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81章 這就結義了?

  • 塵骨 - 第181章 這就結義了?字體大小: A+
     

    它注意到的是,林蘇青居然能夠控制敕邪令的奏效時辰,以及,所發揮的威力。

    譬如適才他啟動敕些令推開夕夜,若稍微重幾分,則如夕夜早前所言,必然會燙傷他。不過夕夜說輕了,以林蘇青五年前的實力,的確只能將他燙傷,不夠那傷恐怕要跟隨他一輩子也好不了。

    但是,現在不同,若是現在的林蘇青以全力驅使敕邪令,會如何……不得而知。

    以前,林蘇青使用敕邪令時,拋出即生效,那也不過是學會了如何畫罷了,與主上畫好交給他用沒有任何區別。然而如今,他化為己有能夠靈活運用,才真的算是學會了,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他能收斂,便能放施。以前是他自身實力不夠,至多也僅能發揮出敕邪令最底之效驅散。

    能發揮已然很難,遑論控制。

    而如今,他竟能將敕邪令這樣的高階符令收斂至如此之低,那么,如若他完全放施,又能達到何等威力呢?

    狗子不禁懷疑林蘇青也許在故意隱瞞實力。

    它還懷疑……在昆侖山典藏樓的那五年里,于林蘇青所學之中,或許并非全是與備考三清墟有關的東西。

    回想五年之前,林蘇青為了備考三清墟使用了白澤神尊所贈的白玉璧,去往昆侖山的典藏樓學習。說來它其實相信林蘇青不會改變主意去學別的。可是,它無法確信的是……

    白澤神尊會否從中作梗,在林蘇青所學之中摻入其他……

    白澤神尊那可是位誰也管不了,只有天能治得了的主……他又總是埋怨一生冗長,單身無聊,很難說他會不會為了樂趣而搗什么亂子。

    “我不是神仙,并且和你一樣,也不喜歡。”沉默了片刻,林蘇青淡淡說道,“神仙無情。”

    夕夜一怔,好心問道:“怎么說?”

    “除了丹穴山的二太子,以及那邊趴著的追風,神仙們大多都想我立刻死。”

    “哦……”夕夜的眉毛耷拉一個扁平的八字,繼而咕噥道,“可我也不喜歡丹穴山。”

    林蘇青溫和道:“沒有關系,誰也沒有強求你必須喜歡。”

    “神仙不好,不過他們不是無情。”夕夜抄著膀子環抱雙臂,顯得很是抵觸,“是很!無情!!最!無情!!就連眾矢之的的魔族,也比那些神仙有情有味。”

    夕夜認真且嚴肅的模樣,逗得林蘇青笑道:“同意。”

    得見林蘇青很認同他,夕夜登時滿臉紅光,目光都變得格外炯炯,興奮道:“你這個朋友我認了!”

    狗子瞟了他們一眼,幽幽的冒道:“你們當我聾了嗎?”

    “我不反對。”林蘇青道。

    他們對狗子不答不理,不僅當它聾了,還當它啞了。

    “可是,你要懂得,朋友并不是隨口兒戲。”林蘇青放下手中把玩的白骨,凝視夕夜道,“面對危難,朋友要赴湯蹈火,將臨生死,朋友是義無反顧。”

    “不如我們學話本里講的那樣,嗯……”話到嘴邊突然望了那個詞,想了許久,猛地想起來,夕夜歡喜道,“啊!歃血為盟!我們歃血為盟吧!”

    “少主……”洛洛心驚肉跳,連忙出言相阻。

    夕夜愁眉苦臉道:“洛洛,我難得多一個處得來的朋友,你就別搬出那些規矩了嘛。”

    林蘇青點到即止,不再多言。其實早前便有所發現,在夕夜的心中,洛洛應該不僅僅是屬下,也算是半個朋友吧。

    夕夜是妖界唯一的王子,妖界對他的保護恐怕等同于管束。妖界于他,大抵如同一個巨大的獸籠吧。所以他才要費盡心機的跑出來。

    可是少年的天真與勇敢,其實都是叛逆和莽撞,成長總是會伴隨著代價。

    “書里記載說,‘歃血為盟’是殺牲歃血,告誓神明,若有背違,欲令神加殃咎,使如該牲。”林蘇青一板一眼的對夕夜說道,“我的誓言只對自己,我不喜歡對神仙發誓,也不喜歡讓神仙來約束我,我想你也一定不喜歡。”

    “嗯嗯。”夕夜連連點頭。

    “其二,‘歃血為盟’通常是要取雞、狗、馬之血,含入口中。”不等林蘇青說完,聽到此處的夕夜幽幽地瞥向了狗子。

    狗子一怔,當場發飆:“你們都不對神明起誓,還遵這規矩作甚!”

    夕夜失落的收回目光,盯著桌面聽林蘇青繼續說下去。

    “說的正是。”林蘇青繼續道,“不過還有一種血酒結義。異姓結拜為兄弟,只需將各自的血滴在一起,一并飲下,便當是有了血緣關系。從此有苦同受;有難同當;有福同享。”

    說時林蘇青取出兩只空杯子,滿上兩杯茶水:“你還小,也不讓你飲酒了,便以茶代酒吧。儀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和決心。”

    林蘇青咬破了自己的無名指,在兩杯茶水中都滴入了自己的血,隨后對夕夜說道:“我知道你的血金貴,這兄弟結與不結,這血滴與不滴,都由你自己斟酌。我方才說過,儀式不重要。”

    狗子心里最是有數,這哪里是讓夕夜考慮。

    “有什么金貴不金貴的。都說了同甘共苦,哪有你滴血,我不滴的道理。”夕夜說著咬破自己的手指各滴了兩滴血入茶杯里。

    看吧,中計了吧。狗子于一旁瞇著眼睛遠遠的看著熱鬧,林蘇青啊它太了解了。

    “少主……”洛洛話出口時,早已晚矣,夕夜指腹上的傷口都已經恢復如初了。

    “咦?我們的血怎么融匯到一起了?”夕夜驚怔,“難道……”

    一向鎮定的洛洛登時瞪大了雙眸,而狗子亦是一驚林蘇青又在耍什么花招?

    沒想到林蘇青也意外的湊去往茶杯里看了看,而后不以為然的笑道:“非也非也,你去殺頭豬來,也能融匯到一起。”

    “啊?!”皆是一愣。

    誰也不知此理,林蘇青不得不解釋道:“我的血滴進去有一會兒了,而且你我都只滴入了一兩滴而已。血在水中,出于滲透壓的關系,血液里的紅細胞因為吸水而脹破了,所以便散開了,你仔細看看,雖然不大好辨別,但它們真的只是散開了。即使是你與你親娘滴血在水中,也是散開。”

    林蘇青取了其中一杯茶水捧在手里,道:“滴血認親是謬論,不必當真。”

    “會不會有凝合為一的情況?”夕夜訝然不解。

    “若是將你、我、洛洛、狗子,我們四個的血滴在同一處”林蘇青說時點了點桌面,夕夜順著看著他所點之處聽得很是認真,“不消片刻,咱們四個的血也會凝聚在一處。但若是滴在水中,親生母子的血也會從各自一團直至散開暈在一起,將水染紅。”

    “雖然聽不懂你在說什么……但……我感覺你是對的……”夕夜也隨之伸手去捧來另一杯茶水,他專注的觀察著杯中血液,驚奇于林蘇青的智慧,“哇,真的是散開小青青,”

    “不與神明告誓,天地也不必拜了,咱們拜彼此吧。”說著林蘇青便起身面向夕夜,夕夜不知這規則,趕忙也起身與他面對面而立。

    “謹以此茶宣誓,從此我林蘇青與夕夜同甘共苦;同生共死。”

    夕夜趕緊復述一遍道:“謹以此茶宣誓,從此我祈夜與林蘇青同甘共苦;同生共死。”

    同林蘇青的莊肅不同,夕夜的臉上浮著掩飾不住的激動,他的心中亢奮極了煞是好玩!煞是有趣!太好玩!太有趣了!

    洛洛無可奈何,一臉的矛盾與自責,實在是太胡鬧了,離開了赟王的管束,小殿下實在是太胡鬧了!

    而狗子瞅了他們一眼,嘆了一口氣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失去了繼續看戲的興致。這其中有一細微之處,怕是只有狗子注意到了。

    林蘇青與夕夜對面互相三拜,便將一杯血茶仰頭飲盡,見底便是一摔,碎成一地,以示決心。

    “誓成。”林蘇青說道。

    “嗯!”夕夜仍然還在為此等新鮮事而心潮澎湃,“接下來呢?”

    “接下來……”林蘇青轉身對洛洛道,“洛洛姑娘,能否請你幫個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