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87章 過石門,通天梯

  • 塵骨 - 第187章 過石門,通天梯字體大小: A+
     

        洛洛頓時要抱拳請罪,林蘇青緊忙一把將她抱起的拳頭按下去,使勁兒按得嚴嚴實實,并連忙沖她遞眼‘色’。。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

        同時對夕夜笑瞇瞇道:“可能是陣法里有什么后啟的機關吧,不必多計較,沒事就好。”

        而后又拉洛洛作同謀:“對不對,洛洛。”

        他倒是臉皮厚心機重,說得像真的似的,可是洛洛不曾對夕夜有過半點隱瞞,現下令她很局促,她想應,卻又想請罪,可說出實情又覺得對不住小殿下。她從未有過如此為難的時候,遂怔愣了許久,才生硬的應了一聲:“嗯……嗯。”

        夕夜眼尾的余光悄然瞥了一眼洛洛,只是一須臾他便立刻看向別處,使誰也沒有察覺。他轉了轉脖子,活動了一番手腳,便站起身來,接著活動腰身。

        可他剛扭了扭腰,就忍不住去‘摸’自己的腦袋。

        一會兒‘摸’一‘摸’后腦勺,一會兒‘摸’一‘摸’頭頂,一會兒又‘摸’‘摸’邊上,‘摸’來‘摸’去,越‘摸’越憤懣。

        忿忿然道:“要說這陣法實在不正當,居然偷襲我!險些以為是故意要將我砸成個傻子。”

        洛洛的臉‘色’越發難看,不是平素那樣‘陰’厲,奇奇怪怪的,臉‘色’比泥地里的黃土還要糟糕。她猶豫著作勢要抱拳如實請罪,剛一抬手作勢要抱拳跪下,林蘇青一把攬住她的腰,并嚴實地摁住了她的手,迫使她下不去身,也抱不了拳。

        洛洛氣得雙目圓瞪,若不是方才廢多了力氣,現在使不上勁,恨不能一把掐死林蘇青。但盡管洛洛已經虛弱至此,林蘇青還是怕她一個沒穩住,就出賣了真相。

        為了預防萬一,他一把拉過洛洛的手摁在自己的后腰上,并在攬住她的肩背的同時,摁住她的另一只胳膊。叫她如何也行不了禮。

        “啊呀?敢情我豁出去命去破陣的時候,你們倆在談情說愛?”夕夜的手指在林蘇青于洛洛兩個只見來來回回的指著。

        驚訝道:“哇……沒成想啊,才一晃眼的功夫,你們居然就從仇人似的,談得這般親密無間了。竟然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庭廣眾之下,就敢堂而皇之不愧不怍毫不避諱明來明去的勾肩摟腰了啊。”

        “哈、哈哈……是是是,是是是,是有點快。但愛情就像龍卷風,吹來了擋也擋不住。哈哈哈哈……”林蘇青打著馬虎眼的時候,洛洛使勁全力的掐著他的腰,試圖以此叫他放開。而林蘇青忍著痛,忍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也要強行摁住洛洛的手,也要阻止夕夜看破不說破。

        有些事情心照不宣倒不礙,但倘若說出來了,就不得不算一筆帳了。顯然以夕夜的才智,他已經猜到了到底是誰砸了他的頭……

        洛洛一邊扭著掙扎,一邊急切于解釋:“少主……”可她不善言辭,不知當從何說起,只恨此刻不能一刀抹了林蘇青的脖子。

        夕夜斜著眼睛瞅了瞅林蘇青與洛洛,佯裝撇了撇嘴角,戲謔道:“老樹逢‘春’~羞噢。”

        “?!”洛洛愕然怔住……原本想立刻將林蘇青碎尸萬段的憤怒,頓時煙消云散,腦子里只剩下四個字

        老……樹……逢……‘春’……

        老樹……

        老……

        老……

        老。夕夜說她老。

        想辯駁,可是……與夕夜比起來,她的確……不知怎的,厲害威武的洛洛,鐵石心腸的洛洛……忽然有一股悲愴涌上心頭……

        狗子掃了一眼圓環廣場的地面,看著日頭照下的方向,抬起頭時,嫌棄的乜視了他們一眼。

        隨口招呼一聲道:“陣法已破,時辰已到,你們若是再不啟程,就得重新破陣了。”說完便懶懶散散的兀自朝天乾南處的石‘門’走去。“等你們二次破完陣法,天‘色’就已經晚了。以林蘇青的王八速度,恐怕今夜得‘露’宿云梯之上了。繼續磨蹭吧。”

        “等等我!”夕夜連忙去追狗子。要按平時,夕夜與狗子那可是三天兩頭的咬來咬去,偶然走到一起都要立馬拉開距離,哪里肯如今下這般主動要求同行。

        仿佛天塌了他們倆也合不到一起。

        比如將夕夜與林蘇青之間比作過命的‘交’情,那夕夜與狗子之間……那必須是過牙的‘交’情。譬如,假使狗子只是普通的狗子,而夕夜只是尋常的凡人。那么剝了皮‘毛’的狗子,與擼起袖子的夕夜,誰身上的牙印子也不比誰少上一口,就連各自的鼻子也未曾幸免過……然而今日,倒是反了常。

        瞧吧,動不動就要取了林蘇青‘性’命的洛洛,與一個不小心就被洛洛的匕首脅住喉嚨的林蘇青……他倆居然走在一起。

        隔三差五,一言不合就要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夕夜與狗子走在一起。

        怕是除卻今日,輕易再見不著這樣的光景。

        ……

        當狗子與夕夜誰也不服走在誰的身后,爭搶著走到石‘門’跟前時,夕夜站住正要等那石‘門’打開時,只見狗子穿著石‘門’就過去了。

        “咦?”

        他歪著頭瞧了瞧,好奇的伸手一‘摸’,發現石‘門’竟然只是幻影!

        隨即他來來回回地穿‘門’而入,又穿‘門’而出。待到林蘇青與洛洛過來時,他進了‘門’,僅冒出個頭來,伸出一只手指著石‘門’,與他們道:“假的!”

        林蘇青與洛洛聞言深有疑‘惑’,等他退進去,便如他那般直接穿‘門’而入,果不其然!

        剛是通過石‘門’,林蘇青也要伸出手去‘摸’時,那石‘門’卻是結結實實的是真的石‘門’,甚至還有著冰涼的手感。怎的也不似方才那樣能直接穿過的樣子。

        夕夜見林蘇青伸手便‘摸’到了實物,他湊過去問道:“你能‘摸’到?”說著伸手一‘摸’,竟然也能‘摸’到了。

        “誒?”夕夜滿腦子疑‘惑’,在石‘門’上‘摸’來‘摸’去。

        狗子扭過頭瞧那副蠢樣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心中嘆道:“唉……常有聰明絕頂,我看夕夜啊,實在是蠢得掉‘毛’。”

        它忽然岔神回想起它還是戰神時,曾經受過三清墟的邀請,請它去做授業先生。幸虧它沒有答應,否則以它這點耐心,若是被夕夜這樣的學生考入了‘門’下,怕是用不了幾天,它就沒了耐心,要將夕夜揍得爹娘也認不得。抑或者……他倆打得不可開‘交’,將三清墟拆得片瓦不剩。

        見夕夜在那石‘門’跟前折騰來折騰去,不‘弄’明白堅決不走的架勢,它瞥了一眼,沒好氣道:“石‘門’連接著法陣,當咱們踏上這座山的第一步時,法陣便知咱們一行的數目。”

        狗子吸了吸發癢的鼻子,又道:“并且設有通過的時辰,當數目過罷,或是時辰一到,法陣自會恢復如初,石‘門’也會恢復禁令。唉,真是笨死了。”

        “就你聰明。”夕夜一股子傲氣,想夸卻偏要倔著。

        每逢被狗子鄙視,他都頗不服氣。特別是被實打實的鄙視,沒得辯駁時。

        “好了嗎?走不走?”狗子瞅了他一眼,便徑直往前走。由它打頭,大家在后面走得很是安心。

        “要是遇著什么危險,也是先捉了你。”夕夜在后頭笑道。狗子翻了個與天同‘色’的白眼,懶得搭理他。

        便是要經過這條天梯,方能登上那參天高峰,抵達三清墟。

        然而此時走在天梯上的他們狗子與夕夜一起,洛洛與林蘇青一起,都很謹慎的走著。天梯凌空搖曳,不曾停過擺動,甚至當有風吹過時,便晃得更為放肆。想必他們各自的心中也在隨著搖晃的天梯而不安,或許是格外忐忑。但,應當都不是因為天梯的搖晃而忐忑……

        譬如走在夕夜前面的狗子,無時不刻地警惕著夕夜這小崽子會不會故意踩它的尾巴。

        大家一聲不吭的默默的走著,好在都有膽識,都不畏懼高空,并且平衡感都還不錯。因為天梯晃‘蕩’而發生相撞相踩的情況并不算多。所以,夕夜一次也沒能成功的踩到狗子的尾巴。

        一行沉默的走著走著……突然!天梯劇烈晃動,仿佛身后突然突然有什么疾馳而來。越來越近,只聽一聲駿馬嘶鳴

        “誰呀?居然騎著馬來了?”

        大家不約而同隨著夕夜的一句話回過頭看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