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75章 夜行游女

  • 塵骨 - 第175章 夜行游女字體大小: A+
     
    ( )        又是一室闃然。聽了林蘇青的話,夕夜看了一會兒輕握的空拳,隨即松開拳頭,摳著自己的食指指甲尖。似乎是想繼續說些什么,也似乎是在克制自己不再說下去。

        此刻的夕夜看起來也許沒有什么特別的悲傷,不過很是氐惆,大約是心里空落落的。

        打初識時,林蘇青就已知夕夜的伶俐慧捷,縱然驕生慣養,但卻穎悟絕倫。仿佛生得七巧玲瓏心,許多不曾接觸、不曾了解、不曾聽聞之事,甚至不需要提點,他便能自己明悟過來。

        現在也必然是,林蘇青認為,夕夜一定明白他是要止住這個無奈的、聊下去不僅沒有任何意義,反而會更為糟糕的話題。

        只見夕夜捧起茶杯咕咚咕咚地猛灌了幾口茶入喉嚨,顯然,他的確明白了。

        “有妖氣。”夕夜放下茶杯面無表情的說了三個字,而后又道,“還有血氣。”

        得見他雖然理智從往事中走出,但情緒還沒有來不及抽退,畢竟他不是真的四五歲的小孩童。

        林蘇青沒有別的法子能夠盡快開慰夕夜的情緒,遂只管給他喝茶飽,問道:“怎么說?”語氣平和,盡量不使夕夜誤會他只顧去查陽東城之事。

        “那里有妖怪去過。”夕夜捧著桌上的茶杯,側目看向林蘇青,“聽說凡人會把逝者的衣物燒掉?”

        先前分明從不認為林蘇青是凡人,此時卻如是問他關于凡人的習俗。大抵是以為林蘇青懂得比較多?

        “似乎有這樣的習俗,大家以為逝者能接著享用。”林蘇青如實回答道。

        “看來凡人很聰明,居然知道逝者會魂歸幽冥界。”夕夜的眸子在跳動的燭火下閃著熠熠的光輝,“可是我沒有在幽冥界找到她。說明她沒有死。”他忽然將話題轉走。

        “魂飛魄散你也找不到。”狗子驀然接話道。

        “好了。”林蘇青忽然揚聲,制止了他們。狗子隨即意識到自己本不該接這句話,所以它立刻便噤了聲,倒不是因為順從林蘇青。

        而夕夜,的確沒有再出聲,他又沉默了。垂著眼眸,像是在承認方才是為了套狗子的話。

        林蘇青回過頭看了一眼將長嘴塞回后腿底下睡覺的狗子,而后轉回來看著夕夜,持重道:“不論是否是因為那個‘她’,那都是你父王與你娘親之間的事,你父王既然說你總有一天會明白,你便能等到那一天,現在兀自糾結也無濟于事。夕夜,這個道理,你可明白?”

        夕夜巋然不動,臉色依舊,睫毛投射在臉上的長長的隱隱,也紋絲不動。

        “你遲早會有你自己的人生,準確的說,你已經在開始你自己的人生了。所以,不要因為父輩們之間的糾葛,而影響了自己。他們的關系好與不好,追本溯源,也只能由他們自己去解決。你知道了原因又如何?這個道理,你可明白?”

        不禁說得過分嚴厲,仿佛不像是說給夕夜的。

        昏暗的房間突然一亮,是洛洛將引燃的新蠟燭,坐在燃盡的燭淚上,新的火苗長長的,燃得很旺盛。

        “你錯了。”沉默了良久的夕夜忽然開口道,“是妖生。”

        “……”林蘇青猛地被自己喉嚨的口水噎住,還以為他要說出個什么道理來反駁他。

        “不管什么生,明白了就好。”林蘇青無奈地吁了一氣,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潤一潤急轉之后的心情。

        夕夜到底是聰慧,雖然年齡堪比凡人四五歲的孩子,但他更能識別道理,并且更能說服自己去妥協——解不開的結,暫且擱著;除不去的障礙,就先繞開。

        “說回丟奶娃子的事吧。”夕夜的眼眸中重新恢復了光彩,說道:“那戶人家里出現的妖氣不純正,準確的說,已經不算妖了,應該是鬼。”

        林蘇青詫異:“鬼?”他對鬼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栽過多少次跟頭,都是因為鬼。

        “嗯,應該是生前在凡界作惡犯事,死后被打入陰司關過的惡妖。”夕夜說著歪了歪頭,撓了撓嘴角,疑惑道,“就算罪不至判處魂飛魄散,也應當是在陰司的地牢里關押著的呀。那些聽命于天界的家伙們,何時如此寬容了?”

        林蘇青不經意地以眼尾余光瞥了一眼狗子……狗子的耳背微動,顯然它是假寐,它聽到了夕夜的話。

        這原因……說來話長,怕是狗子不大愿意他提及。

        林蘇青佯作不知其因,問道:“看來你想到了捉‘賊’的法子?”

        “如果將那件有血跡的衣裳找到,我有快辦法引出那個妖怪。否則只有慢法子——那就是等那妖怪再次出手。”

        “所以呢?”

        夕夜咧嘴一笑:“去偷。”

        洛洛一怔——小殿下何時學來的這等下流法子?不禁冷眼看向林蘇青,先前在晨星樓前利用小殿下行騙之事,還沒與他計較!

        “好主意~”林蘇青挑眉一笑,與夕夜不謀而合。平素里的淡然,裝不下去了。

        “且先由她哭著吧。”夕夜又道,“哭成那樣,肯定以為孩子已經死了。”

        說的那丟孩子的婦人,林蘇青聽出此話另有一層意思,問道:“有可能活著?”

        夕夜點點頭,認真道:“我大概猜出是什么妖怪了。”

        “說來聽聽。”

        “倘若沒有猜錯,應當是姑獲鳥。”夕夜說著說著情緒好轉許多,眸光也漸漸恢復如初的明亮,“姑獲鳥就喜歡偷別人家的孩子,從而攝取嬰孩的先天魂氣。現在時令六月,如若我們救得及時,興許那奶娃子還能活著。”

        “姑獲鳥?鳥?”林蘇青不曾聽說過這種鳥類。

        “不知道了吧。”夕夜得意的睨了林蘇青一眼,繼續道,“她們最開始其實是人族,是待產的孕婦,不過在生產過程中死了,便成為了鬼。由于她們自己沒有孩子,便有竊取別人家孩子的喜好,而且擅長攝人魂氣佐助自己修煉,所以無論如何修行,天界也不會收她們。雖然妖界也不喜歡,可是妖界寬容,便給了她們立足之地。所以她們既是鬼也是妖,通常被稱為妖怪,或是鬼怪。”

        “夜里出沒?還是如你們一樣不分晝夜?”林蘇青問道。

        “夜里。其他界稱她們為姑獲鳥,但妖界稱她們為夜行游女。”夕夜說著來了興致,伸手從果盤里揀了一顆楊梅,一口吃進嘴里,一咬又酸得吐出來。恰好吐在了自己的茶杯里,他看了幾眼,試著抿了一口茶,眨了眨眸子感覺另有風味,神色看起來還挺喜歡,遂多抿了兩口后,才繼續說下去。

        “嘖~”瞧他擰眉皺鼻的模樣,那茶水應當偏酸,“為的區別于另一種妖怪,雖然都是偷竊嬰孩,但她們目的不同。另一種妖怪在妖界里的名聲與她們天壤之別。”

        夕夜生怕林蘇青誤會了妖界助紂為虐,連忙又道:“不過她們死后是由陰司判處,為自己做過的孽接受該有的懲罰,妖界不會插手。”

        “對了!”夕夜正要再去抿一抿泛著楊梅味的茶水,倏然想起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