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33章 激流

  • 塵骨 - 第133章 激流字體大小: A+
     
        天篷真君、二郎真君、李天王乃至千里眼順風,和那些掌扇捶肩的仙子天妃們,無不是當場怔愕。

        誰都聽出了天帝的言下之意。這是天帝在壓制二太子,他搬出了二太子的娘親以壓制,在場的都明白了天帝的決定。

        二郎神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松了下來。他當然明白,天帝必然是下了誅殺林蘇青的決心,否則又怎會不惜搬出洛蕖神尊的尊面呢?

        二太子自然最是清楚天帝的真正用意,平靜如他,終是多了一絲旁的情緒。不過,也只是在初初聽見時,眸光微動,即刻便又平靜如初。

        他淡然回答道:“謝天帝掛念,十分安詳。”

        天帝意有所指道:“當年仙魔大戰,洛蕖神尊為了天下蒼生著想,在封印了魔神蚩尤之后,便遁入涅槃。眨眼已然是十幾萬年前的事情了。”

        洛蕖神尊自墮入涅槃化成一枚胎蛋后,至今未能蘇醒。天帝是在以洛蕖神尊希望世間安和的心愿來壓制于二太子,在提醒二太子——萬事當以天下蒼生為重。

        “天帝無須介懷,家母只是心懷慚愧不愿蘇醒罷了。畢竟先祖曾經承諾過父神,不參與世間爭斗。卻在家母這一輩違背了與父神的諾言。我與家父都很尊敬家母的決定。”

        如果說二太子的聲音猶如清涼的山巔之風,那么他此時的目光,便有如萬丈的天山積雪,雖不及風刀刺骨那般激烈,卻是寒涼得格外清晰,寒涼得令人為之顫抖。

        因為這寒涼之中有著無可比擬的厚度,有著無可比擬的深度。使在座的天篷真君、二郎真君、李天王等等一眾神仙都為之驚怔住。幾百年不出丹穴山的二太子,依然是曾經的那個二太子,竟是絲毫未變。

        這簡單的慢悠悠地道出的兩句話,是二太子表明自己以蒼生為重的立場,同時又將了天帝一軍。這一軍,將得天帝可謂是猝不及防,措手不及。

        倘若方才還是處于黑子白子之間的權衡迂回,那么此情此景已然成了必須分出勝負的激烈戰爭。

        這便是二太子的作風,以其之道還治其身。天帝以洛蕖神尊將他,要他通曉大義,他便以天下大義反將天帝。

        天帝所壓制的只是二太子罷了,而二太子將的卻是整個天界。

        這是在說,洛蕖神尊當初看在天界有危難,不惜違背先祖與父神的約定而予以援手。

        所以,天界欠著洛蕖神尊一個天大的恩義。

        而洛蕖神尊除了是古上神后裔之一的神尊,還是丹穴山的帝后,她救天界于為難之后,至今不曾蘇醒,便是天界還欠著丹穴山一個恩情。

        再者,今下洛蕖神尊的兒子來天界要回丹穴山的一個族民,于情于理天界也不該與他為難,不過這與前兩件大恩大義比起來,只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

        所以,二太子的那兩句話,語氣雖然平平淡淡,但每一個字都鋒不可當,因為話里的意思是——“天界欠著我丹穴山。”

        而當聽話者如天帝,領會了這一層意思之后,從而也會得知其實不僅僅只有這一層意思。因為,這一層也引申著其他方面。

        譬如,父神封疆的神域之內,皆是由各神域的帝君自行治理,就算是天界的天尊也不得干涉。然而今下,天界卻要制裁他丹穴山的族民。

        天界這不是在違背與父神的約定,在違背父神所制定的法則嗎?

        何況,當下天界還欠著丹穴山天大的恩義與恩情,卻在丹穴山不知情的情況下私自扣押了丹穴山的族民,并試圖對丹穴山族民執以死刑。

        縱觀前后,洛蕖神尊因為違背了先祖與父神的約定,便自墮涅槃不再復蘇。那么,違背了父神的約定與法則的天帝你呢?當如何?要如何?

        同時,二太子的話還意味著,我丹穴山幫了你天大的忙,你卻要對付我丹穴山的族民,這是天界忘恩負義。

        所以,二太子平淡的兩句話剛落下,天帝的和藹笑貌登時就僵在了臉上。

        而這樣的時候,在座的其他神仙自是不敢貿然說話。

        因為對于二太子的話,他們不敢接。即使為了天帝的顏面去接了話,也極有可能既會掃了天帝的顏面,又會得罪了丹穴山。

        天篷真君與二郎真君屏息而立;李天王撫須的手僵住不敢再動;千里眼與順風耳更是垂耳耷眼,不敢聽不敢看;掌扇的天妃與捶肩的仙女此時更是宛如幾通塑像……竟是連流云都凝滯了不敢漂浮。

        大家緊緊地斂著自己的氣息,誰也不敢在這樣的時候有所表現。甚至恨不得就此消失匿跡,或者只當自己只是這凌霄寶殿中的一樣物件擺設。

        便是這樣許久許久之后,他們忽然聽到了天帝的一聲深深的呼吸,實際并不算深,卻是在這樣靜謐的時刻,顯得格外的清晰,顯得格外的發沉,單是聽著便隨之心內發慌、發虛。

        “寡人若要處死他呢?”

        天帝終于說話了,且這一次說得直接又淺顯,絲毫沒有迂回婉轉的意思。不過,雖然說得是決定,其實也仍然是在試探二太子。試探的是——假如天界一定要處死林蘇青,那么你想如何?你將如何?

        二太子自是神色不動,安然且從容地說道:“既然他侍奉于丹穴山太子府,便是我丹穴山的族民,我是丹穴山的儲君,我不讓他死,誰也不能動。”

        聲音輕得像浮云流風,回答得比天帝問話更為直白,但氣勢,卻是比天帝更要銳上幾分,這是再度給天帝出了一道難題。

        他的確可以這樣一言九鼎,因為丹穴山的帝君是他的父親,而帝君此時鎮守在天涯海角的漩渦前,因此丹穴山一切事宜皆由他這位儲君決策。

        如若天帝硬要將丹穴山的帝君請回來,恐怕輪不到林蘇青今后成為禍患,禍亂蒼生。丹穴山帝君前腳一走,那天涯海角的漩渦后腳便會直接造成萬物重新輪回。

        然而天界派誰去詢問也不成體統,天涯海角處,除了至高神尊們,誰敢冒險前去?那么天界又如何能為了一件當前無法不確定的今后事,去勞請神尊們特地跑一趟天涯海角?

        于此,天帝與二太子的這一場對話,即是一場決斗,是不見刀光,也不見血肉的廝殺。

        但,倘若誰也不愿意有所讓步,那么即刻就現刀光,即刻就見血肉。

        此時此刻,凌霄寶殿之上,萬籟俱寂,誰都只管顧著自己,且屏息凝神就是了,連看也不敢再看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