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51章 我此去銳不可當

  • 塵骨 - 第151章 我此去銳不可當字體大小: A+
     

        “白澤神尊當時在你周邊布設了結界,我聽不見你們的談話。不過我猜,白澤神尊肯定提了要用白玉璧換取你手里主上給你的墜子吧?”

        狗子說著抬了抬眼皮睨了林蘇青一眼,隨即吧唧吧唧嘴,翹著舌頭打了個哈欠趴下道:“你明日見他時,可以考慮跟他換一陣兒。但你一定要事先與他約定清楚,必須在幾日之后互相歸還,否則當心他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你就是踏破千山萬水也再找不到他。”

        林蘇青忖了忖狗子話里的意思,疑惑問道:“他說神識可以通過白玉璧直通他昆侖山的典藏樓,難道他不擔心?”

        “他既然能準你進去,自然就能攆你出來。真實蠢得冒泡。”狗子蹬直了胳膊腿兒伸完了懶腰打盡了哈欠,而后將小下巴擱在自己的兩只前爪爪的爪背上,閉著眼睛十分懶得動嘴,遂含含糊糊道,“別看那白玉璧瞧著是頂好的物事,可它并不金貴,更不稀罕。”

        “常有贈送?”

        狗子用小爪爪撓了一把忽然癢癢的鼻尖尖,聳了聳鼻頭甕聲甕氣道:“那可不,不過是白澤神尊刻著玩兒的小玩意罷了,就同街頭的小屁娃子玩泥巴似的,他閑來無事兒,想刻幾塊就刻出幾塊。嗨呀你將來要有本事能去到他的昆侖山上,你去隨便掏個烏鴉窩你都能掏出一大堆來。呵,與主上給你的墜子那可是差著幽冥底層到三十六重天宮之巔的差距嘞。”

        林蘇青摸出掛在脖子上的墜子,即使放在最內貼著胸口,那墜子仍然冰涼。他呆呆的看著,大拇指輕輕地摸索著圓潤的表面,問道:“這墜子到底是什么來頭?似乎不是主上的?”

        “我可不能告訴你,誰也不能告訴你。”

        狗子抬起一只眼皮,以眼尾余光斜了他一眼,復爾閉上,趴著道:“總之,你明日一定要與白澤神尊將何時交還如何交還,錙銖必較的與他約定得清清楚楚,可千萬別給他留下一頂點空子鉆,否則啊,這墜子怕是只能有去無回嘍。”

        “白澤神尊很想要這塊墜子?”

        “何止想要,就差找主上明搶了。”狗子抬起一只小爪爪掩了掩嘴,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惹得林蘇青忍不住暗地里跟著它打了一個,聽它一把童音格外困倦的說道,“不止他想要,所有神仙都想要,所以你得護好了。”

        都想要?林蘇青愕然,那一定很獨特,很厲害,很稀罕。

        “我……盡力。”林蘇青原本想答一定護住,可是自知之明他是有的,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幾斤幾兩,若是當真誰都來搶,還真的是不敢夸下這個海口。

        “瞧你那點出息,能不能有點底氣,就不能聲音洪亮的大吼一聲‘我一定護住,要搶除非從我的尸體上扒了去’?”狗子剛戲謔完他,立馬話鋒一轉,“唔……嘖,這話要是由你吼出來,估計還是沒有什么氣勢,畢竟你的小命實在是太容易拿了。”

        它說著舉起爪爪一張,粉紅小軟糖似的肉墊之間露出尖利的爪尖來:“本大人一爪爪就能薅死你。”

        “不過嘛,好不好死什么的先拋開,首先你得有出息呀,來,喊起來!吼起來1”狗子突然來了氣勢,一個猛子蹦跶起來,站在桌子上激動得直搖尾巴,“來,吼一句讓本大人聽聽你的氣勢。”

        然而,林蘇青卻緊抿著嘴,完全沒有要嘗試的意思。這猶如當頭潑下一盆涼水在狗子燃起的熊熊烈火般的亢奮情緒上。

        “怎么不說?平時見你臉皮挺厚的呀,這時候裝哪門子羞澀。”狗子的尾巴搖得興致勃勃,跟著小屁股都跩來扭去,“快呀!就咱倆嘛,我一定忍住不笑話你,快呀!吼一聲聽聽響。”

        林蘇青抿了抿嘴,無奈地牽動唇角做出勉強的笑意,道:“我不會說這種話的。”

        “為什么?”狗子往前湊了湊,“為什么不說?你別裝了,我早就知道你不是真慫瓜了。怎么的?這時候跟我裝大尾巴狼啊?”

        “在不違背底線的情況下,我不會輕易豁出我的性命。”他說著垂下了手,露出被掏出來的墜子,墜子忽然失去把持,在衣襟前晃了兩晃,很快便平穩下來,“這枚墜子再如何難得,在我看來,也不比我的性命重要。”

        狗子腦袋一歪:“這說法倒稀奇,多少妖魔鬼怪神仙小道只為了見一眼便甘愿豁了性命不要,你這樣的倒是頭一個。”狗子的心中忽然有些忐忑,難道是……他知道了什么……

        “我不是瞧不上它。”林蘇青認真道,“也不是說我的性命就真的比他重要。”

        “你且說說,是為什么。”狗子端坐起來認真道。

        “我要回去。”林蘇青的神情堅毅,在蟲燈昏黃的光照下,目光炯炯比往常更為瑩亮,“我娘在等我。”

        “嘁,懶得理你。好啦,本大人要睡覺覺了,跪安吧。”狗子說著扭過頭去如尋常小狗那樣蜷縮成一團,將口鼻和臉掩在尾巴下。

        由于它身上赤毛紅似焰火,唯有腦袋雪白,這一蜷,晃眼竟如一個骷髏頭骨擱在一團烈火之中。

        不知是否是錯覺,林蘇青覺得狗子忽然不大開心,不,不是不開心,是……很低落,那滴落的氣場,有點涼到他。

        它以前不是這樣睡的。

        “狗子……”

        狗子的耳朵撇了撇,沒有睜眼,像是睡著了,沒有回應他。

        它以前不是這樣沉默的。會氣呼呼地反駁他,嚇唬他,再懶也會翻個白眼,也要表達不滿。

        它好像,的確很低落。

        “那你睡吧。”既然有意假寐,何必去打擾,心照不宣,讓這不明的情緒都隨著晝夜的交替而去吧。

        ……

        即使鋪開了軟和的棕櫚墊,一夜也并不好眠,不是因為入夜涼。

        起先,心里反反復復地揣度著當如何與白澤神尊交涉,才能夠把話說得一絲不茍,滴水不漏。可期間總是茬神去想——狗子為什么看起來有些難過。無法專心凝神的思考,心緒免不得被攪得浮亂。

        當后來覺察時辰已經不早,應當放開一切準備睡覺時,卻如何也睡不著。心里分明什么也沒有想,腦子里分明什么也沒有裝,偏偏輾轉反側,徹夜難安。

        即使強行入睡,也只有短暫的昏昏沉沉。欲睡將醒,要醒卻不愿意醒。

        迷迷糊糊沒過多久的樣子,窗外已然鳥雀成群,擠在窗臺上蹦來跳去,嘰嘰喳喳地叫早。

        狗子不在桌子上,整間屋子里也沒有它,唯有蟲繭中的小蟲安靜地貼在蟲繭內壁,沒有了光亮。

        篤篤篤篤……

        敲門聲,力度與昨日一樣。他現今已能察覺這些細枝末節。

        “誰呀?”他朗聲問道。

        但沒有應答。

        小木屋設有結界,屋內就是爬蟲飛蟻也不敢停留,好比小熊貓送來的螢火蟲燈,就算只是普通的蟲子,就算被蟲繭包裹著,就算被狗子默許著,它們也未能活過一夜。

        那還作是有什么法力,有什么修為的,恐怕是不敢貿然闖入的。

        分析至此,林蘇青便起身下床前去開門,有著戰神的結界,他若是不走出門去,難不成來者膽敢闖入屋內害他不成?

        篤、篤……

        這次只響了一聲敲門聲,第二聲分明敲下,卻突然收尾,仿佛是察覺了林蘇青的腳步已然臨近門口。

        林蘇青察覺敲門聲有變化,想來門外的來者是在有意要避開他,莫非是昨日送來棕墊子的那位“熟識”?

        他快步上前,卻頓時止步,立在門后,并沒有著急一把拉開門。在等,如果不開門,敲門聲是否還會響起,是否能抓住開門的時機,一睹這位熟識的廬山真面目。

        靜,林蘇青聚精會神地聽著外面的動靜,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凝在了耳朵里,可是,只聽到了自己的心跳從緊張、激動的鏗鏘有力地迅猛狂跳,到逐漸平緩,恢復正常。

        很長,很久,門外都沒有動靜。是走了?

        篤。

        吱呀。

        在敲門聲響起的第一刻,林蘇青一把拉開了屋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