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48章 你要不要這個果果?

  • 塵骨 - 第148章 你要不要這個果果?字體大小: A+
     
    第一百四十八章你要不要這個果果?

    第一百四十八章你要不要這個果果?

    剛回到小木屋,林蘇青便開始打掃,狗子杵在門前看著他忙來忙去,期間不發一語,可越是這樣,越說明心里有事不是嗎。

    狗子咂咂嘴,閉著眼睛說道:“何必自己動手,本大人小施法術,就能立刻幫你完成清掃。”這個應該不算違規的幫忙。

    林蘇青提著沾滿灰塵看不清原木顏色的木桶去往魚塘打水,出門經過狗子時,微微一笑回它道:“不必了,且當鍛煉罷。”

    “哦哦,那倒也是。”狗子努著嘴點點頭,“那我去四周轉轉。”

    狗子說罷便起身慢悠悠地踱走了,林蘇青在原地立里一會兒,手指大拇指不由自主地摩挲著木桶上缺了一塊的凹邊,當瞧著狗子去遠了些,他才繼續往魚塘邊走去。

    而直到林蘇青在魚塘邊打水時,狗子才從山窩窩半高處走出來,看著遠在塘子邊打水的林蘇青。

    它其實察覺了林蘇青方才看它的目光,也料到林蘇青應當猜出了它所說的“轉轉”是要做什么。你看,林蘇青能猜到它為防危險,是要去四周布設結界,可是他只字不說,但倘若是他的確不知道的事情,他必然會問出來。這就是林蘇青性情里的一個最容易被忽視的特點。

    他可不是蠢人一個。

    小木屋不大點,灑掃規整并不辛苦。加之它曾經有人于此多年居住,因此,笤帚抹布等生活所需物件,一應俱全,都有現成的,林蘇青也不是嬌生慣養的小爺,雖說不太擅長,但稍微仔細些,也很快便做得整整潔潔。

    入秋夜漸涼,缺一床被褥。

    林蘇青提著一床布滿灰塵和蟲巢、蛛網的破舊被褥的一角,正犯愁如何在不驚動灰塵和蟲蟻的情況下,將這床不敢用的褥子扔出去時,被褥上的蟲蛛們突然倉皇逃竄,此異樣令林蘇青一訝,不禁四處張望。

    感受不到殺氣或兇險,反倒是覺得周圍越發的安靜下來,心也跟著平靜了一些。皆是往好處的變化,想必是狗子的結界布設得差不多了,估摸它設得比較絕,容不得其他活物,所以這些小東西們在察覺之后,才會如此忙于奔命吧。

    那便只剩下愁著如何弄走這床稍微吹一口氣就能掀起彌天粉塵的舊床褥,以及發愁入夜后蓋些什么不著涼。

    篤篤篤……

    忽然有人敲門,林蘇青一愣,連忙轉身去看,打從推開木屋的門窗,就一直還未關過,狗子不可能敲門,一扭頭看去門依然是開著,毫無人影。他正納悶時,目光突然鎖在里門前的第二層青石板上,不知何時放置著卷起來的棕櫚,似乎是用藤蔓串接起來制成的一張墊子,且是特地卷起來,并用棕櫚葉子作為繩子捆綁著,防止散開,穿制的手法有些粗糙,但扎成的結卻很細心,扎得很精細規整。

    林蘇青出門去疑惑地打量里四周,沒有發現任何身影,難不成是狗子?不大可能,狗子何必故弄玄虛?

    暗中有誰在關照?

    不可能是關照這件木屋前主人吧,畢竟這一看就是數十載無人居住了。關照他的?也不大可能,知道他在這里的除了他和狗子,便只有主上與白澤神尊吧,即使是天上的千里眼與順風耳知曉,他們不來為難他就不錯了,又怎么會特來關照?

    “我方才碰見了一位熟識。”

    林蘇青正岔神思忖時,狗子忽然從遠處的長草堆里冒出來,遠遠地邊走來邊朝林蘇青喊話道。

    與此同時,從它身后跟出來四五只全身棕紅偏褐,四肢和腹部呈黑色的小熊貓,每只懷內都抱著野果。

    有的抱著幾串透熟得仿佛瑪瑙石似的藍靛忍冬,那是常見的野果,也是一味清熱解毒的藥材;有的摟著幾把萬壽果,萬壽果俗名拐棗,又名枳椇,不僅含有豐富的糖分,還具有極高的藥用價值,主治頭風小腹拘急,之外不僅能夠解毒止渴、祛風通絡、止痙、還有降血壓、解酒毒等功效;還有不怕刺的,環了一堆尚帶刺毛的板栗……

    林蘇青習慣性地看到的是藥用價值,不過它們抱著的也的確是野果。狗子慢慢悠悠地踱著步,它們抱著野果直立行走,像是走不穩隨時會向前撲倒似的,生怕壓壞了果子,小腿兒倒騰得飛快,爭相涌上前來,簇在林蘇青腳前,踮著小腳,逐個逐個地把懷里抱著的果子遞給他。有的是連著小枝摟著的,此時便是踮直了后爪爪,拉長了身體,雙手把懷里的那一大捆舉得高高的。

    林蘇青借著衣袍一擺,彎著腰身一邊從那幾只小熊貓手里接過野果兜在衣袍上,一邊問狗子道:“誰?”不是問的是你的熟識,還是我的熟識,而是問具體是誰。無關或許認識,或許不認識。

    “我方才一時嘴快答應了人家暫時不告訴你。”狗子走近來時,最后一只小熊貓從嘴里掏出五六顆地枇杷抓在手里,舉高高遞向林蘇青,沾了許多口水,林蘇青欲意接過的手猶豫了一下,伸了伸還是沒有接。

    “你自己留著吃吧。”

    那只小熊貓頓時蹲坐下來,兩只小爪爪捧著那五六顆地枇杷,蹙著黃豆似的眉頭,一張小圓臉看起可憐巴巴的,好像不接就是在欺負它。

    而其他早先遞完果子的小熊貓們,這時候也全都簇擁在它身邊,與它一齊仰著小圓臉眼巴巴地望著林蘇青。

    林蘇青瞧著實在過意不去,才攤開手去:“那我拿一個,其余的你留著。”

    那只小熊貓頓時來了精神,將五六顆果子攬在懷中,選出最大最紅最香的一顆,踮起腳尖正要遞到林蘇秦掌心里去,忽然又縮回爪爪坐在地上,歪著腦袋想了想,而后把挑選出的最大最紅最香的那顆在自己濃黑的腹毛前擦了又擦,這才再踮起腳遞出去。

    它原本可能是想穩穩地擱在林蘇青手里,所以放得很小心,不過由于個頭矮小,地枇杷還是滾動里一點,竟是一點牙印也沒有在果皮上留下。

    林蘇青正要收下,那只小熊貓隨即又擦了一顆遞來,他便道:“說好了,只收一顆。”話才出口,那小熊貓的眉頭又蹙緊了。

    “吃與不吃是其次,你就都先收下吧。這些剛生出靈性的小崽子,心思敏感著哩,怕是要當你在嫌棄。”狗子甩了甩尾巴坐下,拍了拍圓滾滾的肚皮,估摸著順道吃了不少了。

    林蘇青起先是有些無法接受那些口水,不過看著那小崽子皺皺巴巴可憐兮兮的小表情,心里立即就生起了愧疚來。

    “那你都給我吧。”他話一說完,那只小熊貓連忙就著自己的腹毛擦干地枇杷上的口水,接連遞給他。

    當全部遞完里,那路小熊貓們立刻竄進了那間小木屋,就著門口,林蘇青就看見了屋內塵沙漫天,轉眼就見它們幾只抬著那床積滿灰塵的舊被褥走出來,林蘇青瞧著它們吃力,正想去接,只見它們調轉方向不走青石板路,而是抄著近道走到檻邊,將那床舊被褥抬到了石壩子上,放下的一剎那就震起來迷蒙蒙的塵埃。

    狗子抬爪一指,那床被褥頓時著起大火,嚇得它們四散而逃。

    林蘇青看著它們紛紛竄進了林子,消失了蹤影,只留下被它們撞過的長草或爬過的樹枝,搖搖晃晃。

    “你說的那個舊相識,我也認識?”他問道。

    “唔……反正我不說,你遲早也會知道的。”狗子望著天翻著白眼,回避著提問。

    林蘇青想了想,不會是主上,更不會是那些想滅了他的神仙們,既然是舊相識,也不會是適才逢面的白澤神尊,于是問道:“山蒼神君?迷谷老者?還是……夜游神?”旋即自己否認里自己的猜測,“不,應該不是他們。”

    舊相識,其實有許多。可是,會是誰呢?

    新書、、、、、、、、、、、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