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84章 破陣之法

  • 塵骨 - 第184章 破陣之法字體大小: A+
     

        

        近了一看,他像是在地做什么記號。,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 遂湊去問道:“你在破陣?”

        “不確定。”林蘇青搖了搖頭,站起身來,他瞇著眼睛觀察著陽光的方向,不緊不慢道,“想試一試。”隨即又往前走了走,站定后又瞇著眼睛向四處觀察著什么。

        哇,又有新鮮事,夕夜興高采烈的跟去問道:“需要幫忙嗎?”他知道只要參與進去了,一定能得知林蘇青到底在做什么。

        林蘇青勾‘唇’一笑,仿佛早在等夕夜說這句話,當即問他:“會八卦圖嗎?”

        “嗯……這個嘛……”夕夜想了想,摳了摳臉頰,窘迫道,“現成的圖我能認,但是叫我自己畫的話……我不記得每個符號當如何畫,看著都差不多,我記不住哪些長哪處短。”

        林蘇青粲然笑著,將手里的石子兒遞給夕夜,道:“我教你。”

        夕夜攤手接了一把小石頭,撓著后腦勺總覺得哪里不大對勁。感覺自己仿佛又了林蘇青的‘奸’計,可是又仿佛不是計,畢竟……畢竟是他自己主動跑來說要幫忙的……嗯……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林蘇青笑瞇瞇地去邊折了一支樹枝,剔光了葉子,只剩下一溜光桿,回來道:“跟我走。”

        夕夜跟著他走一段距離,見他停下來,杵著在廣場邊緣觀察日頭與地面,隨后,他用樹枝戳著一個地點,示意夕夜道:“西南,巽[xùn]乙。”

        夕夜從左手心里選出來一枚順手的石頭,當即蹲下去作勢要著手開始畫,可是劃了半天,他眨著眼睛抬起頭來,略尷尬的問道:“哪一筆最長來著?”

        林蘇青忍俊不禁,教他道:“巽如風,一‘陰’在二陽之下。”

        夕夜會意,埋頭便開始去畫。

        他蹲著,背對圓環廣場的方向,先畫下一筆長橫,而后于第二排又畫下一筆長橫,兩橫左右齊長;接著,在這兩筆之下,并排畫出兩筆短橫,兩筆短橫是相同長度,間斷開,而左右皆與面的對齊。

        一直記不住的東西,好像突然掌握了背記的竅‘門’,這個能學有所獲的差事令夕夜感到很開心。他畫完后意猶未盡問道:“然后呢?”

        林蘇青檢查了一眼,畫得一絲不茍很是欣慰,便往前走出一段距離,站定等待著夕夜。夕夜連忙跟去,立刻便蹲下,等他的口令。

        “西,坎壬。”林蘇青以樹枝尖兒點了一個位置,“坎如水,一陽居二‘陰’之。”

        夕夜邊聽邊畫,頓時明白了林蘇青的用意,原來如此——林蘇青是以那道通往三清墟的石‘門’為天乾,正對著他們來時的方向,則地坤為北。

        是要依一乾、二兌、三離、四震、五巽、六坎、七艮、八坤的次序,排出天干分野的八個方位。

        可是他排這八個方位是要作甚?

        ……

        隨著林蘇青的定點指示,夕夜畫完了所有方位符號。他剛站起身來拍了拍手的灰塵,隨即便聽見林蘇青對跟來的洛洛說道:“洛洛,你身手最好,能夠勞你冒個險。”

        洛洛早知曉直言拒絕林蘇青不過是徒勞,所以她直接看向了夕夜以征詢意見。

        夕夜忖了忖,遽然將手的一把石子朝圓環廣場里一拋,只見石子剛脫手出去,立刻化為烏有,竟是粉塵不剩!

        林蘇青一怔,他猶豫了,夕夜也猶豫了。

        以往林蘇青需要洛洛幫忙時,夕夜都是毫無不猶豫地點頭。即使洛洛拒絕,他也會幫忙相勸。但這回,夕夜不愿讓洛洛去冒這個‘性’命之險。

        他問林蘇青道:“有幾成把握?”

        林蘇青看了看夕夜,又看了看洛洛,關于破陣之法,其實是他的臨時起意。原本只是想試一試,成與不成待試過了才有分曉,敗了也不過是另擇他法。

        然而,他未曾預料——布陣者居然不留半點活路,不容絲毫嘗試。

        事關生死,他不敢戲耍,遂神情嚴肅的如實相告道:“零。”

        “……”夕夜愕然,而后轉身將方才圍繞圓環廣場的邊緣所標記出的五行八卦,望了又望。繼而,他蹙著眉宇陷入了沉思。

        他思前想后良久,驀然他轉身回來,道:“我去。”

        林蘇青大驚。

        “不可!”洛洛驚駭,當即阻止,“若非策無遺算,此去不堪設想!”

        而一直蹲坐在乾南方的廣場邊緣處,閉目養神等待他們破陣的狗子,忽然半睜開雙眸,瞧向他們。

        它一點也不擔心。

        因為它知道,林蘇青有自知之明。通常情況下,林蘇青不會輕易地去以身犯險。算事態‘逼’到他不得不自己親身嘗試,那么,不論他的破陣之法是否準確無誤,這陣法都取不了他的‘性’命。

        當然,它還知道,夕夜之所以敢去,是以夕夜的聰穎,有個道理,想必他十分清楚。

        只聽夕夜正言厲‘色’道:“三清墟地處三界‘交’匯的心,學子囊括三界英才。”

        聽到這里,狗子又闔了眸子,一切盡在意料之,只消靜待結果。

        “據悉三清墟的創辦元老,乃是天界的尊者,而今各院掌事的先生更是神仙居多。三清墟雖然自有方圓,但到底遵從的還是天界的規矩。先不說三清墟的矩法——”

        夕夜說著倏爾冷笑一聲,道:“這里,可是三清墟境外,我不信——天界敢讓我死在這里。”

        “幾成把握?”今下換成林蘇青問夕夜。

        問這話時他是真的擔心。畢竟夕夜不過是個孩子,畢竟相處已久早連結兄弟之情。若無萬全之法,他的確寧愿自己前去。

        “十成。”夕夜‘胸’有成竹。

        林蘇青緊張道:“當真?”生死攸關,怎能不揪心。

        “當真。”

        “如有閃失……”

        “死我一個,滅天界全族!”小小少年,氣勢如虹,意氣風發。

        “你……”

        “少廢話,這么定了!”夕夜分毫不給林蘇青再說下去的機會。

        俄爾他扭過頭笑著沖林蘇青眨了一只眸子,拋了個眼‘色’,道:“反正我也要考三清墟,怎樣都要去。”

        隨即,他拍了拍手,叉著腰,身姿‘挺’拔的立在圓環廣場之前,蓄勢待發道:“說吧,我要怎樣破這玩意兒?”

        已知勸他無法,林蘇青心憂道:“反正你我盟過誓約,如有閃失,我去陪你。”

        “哈哈~那也得先幫我滅了天界全族才行!”夕夜燦爛笑道,“兄弟一場,怎么也得把這好消息帶給我呀。”

        “好。”林蘇青格外謹慎道,“那你須得仔細聽我指令,斷不可任‘性’妄為。”

        大丈夫的友誼,悃愊無華[kǔn bì wú huá],肝膽相照。

        洛洛了解夕夜的‘性’情,自知無力阻止,登時單膝跪下,右手握拳覆于心口,領下他的吩咐。

        夕夜抖擻‘精’神,摩拳擦掌道:“那我去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