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77章 怎么是你?!!!

  • 塵骨 - 第177章 怎么是你?!!!字體大小: A+
     

    夕夜沒有理會林蘇青的問題,而是看著緊閉的窗戶,恍有所悟,卻是一臉木然的念叨道:“唉呀,洛洛白跑一趟啦。”

    “白跑一趟?”林蘇青頓覺不妙,隱約猜到了夕夜所指,“也就是說……”

    林蘇青心中驟然寒到了極限,心情頓時變得很復雜,不知是惋惜,還是難過,或許還有一些渺小的希望。

    “嗯。”夕夜體會到了林蘇青的心情,不必他完全說出猜測,便點頭直接確認了。

    他感慨道:“唉,人族的幼體總是很脆弱。那家的奶娃子似乎更為體弱,居然不過兩日便被攝盡了魂氣。”

    見林蘇青一臉愴然,夕夜頗感無奈,他不大擅長寬慰之法。于是只好嘗試著說些自以為能起到撫慰作用的話。

    “其實人族還好,我們妖族的幼體才最為脆弱。”

    夕夜邊說邊偷偷地觀察林蘇青的面色,見他始終緊鎖眉頭,且緊緊盯著窗戶不眨眼,便只得繼續沒話找話,兀自說下去。

    “譬如我吧,我可是王子,厲害如我的不多吧。可是在我幼時,但凡來個牛鼻子道士隨隨便便胡亂的畫張桃符貼我身上,都能將我重傷。我幼時都這般弱小,更遑論妖族的其他族民。所以呀,相比之下,人族的幼體已經很厲害了!”

    夕夜說著又偷偷地瞄了一眼林蘇青,見他不為所動,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出神,臉上變得看不出情緒。

    “你們不是有句老話嘛生死有命,興許那奶娃子原本的命數就是如此,對吧?”

    “夕夜,你不懼怕敕邪令?”林蘇青倏然開口,驚了夕夜一下。

    “怎么了?”

    林蘇青凝神問他道:“你先前要求我多畫一些敕邪令供你玩耍。”

    “哦哦,這個事兒啊。”夕夜隨意地就床榻坐下,狗子在床鋪上臥著,正好處于他后腦勺的后面,顯然他忘記了方才與狗子的恩仇。

    他不以為然道:“敕邪令對修為要求甚高,從你上回敕退域守小兵的情況來看,以你目前的道行所繪制的敕邪令,遠不足以對付我,除非你直接在我身上畫幾道,那倒有可能燙出點皮外傷,嘻嘻~”

    “好。”

    林蘇青驀然的一個“好”字引得夕夜深感意外,見他起身,連忙追著他問道:“你該不會真的要在我身上畫吧?不可不可,燙傷也是傷,是傷就會痛,我不同意!”

    緊接著擺出一副決一死戰的架勢:“別以為洛洛不在,我就打不過你!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盡管夕夜先前一番戲謔,而后又來幾番誤會,但林蘇青絲毫不同他計較,不搭不理地徑直走到房間另一邊屏風后的案桌前,快速研墨,執筆蘸飽墨汁,便迅速畫下兩道敕邪令。

    不待墨跡干透,便拾起那兩道符令,轉身遞交給正摩拳擦掌的夕夜。

    “你目達耳通,待那妖怪返回時,你破窗而出,貼一道在她身上,另一道則貼在她所盜竊的孩子身上。”

    “哇!”夕夜頓時兩眼放光,忘記了方才的胡思亂想和誤會,登時神采奕奕的接過那兩道敕邪令,隨即忙不迭地吹氣好使墨跡能夠干得快一些。

    吹著吹著他驀然抬頭問道:“那你呢?”

    “我在屋里等你。”

    “……”

    夕夜臉色登時陰沉沉的,癟著嘴將下唇翹得能擱一支筆,大發不滿道:“你又使喚我。”

    林蘇青不正面回答他,而是忽然瞇著眼睛似笑非笑道:“你不是想玩敕邪令嗎?不想玩了?”

    “不!”夕夜趕忙將兩道符令按入懷里,生怕林蘇青搶回去。

    忽然,夕夜的耳朵微微動了動,而林蘇青的神色霎時一沉,莊肅道:“來了。”

    “你聽得見?!”夕夜瞪大了眸子倍感意外的問道。

    “聽不見。”林蘇青不疾不徐地走回圓桌前坐下,繼而闔上雙眸面向緊閉的窗戶而立,“但能感知。”

    “哇你習的什么經法?”夕夜好奇得想作勢湊近去觀察林蘇青,可是剛一邁步,他的耳朵動了動,便三步并作兩步的走到窗戶前,正要推開窗戶。

    “先別動。”林蘇青聲音平淡,神色也極為平靜,似乎是在繼續感知。

    “哦。”夕夜應完,靠在窗戶邊上的墻上,對林蘇青瞧了又瞧。

    他感覺倘若繼續問話的話,可能會打擾到林蘇青,可是憋住不問的話又憋得委實難受。于是他特地將聲音收得小之又小,保管林蘇青能聽見就行,自以為聲音小些便不會干擾。

    “我聽說有一種心法,只要能做到心境澄明,直達空境,便能修得極強的感知力,莫非你習的正是這個?”

    林蘇青眼睛乍然一睜,夕夜亦是一驚,他們不約而同地感應到窗外有什么即將靠近!

    間不容發之際,夕夜破窗而出,恰是截斷了窗外那去者的去路。

    只聽見夕夜剛一出去就大叫一聲“啊呀!好老的妖怪!”

    “哪里來的毛頭小子,安敢在此亂放屁!”

    林蘇青的耳邊嗡地一聲震響,心跳陡然加速,狂跳不止。莫不是幻聽?這聲音……

    “哇說話如此粗俗,是要被先生用戒尺打手心的。”夕夜饒有興致地同那妖怪慢條斯理的辯駁著。

    “小子!讓開!”

    “偏不讓!碰上我是你幾世修來的舉世榮幸,你應當感恩戴德。否則你必然會后悔如今的不珍惜。”

    “哼,你當自己是誰?!毛都沒長齊的小家伙還不快滾開!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聲音……好生熟悉……

    林蘇青在聽到第一句話時,便忍不住起身,而后更是忍不住快步走到了窗前,想瞧一瞧那聲音的廬山真面目……可是,又不敢瞧。何止是不敢,更有些害怕。他害怕那聲音真的是那位……如果真的是,不,不可能是,怎么可能是呢……

    但腦子里、心里,亂成一鍋沸騰的油水,滾燙四濺。

    本來覺得不可能在這里遇見,也不可能是妖怪,可是那聲音……實在是太像了,連那幾個因為發不上去聲調而顯得嘶啞的發音都那般像……像極了。

    林蘇青如夕夜方才那樣,背靠著窗邊的墻壁,只需要一轉身,一轉身便能面向窗外,一轉身便能看個一清二楚……

    可是,可是他沒有轉身,他緊張的貼著墻面立著。心里慌亂如熱鍋上的螞蟻焦灼、煎熬、痛苦的掙扎、以及那難以置信卻又忍不住去信的糾結……千思百慮恍如潰堤的洪水迅猛地涌上心頭。

    “倘若你能有幸留下一縷靈魄投去陰司的話,你就去問閻王吧!他會告訴你小爺爺我是誰!”夕夜頗有耐心地同那妖怪饒舌,一番戲謔言罷,他的聲音倏然一冷。

    “先讓小爺爺我試試這道敕邪令!看這兒!”

    夕夜猛如離弦之箭飛射而去。

    “住手!”

    林蘇青不由自主地轉身出現到窗戶前沖夕夜喝止道。

    他猛地一聲喊出去,夕夜一個驚詫腳下霎時一滑,當場在那妖怪跟前摔了個大跟頭。

    嗵!

    “啊呀!”

    那妖怪愣了愣,原本氣勢洶洶要來奪命的,突然在面前摔了個四腳朝天,猜不透他們是在耍什么花招。于是將懷中偷來的奶娃子掩了掩,往后退了半步,以備隨時逃走。

    夕夜后背著地,摔得連連扶腰,好半天才坐起來,痛得齜牙咧嘴道:“小青青,你這是唱的哪一出。”

    林蘇青沒顧上夕夜,而是一眼便怔在了那妖怪的臉上……震驚道

    “媽……?!”

    太多事情要忙了,只恨一天不能有42個小時。寧愿少睡也要擠出時間碼字,回國前盡量給大家穩定在每天晚上九點更新。請多多包涵,感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