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29章 神兵天將奈我何!

  • 塵骨 - 第129章 神兵天將奈我何!字體大小: A+
     

    話一出口,二郎真君先是自己一怔,怎么會下意識的認為林蘇青是從異世回來的?回來……他為什么會下意識的認為林蘇青原本就是這邊世界的?!

    然而林蘇青始終不言不語,只是漠然的看著他,那眼神之中的漠然,居然比憤怒更為可怕,比仇恨更為恐怖。

    二郎真君驀地有些后悔了,他不該刺激林蘇青,也許如果不是方才他故意刺激林蘇青,林蘇青就依然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小子。

    他后悔了,他知道自己不是現在的林蘇青的對手。

    二郎真君悄然地后退了半步,于手中長戟的三尖兩刃上凝聚著金燦燦的神力,逼在林蘇青身前,這次不是進攻,而是防御,不容接近。

    “林蘇青!”他沖林蘇青大喝一聲,試圖將林蘇青的理智喚醒。

    林蘇青吭氣一聲冷笑,顯然是聽見了,可是他嘴角似輕蔑地勾了一勾,繼續上前來。

    二郎真君見他仍然往前,于是當即將三尖兩刃的槍尖凝聚了更為強大的神力,卻剛要刺出去,被林蘇青一把握住了搶尖。

    長戟是神器,長戟的槍尖之鋒利,可以一槍刺穿一座參天巨山,況且它此刻還凝聚了二郎真君強大的神力,那便是鋒利至極。然而眼下,卻被林蘇青徒手握住,連他的掌心都未能割破。

    “這……”

    二郎真君怛然震驚,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唯有……不等他思索,林蘇青怒目睚眥,猛地用力一折,竟是硬生生地將槍尖折斷,隨即又一把握住了長戟的槍身,順勢往自己跟前一拽,猛地將二郎真君拽近,抬手就將手中的槍尖沖著二郎真君額頭上的那只天眼刺去。

    二郎真君當即松開長戟,展臂向后急速飛出,避開了那一刺,并與林蘇青拉開距離。

    而林蘇青即刻揚手拋出槍尖,那槍尖此時竟然帶著林蘇青身上的力量,那力量使得槍尖迅如奔雷,直逼向二郎真君自己!

    方才為了避開那一次,二郎真君是拼了力氣往后急退,此時正處于僵直,根本無法在及時的閃避,眼見著那槍尖正要直直的刺入二郎真君,哮天犬見狀,緊忙縱身飛撲而去,誓死要替自己的主子擋住這一擊。

    “哮天!”

    二郎真君急忙出手想去一掌推開哮天犬,林蘇青的這一擊,憑他是可以硬扛下來,可是哮天犬不行,受之必死!

    千鈞一發之際,霎時,一把金瓜鉞斧格驟然出現,擋住了飛刺而來的槍尖,救下了哮天犬,也救下了二郎真君。

    二郎真君一見那法器,心上一喜,驚詫道:“天篷真君!”

    隨后趕來的大帥握住持金瓜鉞斧,只見那槍尖在金瓜鉞斧的曲頭處打了幾個回轉,他隨即將金瓜鉞斧一撇,將槍尖撇向了別處,似一顆隕落的流星落入了漆漆深谷,隱入墨色密林消失不見了蹤影。

    來的是天蓬真君,乃北極四圣之首,號北極天篷真君。

    他一身黑衣玄冠金甲,肩生三頭六臂。除了那把金瓜鉞斧,左右還各持有長劍、長戟、弓箭、提索、和木舌金鈴。儀容英俊威嚴,周身神光赫赫,竟是比二郎真君更是耀眼。

    他并非孤身前來,在他身后還領著三十六位神兵天將,皆是雙手持有法器,一手持金劍,一手持著多棱銀盾。

    “拿下!”

    天蓬真君一聲令下,神兵天將們立刻排開陣法,將林蘇青圍在了陣法中央。

    他們圍繞著林蘇青飛速移動,看不清他們的真形,只能看見接連的影子接成了一個圓環,繞著林蘇青打圈。

    同時他們舉劍引雷,并利用多棱銀盾對引來的天雷進行折射,眨眼便織出了一張閃雷電網,更是將林蘇青死死的困在中心。

    此時的林蘇青不復平日里的清秀,而是面目猙獰,像惡魔,像困獸,他試圖掙脫,卻掙脫不開,于是,他干脆緊握雙拳朝地上蓄力一記猛錘,拳上強大的力量沖擊在地面上,如一拳錘入了激流,力量迸發,山崖當場斷裂。

    一時間,斷崖滾石一發不可收的瘋狂地墜入山谷,震得谷中轟隆聲巨響如悶雷。山谷底下騰升起陣陣塵沙,在這樣蒼茫濃黑的夜里,那些塵沙仿似迷蒙蒙的灰色的煙霧。

    在山崖斷裂的同時,林蘇青所爆發的力量震飛了圍繞著他的三十六位神兵天將。不過他們隨即腳下凌空一點扶搖而上,駕著白云,再度引雷成網,更是直接將林蘇青懸梏在了高空,使得他的腳下沒有了依托。

    林蘇青還不會使用自己身上的力量,更確切的說,他此時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力量,他甚至沒有清楚的屬于自己的神智。他的腦海里,他的心底內,只剩下憤恨,只剩下不屈,只剩下對殺戮的渴望。

    所以,此時此刻的他,完全是由原始的攻擊性在兇狠蠻橫的驅使著力量。他被再次困在了法陣的中心,被數不清的電網擊打,被三十六道驚雷輪番直劈天靈蓋。

    掙脫不了,且躲避不了。

    但是,被電網連擊,被天雷劈打,他似乎逐漸恢復了些許神智,頭腦變得可以簡單的有一點思考。

    他發狂地一聲暴吼,渾身烈焰般的力量爆發,將無數電網震斷,將落下的天雷生生震向了別處,被震走的天雷缺失了攻擊指向,隨意落腳,二郎真君連忙攜起哮天犬躲避,天雷亂打,連那些神兵天將也自是躲避不及。

    林蘇青全憑自己一身騰繞的力量懸浮于高空,他不會駕云,也不需要駕云。

    “我到底犯了什么罪過?引得你們要輪番來取我性命?!”剛剛恢復了些許神智的林蘇青,脫口而出的便是內心最大的不屈。

    天蓬真君金剛怒目,劍訣怒指,訓斥道:“你犯過的罪孽,與你將來要犯下的罪孽,無可比擬!”

    “我犯過什么罪孽?我將來會犯什么罪孽?!你們有能耐就先說清楚!故作高深莫測算什么!”林蘇青質問著天蓬真君,質問著二郎真君,質問著所有的神兵天將。

    “承認吧!其實你們根本只是猜測!”林蘇青叱道,“可是你們只是猜測我可能會犯什么過錯,我就真的會犯什么過錯嗎?你們憑什么如此斷定?沒有任何依據,不能做任何證明,僅僅是出于私心的猜測就要來殺了我,你們憑什么?!”

    林蘇青的腦子似清醒又不似清醒,他只是有些感受到自己想說什么,就直言說了出來,可實際上,對自己正在做的事,對自己的這一身力量,他毫不知情。

    因為真正的他,真正的那個林蘇青,此時正昏睡在火山洞口內的那塊圓石臺上。

    但,他的憤懣是真的,他的不屈是真的,他認為的不公也是真的!

    憑什么,憑什么你們猜是什么就是什么?!

    他活了二十余載,自問從小到大本本分分,一點害人之心也沒有,憑什么來了這里就時刻被認定為是禍患?!

    “是你們怕了嗎?”林蘇青倏然放聲大笑,笑得極其夸張,像是在故意以這樣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對他們這些自以為是的神仙的不屑與嘲笑。

    “因為我是你們所謂的變數,你們這些神仙都認為凡事盡在掌握,你們喜歡萬物蒼生皆在你們的掌握之中,而我不是,我林蘇青是異世來的,是你們沒有意料到的,是你們最害怕的變數!我是變數!哈哈哈哈哈~所以你們怕了?!你們怕我了?!你們是怕我的了吧!”

    “孽障!休得猖狂!”天蓬元帥一聲喝令,即刻親自下場捉拿。

    他沖林蘇青撲將而來,同時三十六位神兵天將,當即又排出另一道陣法。

    蓬元帥三頭六臂與林蘇青的一雙拳頭對陣。三十六位神兵天將各自站定乾、坤、生、死、水、火六大方位,將林蘇青圍困在陣法之中。

    隨著天蓬元帥入場,他們迅速依照坎、離、兌、震、巽、乾、坤、艮等八個方位移形換影。

    金劍銀盾匯成以一片刺眼光暈,時而如山陵起伏,時而如高山傾覆,出劍迅速如奔雷,防不勝防。

    二郎真君急促道:“天篷真君!此禍患必須除掉!留他只會禍患無窮!”

    “我不是禍患!”林蘇青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你們不過是以多欺少,恃強凌弱!你們算什么神仙,算什么大義!”林蘇青一邊與他們對陣,一邊歇斯底里地怒斥,“什么替天行道,分明是一群自以為是小人!你們怕的不就是今后打不過我嗎?你們是怕我!”

    天蓬元帥當場氣得沖冠眥裂,怒不可遏地咆哮道:“放肆!孽障看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