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55章 明處的你我,哪知暗地的兇險

  • 塵骨 - 第155章 明處的你我,哪知暗地的兇險字體大小: A+
     
    ( )        狗子眉頭一跳,登時火冒三丈,瞪著眼珠子怒道:“有差別嗎?關心墜子是因為那是主上給的,關心你是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就不能都關心?”

        林蘇青意外:“朋友……”

        心中有所觸動,但那觸動被生生忍住,反倒越發的挑著帶刺的話說來:“朋友是否該彼此坦誠?”

        “你!你腦子被野驢踹過吧你?”狗子一時間不該說什么好,有些事的確是它不坦誠,但都是不能坦誠,也不能承認,它別過臉去,以眼尾余光看了兩眼林蘇青,鄙夷道:“你想多了,你是蠢蛋,本大人是戰神,你給本大人梳毛本大人都嫌你笨手笨腳呢哼,怎么可能是那種朋友!”

        “不然是什么?一顆棋子?還是一個玩物?”林蘇青佯作冷漠,“你故意誆我,然而白澤神尊并非你所形容的那般不堪。我于這邊將你與主上當作至親,你卻總是在緊要的關頭誆我。”

        理智很清楚,不能為了氣對方,而故意說出這些帶著惡意的話,可是,盡管他實際并不是這樣認為,卻還是忍不住要這樣違背心意的說出來。這大概,就是在意吧。

        “誰總誆你了!你別被白澤神尊誆了才是!他曉盡天下,更是有千面性情,我一番好意提醒,怎么就成誆你了?”

        狗子嗷嗚嗚得氣得幾乎想一爪爪摁扁林蘇青。這蠢蛋究竟是怎么了,莫名其妙針對于他。難不成是白澤神尊挑了什么事兒不成?

        林蘇青問道:“白澤神尊告訴了我一些你刻意瞞著我的事。”

        “那又怎樣?不見得是為你好!”狗子有些心虛,因為它瞞著林蘇青的事情太多了,猜不到白澤神尊到底告訴了林蘇青哪些事。但不告訴,也的確有不告訴的理由。

        “讓我對自己一無所知,對前路盡是迷惘,若是脆弱一些,興許連活的念頭都沒了,這就是你作為朋友的好?那實在太狠心了,還不如陌生的白澤神尊。”

        說這話時,林蘇青在心中后悔,在心中教訓自己幼稚,可是情緒,這一股莫名的情緒他抑制不住,他偏要說一些反話,偏要顯得自己對這份情誼不看重。

        他并不想這樣說,卻忍不住這樣說。

        “林蘇青,我告訴你,普天之下,對你好的不會有幾個,主上算一個,我追風勉強算第二個。至于別的,你最好是提防著!知道你身份還不殺你在你看來就算是好的話,那我追風絕對是最頂尖上的那一個!”

        狗子氣呼呼地說完扭頭就走:“早死早超生吧你!愛誰管誰管去!拉倒!拉倒拉倒拉倒!!!氣死我了汪!”氣得跳腳。

        “狗……”心中頓時生出慚愧,卻不知該說什么挽回,這一句低喚,還未出口,輕得連他自己都聽不見。伸出的手,面對的是狗子氣沖沖離去的背影,連手指都體會到了他此時的心情,緩緩地垂下來。一句抱歉,也未能及時地用行動來表達。

        是不該起那樣的疑心,是不該這樣怪氣的說反話。好與不好,哪里是一件事兩件事就能定義的,他何嘗不知道主上與狗子的好。

        只是最近經歷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最近猛然接收到的事情實在太雜了。他的心里、他的腦子里,其實一直都很紛亂。

        千絲萬縷似蟲蟻,在一點一點的啃噬著他的神經和他的心,煩躁且令人抓狂,發泄又沒處可發泄。

        方才算發泄嗎?方才算,卻是發泄錯了對象,的確不該這樣對待狗子。

        林蘇青咬著壓根,咬得頜角青筋暴凸,他不怪任何,只怪自己,不恨任何,只恨自己。他閉起眼睛調整著呼吸,試圖令自己將躁動地情緒冷靜下來。

        心跳聲急促有力地跳動著,如何呼吸它都沒有要舒緩下來的意思,它有些痛。雖然無形的“刀”是捅的狗子,但每一言每一語也在刺痛他自己。

        “對不起。”他輕聲地自言自語,也許風能把這句話替他帶過去吧。

        ……

        ……

        這個天下,原本就不平靜。

        伺機而動的暗流,早已按捺不住地蠢蠢欲動,早已瘋狂地想澎湃、急迫地想奔涌。像極了腐朽的舊堤前濆旋傾側的驚濤駭浪,像極了滔滔滾滾的野虎悍馬。下了狠心地猛沖猛撞,即使久沖不破,也勢必要強翻躍過。

        ……

        “啟稟尊上,暗鴉軍收到密報,在孟涂山發現了丹穴山那位的行跡。”

        悚然的大殿之下,跪著一名以帽遮蓋住大半張臉的玄袍者,只露出宛如方剛嗜過鮮血還未擦拭的紅唇,薄薄地開合。

        他的聲音極其嘶啞,卻不是老人的那種蒼啞,是像咽腔被緊緊壓迫、被極限撕扯,勉強留了狹窄的一條喘息的縫隙。聽起來發聲十分困難,拉扯極緊。

        他啟奏完畢,便沖大殿之上高坐與虎皮寶座之上的那位身披玄金戰甲的尊者行下伏跪之大禮。

        而立于寶座旁邊的一位身形瘦蕭的另一外玄袍者,則沖伏跪在地那位問道:“孟涂山位于東南方向,莫不是他料出了什么。”

        問話的這位是一位真的老者,不同于大殿之下的那位,這位的聲音干癟而滄桑。

        并且,可以輕易地從他們各自衣袍上分出地位的差距來。雖然這位老者也同著一身黑袍,但區別于伏跪在的地那位,那位是以暗紅色鑲邊,而這位老者則是以金銅色鑲邊,與座上那位尊者身上的玄金甲的為類同之色。

        除此之外,這位老者身上的所著的玄袍之上,還以略暗的金銅色印著許多蟒紋,地位可見一斑。

        “屬下猜想,或許是那位察覺之后,不想牽連那凡小子。”伏跪在地的那位開合著血色的薄唇,撕扯著嗓子啞啞地回話道。

        “留了追風于那凡小子?”老者問道。

        “是。”伏跪在地的那位只回答一個字時,聲音不比說長句時那般有頓挫,像是撕扯到了頂點,分外尖銳。

        老者沉思片刻,側身朝寶座之上的那位身著玄金的那位尊者恭敬道:“尊上當真要執以此計?怕不是最佳時機啊……”

        那位玄金尊者握緊了寶座的扶手,懲忿窒欲道:“如今已是最佳時機!”

        “莫非等到他傷勢大好不成?!”伏跪在地那位玄袍者忽然抬起頭來,露出蒼白如紙的下半臉,與一身玄袍,以及那濃紅似血的薄唇,形成了鮮明對比。

        連著袍子的寬大的帽檐遮蓋著他的上半張臉,辨不清他的目光與神情,聲音一如既往地陰瘆。

        “離鴉,不可操之過急。”老者轉回身對大殿之下伏跪的那位如是說道。

        那位被喚作離鴉的玄袍者將上身往起探了探,是以半低的高度,抬頭面沖那位老者,不再是伏跪。

        他撕扯著嗓音,說道:“屬下百余年前獻上此計,并經尊上多番指點。時隔百余年,屬下才奉命著手鋪展,不知何處操切了,還請閣老明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