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37章 蜉蝣歸息令

  • 塵骨 - 第137章 蜉蝣歸息令字體大小: A+
     

    不等二太子回答,天帝威嚴而道:“子隱乃古上神后裔,且是丹穴山神域將來的帝君,怎能將天下蒼生視同兒戲,去輕信于你。”

    李天王逢迎著天帝的話道:“你不過一介仆奴,怎可令子隱上神為了你,置萬物蒼生于不顧?你擔不擔得起這份信任,你自己不清楚嗎?”

    不論他們在說什么,林蘇青一概聽不進,那些話早在丹穴山時,就被長老們說盡了。只是,那時的二太子都沒有去在意過那些言論,為何如今變了,為何如今卻不信他了?

    所以林蘇青要一個回復,他等著二太子回答他。或許這很魯莽失禮,或許他身為奴仆沒有資格,但他就是想要二太子親口回答。

    二太子深深地看了林蘇青一眼,他明知林蘇青目光灼灼為的什么,卻仿似毫無察覺,他并不作回答,只是隨手捏訣再次召出了蜉蝣歸息令,符令懸浮于他的掌心之上,令牌周身縈繞著螢火似的赤炎色輝光。

    二太子神色不動,語氣平淡如水,道:“此乃蜉蝣歸息令,當它深入你的骨髓,便再沒有誰會為難于你。你受,還是不受?”

    林蘇青緊抿著嘴唇,心底寒得生疼,他什么也聽不進心去,他瞪大著雙眼注視著二太子,像是在質問——為何連你也要懷疑我,為何你不再信任我。

    這一問,沒有出口,然而這一雙濕潤發紅的眼睛……卻是含著多少委屈,含著多少不甘,含著多少失望……心酸又心寒,難過又憤怒……

    試問,他活了二十余載后突然發現如今的自己不是曾經所認知的自己,如今的自己擁有著無法控制的力量,如今的自己極有可能傷害別人,他自己都不認識現在的自己了……他有多慌張?他有多慌亂?

    唯一能讓他能定下心來繼續往前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還有二太子在信任著他啊!

    就算全天下都不相信他,就算連他自己都開始懷疑他自己,但還有二太子在信任著他啊!

    然而,當他趟過心中的艱難,終于想明白所有,終于堅持住本心仍然要用作為去證明自己……可是到頭來,卻是唯一信任他的二太子也懷疑他了……

    “受!”他發狠喊出來,回答得毅然決然,卻是紅透了眼眶。

    既然決心已定,命是要繼續活下去的,證明也是要繼續去實行的。可是,這一份心情,或許回不到從前了。

    難受,難過,難捱。

    仿佛孤身一人赤腳行走在漫天雪地里,寒風如刀,刺骨剮肉,腳下的路突然地斷裂,孤立無援之下,自己拼盡全力抓住了懸崖的邊緣懸住,心中渴盼著有誰能來拉一把,然而當心中一直期盼的那個人出現時,你以為他是來拯救你的,可是他卻一把將你推入了萬丈深淵。

    心痛,心寒,心累。不想再前行了,卻又不得不爬起來繼續。

    林蘇青就這樣雙眼通紅的瞪著二太子,無論如何也想要個解釋,無論如何也想要二太子親口告訴他為什么。

    可二太子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掌心中浮著的那道符令,似乎毫不在意林蘇青的情緒,萬丈積雪大抵比不上二太子神情的冷。

    這令林蘇青的心更冷了下去。

    這時,二太子忽然側過眸子瞧了林蘇青一眼,隨即他的手指輕輕地向上拋了拋,手勢輕輕緩緩地,然那道蜉蝣歸息令卻是猛地一震,旋即開始震顫。

    隨著那道符令的震顫,連帶著凌霄寶殿也跟著震蕩不息,連天帝桌前的金樽玉器也悉數震碎。

    嚇得仙女天妃們怛然失色,慌忙撲進天帝懷中躲避。天帝手忙腳亂的護著他的天妃們,李天王與天篷真君當即登到大殿之前護著天帝,并觀望著顫動不止的凌霄寶殿,謹防著突然發生倒塌。

    千里眼與順風耳二位小仙相互扶著,往后退了又退,直到退到盤著金龍的柱子前,抱著柱子靠著。

    二郎真君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那道神令,畢竟這是極難見到的神令,畢竟能親眼見到神令的啟陣式,更是千百萬年都難遇,他不能錯過。

    蜉蝣歸息令的震蕩將所有人的腳力都震散,誰也站不穩當。唯有二太子巋然不動,不,還有林蘇青。

    林蘇青分明是一介凡胎肉體,此時卻也站得挺拔不動,他像是感知不到這些震顫似的,只是瞪著雙眼,瞪著二太子。

    隨著震顫,蜉蝣歸息令發出低沉地嗡鳴聲,聲音很沉重,像是所有的震動皆是因為它的聲鳴而引發的。

    接著,二太子捏手成訣,手腕一轉,直指林蘇青,神令旋即飛到他二人之間懸空停頓,神令周身縈繞著赤炎色的閃電光輝,不停地繞著令牌穿梭。

    這本來是一塊玄色神鐵所打造,此時卻鮮紅如血,晶瑩剔透,仿佛隨時要化作一滴血水滴落似的。

    于此,林蘇青的目光穿過這道神令,與二太子的目光相視,他想從二太子的目光中尋找出答案,卻只看到了那雙眸子中的冷霜,且此時更像是氤氳了一層霧氣,朦朧得令他看不清。

    二太子張手飛速捏訣,速度極快,須臾間便迅速轉換了四五種手印。

    縱使二郎真君全神貫注地去看,也只看出了其中幾個手訣。有一個最為簡單的像是北斗訣。是以小指交錯,以各無名指勾壓彼此的小指,大拇指再壓無名指,而后食指與中指合并伸直,且對掌。

    緊接著的手訣和結印實在是太快,即使二郎真君開了天眼特意去看,也一樣都看不清。只隱隱約約地好像看到了一個像是先天個像是琉璃請火訣……

    只是像,不確定究竟是不是那幾種手印。

    就在眨眼的一瞬間,蜉蝣歸息令驀地飛懸至林蘇青的頭頂,那神令下尖正對著林蘇青頭頂的百會穴生門,只見二太子又快速的捏著手訣結著印,就連天帝也只看不真切,只知至少捏了有大約七個手訣和七個結印,但具體是哪些印哪些訣,竟是一樣也沒有看清。

    連天帝都沒有看清,更遑論其他神仙。他們早已看得目瞪口呆,腦子中更是空白一片,滿面只剩下感慨與震驚。

    轉眼,那艷如鮮血欲滴的蜉蝣歸息令,猛地分身出另外四道,立刻在林蘇青的前后左右四處落下。

    落地的四道神令之間迅急速竄出數道血紅色的閃電相連相錯,在林蘇青的腳下連出一張法陣,緊接著,這四道各有一道閃電與他頭頂上的那道神令本體相連,

    無道神令之間全是密密麻麻層層疊疊的血紅色的閃電連接著,像是要將林蘇青罩在一個金錐型的法陣之內。

    剎那,法陣之中驟然奔涌出一張血紅色的猙獰可怖的鳳凰面孔,伴隨著一道龍虎咆哮聲,那只猙獰的鳳凰急速沖出,將林蘇青的身體穿透,瞬間消匿不見。

    眾神仙為之一震,尚來不及眨眼,又見接連有九頭血紅色的鳳凰交錯著沖出,陸續地沖擊著林蘇青的身體,將他反復穿透后又即刻消散。

    林蘇青被一頭頭鳳凰沖撞,不停地打著踉蹌接著又是趔趄,由于力量的沖撞是平衡的,于此始終沒有令他倒下去。

    這時,二太子的眉頭忽然蹙緊,于手中結出了盤古神印,他對林蘇青說道:“會很痛,你忍一忍。”

    林蘇青一愣,還在茬神,霎時一陣刺痛從天靈蓋釘下來,仿佛有什么鋒利的東西直直的刺入了他的天靈蓋,要將他整個人刺穿,應該就是那道蜉蝣歸息令,他來不及吼,來不及掙扎,更來不及回神,頓時痛得面目全非,緊皺成一團,嘴卻張得奇大,卻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林蘇青頭頂上的蜉蝣歸息令本體,原本已經從他的百會穴生門刺入了他的體內,頃刻卻又冒了出來,將他高高地懸吊于半空,旋即發出一注金赤色的光芒,從他的百會穴穿入,穿透了他的整個身體,使得他整個人渾身都泄散著金赤色的輝光。

    緊接著,落于他前后左右的四道神令,突然將那絲絲電流盡數化做一柱柱血紅色的光劍,分別從他的掌心和腳心刺入他的身體。

    當五道光柱在他的身體匯聚之時,巨大的沖擊感和撕裂感,逼得林蘇青不受控制地歇斯底里的大吼。

    痛!仿佛從他的頭頂和四肢分別釘入了一根帶著鐵刺的棍子,接著又仿佛是有無數道電流似的力量在他體內捕捉著他的血液與脊髓。

    噼里啪啦和嗡嗡聲交疊作響,在心中作響,在耳邊作響,在全身作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