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64章 這個少年……有點怪

  • 塵骨 - 第164章 這個少年……有點怪字體大小: A+
     
    ( )        林蘇青將手從那名少年懷中抽出來,沾著那少年手心濕乎乎的熱度,他有些不習慣。礙于沒處可擦洗,他尷尬地看了看手,便平定著氣息將手背在身后,對那名少年和氣笑了笑,道:“在下一名采草藥的村夫,敢問英雄……”

        不等他說完,少年當即打斷他道:“你是誰?”

        林蘇青的和氣依然掛在臉上,道:“在下林蘇青,敢問……”

        “你管我是誰!”那少年再次直接將他的話打斷。語氣不大客氣,不過并沒有趾高氣昂。

        接著,那名少年徑自走到了正與那條藍蛇糾纏不休的小熊貓面前,不等他說話,那群小家伙們已然像是受到了驚天的威脅似的,嚇得瑟瑟發抖。

        少年的模樣不過十四五歲,然而個頭幾乎能比齊林蘇青這樣的成年男子,至少能有一米八前后。

        膚色不同于林蘇青的蒼白,他的皮膚色澤很紅潤,燦爛的陽光灑照而下,與和煦的光芒之中泛著絨絨的金光,白幼之中透著淺淺的紅霞。

        一身束身短袍,外罩著一層櫻草色的透紗霧衫,一并扎在勾白邊框的櫻草色寬腰帶內,腳踩的是一雙同腰帶色系的束到小腿肚的細靴。即使他方才于滾滾沙塵中奔逃,而那雙靴子白色的底子依然干凈如未曾踩踏過地面。

        少年那一身裝扮顯然是為了行動便利而特地拾掇的,一眼便能體會出干凈與利落,干練且清爽。

        還有一種,不知是因為那名少年正巧站在陽光之下,還是因為事實的確是如此,抑或許是他林蘇青一時間想多了——

        那名少年的身上,蘊含有一種別樣的靈動的氣息。很飽滿,很凈爽。并且,看似無害似午后陽光的面龐,眸子之中卻隱隱含著幽深的凌厲的光。

        那名少年年紀不大,但看起來十分有氣度,眼神之中有極強的壓迫感,但這或許只是林蘇青的錯覺。

        不等那少年發下什么指令,小家伙們當即就朝他跪下,一向不大聽話的地枇杷此時也是一臉惴惴不安。

        “不能放。”這回,是林蘇青率先打斷了那名少年,在他還沒有開口的時候,“這條應該是南蛇,劇毒之物。”

        那名少年卻是凝眉怔了怔,林蘇青的這句提醒似乎很是令他意外,他仿佛在思考什么,微微蹙著眉頭,俄爾轉身沖林蘇青重復問道:“你是誰?”

        當然不是忘記先前問過一遍了,這句所問與先前自然問的所指不同。

        林蘇青心機一動,微笑著上前站在小家伙們前頭,與那名少年對視而道:“你的救命恩人。”

        那名少年聞言竟是一樂,左右臉頰上各有一處小小的酒窩,他道:“你會敕邪令,是丹穴山來的?為何我從未聽說過你?”

        “丹穴山天寶物華,英杰濟濟,在下區區無名小卒,沒聽說過也很正常。”

        少年點著頭道:“我還有話問你,不過這里不是談話的地方。”少年說著揚起下巴戳了戳葫蘆洞外。

        “我……”

        “你若不來,無論你想找什么,我能讓你一樣也找不著。”

        好嘛,這少年實在聰明,而且不喜歡多聽廢話。

        少年說完轉身便朝葫蘆洞外走去,林蘇青并沒有立刻跟上他,而是蹲下作勢在那條南蛇身上畫一道敕邪令。

        “你做什么?!”狗子突然不知道打何處冒出來,壓低著聲音吼道。

        嚇得小熊貓們寒毛卓豎,小爪爪不由自主就揪緊了,最痛苦的是那條被地枇杷死死擒著的南蛇。

        林蘇青懸起的手也被乍然冒出來的狗驚得一抖,而后道:“這蛇是妖界來的,應該怕敕邪令。”

        狗子一爪爪趴在林蘇青的手背上,氣道:“我當然知道它是妖界來的,但你知道它是誰嘛?你就下敕邪令!”

        “這蛇叫洛洛,是妖界的七十二洞妖王之一,亦是妖界帝君的護法之一。”狗子將聲音壓得極低,又將林蘇青往洞內的邊上拽了拽,眼珠子滴溜溜地朝著葫蘆洞外察看,仿佛是有意避著以防那名少年調頭回來。

        “以你目前的道行,你就是用十道敕邪令你也殺不死它,可是它記仇得很啊!你真要跟它結這仇?”

        “那怎么辦?放了?”林蘇青看了一眼那些小家伙們,一個個緊張得皺緊了小臉,像是要哭了。

        倏然,他想起一件事來:“那名少年你可認識?洛洛似乎是他的手下。”

        “唔……你還真是問倒我了。”狗子摸著下巴道,“不過你別被他的氣勢給唬住了,我瞧那小屁娃子至多不過四五百歲,唔先別吃驚。”

        見林蘇青一臉驚訝,狗子又道:“那少年是天生妖神,他的四五百歲大約同凡人三四歲年紀差不多。唔他出生時,我還在丹穴山關禁閉嘞。我哪里知道他是誰。”

        林蘇青說道:“他在妖界的身份必然不簡單。”

        “廢話,能使喚妖界帝君護法的……莫非……”狗子正要猜測那少年身份,葫蘆洞外突然亮起那少年清澈的聲音。

        “喂,出了洞門就是你們神仙的地盤兒,你在害怕什么!”

        “你看,那小屁娃子連你是個凡人都看不出來。別慫,大膽地去!”狗子伸出爪爪拍拍林蘇青搭在膝蓋上的手背,慫恿著。

        “那洛洛?”林蘇青看向小家伙那方。

        “我先找它敘敘舊。”狗子打著包票,“你先去吧,稍后就來。”

        林蘇青瞧它神情十分認真嚴肅,不似在開玩笑,這才起身往洞外與那名少年會面去。

        他剛一出去,那少年就迎面過來,拍著他的肩頭,故作熟絡地笑道:“嘿!小青青~”

        “?!”林蘇青當場抖起一身雞皮疙瘩,這自來熟也不帶這樣肉麻熟的。他一把拂下少年搭在他肩頭的手,正色道,“小兄弟,有話直說即可。”

        “哈哈哈~對對我是有話要說。小青青啊——”

        林蘇青聽著驀然又是一顫,實在是受不住這稱呼。

        “你是丹穴山二太子?”那少年沒來由的問道,旋即自己便否認了自己的猜測,“不,應該不是。我聽聞二太子孤高如瀟雨山山巔的凜風……哦瀟雨山是妖界最高的一座山,有機會我帶你去瞧瞧,你幫忙瞧瞧山巔的風像不像你們丹穴山的二太子。不過要是我有機會見到你們二太子的話,我就不帶你去瞧了。”

        林蘇青一愣,乍一下還以為是自己岔神聽漏了什么,仔細回想才確定,原來是那少年說話間的話題跳躍太快,沒有有主心,相當隨意。

        “不過你一定是丹穴山很厲害的神仙對不對?”

        林蘇青連忙解釋道:“在下不過是一介凡人,敕邪令也是承蒙主上關照所授。”

        “你騙我。”那少年默了默,繼而斜揚起臉笑道,滿不相信,“我聽聞越是厲害的神仙越是不顯山露水,一個個藏得都可深了,我瞧你就是那種厲害的,你連敕邪令都習得會,卻還騙我是凡人,小青青,你交朋友不坦誠。”

        “我何時要同你交朋友了……”林蘇青心道,“這少年實在太自來熟了。”

        “對啦小青青!”那少年突然格外的驚喜,仿佛想到了什么莫大的喜事,“你教我敕邪令吧?!”

        “他教不了你。”一把男童的聲音稚嫩的響起。

        “哇!哪里來的紅毛狗子!”那少年眼前一亮,欣喜地蹲下去正要戳一戳狗子玩,卻被狗子抬起爪子隔著空氣一推,立即將那少年推出了幾個滾兒出去。

        那少年猝不及防地受力,向后連打了幾個滾,翻停后,卻毫不生氣,反倒高興極了,一臉興奮就差拍手叫好。

        “哇!好厲害!”

        狗子癟癟嘴很是嫌棄,不大愿意同那少年多言語,那眼神林蘇青再熟悉不過,他曾經經常吃狗子這種眼神。

        狗子沖林蘇青勾勾小爪,林蘇青會意,連忙蹲下湊過耳朵去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