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30章 我是誰?

  • 塵骨 - 第130章 我是誰?字體大小: A+
     

    林蘇青迅速出手握住了飛刺而來的長劍,他空手握緊劍刃,而那神兵器卻連他的手都無法割破,繼而他一把將長劍從天篷真君手里拔出,扔下山谷,赤手一雙空拳對陣天篷真君的三頭六臂。

    卻在這里,遽然從天降下一座寶塔,沖著林蘇青當頭罩下。

    一道巨如洪鐘的聲音也隨著寶塔降下:“孽障!還不速速束手就擒!”

    他們居然又來一員救兵!

    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林蘇青一把推開正在纏斗天篷真君,他火速抽身脫離戰斗,以避開那急急罩下的寶塔,憤懣不平道:“趁人不備,卑鄙無恥!”

    天篷真君立即又率領三十六位神兵天將撲將而來,陣法變幻莫測,令林蘇青眼花繚亂,疲于應對。不僅要抵抗天蓬真君的三頭六臂,還要避打雷電金劍,和神兵天將的陣法,謹防落入陣眼之中。

    剎那顧暇不及,林蘇青登時被天蓬真君一把釘耙扣倒在地,他正欲起來再戰,怎料哮天犬突然自夜色之中飛撲上來,一口銜住了他的小腿肚子再度將他拖倒。

    哮天犬之堅韌勇猛,即使被林蘇青渾身上下的力量烈火沖擊得七竅流血,它也堅決不撒口,不撤退。

    幾乎是在它撲咬上來的同時,那寶塔再次鋪天蓋地襲擊而來,就在寶塔即將落地的一瞬間,哮天犬急忙往松口,順勢被天篷真君的釘耙往往旁邊一刮,將它帶出了寶塔鎮下的范圍,只落下林蘇青當場被寶塔罩住,鎖了進去!

    這時,一位身穿鎧甲,頭戴金翅烏寶冠的神仙,自蒼穹之上的層層云幕之后徐徐現身出來。他右手持著三叉戟,左手一攤,將那巨大的寶塔收回掌心中托著。

    寶塔原本頂天立地般高大,此刻卻收得只有巴掌般大小,被他輕易的托在掌心里。

    二郎真君意外道:“李天王!”

    被呼作李天王的神仙撫著胡須落下來,對二郎真君道:“天帝憂心你,特地著吾等助你捉拿這禍患。”

    二郎真君頓時覺得局促不已,李天王此言原本說得很是平常,可對于方剛戰敗的二郎真君來說,這句話聽來是何等的窘迫難堪。

    他乃天帝的親外甥,年紀輕輕便封為真君,盡管無論是實力還是修為,他已經足以封號為真君,可仍然因為這一層特殊的身份,飽受非議。始終為人所質疑,是因了與天帝的關系才得以受封階品。

    好不容易憑借著自己的赫赫戰功才站穩了地位,堵住了悠悠眾口,今下這一敗,恐怕又要惹出是非惹出什么言論來了。

    天篷真君看出了二郎真君的窘色,寬慰道:“二郎真君無須慚愧,這原本就不是普通的禍患,若不是李天王計策周全,即使是本君與你聯手,也很難說能夠成功拿下他。”

    李天王謙虛道:“天篷真君過獎了,主要還是天篷真君神威。”

    雖然是有安慰他的意思在,可是對于這互相吹捧的虛假情誼,二郎真君的心中還是有些鄙夷。卻又不得不承認,的確是因為如此,才得以拿下林蘇青。

    ……

    在他們正是你一言我一語的行客套之禮時,被納入寶塔的林蘇青,此時并不好受。他正置身于天旋地轉之中,輪番經受著不斷的驚雷,不停的閃電;當一陣大水淹覆,又來一陣滾滾泥沙;時而設萬箭齊發令他千瘡百孔,時而起無數道力量似乎要將他五馬分尸……

    林蘇青被折磨得心力交瘁,頓時失去了意識。

    ……

    待他終于醒過來時,已不知過了多久,眼下是什么時辰。

    但他清楚的記得方才發生過的一切,也知道自己此時被困在了一座寶塔之內。

    他醒來得見自己正躺在一座大殿之上,坐起來正面對的是三通天尊神像。居中的乃是身著藍袍的玉清元始天尊、左為身著黃袍的太清道德天尊、右則為上清靈寶天尊。

    他之所以認識這三位天尊,是因為在那本易髓經中的第一頁便印有這三位尊者的畫像。且看過他們的介紹,他們三位總稱“虛無自然大羅三清三境三寶天尊”,是天界的三位至高天尊,是這邊世界開天辟地以后的先天神尊。父神隕入山川河海萬物生靈后,他們便代表著父神。

    林蘇青趕忙爬起來沖這三位天尊跪下,向三位天尊神像各磕了三記響頭。

    而后,他仰頭注視著三位天尊的神像,誠心誠意地問道:“請問諸位天尊,我,究竟是誰?”

    他當然震驚于先前與神仙們大戰時的自己,他當然不敢相信自己擁有著那樣強大的力量,他當然確定那的確是他自己,不是別人。

    當然,當然,一切都仿佛是理所當然之事,一切卻又仿佛是匪夷所思的一場夢境。所有的心情在蜂擁而上爭先恐后地擠上心頭,堪比大年三十于大街小巷噼里啪啦亂蹦的炮仗。

    震驚、驚恐、恐慌、慌亂……亂,亂得只剩下一團亂!

    他心里原本很亂,卻又在亂到了極致時,反倒是成了一片空白。

    他二十余載的人生里,一直認為自己只是一介普普通通的凡人,甚至在來到這邊世界以前,他也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尋常得不能再尋常、于人海里一抓一大把的普通人。

    他回想起自己從小到大究竟有何獨特之處?或是獨特的能力?

    ……一無所有。居然普通得連一丁點特色也沒有。健健康康、正正常常,不是特別聰明,也不是特別愚鈍。同別的普通人一樣,也曾因背不住課文被老師罰,也曾因做不好事情被領導罵。

    他真的連一點特殊之處都沒有。

    怎么來到這邊以后,就變了?怎么就忽然之間一切都改變了?

    所有見過他的,不論是人、還是仙、或是神……都當他是異類,都當他是禍患。他一直以為可能是因為他是異界來的,對于這邊世界是一個變數,因此才不被接受。他一直以為是因為如此,可是方才,方才連他自己都恐懼了自己。

    “諸位天尊,我……真的是禍患嗎?”

    他木然地攤開雙手,無力地攤在腿上,他凝神看著這一雙因為缺乏鍛煉而細弱的手,看著這一雙比女人還要細嫩的手,試問從小除了練字翻書便是連重物都未曾提過的手……叫他如何去置信方才所發生的一切?如何去回想這一雙手所爆發出來的力量?

    他猶然記得,在被二郎真君重傷之后,在瀕死之前,大約是靈魂或是心神,到過一個奇怪的、像是火山內部一樣的地方。

    他記得火山口上有著無數條鐵鎖封印,在四面石壁上插滿了貼著符咒的各類冷兵器,還記得那道不知來自何處的聲音……更記得那聲音問過他,問他需要幫助嗎,他回答——需要。

    而后,便造成了方才的一切。

    他清清楚楚的記得,一絲一毫都沒有忘記方才所經歷的種種,就連后來哮天犬咬在他小腿肚上的疼痛,他今下都還清晰的記得。

    只是現在去摸,已經不疼了,去看,傷口也消失了。連同身上被雷打電擊造成的傷,也全都沒了。

    霎時,他驀然回想起于四田縣時,他被那些粗蠻的百姓和二郎真君所率領的天兵天將輪番暴揍,一覺醒來,竟也沒有留下任何傷痕。他那時候只聽狗子說治好了,便以為是主上為他治療的,現下想來,可能……不是?

    對了還有魍魎,他忽然記起來,當時魍魎原本是在他體內尋找著什么,卻在她觸碰到他腹內某處時,突然驚愕的抽離而出,還質問于他,問他究竟是何人。

    還有,還有方才二郎真君所問的——“你究竟是何身份?”

    他現在還清清楚楚的記得當時二郎真君目光中的萬狀驚恐,當時的二郎真君似乎是怕了他。

    以及后來與二郎真君、與天篷真君,與那三十六位神兵天將,與他們對陣時的所有過往先下全數歷歷在目。

    是呀,他究竟是誰呢?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呢?他也回答不上來。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擁有著如此強大如此厲害的力量……

    震驚嗎?已經震驚過了。意外嗎?也已經意外過了。難以置信嗎?事實已然發生,一切盡數擺在眼前,即使難以置信也不得不相信了。

    種種情緒糾纏過后,他現在的心緒只剩下了平靜,他居然很平靜,他不是應該驚恐嗎?他不是應該驚喜嗎?他不是應該……

    不不不……實在是太意外了,意外到他自己都將自己嚇住了,意外到此時此刻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該以怎樣的心情去面對這樣的自己。

    為什么會如此平靜,平靜得像先前參悟“清靜”時的心境。可是他此時并沒有在修習經法,也并沒有才體會清靜。

    他只是尋常的坐著,尋常的回想著不尋常的經歷。在經歷了那幾番激烈的戰斗之后,在發現自己的一切不尋常之后,居然是如此的平靜……

    是不是越是受過了巨大驚嚇,巨大刺激之后的人,往往越是平靜的。仿佛把所有的情緒都集聚在同一時間全部消耗殆盡了。

    反正他是,他現在的心境平靜得令他都感覺到恍如隔世,仿佛自己從里到外變成了另一個人。

    “我……究竟是何人?”

    林蘇青仰起頭問著那三通天尊的神像。

    神像依舊寶相莊肅的垂著眼眸像是在看著他,也依舊是誰也不曾應答他。

    他像是鐵了心地要從這三通天尊神像面前尋找出解答,卻又像只是想通過自言自語來排解自己迷惘的心神。

    他像是很茫然無措,又像是坦然從容。

    我是誰?

    我真的是——禍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