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43章 白澤神尊

  • 塵骨 - 第143章 白澤神尊字體大小: A+
     

        “請問閣下是……?”林蘇青茫然問道,大約是無知者不畏,他只感覺出來者氣度尊華,體會不到殺氣,因此實在理解不到不可一世的狗子為何要聞風便逃。

        “我知道在你原先的世界里,曾經很流行過一個角色,我也十分喜歡。”那位說著將懸在崖邊的腿屈上來橫臥著,隨意而道,“你就叫我大白吧。”

        “……”林蘇青錯愕,不會是聽錯,那位的確說的是大白……“您是說超能陸戰隊里的那個充氣充電的機器人……大白?”

        “正是。”

        林蘇青一聽,當場怔住:“您……您怎么會知道大白的?”他不是穿越進了一個仙魔妖怪的世界嗎,怎么會知道他那邊世界的一部電影?

        “世間世事,我無所不知。”那位自稱大白,地位至少平齊二太子的神仙,粲然笑道,“你想不想知道如何考三清墟?我可以給你指一條捷徑。”

        聽大白神仙的一席話,林蘇青不禁想到,莫非他并非穿越到某個時代或是某個地界,而是無意間隨著狗子到了某個與原先世界的平行世界?

        否則,這位神仙如何會知道大白?

        罷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何況自打來了這邊世界以后,什么稀奇古怪的都變得見怪不怪了。相比起來他隨口編排的這個莫名其妙的身份,林蘇青倒是更加關心他后面的那句話。

        “捷徑?”林蘇青正要細問,卻忽然停頓,理智控制住了他激動地情緒,“您既然知道大白,自然也知道我們那邊有句話說‘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不知閣下是出于何種原因,特來為我指點迷津?”

        “你想多了,怎么可能是為你。”那位大白付之一笑,這一笑換作旁的來說,免不了令人聽著像被嘲弄,然而于大白口中說出來卻一點也聽不出貶低的意思,反倒是爽朗似春風拂過薄云,天空吐露出暖洋洋的朝陽,“我方才說過,是要子隱欠我一個必然賴不掉的恩情。”

        “可是……您幫的是我,又如何會令主上欠您恩情呢?”林蘇青不解,即使他是奴仆,那也沒有奴仆領恩,主上欠情的道理。

        “子隱的秉性我太了解了,說話處事滴水不漏無懈可擊,不過若是你領了恩情,縱使他有百萬個不同意,你既已然領了,他便不得不欠了。”大白說得神乎其神,可林蘇青怎么也聯想不到憑什么自己領的情,主上會當做是自己欠下的。

        “為什么我領的情,卻是主上欠恩?”

        “說來話長了,你以后總會知道的。”大白沒有說下去的意思,只問林蘇青道,“怎么樣?想知道考三清墟的捷徑嗎?”

        神仙似乎都喜歡說以后,聽著諱莫如深,難道神仙永遠比凡人看得遠?永遠能預先看到凡人所不能看見的事情嗎?

        “請指教?”林蘇青連忙應答,欠就欠了,有能耐主上親自回來拒絕吧。何況,是主上叫他去考的。

        “爽快。”大白爽朗笑著攤開手掌,掌心一小片白霧化散,顯出一枚白玉璧來,“每逢皎月高掛,你都可以使用這塊玉璧令神識到達昆侖山的典藏樓,在此過程中,你的神識有靈力加護,便能夠做到一夜所習堪比尋常一年,如若你足夠聰穎的話,甚至可達旁的十年。只要你通讀昆侖山典藏,即可單憑文試考上三清墟。”

        “文試?”林蘇青深感意外,僅考文試對于他來說,的確相對容易,三清墟居然能夠單憑文試考中,的確算得上是特例吧,算是給他這種沒有根基之人的特例。

        而聽大白之言,他如果通過這塊玉璧去到昆侖山的典藏樓,可謂是事半功倍,也的確是個捷徑。

        “多謝……”

        “不必言謝,我還有個條件。”不等林蘇青的道謝說完,大白直接打算他道,“用你手里的那枚墜子與我交換,你幾時還我這白玉璧,我就幾時還你墜子。”

        這……原來是打的主上上次的墜子的主意,林蘇青忽然覺得掌心內沉甸甸的,依然很涼,此刻不僅涼得燒手,還沉重了許多,像握了一塊千年寒冰,它不化開,反而越來越寒。

        “你不必立刻回答我,可以先仔細考慮,待明日此時,我還在這里。”大白一言語罷,突然沒了蹤影,連一絲煙云也不曾留下,突然地就空空如也,仿佛斷崖邊從始至終都只坐了他林蘇青一人。

        林蘇青登時就懵了,東張西望一大圈,只剩下滿腦子疑惑——到底怎樣一回事?方才的究竟是幻覺還是真實?

        這時,狗子突然從山崖底下扒拉著兩只小爪爪掛在崖邊,悄悄地冒出個毛絨絨的腦袋瓜來,一雙圓溜溜的眼珠子滴溜溜朝四周轉了又轉,終于吁出一口氣,如釋重負地翻上來,自顧自道:“嗨呀,他老人家可終于走了,真是嚇死本大人我了。還以為他又是來拔我腿毛來的。”

        自言自語地說著,它抖了抖渾身的皮毛,與林蘇青并排坐著,舔著爪爪,撓刮著耳背。一切同起初剛送走二太子時沒多大差別。

        “方才……不是我幻覺吧?”林蘇青側過頭垂下臉看向狗子。

        “廢話,難不成青天白日的你就做夢?”狗子橫了他一眼道,“那位是昆侖山白澤神尊,天上地下僅此一位,是位很了不得的尊者。”

        “什么?!神尊?了不得的神尊?”林蘇青驚得目瞪口呆,倒不僅僅是聽狗子說是位了不得的尊者,而是白澤,這個詞他聽過,如果沒記錯的話,應當就是各種神話傳記中常出現的那位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白澤……

        “嗯嗯。”狗子認真的點頭,雖然它先前很畏懼,但此時說起來卻是憧憬得滿眼放光,“白澤神尊乃是白澤一脈,這一脈與其他脈不同,因為白澤一脈盡曉天下事的特性,所以天地之間至始至終都只能有一位。所以白澤一脈一旦有了后裔,先輩就會在后輩出生的即刻以自身化成丹元供后輩服用。因此白澤一脈可謂是真正正正的以一承一真正的獨脈,而且世世代代都沒有自己的姓名,統稱為‘白澤’。”

        狗子說著突然目光深沉下來,掃眉耷眼的望著遠方,有些嘆息:“不過嘛,到了這一代,估計是要絕脈了。永生永世只能有這么一位了。”

        林蘇青正聽得上心,狗子突然轉了話鋒,令人不解:“為什么?”

        “因為……主上在現在的婚約之前,原本與白澤神尊有著指腹為婚的婚約……不過嘛,這婚約自然是成不了的。”

        “什么?!”林蘇青險些驚掉了大牙,他是知道主上有婚約的,但他不知道在那之前,居然和白澤神尊有婚約?可、可……可都是男的啊……

        狗子白了林蘇青一眼道:“至于如此驚訝嗎,不過是因為在主上還未出生前,白澤神尊以為丹穴山帝后是要生個姑娘的……誰也沒想到是主上啊。所以婚事作罷了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