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78章 當真是林蘇青的娘?!

  • 塵骨 - 第178章 當真是林蘇青的娘?!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七十九章夕夜生氣了

    林蘇青忽然的一聲將夕夜聽呆了,僵硬的指著面前的妖怪,磕磕巴巴地試探著問道:“你的……娘親?”

    只見那妖怪皮包骨頭而已,身形極其消瘦,披頭散發的將一張皺皺巴巴的臉半隱半現,瘦削無比的身形外罩著一身大紅袍子,其上繡著仿似一片片鳥羽,沒有內里的中衣和長襦,僅僅罩著這件紅袍子,于腰間寬松的束著大帶。。。

    領口處‘露’出半開‘胸’膛,瘦骨嶙峋。從寬大的袖口里‘露’出來的小臂,比干柴還要干枯……她渾身的‘肉’統共加起來恐怕遠遠不如她懷中所抱著的那個孩童的‘肉’多。

    若不是有那一層薄薄的皮囊裹著,便是一架骷髏。

    “這……你都認得出來?!”夕夜怔愕不已。

    叫他如何相信那是林蘇青的娘親?相處的時日雖然不算多,但他對林蘇青的‘性’情多少有些體會。

    林蘇青的‘性’情不僅豐富多變,時常還極為狡猾,偶爾甚至比他這個妖族來的更像是妖族來的。所以他一直認為林蘇青不同于別的神仙。也一直認為林蘇青的‘性’情正是他愿意與之‘交’往相處的關鍵所在。

    他將這種感覺謂之為投緣、緣分,亦謂之為先生教的“物以類聚”。

    “就算你不是神仙,但你也不可能是這個老妖婆的兒子吧?”夕夜連連驚嘆。

    瞅著林蘇青緊緊凝視著那妖怪的眼神,夕夜實在是矛盾不已,既驚奇又驚訝,他實在是無法說服自己去相信那是林蘇青的娘親。怎么可能呢?!!

    縱使林蘇青的‘性’情多變如妖,可他的形貌生得煞是寡淡,那一身猶如潑墨洇染似的銀白衣裳,更是將他的寡淡清秀襯成了仙逸脫塵。

    瞧久了偶爾還會錯覺林蘇青同他們丹‘穴’山的那位霞姿月韻的主兒有幾分相似……反正,林蘇青一看便是神仙種。

    即使不是神仙,那他的父母不說驚才風逸,至少也應當是品貌非凡之流。怎樣也不可能是這個老妖婆的兒子吧?

    夕夜聰明的腦袋突然就轉不動了,他想不明白,他實在是想不明白啊。

    不過有個細節他記得很清楚!在林蘇青破口喊那老妖婆作“媽”時,那老妖婆也愣了一下,顯然那老妖婆很意外!或許那老妖婆很意外自己突然被叫“媽”?

    可是……也或許那老妖婆意外的是……居然在這里碰見兒子……?!

    夕夜的心中一通七顛八倒的揣測,將自己繞得暈頭轉向,頭疼的指著那老妖婆仿佛詢問道:“小青青,這真的是你的娘親?!”

    “媽……”林蘇青沒有搭理夕夜,他驚呆了,空白一片,哪里料想過會在這里遇見自己的母親,更哪里料想過居然是以這樣的情形相遇……何況……是以這樣的身份……

    夕夜又是一驚,林蘇青如此這般的確認,就算他不信也不得不信了。

    “哇……”夕夜不由自主的感慨一聲,他也呆了。

    那披頭散發的妖怪忽然詭譎的一笑,隨即抬起臉擺了擺臉上的頭發,‘露’出更多的臉龐來,像是要更清楚的看一看林蘇青,也像是要刻意的將臉展示給林蘇青看。

    繼而,她一只手抱著懷里的孩子,一只手伸出去示意林蘇青過去,一臉慈愛又感動的說道:“我的兒,媽尋了你許久,終于老天有眼啊……我的兒……快過來,讓媽好好看看你……”

    便是起初的那一笑,便是說的那句話,夕夜猛然警覺那絕不是林蘇青的娘親!

    雖然他原本就懷疑那不是林蘇青的娘親,但先前的懷疑與此時此刻的直覺截然不同!

    “小青青!”

    可是他話剛出口,就見林蘇青已然赤紅著眼眶,噙著兩汪淚水,即刻便要哭出聲來似的,聲音顫抖著:“媽……”朝那老妖婆走去。

    夕夜驚覺有異,三步并作兩步的跑過去,一把拽住林蘇青,道:“小青青,那不是你娘親啊,你醒醒神啊!”

    林蘇青不為所動,似個傀儡似的往前去,夕夜哪里拽得動他,干脆就勢往下一坐,像是拔河似的以自身重量墜著林蘇青,哇哇大叫:“那不是你的娘親啊小青青!”

    可他哪里又墜得住林蘇青,于是他干脆真的往下一坐,一屁股坐在林蘇青的腳背上,環抱著林蘇青的‘腿’,嚷嚷道:“你的聰明才智呢?妖怪的一點點‘迷’心術就將你‘迷’‘惑’住了?!”

    林蘇青一腳將他踹開,滾出幾個滾。

    氣得夕夜咬牙切齒:“居然敢踢我!”作勢就要打那老妖婆,“待我先懲了那作惡的姑獲鳥再來收拾你!”

    夕夜雙拳一握,拳頭之上立即縈繞出淡青‘色’的妖力,旋即起勢一拳沖向那被他喚作老妖婆的姑獲鳥妖怪。

    姑獲鳥連夕夜的拳風都無力抵擋,當即一口濃血噴薄而出,眼見著夕夜的拳頭即將‘逼’向那姑獲鳥的‘胸’膛,林蘇青突然結印,召動夕夜懷里揣著的兩道敕邪令,透著夕夜的衣裳都能看見他‘胸’前的兩道敕邪令散發出金赤‘色’的光輝,當場‘交’疊,緊貼著夕夜的‘胸’口一封,夕夜拳上的妖力頓時化散,成了普通的一拳打出,間不容發之際,他飛速上前橫‘插’入夕夜的拳頭與姑獲鳥之間,手訣朝夕夜一推,夕夜‘胸’前‘交’疊的敕邪令旋即生效,當場將夕夜沖出,只見夕夜的拳風剛‘逼’在林蘇青的‘胸’前半寸,突然便猛地的向后跌去,敕邪令的力量將他朝地上沖撞,整個后背直接撞在了街沿上。

    夕夜躺在地上扶著后腰,痛得他齜牙咧嘴道:“好呀小青青,我好意幫你,你卻用敕邪令對付我。”

    夕夜一拍地磚,旋即起身,擰著眉頭道:“我生氣了!”

    他抬手凌空一握,手中乍然出現了一把金弓。

    弓的兩端如斧刃,其下倒鉤著,之間仿佛牽著一條細如發絲的淡青‘色’弓弦,那并非真正的弓弦,那是夕夜的力量所成。

    弓臂仿佛穿著鎧甲的元帥的肩膀,于“鎧甲”之上,兩邊各有尖椎沖前,上下齊看,宛如‘洞’張的猛獸之口中參差森然的獠牙。

    在這張弓的正中心有一對小尖刀,像是略微向內生長的牛角,而在那“牛角”之間,正是出箭之處,凸著一指之長的槍尖,閃著鋒利寒光,直沖前方。

    夕夜舉臂將那若有似無的弓弦拉開,隨即便于他拉弦的指尖之間凝聚出一支熒熒如火的淡青‘色’的箭。

    整把弓箭、乃至夕夜周身,都瘋狂地閃動著猶如閃電似的光絲。

    夕夜搭箭上弓,那箭頭與弓中心的槍尖齊頭并指林蘇青!

    若是此箭一出,決然會在刺穿林蘇青‘胸’膛的同時,也刺穿林蘇青身后的姑獲鳥。

    只見夕夜面‘色’嚴峻,眼神狠厲,猶如月‘色’下立于斷崖邊的孤狼,目光冷冽的緊盯著前方。

    倏然,他手指一松,那支力量所凝聚成的箭當即‘射’出,如同電火行空,‘潮’鳴電摯!

    直擊林蘇青的‘胸’口心臟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