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83章 3清墟,到了

  • 塵骨 - 第183章 3清墟,到了字體大小: A+
     

    歷經長途跋涉,克服了艱難險阻,終于抵達。莫不知為,本來慨當以慷。即使不至于激動得立刻沖去圓環廣場的中央歡忻鼓舞,至少也應有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并沒有。

    的確有一腔正氣,激動難耐,但這份情緒之中卻充斥謹慎。大家不約而同的駐足在圓環廣場的邊緣,見此情勢,誰也不敢貿然前行。

    盡管這片廣場空空蕩蕩,卻莫名令人為之悚然,心里發怵,且不由自主地對前方產生提防,隨著時間的流逝,面對得越久,直覺便越強烈的認為往前必然會有危險。

    心中沒來由的慌亂,無法控制的忐忑。

    夕夜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平生除了五叔,他未曾怕過誰,怎能甘心被因莫須有的東西而膽戰心驚!

    遂,他眉眼一皺,堵著一臉不悅,作勢要往前,去到那廣場中央占個地盤。可是他剛邁出去,腳步即將落入圓環廣場,林蘇青一把將他拽回來:“回來!”

    生怕勸不住,特地用了極大的將他往后多拉開幾步。

    “你拉我做什么?”夕夜掙扎著甩開林蘇青,很不服氣道。

    “你說呢?”以夕夜的性子,林蘇青唯恐一個沒看住,夕夜就竄出去了,說完立刻給洛洛使了個眼色。

    洛洛原本只服從于夕夜,但對于林蘇青這個指令,她當即便點頭認同了。因為,她對那片廣場有一種出于本能的提防,她不知道是由緣故,但她相信自己的判斷——有危險。

    夕夜抱著膀子不服氣的側過身別過臉,不愿意同林蘇青并排,更不愿意都瞅他一眼。盡管他在賭著氣,但他此時老老實實的呆著,沒有再前去冒險。顯然,他其實與大家有著同樣的感覺,只是秉性倔強,不愿屈服這片廣場的威懾罷了。

    縱觀四周,此處實際上已經是不得了的高山之頂,只不過,倘若能順利經過前面的廣場,穿過那道石門,他們便能順著那條接天而上的天梯,去往那座仿佛撐立著天地的更高的山峰——三清墟。

    正所謂高處不勝寒,這里自然有著極其凜冽的風。然而奇哉怪也的是,風也不敢去到那片廣場。

    如若觀察得稍加細心些,甚至能發現——當有疾風不得不從廣場上吹過時,它們卻聰明的繞開了,沒有掠過廣場,而是沿著廣場的邊緣劈開呈弧線擦“邊”而去,

    連自然的風都尚且如此畏懼,遑論那些飛來時突然避過的鳥雀。

    四周分明毫無人煙,而那廣場上的地磚卻是半塵不染,潔凈異常。一切都很異常。

    林蘇青蹲下去與狗子對視,以為狗子會給予一些指引,然而狗子瞅了他兩眼接著就別過臉去。“哼~”以眼尾斜著他,仿佛在說——就不告訴你,有本事自己上啊。隨即狗子沿著廣場邊緣走到與那座石門同一條水平線的位置,就地一坐,瞇著眼睛,坐得端端正正。

    瞧著狗子的情形,夕夜訝然,指著狗子向林蘇青道:“它好像知道怎么過去!”

    林蘇青點頭默認,但他卻付之一笑:“它知道是它的事,考三清墟是我的事,我得憑真才實學。”

    “哇,見慣了你坑蒙拐騙,頭一次見你這么正人君子的一面,我都不敢相信。”夕夜故作驚訝道。

    忽然他想到什么,連忙后退兩步,雙手交錯格擋在身前,有點心虛道:“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餿主意?!”

    林蘇青沖他咧嘴一笑,瞧著賊氣,叫夕夜看得心里發毛,總感覺轉眼自己就又在陷阱里了。“大家兄弟一場,你可千萬別再挖坑叫我跳。”心里沒底的滋味太折磨了,傲氣了幾百年的夕夜,頭一回認慫,“有話你就直說,我會答應的。”

    經過林蘇青日積月累的影響,夕夜慫起來時自己倒不覺得有什么不適應,卻將洛洛看得驚訝不已——心道:“恐怕要枉費赟王幾百年苦心孤詣的教導了。”

    但,作為打夕夜幼時起便擔任他的護衛,見證他成長的洛洛,卻又有一些私心。

    這些私心,說來復雜,籠統能分為兩個方面。其一,對于夕夜,她其實并非全是出于身為護衛的職責,畢竟是看著他長大的,多少會摻雜著關愛在其中。

    她不禁覺得,假使夕夜的性子不那么倔,能稍微圓滑一點,未嘗不是更好。她擔心歲月有恙,變數太多。圓滑一些,或許不會吃太多苦頭。

    “洛洛你在想什么?”夕夜覺察洛洛的異樣,一聲叫醒她。

    洛洛當即抱拳回應:“在想如何硬闖。”答得斬釘截鐵,十分篤定。

    夕夜睨了她一眼,道:“哦……”仿佛意味深長。

    而后,夕夜便只管抱著膀子瞧著林蘇青的舉動。

    只見林蘇青時而站著不動,時而則繞著圓環廣場挪了挪地兒。時不時的挪一挪,待站定片刻,便又再挪了又挪,偶爾卻又會回退到先前站定的原位。

    忽而抬頭望天,忽而頷首觀地,一會兒左顧右盼的張望,一會兒全神貫注的凝思。

    夕夜不解林蘇青是在作甚,感覺像是在觀察廣場上的地面。但當他循著林蘇青的視線看去時,那片廣場卻并沒有因為他看得世間久而生起什么變化。

    地勢還是那樣的平坦,地上所繪的陣法,也依然是黑白分明的太極圖,同剛來時,沒有起絲毫的變化。

    見狗子閉著眼睛端坐在一端,夕夜驀地好奇起狗子來。這一路走來,狗子的存在令他實在是想不明白。

    按說它曾經是一方戰神的話,為何今下卻跟隨著林蘇青?如若是護衛的話,它卻總是對林蘇青見死不救,時常還是因為它去招惹出禍端,而林蘇青不得不去解決。

    但要說是它與林蘇青有仇,趁機報復吧,也不大像,有時候又見它將林蘇青護得甚緊。

    有時候他甚至有一種感覺,感覺狗子對他有所防備,倒不是防備于他會對林蘇青如何不利……那種感覺他一時說不上來……像是——狗子不希望林蘇青與他的關系走得太近,但并不是因為不喜歡他們關系過近,可疑就疑在這里,他覺得狗子的那種“不希望”近乎于防備……它為何要這樣呢?

    很復雜,說不清道不明,夕夜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然而就在他正盯著狗子百思不得其解時,猛地回過神來,發現林蘇青離開了廣場邊緣,在不遠處的林子里,彎著腰在地上拾揀著什么。

    他正要前去看看,剛走出沒幾步,又見林蘇青回來了。一瞧手里,原來是撿了幾塊質地偏軟偏砂的石頭回來。

    隨后,便見林蘇青又圍著圓環廣場走來走去,但這回在他站了片刻后,便立刻蹲下去在地上寫寫著什么,寫完一處起來看了看就往邊上多走幾步,似先前那樣,時而仰首望天,時而又頷首看地,凝思完便又蹲下去寫寫畫畫。

    “你在做什么?”夕夜好奇地跑上去問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