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65章 涼風起夕夜景虛明

  • 塵骨 - 第165章 涼風起夕夜景虛明字體大小: A+
     
    ( )        “趁著懂事的還沒來,快要那小屁娃子的尾巴毛。”狗子將聲音壓得小得似蚊蟲哼似的,生怕被那聰明的少年聽了去。

        那少年瞧他們交頭接耳,頓時來了好奇,他站起身時,身上所沾染的灰塵便自行脫離他的衣袍,紛紛灑灑地掉落。

        “你們在說什么悄悄話?”他朝林蘇青與狗子走來,絲毫不為方才狗子的言行生氣,那燦亮的目光仿佛還因為那一掌而喜歡上狗子了。

        狗子動了動耳朵,扭過臉瞅了他一眼,知道不回答必然會被糾纏,于是側轉過身,正面回他道:“我們在說,就是有心教你,你也學不會。”

        那名少年擰了擰眉頭,納悶道:“居然有我學不會的東西?”

        “當然。”狗子上前兩步,傲氣道:“敕邪令乃是高階符令,并且唯是在丹穴山坐化的神君階品以上者,方能具備學習敕邪令的資格。”

        “簡單,我去你們丹穴山掛個籍不就成了?不就是神君階品嘛,容易!”

        狗子乜視著那名少年,威武而傲慢:“豈是你想學就能學的?敕邪令乃是丹穴山王室所用的符令,只能是王室之胄愿意授予你這等榮耀恩賜。旁的誰也教不了你。哼~”

        “哇,你懂好多啊。你是二太子的狗?”少年話來張口,依他神情看來,他說這話時沒有帶有惡意,但聽著很是刺耳。

        “放肆!”

        如林蘇青所料,狗子果然被少年那句無心之言給氣著了,狗子那暴脾氣,哪管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總之就是出言不遜,氣得它牙根直癢癢。

        林蘇青心系著狗子所說,要趁早向那少年要尾巴毛,言下便不是生矛盾的時候。何況還有那條厲害且記仇的洛洛在,念想著如何也不能與這少年發生干戈,他連忙打著圓和道:“隆重介紹一下,這位其實是名震天下、赫赫有名的戰神——追風!”

        “戰神!追風?!哇!聽著好威風!”那少年頓時滿眼放精光,狗子正以為即將迎來一番吹捧,怎料那名少年突然蹙著眉頭努著嘴道:“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狗子高昂著脖子拉長了脊背挺直了胸脯,聽他這一句,腳下一個趔趄沒站穩,險些一臉栽到地上去。

        “呃……”林蘇青也不知該如何接這話,總之得先把自己摘清楚。他閉緊了嘴,無奈的看向狗子眨著眼睛,勸和不成反像挑事兒,他并非此意。

        狗子瞥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親自解釋道:“咳,天界幾百年不曾再有戰神,你才不過區區幾百歲。回去問你阿爹輩的,他必定知道。”

        “你似乎知道我是誰?”那名少年彎下腰盯著狗子的眸子問道。

        林蘇青瞧著有點心驚膽戰,不是為自己,而是那架勢,他有點擔心萬一狗子急了一口咬上去……如是一想,他立刻便替那少年感覺到鼻子疼。

        狗子咬了咬牙根,一扭頭給那少年留了個屁股,搖著尾巴走出幾步:“我不知道。”

        “不過話說回來。”狗子扭轉過頭,斜著眼睛看向那少年道,“你都已經知道我們是誰了,我們卻對你一無所知呢。”

        林蘇青在心中暗暗豎起了大拇指——好奸詐的狗子。

        “哦——”那少年口型呈圓,意味深長的道了一聲,仿佛是在思考什么,又仿佛只是恍然大悟隨口地一道。

        “還是別問了,萬一有什么不方便說道的,咱們這不是給他難處嗎?”林蘇青和氣說道。

        狗子以眼尾余光睨去了一眼——林蘇青這小子什么都是半吊子,唯獨奸詐狡猾是爐火純青。

        “他不是要同咱們交朋友嘛,不是想學敕邪令嘛,名號都不報,反倒怪起咱們不坦誠。這哪里是坦誠交友。”狗子一句話引得林蘇青心中連連佩服,不愧是狗子,老奸巨猾。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原本是說給那名少年聽的,不過他們眼神之中暗藏的小心思全然被彼此瞧了個透徹,狗子一向暴脾氣,當即就按捺不住了,它轉過身去沖林蘇青問道:“你剛才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啊?”林蘇青被問得猝不及防,怎的先鬧起內訌了,“我沒什么意思啊?我能有什么意思。”

        “你別以為你長得高我就看不見!我全都看見了!”

        “我若是真有什么意思,還會擺在臉上讓你看見?”

        “那是本大人聰穎絕倫,從你的蛛絲馬跡里看見的!”

        “我的臉都是沖著別處的,你從哪里看來的蛛絲馬跡?”

        “安靜!”那名少年左右瞧著他們吵來吵去,聽得有些煩躁,“你們吵什么,演來演去的不就是想知道我的名字嘛。”

        好嘛,白做戲一場。

        被輕易識破,畢竟不大光彩,林蘇青一臉窘相的瞅向狗子——當真如凡人的三四來歲?

        “咳,明人,不做暗事。”狗子說話時特地將“人”字咬得極重,邊說邊瞄向林蘇青,仿佛它就沒有那點暗戳戳的小心思似的,將自己撇得干干凈凈,旋即換了一副嘴臉,“小兄弟,我看你就很敞亮。”

        “嗯嗯,那是。”少年點頭。

        “相當有氣度。”

        “嗯嗯。”少年繼續點頭。

        “一看就是大家風范。”

        “嗯嗯。”少年連連點頭。

        “從不凡的氣宇一看便知,定然是世間難得的天降之才。”

        “嗯嗯。”

        “今后必然會創下驚世駭俗的豐功偉績。”

        “嗯嗯。”

        “唉就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我在這樣的龍駒鳳雛剛出塵世之時便有幸相遇,卻無法在你來日功成名,將萬古留芳之時,向我的晚輩們吹噓。”

        “嗯?為什么?”

        “唉,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呀,委實鬧心。”

        “嗨這有什么好鬧心的,我告訴你不就成了,我叫七……洛洛。”那少年剛發出一個音節,像是“西”又像是“七”,還沒來得及聽清就見他眼神一愣,直直地看向他們身后。

        而在那少年第一個模糊的音節剛出口時,狗子仿佛被誰踩了尾巴似的,早一步就蹦開了去。林蘇青正要納悶,登時就覺得脊梁骨升起一縷寒意,像是有把尖刀正在后背忽上忽下的比劃,一定是有誰悄無聲息地立在了他的身后。

        但是狗子已經率先跳走了,這時候如果他再躲,明顯已經不是時機。

        于是他就那樣看似鎮定的立著。

        “奇怪,你竟然不怕洛洛?”那名少年往前近了一步說道。

        還沒等林蘇青佯裝從容的回答,“洛洛”便與他擦肩而過,伴隨著一陣幽濃的香氣與殺氣,共同與他擦過。

        而后,洛洛便轉過身面向了林蘇青,不是忽然就轉過身來,是先回頭,然后是脖子、是肩背、是腰肢、是臀、是腿、最后才是腳。是利落的轉身,卻讓人不由自主地注意到了種種細節。

        洛洛的相貌生得十分冷厲,飛眉入鬢,內眼角成銳角下墜,而眼尾卻是與眉尾的方向上吊的。瘦鼻薄唇,唇色梅紅發紫,與頭上佩戴的那簇正紅色的發飾遙相呼應,使得冷厲之中帶著別樣的韻味,宛如嫵媚,卻又不媚。

        那一身貼身穿束的衣裳,乍一眼像是玄色,之中卻透著深濃的藍,材質像是柔軟的皮革,將玲瓏身段襯得更為精致。不過她單肩披著一件同色的薄披風,不動時便將玲瓏身段半遮半掩。

        “破開你的縛令,廢了一點時辰。”洛洛側目對狗子說道。聲音極富磁性,魅而不俗艷。

        狗子穩坐著不動,只是眼珠子不自在的看向了別處。

        林蘇青自問也是博覽過群書的讀書人,然而他對洛洛的印象,腦子里只剩下了兩個字——絕了。

        絕妙的身材,絕妙的眼神,絕妙的聲音,絕妙的吸引力……

        山蒼神君的那雙令人捉摸不透的蘊含著神秘誘|惑力的眸子,但與洛洛一比,山蒼神君的那雙眸子,便顯出了極盡的薄情與冷酷。

        山蒼神君的眸子,可以拒絕去看,但是洛洛,不止是她的眸子,是她整個兒……如果她正看著你,你便無法抗拒。

        是那種即使毫無關系,只要她朝你勾一勾手指,便明知前方是刀山火海,也愿意立刻去趟,是深不見底的懸崖,也愿意馬上去跳。絕了。

        “嘿小青青,別看洛洛了,有什么好看的,看看我。”那名少年自知被搶了風頭,一步跨到洛洛前面,橫插在她與林蘇青之間,“你們不是想知道我的名字嘛,我叫夕夜。”

        “夕夜?”林蘇青回過神來,但有些迷惑,“我剛剛聽著不大像是這個名字。”

        洛洛從狗子身上收回目光,她靜默地立在那名叫夕夜的少年身后,垂著眼瞼,那一雙飛眼像是閉上了,但其實并沒有,因為還有一點星光似的光點。

        “怎么?是你書看少了見識短吧?”夕夜揚著下巴道,隨即竟有模有樣的吟起詩來,“涼風~起夕夜~景虛明~聽過這首詩沒?”為所欲為的斷句,將句意斷得零零碎碎。

        “是‘涼風起將夕,夜景湛虛明’……”林蘇青指出原詩的同時,他深感意外,“你居然知道這首詩?”

        夕夜粲然一笑,露出一排齊整整的銀牙,也是一臉意外:“哈哈~難道不是應該我問你嗎?你居然知道。這可是我從昆侖山的典藏樓里看來的。”

        “不巧,我剛從那里出來。”林蘇青瞇起眼睛道,但他不是從昆侖山的典藏樓看來的。這首詩,原本是出自晉宋之際的文學家陶潛的《辛丑歲七月赴假還江陵夜行涂口》。是他那邊世界里的。

        “昆侖山可不是一個好地方,曾經騙走了我一個寶貝。”夕夜說著嘟囔起來,臉色宛如一個生鬧情緒的小孩童。

        “什么寶貝?”林蘇青腦子里并沒有多想,而是天性的好奇,下意識地問道。

        “這個答案只能用命來換。”洛洛的聲音忽然響起,林蘇青不禁被那聲音之中的殺意激起了一個寒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