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54章 從前的我不是我,未來的我是誰

  • 塵骨 - 第154章 從前的我不是我,未來的我是誰字體大小: A+
     
        想明白了嗎,林蘇青也問自己。想回答想明白了,可是話堵在了喉嚨,心里驀地慌亂。的確想回去,卻不知為何突然猶豫了。

        “神尊可否指示一二?”林蘇青有些緊張,但問話的態度不卑也不亢。

        白澤神尊眸光一轉,背著手往邊上踱了兩步,隨意而道:“其實追風曾經說露過一些,不過你當時初來乍到,未曾留意。”

        林蘇青愕然,狗子說過的話很多,不知白澤神尊指的是哪一句,或許他自己聽過后已經記不得了。

        “追風與你說過,要回去須得你原先的世界里,有如圣君階品以上者設下召回法陣,你才能回去。可還記得?”白澤神尊說著回轉身來看著林蘇青。

        “晚生記得。”林蘇青如實回答,這句話他怎么會不記得。

        白澤神尊環勾著唇角似笑非笑道:“追風還說過——‘神仙的法陣只能召喚神仙’,可還記得?”

        林蘇青不大確定,狗子似乎說過這句話,不過……他那時候好像在茬神想別的事情,的確未曾留意,而今想來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沒有聽到過這句話……猛然,腦子嗡地一聲響,林蘇青當場怔愣。

        神仙的法陣只能召喚神仙……神仙的……神仙……

        得見林蘇青震驚的神情,白澤神尊湊近來,有意無意地問道:“你是如何來的?可還記得?”

        震愕。林蘇青的腦子隨著那嗡地一聲響,驟然煞白一片。他當然也記得自己是如何來的。

        其實那日與二郎真君等眾神仙一役后,在他得知了自己擁有異于常人的力量時,除了懷疑過自己可能成為禍患,也的確幾番思忖過,或許自己原本是這邊世界的人。

        然而……然而他從未想到,自己……是……

        不,這不可能。

        難道是這些神仙們一開始就給他的布了局?

        不,狗子的那句話說得那般不經意,甚至若不是今日為白澤神尊所提起,他幾乎想不起來那句話,便不似是故意挖的坑,等著今日由白澤神尊來埋他。

        何況,無論是主上還是狗子、或是山蒼神君與眼前的白澤神尊,即使是設局,他們誰也不像是會設這樣粗糙淺顯之局的。

        既然不是局,那便……是真的。

        “我果然是這邊世界的?”

        呼吸仿佛漏了一拍,腳下不由得一顫,往后退了半步。林蘇青頓時沒來由地笑了一聲。

        “呵,我居然是這邊世界的……?”

        話沒有說下去,鼻息之間的笑意卻是越來越頻,隨著震驚而僵住的面頰也越笑越開。從震驚到無奈,從無可奈何到不得不接受。從接受到縱使接受了心中卻還是存生質疑。

        質疑自己,質疑世界,質疑身邊所有的一切。

        他逐漸地不再去控制那沒來由的發笑,咧開了嘴笑,張開了嘴大笑,故作夸張地放聲假笑。

        可笑,可笑至極也!

        “我是神仙?哈?哈哈哈哈哈哈……”

        假笑過后,林蘇青深吸一口氣神情復雜地看著白澤神尊。

        “你們覺得逗我好玩兒嗎?很可笑是不是?還是說我當時走到那個十字路口突然精神病發作,我其實現在人在精神病院里,其實你們都只是我所臆想出來的?是嗎?”

        問話的語氣,從鏗鏘激昂,到最后質問“是嗎”,已經深感無力。

        他何嘗不知道,這是無用的質問,這是多余的質問,這是傻傻的質問。

        呵。

        “我可不會像子隱那樣……嗯那樣……嘶~那個詞兒怎么說的來著?呃……嘖,不管啦哈哈~”白澤神尊抱著膀子帶著戲謔道,“我可是故意挑在這個時候告訴你的。”

        原本站直了的白澤神尊,繼而又彎腰往前湊近了臉,笑容里略有一絲玩味,他問林蘇青道:“那你還打算回去嗎?”

        “回。”林蘇青毫不猶豫地回答出這個字。毫不猶豫,斬釘截鐵。

        若是先前還有踟躇,那是因為有對這邊情誼的不舍得,但是現在,他覺得所謂的神仙們不過是在冗長的時光里把他當個樂子尋。就連二太子與狗子,明明知道一切,卻故意隱瞞著他什么也不說。他們又在將他當什么?

        “嗯~可以。在你原先的世界里,倒是有一位圣君階品的天神,以前除了我,便只有子隱知曉。不過現在嘛,恐怕天帝那老家伙也知道了。不過就算知道了他們也沒轍,誰也無從獲知那位天神具體在何處。全天下唯獨我知道。我可以找那位天神為你設法陣。”

        白澤神尊揚著眉毛垂著目光仿佛認可似的點點頭,隨即側轉過身,望著遠方孤云道:“但你要不要聽一聽我的意見?”

        方才故意放聲大笑多少發泄了一些心中的憋悶,林蘇青深呼吸后,卻仍是無法完全走出情緒,然白澤神尊如是一問,他忽然冷靜下來幾分,其實他一開始提出“指示”,便是想聽這位曉過去通未來的無所不知的神尊的意見。

        “呀,年輕人很有潛質,接連如此多的打擊,居然這么快就消化了。”白澤神尊轉身面朝林蘇青道。

        而紛亂的心事與情緒到底有沒有得以消化,林蘇青自己也還不清楚,但是白澤神尊如此定義,他倒是有些感覺仿佛是比以前的自己經得住意外之事了。

        “孺子可教嘛。其實你就是不回去,也很快會見到你娘。”白澤神尊說道。

        “我娘?”林蘇青訝然,“她也是這邊世界的?”一定是的,既然他是神仙,那他的娘也一定是的。

        “她如何來?”林蘇青追問道,心中忽然想起了當初誤踩的狗子回來時的那個法陣,法陣……對,“神尊是要設法陣?”

        白澤神尊搖搖頭:“不~”

        “那我娘如何來?”

        “我只想告訴你這些,別的~還想告訴你。”白澤神尊倏然一笑,看不出那笑意的真假。

        林蘇青不知怎的,頓時聯想到狗子起初所說的第二條路……但只是剛剛一想,旋即便自行否認。畢竟,既然他是神仙,那他的娘也不必走第二條路。

        “生命之中會出現許多選擇,你娘她正在做一個選擇。每個人于生命做出任何選擇,誰也無權干涉,我不能,你也不能,誰都不能。”

        白澤神尊說著抬手,掌心里立刻化出一塊白玉璧來。

        “我們誰都應該尊重他人的選擇。這個給你。”遞去被接下后,他拍了拍林蘇青的肩頭,“好好努力。”

        語罷轉身便踏出斷崖,腳下忽然生出一朵祥云相迎,他沖林蘇青笑道:“墜子你先留著,等哪日我心血來潮又想要了,再來找你。記得啊,子隱欠我一個恩情,哈哈哈哈~”

        白澤神尊的笑容如春日光駘蕩,駕云遠去,便失了蹤影。

        “林蘇青~~~~~”

        林蘇青聞聲回頭,見狗子正甩著舌頭狂奔而來。它怎么來了?。

        說實在,林蘇青此時的心情仍然很復雜,很糾結,也很矛盾。除開接踵而來地對自我認知的顛覆,還有一件頗為傷心之事——他那般的信任于主上與狗子,而他們卻對他處處隱瞞,而今他已然從別處知曉了一些真情,不知該如何面對狗子。

        “你此來,是關心墜子,還是關心我。”

        林蘇青握著白玉璧把手背在身后,如是故意地問道。

        他猜這句話可能會刺激到狗子,可能會令狗子傷心難過,但也可能,什么也不會。可他偏是故意這樣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