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44章 陰差陽錯

  • 塵骨 - 第144章 陰差陽錯字體大小: A+
     

        “可是大……白澤神尊不是無所不知嗎?還是說即使無所不知也難以知曉丹穴山帝后會生男孩兒還是女孩兒?”狗子說得很籠統,前言后語對起來多有出入,聽得林蘇青滿頭霧水,滿心疑惑。

        “唔……這個嘛……唔……反正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告訴你也無妨。”狗子扭了扭腰身,坐直了身子,正要一本正經地開始講述,卻忽然猶豫著不知該如何說起、從何說起,于是歪著腦袋思考著該如何措辭。

        想著想著,狗子突然渾身一抖,道:“唔等等,我得看看白澤神尊走遠了沒。”它說著心虛地起來在附近走了走,時而垂下頭鼻子貼著地面細細的嗅,時而昂起腦袋蹙蹙鼻頭仔細的聞,待確定了四處沒有白澤神尊的氣息后,它才復坐回原位,咂了舌裝模作樣地嘆出一口氣道:“唉要說這事兒嘛,最尷尬的是白澤神尊。”雖然是嘆著氣,但它眸子里卻暗藏著竊竊的笑意。

        “我先前說過嘛,白澤一脈是唯一的真正的以一承一得獨脈,所以為了更好的保護后裔的純粹,所以白澤一脈代代為雌,絕不會生出雄的來。”說著狗子眼中偷笑欲蓋彌彰,“可是到了這一代不知怎地出了岔子,偏偏是位男兒郎。哈哈~尊者們說是咱們丹穴山的鳳凰一脈力量太強了,改變了白澤一脈的傳承。”

        狗子眼睛都笑瞇了,暗戳戳地透著賊光,繼續道:“哦忘了同你說了,你方才所見的那位白澤神尊的父親是咱丹穴山鳳凰一脈呢~所以呀尊者們才說,可能正是因為鳳凰血脈的緣故,白澤一脈的傳承才發生了變故。”

        “鳳凰血脈為何會影響白澤一脈的傳承?”林蘇青聽得很仔細,卻還是聽不明白。

        “我不是說過嘛,白澤一脈是以一承一的。”狗子橫了林蘇青一眼,嫌棄地為他解釋道,“而且我說得很清楚吧,白澤一旦后裔出生,先輩即刻化元的。那么那位白澤繼承了鳳凰的血脈,那么他今后是化不了元的。”

        “為何?”

        狗子癟了癟嘴,忽然有些后悔給林蘇青講起這樁舊事,它不認為只是自己講得不夠明白,它認為,是高估了林蘇青的理解能力。

        “因為他就算是當場化了也會涅槃重生啊!這不就改變了世間絕對只能有一位白澤的定律了?”狗子仰著臉迎著斷崖上的微風,笑瞇瞇道,“所以呀,大家都說是因為天地受到了感應,因此才要絕了白澤一脈,于是這一胎是位男兒郎~哈哈哈哈~”

        原來昆侖山白澤神尊與丹穴山有著這樣解不清的淵源。林蘇青瞧著狗子這幸災樂禍的勁兒,想來狗子應當與那位白澤神尊結著仇吧……而后他繼續問道:“那為何上一代的白澤神尊又要與主上指腹為婚?”

        “一看就知道你不曾談過男女之情,你小子還嫩著哩。”

        狗子扭過臉瞥了林蘇青一眼,復而在林素清一臉的無言以對中,它笑道:“那位白澤神尊自知此生不死不滅,也自知無法孕育后代,可他不想同自己的父親一樣,從母親化元歸虛后,就孤身一生。那實在是寂寞如雪啊。”

        狗子說著說著嘟囔起來,似乎很不愿意說那位白澤神尊的好話,卻又不得不褒獎出來。

        “這一點呢咱們不得不佩服那位白澤神尊,換作旁的誰要是知道自己不死不滅,那恐怕得是在歲月長河中,妻妾不停地更替罷。而那位白澤神尊不太同,他想的是擇一偶共一生,于是想著繼續與鳳凰一脈聯姻。”

        夸是夸出來了,但狗子并不愿意直接將這一點作為那位白澤神尊的優點相看,于是補充道:“唔……估摸與那位白澤神尊的父親是鳳凰一脈有關系,畢竟咱們穴山的鳳凰一脈,除了有著涅槃之特性以外,還有個特點即是,一生只擇一偶。”

        林蘇青撓了撓耳垂下方的下頜角,疑惑道:“我還是不明白,既然白澤神通曉天下,無所知不知,他為何要與主上訂下婚約……這難不成……”難不成只是出生的性別變了,內心還是沒變?不過這后半句他并沒有膽量說出口來。

        “這個嘛,只能說他運氣不大好。”狗子說著臉上又浮上賊光,笑得賤兮兮的,“白澤神尊比咱們主上年長十三萬歲,他原本預知帝后的第二胎是姑娘,可是咱們主上非同尋常啊,唔這個尋常與你想的那種‘尋常’不同。咱們主上是真的不尋常。”

        一提到主上,狗子那叫一個自豪,昂首挺胸地迎風端坐,雄赳赳氣昂昂。

        “咱們主上這一脈含著天之四靈之一的朱雀靈尊的血脈,我估摸著那白澤神尊也是千挑萬選后相中了咱主上的血脈啊哼,沒安好心必遭報應哼。”狗子輕哼兩聲后道。

        “帝后的第二胎原本的確該是姑娘的……”狗子的情緒變化如天邊的云彩,方才還神采飛揚,此時卻耷拉下耳朵。

        “唉,都告訴你吧。其實呢三界有個心照不宣的秘密……唔也算不上秘密,那就是……世間都說咱們主上是丹穴山鳳凰一脈的先祖托生。”

        聽到此處,林蘇青頓時一個抖擻,仿佛是潛意識里的覺得此事應當仔細地去聽。

        “這就不得不提,先祖托生的緣由。”狗子對著兩只前小爪的小指頭,連神情都蒼涼了起來,“鳳凰一脈不死不滅,但可以自行化掉自身所有為和祥瑞氣撒隱于世間,同父神那樣,造福于蒼生萬物,不過,先祖會在感知世間即將罹經大禍時借胎托生。所以……主上于帝后腹中突變性別,一概認為是先祖托生,加之主上自幼的天賦……”

        “你悲傷什么?”林蘇青見狗子說著說著不由自主地噘起了嘴,一張小臉兒皺皺巴巴的,看著十分憂傷。

        “你哪只眼睛看見本大人有悲傷?本大人不過是想起了一些舊事罷了。”狗子噘著嘴,既然被看出來了,它也便不再多掩飾,遂愁眉苦臉道,“主上自幼便被寄予厚望,因此自幼便知曉自己的真實身份。一開始還好好的,直到后來他知道了先祖托生的原委,也知道了先祖托生前,帝后腹中的胎兒必然已經聚齊了靈魂,而待到先祖的靈元入腹時,便會將原本的靈魂吞噬,以供自己所需的給養。所以……你別看咱們主上冷冰冰的,萬事不掛礙,可托生一事咱們主上曾經郁結了許久呢,主上一直是認為自己殺死了一位后輩,也認為是自己殺死了自己。哼,要不是那位白澤神尊多嘴!哼!”

        狗子越想越生氣,盡管它知道原本是主上于三百歲時親自找白澤神尊問出的緣由。可是,要不是因為白澤神尊告訴了主上先祖托生的相關事宜,主上也不至于成了如今這般的性情吧?它一直認為主上的性情與這件事有著脫不開的干系。

        三百歲時的主上,不過等同于凡間四五歲孩童的年紀,主上的身份原本就承受著天大的壓力,白澤神尊還偏要告訴他那些,使得主上在承受壓力的同時,還要忍受來自內心的愧疚與譴責。林蘇青早前問過自己是誰,其實,主上何曾沒有如是問過自己是誰。

        狗子好生氣,都怪那位白澤神尊,那時候假使撒個小謊蒙混過去也好過當時告訴主上呀,活該那白澤神尊孤獨寂寞一輩子,哼!

        狗子皺著鼻頭氣哼哼地琢磨著,林蘇青也陷入了沉思了,但是他思考的是另一件事。

        “那……白澤神尊是不是能夠預知到我會來到這邊?”林蘇青驀然地一問,問愣了狗子,片刻他又道,“我今后是否會成為禍患,那白澤神尊是不是也能知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