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31章 如何處置?

  • 塵骨 - 第131章 如何處置?字體大小: A+
     
        。

        這是在三十六重天上的凌霄寶殿,是三十六重天宮之頂,是七十二座寶殿之首。

        凌霄寶殿乃琉璃造就,寶玉妝成。大殿兩側立有九根大柱,柱上皆是盤繞著金鱗耀日赤須龍,大殿懸頂則是彩羽凌空的丹頂鳳。

        大殿之上瑞氣千條,紫霧蒙蒙。

        天帝高坐于金碧輝煌的芙蓉寶座之上,面前的琉璃盤內,呈放著重重疊疊的金丹,瑪瑙瓶內,插著琪花瑤草。身側有仙子捶肩,天妃掌扇。

        因為尚無根據,不宜宣示,所以此時于大殿之上展開的論會并不正式,四下沒有其他的神仙,只有參與過這次事件的幾位神仙在。

        林蘇青在寶塔中的種種,都被天帝盡收于眼底。天帝一眼便看出了林蘇青的真實情況,心中是驚了又驚,可是他不能表現出來自己的驚愕,他更不能說出來任何。

        這是一件大事,亦是一件不能提之事,至少,現在還不當說破。

        驚愕從天帝的目光里一閃而過,誰也未曾捕捉到那一瞬間的異樣。他將寶塔還給了李天王,對座下道:“不過是下方凡人。”

        先前二郎真君特地來稟奏林蘇青的情況時,他也是這樣說的。盡管已經親眼所見事實并非當初所判斷的那樣,可是事實不能表露,他只能依然如是道。但,這回的“下方凡人”與上回所言的“下方凡人”并非同一個定義。這回,他必須妥當處理。

        在座下眾神仙看來,天帝的這句話他們十分不解,是以三位真君親眼所見,且是廢了百般力氣才得以捉拿,怎么會是下方凡人

        可說這話的是天帝,他是天帝,他說是凡人,便是凡人。

        于是,神仙們紛紛噤了聲,不再議論下去。

        然而二郎真君素來不似其他神仙那樣,對天帝的話言聽計從。天帝那句話于別的神仙聽來,即使心中存著不同想法,于面上也絕不敢提出來,唯獨是他敢。

        “天帝,吾等親眼所見,他絕對不是一介普通凡人。”二郎真君展示出已經缺失了槍尖的長戟道,“普通凡人,如何能徒手折斷神器”

        原本沒有誰提出來便罷了,既然二郎真君引開了話頭,其他神仙們便也壯起了膽子打算諫言下去,畢竟是他們親眼所見,畢竟是非同小可。

        天篷真君接著二郎真君的話說道:“天帝,二郎真君說得千真萬確,我是與那廝近身戰了無數回合的,就算是我也險些不是那廝的對手。”

        二郎真君緊接著也道:“天帝,我與天篷真君親眼所見,林蘇青身上寫滿了頂級的封敕符令,并且皆是源自圣尊階品的封敕令,敢問如若是尋常的凡人,圣尊們又何苦勞神呢”

        李天王忖了又忖,持重道:“我先前聽聞,這廝飲過丹穴山那位的神血,是否有可能正是因了那神血才得來了如此神威”

        他凝了凝神才繼續道:“會否是擔心那廝獲得神威之后恃強作惡,于是才又給他封上了”

        隨即他想到關鍵處,忙問向二郎真君與天篷真君道:“二位都與那廝近身交戰過,可有看清了于那些封敕符令中,大致都寫了些什么”

        二郎真君與天篷真君面面相覷了一番,而后左思右想,可仍然誰也沒能回想出來。

        “那廝身上的符文密密疊疊,層層復層層,實在是看不清楚呀。”天篷真君如是道,他想了想道,“倒是看出有青紅藍三道神輝,大抵都是那些封敕符文所攜帶的法力,源自上圣尊們的神輝。”

        李天王而后看向二郎真君,二郎真君慚愧的搖搖頭,他答不出任何來,因為他當時……嚇愣了,無心留意任何。

        羞愧,羞愧得恨不能一把掐死林蘇青!

        “青藍紅這可不太好定奪。”李天王撫須沉思道,“雖然神輝是根據自身特性而定,但仍也避免不了相似的輝光,譬如瑤池仙子只不過是一介小仙子,可是她的仙輝就與后土娘娘的相似,后土娘娘乃是一方上尊呀。這實在不好依據神輝來斷定出自誰手。”

        天篷真君認同道:“李天王說得在理,的確如此,單憑神輝只能看出階品,看不出是哪位,譬如昆侖山的那位,通曉天下萬物之事,神輝更是能隨意拿捏。”

        李天王點點頭,俄爾沉思道:“不過……我曾聽聞,越是頂級的符令則越是隱而不顯。林蘇青那廝身上所封敕的既是頂級的符令,應當是不會顯露神輝才是……”

        “先不論究竟是哪幾位圣尊所封敕的,單單來論林蘇青這廝,他的不簡單,諸位皆是親眼見過的吧”二郎真君頗憤懣的打斷道,“何況,還有千里眼與順風耳,也都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的吧”

        隨即他單膝跪下,放下了殘缺的長戟,抱拳道:“天帝,林蘇青絕非常人,留下必是禍患無窮。”

        二郎真君疾言厲色的打斷,雖然令正在討論的幾位神仙為之一怔,不過,他們很是贊同二郎真君所言,不約而同地點點頭——林蘇青這廝的確當除。

        天帝并未立刻回應,他目光深邃,神情更是深不可測,他將心中的所有思緒都一一隱藏著,不作任何展露。

        只道:“既然實情如此,便依照天條執行吧。”

        雖然天帝知道實情而不點破,但他的決定其實與座下的神仙們一致,的確應當除了林蘇青。如果除得成功,自然是除了為好。

        二郎真君聞言,望向了李天王,示意他即刻動手。

        然而李天王卻有些踟躇,他忖度著打岔道:“可是……這廝受著丹穴山的那位圣君關照……恐怕屆時追問起來,不大好交代呀……”

        二郎真君眼尾橫了一眼優柔寡斷的李天王:“他原本就是異世來的凡人,何時何地消失,只當是返回去了。何須什么交代。”

        實際上也無須擔心那位會找來要交代,二郎真君隨后道:“諸位有所不知,林蘇青是被廣寒宮的未遲仙子一時貪玩帶走的,且是在林蘇青歸去的途中突然帶走,無誰知曉。后來未遲返回天庭,便將他遺留在那山谷之中了。”

        “如是,誰也無法知悉在那之后的林蘇青到底去了何處。”二郎真君的目光變得頗為狠厲,“他是自己跑了,又何須什么交代呢”

        天篷真君聞言十分不滿,甚至十分鄙夷,不留情面道:“二郎真君,這就是你的不是了,怎可將如此大的事情扔給未遲一介小仙子去承擔呢”

        話一出口,他覺得此話說得有欠妥當,即刻補充道:“如若丹穴山的那位當真會為了這廝問天庭要個交代,必然會著令仔細追查,且不說旁的,萬一著的是那位追風神君,追風神君的不依不撓諸位應當都是見識過的,屆時追風神君必然會查出是誰擄走的這廝,這不就查到未遲頭上了嘛。”

        “我知道天篷真君歷來關照廣寒宮,可是,此時不是動惻隱之心的時候。”二郎真君疾言道:“既怕給不了丹穴山那位交代,又要憐惜一介小仙子,難不成要留著這禍患今后荼毒蒼生,造下更大的災孽嗎為了天下蒼生著想,想必未遲仙子會愿意主動承擔這份重任。”

        “道理不是這樣講的!”天篷真君是戰神,遠不如二郎真君能言善辯,他自知爭辯不過,干脆直辣不諱道,“你這是無端給小仙子降罪,你這是讓小仙子做替罪羊。”

        “天篷真君此話怎講是指本君犯了什么罪過嫁禍于未遲不成難道給不了丹穴山交代,就成罪過了嗎”二郎真君辯口利辭。

        “丹穴山雖然乃古神的封疆之地,但他們的大權也僅限于所封疆的神域之內。”二郎真君雙手抱拳沖天帝揖著。

        一言語罷,而后側目瞥向了天篷真君,又道:“天篷真君,你可別糊涂了,這天下總共只有一位帝君,只有六御大帝之昊天金闕玉皇大帝也!”說的便是天帝。

        “你!”天篷真君氣得臉紅脖子粗,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他真想破口大罵卑鄙無恥的三只眼小兒,居然誣陷他目中無天帝!屁本事沒學透徹,盡會巧言善辯!

        天帝泰然問道:“這異世凡人如何而來”天帝一言既出,座下頓時肅靜。且被他一語點中要害,是了,正是從何而來從而去,才是最佳最妙的方式。

        可是,無所可知,誰也不知曉林蘇青這廝究竟是怎樣來的,又是從哪邊世界來的。

        天篷真君與李天王先是看向千里眼與順風耳,見他二位都只是搖頭探手,無可奈何道:“不曾聽聞。”

        隨即他們不約而同看向二郎真君,天帝見他們都不知曉,亦是看向了二郎真君,畢竟頭次聽聞林蘇青這介凡小子,也是因為二郎真君所提。他今下又對林蘇青這廝頗有微詞,應該是最清楚不過。

        可是,二郎真君也并不知曉林蘇青究竟是如何而來,更不知曉是何時而來。

        “他是如何而來必然與丹穴山的那位有著脫不開的干系。”二郎真君揣測道,“否則丹穴山的那位為何如此關照于他何況,他們丹穴山做事素來隨性,就連追風做事都是任意妄為,早前更有他們丹穴山的靈太……”

        “咳咳。”李天王突然咳嗽,打斷了二郎真君的話,二郎真君登時一怔,立刻噤了聲,險些觸犯了大不為……

        休要再說下去,再說下去恐怕就觸犯天條了。

        二郎真君頓時意識到自己一時嘴快,連忙調轉話題道:“無論他是如何來的,他對天下有威脅,我們將他……”

        “啟稟天帝,丹穴山子隱圣君來了。”忽然進來一位頭戴紅玉冠,玉簪珠履的仙使,是位仙女,她一身素白長錦留仙裙,點染幾筆淡墨竹,又以玄色留邊,很是仙逸好看。但她所帶來的消息,使得大殿之上的眾神仙們的臉色……不大好看。 () 《塵骨》僅代表作者林如淵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的立場僅致力于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臺。
    【】,謝謝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