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52章 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 塵骨 - 第152章 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字體大小: A+
     
        他猛地拉開門時力度很大,手臂的力量在一瞬間匯聚,很迅猛,就是立刻躲也不會躲出很遠,然而,在他拉開門的一剎那見門外空無一人,迅速又追出一段距離,還是沒有身影。

        太快了,逃得太快了,他從一開門就沒聽過的追,卻一丁點影子都未曾看見。忽然,他注意到路邊的灌木叢在晃動。因為灌木叢生長低矮,并且緊簇,除非狂風大作,尋常的風吹都不見得能使它們搖晃,那只有一種可能。

        林蘇青急忙追去,卻是只差再去一步就踏入林中時,他收住了腳步,立在簇簇灌木叢前。林中滿地植草茂盛而雜亂,絲毫沒有留下有人經過的痕跡。想來,那敲門者應當是急急掠過這些灌木叢之后,腳就不曾沾過地面。

        他一只手端在腰前,握著虛拳摩挲著手指,他在思考。思考著前方虬枝龍爪般的深山長林,思考著那些參天大樹郁郁蔥蔥地遮蔽了天日,思考著再往遠處看便只有一片黑暗的濤濤蔭翳……于是,他止住了追尋。

        輕出一聲鼻息,牽動嘴角一抹無奈的苦笑,至少在深林之外,抬頭便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你們……”他剛一轉身就見小木屋門前,五只小熊貓頭碰頭的團團圍簇,像是圍住了什么,在低頭觀看。而在屋門邊上堆了一地的松柏樹枝,其上鋪著新鮮得還掛著晨露的野果。

        一聽到他的聲音,小家伙們驀然回頭,齊刷刷地望向他,小圓臉,小圓眼,因為驚訝不經意落下了下巴張開的小圓嘴,如一擊飛箭擊中了林蘇青的胸口,實在是……可愛……煞了。

        隨即,小家伙們讓開一點點道來,露出一個位置給他,示意著讓他自己來看,他會意便走上前去,快要走近時,一眼看見,原來它們圍著看的是幾尾正在地上掙扎著亂擺尾巴的鯽魚,是了,這個月份的鯽魚最是肥美。

        “你們抓來的?”林蘇青疑惑問道。

        小家伙們的小腦袋撥浪鼓似的連連搖頭,生怕搖得慢了晚了被他誤會了去。

        林蘇青一愣,轉而向叢林深處看去……到底,是哪位熟識呢?既是熟識,為何故意不顯身呢?

        “林蘇青!林蘇青!今天是不是有烤魚吃呀!”狗子聞風而來,小短腿兒倒騰得飛快地奔來。

        小家伙們一見它沖來,連忙四散而逃,竄入了林中。

        林中……又是那片林子,不知是它們慌不擇路,還是因為它們來自于那片樹林?

        “本大人在問你話呢!”狗子大喊著話跑近來蹲坐在地上,或許好奇,或是無聊,它忍不住抬起小爪爪,戳了戳地上的鯽魚。

        而原本已經放棄掙扎,平躺在地上的鯽魚,被它戳一下,就又擺一下,一戳一動,一時間竟是撩撥得狗子玩性大發,抬起兩只小爪爪到處戳,哪里還顧得上追問他到底烤是不烤。

        “你一大早去哪兒了?”林蘇青問它道。

        “閑來沒事兒四處溜達唄。”狗子沉浸在戳魚中,不大搭理林蘇青,只甩給他一個毛絨絨的后腦勺和耳背。

        “那這附近有幾處河塘?小溪、河流都算。”林蘇青追問道。

        狗子戳魚的爪爪慢了慢,歪著嘴一笑:“哼,想套我話?想知道魚是誰抓來的?打哪兒抓來的?”

        說著它一爪子踩著一條魚,揚起臉來沖著林蘇青笑瞇瞇道:“本大人偏不告訴你~嘿嘿~氣不氣~”

        “哦,那我先去會見白澤神尊了,這些魚你留著慢慢玩吧。”

        林蘇青語罷轉身作勢要走,狗子連忙緊追蹦到他跟前攔住去路道:“離碰面的時辰還早著呢,你著什么急,你先把魚烤了呀。”

        “等我回來的吧。反正你是神仙,不會肚餓。”林蘇青邊說邊繞過狗子往前走。

        狗子嗷嗚嗚地追上去再度攔住在他跟前,大發不滿道:“等你回來魚都死臭了,烤個粑粑呀!汪!”

        “沒辦法,我在生氣呢,得緩緩,不生氣了再烤。”林蘇青再次繞開狗子往前走。

        狗子連忙張開雙臂挪了挪屁股,把林蘇青攔住,雖然它努力將臂膀張到最開,可它小模小樣,頂多只有勉強抱住林蘇青的小腿那么點的寬度。

        它撅著嘴,話到嘴邊咽了又咽,看著那幾條肥美的鯽魚,又咽了咽口水,沒來得及咽下去的一不留神滴了出來,啪嗒一聲打在它腳前的青石板上,口水將石板面浸得顏色比周圍更深,很明顯。

        林蘇青假裝抬腳欲走,狗子眼睛一閉心一狠,妥協道:“好吧!”

        “什么好吧?”林蘇青明知故問道。

        “哼,少裝模作樣了,你說吧,怎么你消氣,怎么你才去烤魚。”狗子別著臉,撅著嘴斜著眼,側揚著小下巴,看起來很是不服氣,“你是想知道魚從哪個池塘來的?還是想知道魚是誰抓的?你只能問一個問題,多了我可不會答。”

        林蘇青瞇起眼睛笑道:“我不問這些。”

        “啊?”狗子當場怔住,不問這個問什么,“我話說在前頭,以前說過的不能告訴你的,你就是現在問,我也還是不能告訴你。”

        “我知道。”

        “你知道?”

        “嗯。”

        林蘇青扭頭回去一邊撿魚一邊問狗子:“我要問的是——你有沒有什么建議,能保證主上給我的墜子不會被搶走。”

        “唔……”狗子好像猶豫一下不說,可這時它瞥見林蘇青已經在動手準備給它烤魚了。

        只見他從小木屋外側邊的石臺上,取下一把掛在架上的小刀,那石臺原來應該是前屋主燒火做飯的地方,在林蘇青來之前,那些廚具之上還積著厚厚的灰塵,厚到灰塵能結成團那么厚,可如今已然被林蘇青打掃得回復了原樣,就連刀具上的斑斑銹跡,也已經全被他磨去了。

        他一手握著刀,一手提著那幾尾魚,徑直去往下邊的石壩去。這些魚原本在送來時,每一尾魚的魚唇上就以干草當繩穿過了,所以能輕易的提著。

        秋風吹來魚的血腥氣息,狗子看著林蘇青蹲在石壩邊上認真剖魚,像是拿定了它必然會回答似的。

        不過他沒有感覺錯,它的確會回答。當然不希望那只墜子落入其他誰的手里,之所以昨晚上特意叮囑,也是因此如此。

        忽然,林蘇青在刮干凈了鱗片,掏盡了肚腹后,停下來扭頭看向它。

        它皺著鼻子問道:“怎么?怕本大人不說?”

        “你會說的。”林蘇青說道,“你是神仙,能不能變個火?我自己取火的話,我怕耽誤去見白澤神尊的時辰。”

        “……”狗子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往石壩子走去,“你小子真是越來越膽肥了,連本大人你都敢使喚,連本大人你都敢算計,連本大人你都敢利用。”

        蠻不情愿絮絮叨叨地走近了,屁股一坐,話音剛落乍然張口,于口中噴出一道火焰,嚇得林蘇青一條,連忙朝邊上躲閃時,差點閃到了腰。

        “誒誒誒你當心點,差點燎了我的眉毛。你也不事先打個招呼。”

        狗子的白眼就差翻到天上去了,張著嘴搗鼓著舌頭,含含糊糊道:“辣里辣蛤辣剌辣……”聽著好像說的“那你用還是不用”。

        “用,用用,就是火能不能小點,我怕剛伸過去就焦了。”林蘇青在壩子邊上隨手折斷幾根棪木樹枝,將魚從口直穿,正要伸過去,又立馬收回來,“火能不能再小點?”

        狗子翻著白眼將火滅了些,從這一刻起,再也不想多看林蘇青一眼,嗨呀,好生氣。

        林蘇青在邊上將串著魚的樹枝伸過去,就著狗子噴出來的火焰翻烤著,時不時的收回來看一眼木枝是否有即將燒斷的可能,如是這般一邊烤一邊碎碎念叨:“其實若是時間寬裕,咱們去尋些松柏樹枝來生火,再在火里丟一些棪木果,再以一些果子的汁液澆在魚肉上,不僅去腥,還別有一番風味……”

        滋……

        火驟然滅了……被狗子的口水滅的。

        狗子鼻孔里冒著白眼,暴跳如雷道:“你為什么不早說!”

        林蘇青被它吼得嚇了一跳,趕忙安撫道:“稍安勿躁,不著急不著急,等我回來了,趕明兒咱們特地來做一頓烤野味。先把這些烤了,這些已經烤了的,若是不繼續,只怕口感不大好。”

        狗子癟著嘴深呼吸一口氣,看它那強忍下的怒氣、那白眼、那顫動的胡須、那鼻孔里冒出來的白煙……它現在……可能想吃人。

        “算了,誰叫本大人嘴饞,饒了你這回。”狗子哼一聲鼻息,哼出一團白煙,見它一張嘴,林蘇青趕忙往邊上躲開,直到它真的忍下怒氣,控制住噴出來的火焰不會時大時小,林蘇青才又靠過去接著烤。

        其實,狗子不知道的是,他方才的嘀咕并非是閑來隨口念叨,而是故意的。他一直知道狗子好吃,所以方才是特地氣它、引誘它。這樣一來,便有理由讓它陪著去那深林里一探究竟了。

        “哈啦啦?”

        似乎是在問“好了沒?”

        “還沒,稍微等等,啊快收住你的口水,火太小了,要滅了,不行不行,太大了,保持剛剛的火勢。”幾串魚烤得手忙腳亂。

        狗子始終翻著白眼,不想多看林蘇青,它不得不伸出舌頭,一邊讓口水順著舌頭淌出來,一邊在嘴里噴著火焰。

        ……

        魚很快烤好了,林蘇青抽出來,將魚串背在身后,問狗子道:“你先說有什么建議,說得中肯我才給你,否則,我就扔地上喂灰。”

        “好你個慫瓜蛋子,而今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是不是?!”狗子一把童音稚聲稚氣,噴著口水兇著他。

        “沒有,只吃了一次猙肉,不比熊和豹子好對付。”

        “你!”狗子嗷嗚一口作勢就要沖上來咬他,林蘇青登即把魚肉串橫在身前,“都給你。”

        這一舉動,狗子是肯定要說建議的,就算它先前不打算說什么有用的話,但現在是肯定會說了,因為它生氣了。

        林蘇青料到,對于狗子,它肯定也是想護住墜子的,但至于要不要告訴他如何護住,是得看狗子是否愿意說,何況,從狗子昨晚的好意提醒來看,似乎并沒有什么命令,規定了狗子絕對不能說。

        “哼,識相就好。”狗子剛湊上去打算吃,就被冒著的熱氣給沖到了,它舔了舔鼻子道,“氣飽了,歇一會兒。”

        而后斜著眼睛乜視著林蘇青道:“既然你費盡心機的想知道,那本大人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好了。”

        林蘇青忍著燙,小心翼翼地撕開魚皮,露出皮下晶瑩白嫩的魚肉來,好讓這些魚肉在溫度得恰恰好的時候,供狗子食用。

        “其實,只要你不主動給,便誰也搶不走,那上面有封印的。”狗子瞧出林蘇青聽了有些遲疑,看出了他的擔心,接著說道:“這你就無須擔心了,白澤神尊雖然比山蒼子還要偷奸耍滑,不過他沒山蒼子那么無賴,你只要是與白澤神尊事先約定好條件,讓他逮不住機會誆你的墜子,他就不會食言的。”

        逮不住機會……如何不給他留鉆空子的機會……

        林蘇青仔細琢磨了片刻,似乎……想到了應對之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