。那丫頭太外放了,正所謂滿壺全不浪,半壺響叮當。”

        林蘇青想了想,夕夜不說時倒是沒發覺,聽夕夜一提醒,似乎從感覺上看去,那少女與洛洛是有一點相似,也的確是更狠厲一些。

        但……沒有夕夜說的所謂“丑”,其實還不錯,下巴尖尖的,而臉上稚氣未褪還有些肉乎,只是眸子黑且沉,沒有什么亮澤,將滿臉的可愛壓住了,顯得陰沉。

        “幽夢師姐!等等我啊!”緊接著背后就傳來一道響亮的男子的聲音。

        回身循聲望去,竟是有男子御劍飛行而來!

        “啊!怎么有人?!”而那劍的劍刃直沖他們而來,聽著那男子咋咋呼呼的嚷嚷,“糟糕!快讓開!我還不熟練!”

        什么?!并不熟練御劍飛行之術?!

        這可得了?林蘇青大驚,這要是被那男子的劍刃撞上了,那還不得一個個的串過去?就跟穿羊肉串似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