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58章 所學終將致用

  • 塵骨 - 第158章 所學終將致用字體大小: A+
     
    ( )        這……這里究竟……

        正是疑惑,正是怔愕,昆侖山的典藏樓的內室里為何有如此多的白骨,且去仔細一看,竟是片縷不沾,只剩下嶙峋枯骨。并且完全沒有正常的尸骨那樣,帶著灰暗之色,它們皆是一片潔白如雪,似乎完全未曾經經歷腐朽的過程。

        并且,這些骨頭,并非全是人類之骨。有的頭骨邊上遺落著犄角,有的似乎是牛,有的似乎是象,還有一些頭骨只能看得出不是人類,卻分辨不出屬于什么……很雜,很多。

        不過有一點很意外,通常無論是什么尸骨,看起來都令人心中生寒,但是這些卻正如它們的色澤——白,不論是看多久,心中都是空白,對它們絲毫沒有生起半分寒意,不知怎的,有一種它們被凈化過的感覺。

        當岔完神注意力回過來時,他乍然發現,方才無意中踢到的那一腳,將一些白骨踢散了一些,于它們之下,露出了一些類似于文字的邊角筆畫,像是掩蓋了什么字跡!

        以前閑來無事總看閑書時,常有寫到一些尸體底下隱藏著重要的功法與心法的秘訣,莫非這里也是?

        抑或者,是死者留下里什么指示?!

        林蘇青頓時感到后背一陣寒意順著脊梁骨直抵尾椎,緊張與惶恐戛然襲來。他曾經處于好奇冒過許多險,有些甚至差點丟了性命。所以此時……

        伸出去的手躍躍欲試,卻又猶猶豫豫地踟躕著收了一回又探出一回。思來想去,他干脆一咬牙吞咽下瘋也似的分泌的唾液——罷了,人都已經在這里了,如若不得不死,就是逃也無法可逃,倒不如既來之則安之。

        于是,他屏起呼吸凝住了神,但并不用手去推,而是改用腳尖去將那些掩蓋著字跡的白骨往邊上踢開了去。

        亡者之靈無論是在還是已經離散,都不便驚擾,本來用腳去踢就已然失禮,所以他更不能一腳將它們踹開,做成極為不尊敬,可是心里又些害怕實在不敢下手去挪,于是,他在心里對這些枯骨道了一聲歉意,便輕緩地以腳尖去一點一點的推開。

        先看到的是一個“矢”字,蠶頭燕尾,是隸書的著筆。前面的骨頭往后里便與后面的骨頭堆在一起,不大好推開,他稍微多用了些力氣——“知足”。

        是鑿在地面的,在白玉石地面上造出的小字,不是如他方才那樣刻意仔細去看,實在是難以發現。

        可是為什么,為什么會在右側的桌腳邊上特地鑿出“知足”二字呢?這間內室里又為何有如此眾多的白骨呢?

        難道“他們”都是通過白澤神尊所贈的白玉壁而來的?

        林蘇青頓時怛然,膝下一軟,跌坐在椅子上,他腦子里突然閃出無數種猜測。難道是白澤神尊故意誆人進來,卻是有來無回?難道是這里有什么隱藏的危險?可是為何會在什么也沒有的屋子里,鑿下“知足”二字呢?

        他登時聯想到——這里是典藏樓,收藏著無數的典籍,莫非用意是警示進入者要求而知足?

        所以這些尸骨皆是因為不知足而亡?

        可是既然有死亡,那么這里必然是暗藏著什么看不見的東西,至少他現在還沒有看見,而那“東西”能夠在一瞬間取人性命,甚至連衣物、血肉半點都不留下,只留下白骨。

        那他呢?等待著他的結局是什么?

        林蘇青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要迅速冷靜下來,慌不得,要冷靜。

        而此時盤坐于小木屋中大作的他的本體,也正隨著心境的變化而呼吸急促,一頭的冷汗,捏的手訣方才還掌心發脹發熱,此時亦是滿手心都是冷汗。

        靜,一定要靜下來,必須要靜下來。

        必須先拋開一切,先恢復冷靜。世間本無無,萬般皆妄想。冷靜。

        昆侖山典藏樓的白玉內室之中的林蘇青的意識,此時仍是一臉驚愕地坐著,他是來學習如何考上三清墟的,是要走那個特例。知足……知足的話,那么,學完即走,再也不來,算不算知足?

        如是一想,桌子突然沒來由地蕩起許多金屑,如同積累許久的灰塵,猛地一拍桌面,將他們統統震起,它們金光閃閃,吸引回林蘇青的注意,旋即它們匯聚成了兩枚金字,依然是蠶頭燕尾的隸書,圓潤平滑恰不見一絲鋒銳——求得。

        求與得之間有著超過一個字的空隙,林蘇青不確定是自己多想了,還是的確是他所想的意思,這可能是兩個字,意味著兩個動作,一謂求,一謂得,有求便可得。

        但也可能是一個詞,意味著結果。

        林蘇青研精竭慮,聯系著那些白骨,聯系著“知足”二字,聯系著白澤神尊曾經說過的所有的話,腦子里亂亂糟糟,所羅列的因果打亂了重列,重列之后又打亂。

        白澤神尊說能幫他考上三清墟,然后便說里昆侖山的典藏樓,也就是說只要是在這里,他便能尋到方法。

        知足,學到方法便走。

        乍然,桌子兩邊實心接地面的地方,桌面突然凹陷下去,驚得林蘇青心驚肉跳,霎時凹下去的部分又迅速恢復,而恢復時桌面上竟是堆疊著成千上百本書籍。

        隨即,“求得”二枚金色猛地化作一陣金霧消散。

        他懂了。他居然想對了。

        那么這些書里所記載的,應當就是考三清墟需要掌握的內容吧!心里陡然慌了起來,不是害怕的慌張,是一種激動、興奮的緊張,心弦猛地緊繃,遽然渾身發抖。

        他調整了心境,伸手去觸摸那些書籍,觸手冰冷,像是剛從冰窟中取出來似的。他將堆壘在一起的一摞摞書,取下幾本大致,看了一些書名,或翻了幾頁內容。

        其中有保存完好的竹簡,有以針線裝訂成冊的繒書,還有以龜殼、石頭刻字的,它們被分別以繩線捆綁,每一堆大約就是完整的“一本書”,等等等等,許許多多,各式各樣。

        而這些典籍,并非全是從未見過的生僻古書,其實博古貫今,大有一些而今也尚在流傳的名書。就是林蘇青這樣的普通讀書人,雖然沒有仔細去拜讀過,但也都有所耳聞。

        譬如《易經》,這是多么傳統且經典的一部作品。不過,這里的《易經》確實記載于許多塊巨大的卜骨之上的,所使用的全是甲骨文。

        他當然識得甲骨文,他自幼學習書法,接觸過許多字體,除開常見易辨別的字體,諸如石文、陶文、獸皮文、鐘鼎文、竹簡文、絹帛文、木牘等等他自幼時起便皆是有過接觸,盡管有些已經忘記不大會寫了,但仍然能夠邊猜邊認個八九不離十。

        何況甲骨文是他的老師著重教授的字體,特地強調不會寫也必須能精準的辨認。大抵是由于對于林蘇青那邊的世界來說,甲骨文上承繪圖刻符,下啟青銅銘文,算是最早起的成熟字體,在文字史上有著十分重要的價值。

        然而,它作為最早期的字體,卻在歷史的長河之中消失了兩千余年,并且因它的莫名消失,導致了許多文化的斷代。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甲骨文于他那邊的世界,距他離開時,所發掘的大約有五千來字,但被研究者們成功破解識出涵義的尚不足兩千字,最多也才一千五六百,尚有三千余字未被識出涵義。

        但,唯獨他的老師能識得全部甲骨文,至少在他有限的認知里是的,至少當時的世面上所有有關于甲骨文的報道,都僅僅停留在識別不到兩千字。

        他也不知老師所言是真是假,總之是被迫作為學業,不得不跟隨老師學了個齊全,當然,也是老師所謂的“齊全”。

        也不知道其余的字是不是老師瞎編瞎教的。總之老師與母親都是對他千叮嚀萬囑咐,禁止將識得甲骨文一事對任何人提起。那時候還小,本就不大當回事,自然也從未提及過,有相識的朋友里,知道他會書法的都為數不多。

        再說回《易經》本身,于他原先的世界里,大約出土發掘的籠統可分為四個版本,分別為戰國后期的竹書版、西漢時期的帛書版與竹簡版、還有東漢時期的石經版與唐開成時期的石經版。不過這四個版本幾乎一致。曾經被老師要求臨摹練字時,他都粗淺的閱讀過。

        這里的倒是頭一回見……莫不是,這是最初的真跡?

        據教他的老師的分析,說內容分別《經》與《易》兩大部分,前者主講六十四卦與三百八十四爻,而后者則是包含卦辭與爻辭的解析的七種文辭,共十篇,所以又單獨有個稱呼——《十翼》。

        除開《易經》,還有被譽為“內圣外王”、“萬經之王”的《老子五千文》,他也略有所聞。之外還有學習書法必然少不了臨摹的《黃帝陰符經》、《通玄真經》、《參同契》等等,也曾經大致看過一點內容。

        這些多多少少都曾接觸過。然而還有絕大部分,或許別人知道,但是他確實是今日才有幸得知——如,三墳、五典、八索、九丘等三皇五帝之書,八卦九州之志……

        甚至還有落款伏羲氏的先天易、神農氏的連山易、軒轅氏歸藏易……

        數不勝數的典藏要熟讀、要背記、要領會、要掌握……或許,這就是狗子所說的考三清墟的特例?

        難怪不大有誰主動選擇走這條路。

        ……

        瀏覽完這些自行出現的典藏的書目,他猜想——或許這些成堆的白骨,便是那些學完所學卻不知足而不愿意離去的?是懲罰?

        后背猛地升起涼意,不禁連打了兩個寒顫。

        “我學完能考三清墟的知識就走。”

        林蘇青開口對著正對面的門洞說道,像是說給自己的,又像是說給自己所猜測的那個看不見的“危險”的。

        說完他便坐下來,伸手正要去取下放在最表層的那本書時,卻突然有一摞石頭自行飛來,堆壘在他面前。

        “是讓我先看這些?”林蘇青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誰問道。

        沒有回答,但是,他照做了。

        石頭上記載的文字并不多,一摞很快便看完了,不,是掌握完了。

        石昆侖山的典藏樓果然神奇,他自問比較擅長理解文字,卻沒想到今下有如此聰穎絕倫的參悟力!

        幾乎是在剛看懂意思就領會了涵義,并感覺已經將其融會貫通,將其掌握,連身體都隨之感覺到明顯的變化。

        就在最后一塊石頭的最后一個字參透時,那些石頭頓時憑空消失,就連一縷煙霧也未留下。緊接著便有一些龜甲、獸骨從那些堆疊的書籍、骨堆、竹簡堆、鐘鼎堆里自行飛出來,壘在他的眼前。

        它們像是有思維的活物似的,仿佛知曉何時該輪到自己被讀。又仿佛是在這典藏樓里的暗中有誰在做安排似的,在給他安排什么時候該讀什么內容。

        那么,還有什么可操心勞慮的?

        如此這般,給什么,看什么就是了!

        ……

        此時于小木屋之中打坐的林蘇青,全身皮膚通紅,渾身冒著騰騰地熱氣,那熱氣在黑暗之中只有狗子看見了。

        它是猛地感覺出了林蘇青的變化,倏然睜開眼,瞧了瞧他,隨即蹦下床榻,踱步到林蘇青跟前,抬起小爪爪拍了拍他,沒有反應。

        “唔……怕是吃不成美味的烤魚了。”

        歪著腦袋呆看了一會兒,耷拉著耳朵在林蘇青邊上一趴,嘆了一口氣道:“接下來的日子,本大人要極盡無聊了……唔……”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