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68章 妖界

  • 塵骨 - 第168章 妖界字體大小: A+
     
    ( )        夕夜的舉動使得林蘇青很意外,不曾見過爽快至此的,不過,夕夜的性情或許不能以爽快形容。非要去給與一個定義,林蘇青以為,應當是為所欲為,但夕夜的為所欲為并非貶義,是一種正正好的程度。多一分顯得狷介狂放,少一分則便失去了他獨有的特色。

        或許與他別樣的身份有關系?

        “夕夜,你是狼?”林蘇青上過“當問不當問”的當,未免夕夜回答“那就別問”,所以他直接問了出來,何況于夕夜這般豁達的性情,不會算他失禮。

        誰知夕夜的神情頓時僵住了,隨即沖洛洛道:“我就說他很厲害吧!你看,一眼就瞧出了我的身份。你硬說他是凡人。”

        洛洛連忙抱拳,嚴肅恭謹道:“屬下不敢妄言,此人的確乃肉身凡胎。”

        “行了行了,就別總是卑躬屈膝的,我不喜歡。”夕夜破不耐煩地免了洛洛的禮,“都已經出來了,那些婆婆媽媽的禮節都別拿出來了,省得惹人猜疑。”

        “洛洛沒有說錯,我的確是肉身凡胎。對于你的身份……”

        “小殿下!”

        林蘇青正要說下去,突然一道洪亮的聲音打斷了他,那聲音洪亮卻能聽出氣息極其沉重,登時令林蘇青明白了何謂聲音越高亮氣息越低沉!

        “糟糕!被發現了,快跑!”不等林蘇青反應,夕夜拽著林蘇青就沖林子里竄去,與葫蘆洞門的方向背道而馳。

        夕夜先前逃避八腳蜘蛛的追捕時,有著風馳電掣的奔逃速度,可今下拉扯著林蘇青,縱使有十八般武藝,他也難以發揮出九牛一毛來。

        他還以為他以迅雷的速度發力奔跑,厲害如林蘇青一定能以相同的速度跟上,怎料林蘇青不盡沒能以同等速度,反倒是真跟個凡人似的,只能腳踏實地的跑,將他的速度也給拖累了。

        “小青青!你別贅(zhuì)著我!你贅著我我跑不起來!”他一刻不敢停地跑著,時而回頭沖林蘇青道,“你只需要稍用內力!我帶著!快啊!”

        “我、我……”林蘇青早已經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我沒、沒習過騰、騰云駕霧!”

        “沒讓你騰云駕霧,你別這么死沉死沉地就好!快啊!”

        實在是跑不動了,林蘇青干脆真的往下一墜,一屁股坐在地上,原本拉拽著他的夕夜驚訝的回頭,他一把擼開夕夜的手,抬袖揩了一把額頭剛冒出的不多的細汗道:“我沒習過飛。”

        “你騙我,小青青你別同我打趣。”夕夜急得不行,連連朝來路張望,作勢又要來拽林蘇青,“來的是我五叔,兇得很,要是我被捉了,我就連你一塊兒捉了,叫你考不成三清墟!”

        “我……”

        林蘇青剛一張口,洛洛驟然出現,一把樓住了他的腰,踏著樹梢斜斜向上,帶著他穿頗如蓋的林蔭,乘風而去。

        夕夜大喜,連忙也跟了上去:“還是洛洛好!”

        “大膽狂民,竟敢挾持我族皇子!”那道聲音破空而出,不見其身,只聞聽洪鐘似的聲音,震天的響。

        洛洛聞聲回首朝來源看去,隨即摟著林蘇青腰腹的手,力道忽轉,竟然調轉了方向,又帶著他往那林蔭返去,林蘇青正是疑惑,迎面便是一道青光劍陣沖面而來,旋即洛洛反手將他猛地一推,肉體凡胎與高空之上,莫不同鐵石鉛塊似的重重砸出,而身體此時又受了洛洛的力道,他連掙扎的余地也沒有,只能隨著力的方向往后,熟知不偏不倚正正地砸向了夕夜。

        “喂喂喂!啊呀!”

        背后一撞,砸到了夕夜懷里,夕夜的個頭畢竟比他要小上一些,這一砸哪里受得住,雙雙往下墜落。

        “洛洛!”夕夜慌忙呼喚。

        “嗷!”

        林蘇青原本感覺砸在了夕夜身上,但因為墜落,后背與夕夜分開了,正是慌張,倏然感覺后背的衣裳被拉扯,旋即自己就被掛上了更高的高空。

        而夕夜,還在大喊大叫:“洛洛!”

        林蘇青抬頭一看,危急關頭原來是狗子變大了身形叼住了他,剛要說幾句感謝的話,狗子猛地將他朝上一甩,心臟一提乍然一落。

        “抓緊了!”

        狗子的聲音伴隨著風聲提醒道,林蘇青緊閉的眼睛連忙睜開,恰是落到了狗子的后脖頸間,他緊忙抓住了狗子的皮毛。

        而這時,一條赤首玄身的巨蛇,即使感到,幾時用頭接住了失去重力的夕夜。

        “原來夕夜也不會飛。”林蘇青喃喃道。

        “估計是怕他惹禍沒有教他。”狗子的童聲在風里格外有穿透力。

        巨蛇于林蔭之中直立,上半部身姿遠遠的高處亭亭如蓋的綠林,在接住夕夜之后,她瞬間化回窈窕身姿,自綠海似的長林中飛竄而出,與夕夜踏著書尖追著狗子與林蘇青的方向。

        “洛洛也不會飛?”林蘇青原本是想陳述事實,出口時才有些不確定。

        狗子聞言垂下眼眸看了一眼,隨意道:“再厲害也只是蛇妖。”

        “妖界也有許多講究?”

        “比天界只多不少。坐穩了。”狗子話音一落,卻是扭頭朝下降落。這……這方向……這是要將他放下去。

        “狗子?你做什么?”

        “我方才只是防你摔死了,但是困難還須你自己去化解。”狗子一往無前,毫不猶豫地往下,“這可是你自己招惹上的。”

        “狗子!你是不是非要借機坑我!我現在背上的可是挾持妖族皇子的罪名!”眼見著夕夜與洛洛越跑越遠,而他與狗子卻在如隕石似的飛速落回原地。

        俄而,狗子戛然停住,被狗子蓬松送的腦袋擋住了前方視線的林蘇青,頓時聽到了那道聲音:“追風神君,別來無恙。”

        聲音磁沉,壓著莊肅,透著威嚴。憑聽聲音,估他年歲近鄰不惑。

        認得狗子的神君的身份,來頭必然不小,莫非是舊相識。

        “妖界赟(yūn)王,一別數百年,別來無恙。”狗子童聲奶聲奶氣,縱使它此時十分嚴肅,可是氣場一比,它仿佛造亂的熊孩子。

        “祁帝的寶貝兒子跑了,卻是你來追,不知祈帝近來可好。”

        “一別數百年,丹穴山的虛情假意更勝從前。”

        “赟王客氣了,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禮尚往來之道矣。”狗子稚幼的聲音說著老成的話語,令林蘇青頗不習慣,不禁好奇心生起,扒拉開狗子的毛發,探出去身子,想悄悄地窺一窺那位赟王是何等角色,竟是令狗子如此嚴正以待,就連話里話外都不愿意落得半點下風。

        怎料他剛探出頭去,正巧對上了那位赟王的視線,而那位赟王此時卻是沉穩全無,一臉的震愕。

        那神情看起來,令林蘇青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錯覺,赟王仿佛認得自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