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47章 改變,或許只在1瞬間

  • 塵骨 - 第147章 改變,或許只在1瞬間字體大小: A+
     

    一狗子抬起頭望了望林蘇青,沒有接他的話,而林蘇青打發完愿之后,便陷入沉默,悶頭只管往前行,似乎也并沒有非要等出它回答的意向。

    眼前的林蘇青忽然極為陌生,不像它從前所認識的那個林蘇青,可是同時又覺得這就是林蘇青,這才應該是林蘇青。

    恍惚之間,狗子有些相信,林蘇青所賭,或許會贏。其一是因為他的身份,委實特殊,有贏的基底;其二則是因為如今的天界,著實不堪一擊。不過,它并非全然相信林蘇青絕對會贏。因為他林蘇青,是一個未知,是一個變數。

    最典型莫不過于,誰也無法確定他的未來是否會成為禍患。

    也許白澤神尊知道,可是那位白澤神尊一直以天機不可泄露為由,搪塞著對誰也不愿意說,如此就連主上也未能問出一絲半點。

    如是想著它又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林蘇清,大約是因為林蘇青此時沉默的神情有些黯然,連帶著它也開始對將來產生了迷惘。

    跟著林蘇青,恐怕是它平生接過的最艱難的任務。相當于是跟著一個變數去闖蕩,變數的未來即使它是神仙也未可知。它不知,誰也不知。說是闖蕩,更像是冒險。

    因為這個變數他……雖然很強,可是他無法自如地控制自己的力量,并且在他能夠做到隨意控制力量之前,不能輕易使用。所以,他如果不使用,則同普通的凡人差不多。

    盡管主上沒有對它特別交代,但通過主上臨行前的那幾句話便可意會得知——在它的任務里,有一則最是難把握分寸。即為,護住這個變數林蘇青不丟性命,而其他,則任其跌宕。再難也不能幫忙,再險也不能搭救。主旨即為任由林蘇青自行經歷,自行磨礪。

    狗子想著想著不禁耷拉下耳朵,輩感沉重。畢竟林蘇青可不是個省油的燈,誰知道他會去捅什么簍子。

    然而此時此刻的林蘇青,依然從沉思中醒過神來,他知道狗子兩眼盯著腳下,看似是在認認真真的走路,實則雙目空洞是再想事。他無意去打斷狗子的思緒,于是張望起附近的環境來。

    山間小路崎嶇坎坷,但不艱險,無須刻意留心地去走,只偶爾低一兩次頭,跨一跨高低不平的石頭或是小山丘。

    大樹肆意生長,根系繁茂,大多有拱出大地,細則如一指手指窄,粗則比肩寬,更有甚直逼樹干般粗壯,參差無序,或載人渡路,或攔腰阻攔。

    根上布滿細絨絨的毛癬青苔,偶爾一些角落還生長著顏色各異的菌菇,有毒或無毒混長,不大容易辨別。

    但辨別毒蘑菇這點小伎倆對于林蘇青來說,不過是多看一兩眼的簡單功夫。譬如,方才走過的林地中,生著許多的鬼筆鵝膏,那是一種傘面灰褐偏綠,菌肉為白色的有毒菌,看起來與無毒的蘑菇有些相像,越幼小時越像,且越幼小毒性越大。若是誤食鬼筆鵝膏,并不會當場出現中毒反應,毒素會潛伏十二個時辰后再發作,以損害肝功為主,死亡區間在百分之五十至百分之一百不等,主要看運氣或解毒是否及時。

    除了鬼筆鵝膏,白毒傘菇是最難區分的,因為它幾乎與可食用的普通蘑菇一模一樣,但值得警惕的是,白毒傘的致死率——大約五十克左右,便可直接毒死一名成年人。

    此間山地林蔭,除了生長著一些不大好區分的,也有許多一眼便可區分的,至于這些容易區別的,大多可以信奉一句老話——越鮮艷的蘑菇越不能吃。

    例如鮮紅帶著白色或偏黃的顆粒鱗點,會在三個時辰之內發作毒性的毒蠅傘;例如淺磚或深至紫紅偏褐的赭紅擬口蘑……等等。

    林蘇青隨手采摘里一點笑菌和網狍牛肝菌,這二者均含有神經精神毒素,不同程度的致幻。

    前者顧名思義,中毒后立刻發作毒性,會跳舞、唱歌、狂笑等一系列精神異常的舉動,因它多生長于糞便堆上,因此別名又為“糞菌”。而網袍牛肝菌最顯著的幻覺即為小人國幻覺。

    除了一些毒蘑菇,林蘇青還發現里許多草藥,有毒或無毒,稀有或常見,數不勝數,此處可謂風景旖旎,且土地肥沃,物華天寶。

    想來,安定下來后,平常可以多出來采一采藥草,如若狗子愿意,大可騰云駕霧去最近的城鎮兜售換取印錢以做生活之用,亦或將個別曬干之后研磨成粉,隨身攜帶,有毒無毒均可備作不時之需。

    再往前,便看見了狗子所說的小木屋。此處地處山腰腹部,小木屋更是背靠著青山,臥在一處山坳里。

    是以圓木劈成兩半,半圓柱形的長板搭建而成,平整的橫截面向著屋內,半圓一面朝著屋外,使得這間屋子雖然搭建得方方正正,但看起來并不顯刻板,反倒于簡約隨意之中顯著愜意與舒適。

    小木屋地處的位置相對較高,門前鋪著三層青石板臺階,若是從臺階上下來,多走幾步便至一片寬敞的壩子。

    那是一整塊石面,應當是一座巨大的石山嵌入里土地,只露出了其中最頂上的一面來。林蘇青與狗子站在小木屋門前往下瞰望里片刻,于是干脆順著路往下多走了走。

    但他走到壩子上時才發現,這塊壩子應當是有一塊極為巨大的石頭埋在底下,只露出里最頂上的一面,算不得光滑,勉強可以作為平整,如果忽略那些不太明顯的凸起或凹陷的話。

    壩子前方大約二三十步開外,偏左側有一方池塘。塘子邊支著一間簡易的草棚,而棚底下靠在魚塘的堤岸邊,釘著一張小石凳,似乎是一根圓石柱釘在土地內,只矮矮的露出一截來,石凳上鋪著厚厚的草團為坐墊,前面左右架著兩桿魚竿,可見那是一方魚塘。

    而無論是草團還是魚竿,都積滿了灰塵,掛滿里蛛網。由此可見此處的原主人曾經應當十分愛在此處垂釣,以及,原主人似乎離開多年已久。

    狗子見他走得有些遠里,連忙跟了上去,謹防他萬一被什么野獸或是妖怪給叼跑了,它到時候還要費些功夫在他被吃掉前去尋他。

    林蘇青凝視著魚塘發了半晌的呆,驀然道:“我們需要在這里長住些日子。”

    狗子一愣,片刻才反應過來——不是商量,是決定。

    林蘇青,變了。

    “不過吃的該如何解決呢……”聽他后一句,又好像沒變。

    狗子問他:“你有打算?”

    “嗯。”極輕的一答,若不是狗子聽力敏銳,怕是來不及聽見,那一聲就被突然掠過的鳥雀撲棱翅膀的聲音給蓋住了去。

    他想好了,既然有現成的落腳的地方,他至少要先在這里將易髓經的十層經文都修習透徹以后,再做進一步的打算。否則,僅憑他現在的修為,莫說去考上群英薈萃的三清墟,恐怕做個尋常凡人,也闖不出什么造化。

    再者,白澤神尊所提出的條件,值得考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