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53章 你確定要回去?

  • 塵骨 - 第153章 你確定要回去?字體大小: A+
     
        扒著魚肉一塊一塊的伺候狗子吃飽喝足之后,林蘇青洗凈了手,起身望著昨日來時的路,回想著那幽深的密林。

        狗子瞅了他一眼,甩了甩腦袋,振作精神道:“好了,可以出發了。”

        “我自己去,你不用陪我。”

        “啊?”狗子大吃一驚,不過吃驚只是一閃而過。接著,它不緊不慢地舔了添鼻子,又舔了一圈嘴毛問道:“不怕被野獸叼了?”

        “叼了就叼了。”林蘇青語氣與神情都十分從容。

        “不怕碰上山精鬼怪?”狗子乜視著繼續問道。

        “怕又如何,還是要去。”林蘇青將銀冠玉簪摘下放在石墩上,去塘子邊沾了些水,就著捋整著頭發,而今已然長到能扎出馬尾了。他以手指梳理頭發時,他將未遲所贈的白色緞帶咬在上下牙牙縫之間,刻意將舌頭往后縮去,以免唾液將帶子打濕了。

        又道:“強者云集的三清墟需要我自憑實力去考,我若是死在了荒郊野外,便也說明了我沒有那個本事能考上。”

        這話聽起來卻并沒有頹喪敢,平靜得像是在陳述一件不大重要之事,且像是在說別人的事。

        狗子瞇起眼睛揚著眉頭上那幾撮眉毛:“啊呀~有志氣,那你去吧。本大人正想要瞇一會兒,恕不遠送~”

        林蘇青戴好銀冠玉簪,原本偃月服并不起褶皺,卻還是撣了撣,轉身便走了,沉默似一縷涼風,從狗子的心尖上掠過。

        這不是林蘇青第一次如此沉默,只是這一回,他沒有說像以前那樣托付——如果許久不歸,是否要去尋他。

        林蘇青頭也不回的去了,走的是昨日經過的那條盤虬臥龍的蜿蜒小路,一個人。

        秋季的天穹格外的藍,格外的空,白云也格外的孤遠。風越發的冷了,樹木也開始蕭條,葉子分明還綠著,卻悄然凋落。

        聽著烏鴉啞啞的叫著低飛而過……連嘆一口氣都覺得沉重。

        “要不要跟上去呢……”狗子趴在爪爪上自言自語,“唉氣人!”

        狗子連忙起身,小短腿兒倒騰得飛快地追去,腳步特地落得很輕,生怕林蘇青沒有走遠,發現了它跟來了。

        若是此時身處于高處,不必如千里眼與順風耳那般高,只要是在這片密林上方略高的位置即刻看見,蔥蘢如海的長林中,有一個一身銀白華服,有些瘦弱的青年人,沉默地走在前面。有一只白頭赤身的小犬,鬼鬼祟祟地跟在離他十丈遠的后邊,一路躲躲藏藏。時而抬起頭揚起臉,聞一聞風向,聞一聞風帶來的訊息。

        四處林蔭之中,有許多的野獸,紛紛聞察了動靜。正在啃咬松塔挑選出松子的松鼠,忽然停頓,愣了一愣,連忙丟下松塔爬上樹梢往下看去;正垂頭拱土的野豬也罷住,抬起頭朝那邊望去……

        誰也沒有靠近,誰都只是遠遠地看著。

        就在林蘇青即將抵達了昨日的斷崖時,狗子忽然感覺到了白澤神尊的神輝,它連忙止住了腳步,不再往前跟。

        若是足夠修為,便可以看見,林蘇青進入了一個近乎透明的結界里,宛如當空照下一個氣泡,林蘇青一腳邁了進去。

        狗子便蹲在結界前面,端端正正地蹲著,不再往前,也不后退,更像是在守著。

        ……

        林蘇青剛登上斷崖,就見白澤神尊閑散的坐在斷崖盡頭,面朝綠水,長腿隨意曲立,兜著一壺酒,正仰頭飲著。如此江湖作派,卻因一身貴氣襲人,見著依然是神尊風范不敢親近。

        林蘇青覆手朝崖邊的白澤神尊長揖一禮,道:“晚生拜見神尊。”

        恰白澤神尊一口飲罷,他側首看向林蘇青,瞇著眼眸笑如春風道:“路過招搖山,搶了狌狌一壺桂釀,要不要嘗嘗?”

        “多謝神尊,晚生不善飲酒。”林蘇青垂眸,不敢退下禮拜。

        “免了。”白澤神尊粲然一笑免去了林蘇青禮,拍了拍自己身后的地面,“過來。”

        林蘇青聽話地過去,規規矩矩地坐下,但不敢冒犯,并沒有靠著白澤神尊的肩背。他剛一坐穩下,白澤神尊就回手將酒壺遞給他,道:“麗麀之水釀的,你尚且是介凡胎,飲了對你有益無害。”

        林蘇青聞言,沒有接過,而是側轉身,將雙手并捧著:“多謝神尊。”

        “嘖,挺懂禮數呀。”白澤神尊微微一笑,將壺中酒水傾瀉,落在林蘇青的捧著的手心里。

        酒水還有些些余溫,如白澤神尊如春日燦陽般的笑容,然而入喉返涼,猶如飲下了剛化開的冰,酒不烈也不燥,卻是涼得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也如白澤神尊。

        見他全都飲盡,白澤神尊睨了他一眼,便轉回去兜著酒壺仰頭自行飲了一口,道:“你可知蠱脹之癥?”

        林蘇青抿了抿嘴咽下喉中的森森涼意,認真回答道:“略有所聞,曾在書里看過記載,俗稱蜘蛛病,主要是因酒食不節,情志有傷,或其他疾病失治等造成的肝氣郁結,氣滯血淤。”

        白澤神尊晃晃手中的白玉酒壺,道:“你畢竟是凡胎,飲了這個,便可永不生蠱脹之癥。”隨即側身,提著酒壺斜著嘴角笑著示意林蘇青再飲一些。

        神尊如是邀約,哪能拒絕,可他,要拒絕。

        “失敬,既有奇效,一口足矣。晚生此來,是有要事,只怕吃酒誤事,還請神尊見諒。”語罷,林蘇青站起身來,面朝碧空樹海,垂眸凝著坐在斷崖邊的白澤神尊,白澤神尊坐得很險,仿佛他自己身姿一晃,就會摔下山崖。

        白澤神尊就著壺嘴飲酒,淡然一笑:“不錯,這氣勢不錯。”

        山風撩著林蘇青額間的碎發,但未能撩動他沉定的心,他從衣襟里勾出掛著的墜子,正色道:“晚生愿意暫時將這只墜子與神尊的白玉璧做短暫的交換。”

        “話也說得不錯。”白澤神尊斜勾著嘴角笑道,而后輕嘆一口氣,搖搖頭道,“這個追風啊,是該揍一揍了。”

        林蘇青抿了抿嘴,神情莊肅,語氣平和且不失尊重道:“神尊無所不知,晚生此來的目的與心中所想的對策就想隱瞞也隱瞞不住。晚生無須多言,神尊一清二楚,所以,晚生斗膽直接問神尊,是否答應晚生?”

        “哦?”白澤神尊手指一斂,手中的酒壺頓時消失,他起身負手立在林蘇青跟前,“我以為的不見得就是你以為的哦~”他探身往前湊了湊,問道:“你確定?”

        “難道不是這樣嗎?”林蘇青登即裝作意外,“世間難道還有神尊料錯的事?”

        白澤神尊眼眸流轉露出笑意,拍拍林蘇青的肩頭道:“小朋友,你想讓本尊親口說出你的條令,不必如此委婉。”

        林蘇青頓時驚怔,摸著后腦勺訕笑,羞慚地捧手賠禮道:“還請神尊見諒、海涵。”

        然而,白澤神尊鼻息一聲輕笑,驀然轉身,面朝斷崖外的萬里晴空,眺向天際,道:“我原諒你的假裝愚蠢。”

        是說原諒假裝愚蠢,而不是原諒先前的故意激他……

        “我說追風當揍,不是要揍它事先提醒你什么,而是要揍它胡亂教你無用之事。”白澤神尊說著隨意地朝高空之中抬起臂膀,隨即,便聽一聲飛鷹長嘯,即刻便盤旋而來,停駐在他的小臂之上,他逗了逗那只鷹,像是在對鷹說話似的,“我不喜歡去看你們心里的東西,我喜歡聽你們說出來。”

        隨即他放逐了那只鷹,轉身面對林蘇青,揚起一邊的眉頭,示意林蘇青將自己心中所想直言說出來。

        白澤神尊的眼眸不似山蒼神君那樣逼人,他的眸子很溫和,像春天傍晚的風,輕輕拂動天邊的云霞,不動聲色,不著痕跡,卻仍令人不敢直視。雖然感受到溫和,但也感受到了極度的壓迫。

        林蘇青斂了斂直視白澤神尊的目光,略含低下頜,將掛在脖子上揣在衣襟里的那沒血色墜子取下來,攤在手心里,還是那樣如冰寒涼。他左右尋思,忖度一番后,將攤著墜子的手遞向白澤神尊,認真道:“晚生愿意將這墜子拱手相讓,但晚輩想請教神尊三件事,望請神尊如實指教晚輩。”

        不等白澤神尊問他,他立刻接道:“第一件事,請問神尊,我的身份?第二件事,請問神尊,我是否還能回去原先的世界?第三件事……”

        他頓了頓,眼神之中有些猶豫,踟躇了幾分,咽下后臺抬眸直視著白澤神尊道:“您能幫我回去嗎?”

        白澤神尊看了一眼林蘇青手心里躺著的血色墜子,而后盯了會兒他的眸子,片刻忽然發笑,笑得不能自已,連連以虛拳掩在鼻尖下,強忍住笑意道:“你要將這墜子平白無故地贈給我?”

        林蘇青心生疑惑,白澤神尊為何發笑……何況……

        “晚生是有要求,怎會是平白無故?”

        “哦?哈哈哈哈~”白澤神尊干脆笑開來,倏爾垂面連連搖頭,罷了,笑問林蘇青,“那好吧,這三件事我都能幫你實現。不過……”

        他看一眼林蘇青手里的墜子,又瞇著笑眼對林蘇青問道:“你可要想明白咯。”他的笑意忽然斂了些許,目光深深,“你若是想明白了,現在就可以把你送回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