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27章 難道是地獄?

  • 塵骨 - 第127章 難道是地獄?字體大小: A+
     

    二郎真君持長戟逼著林蘇青眼睛,毫不留情道:“本君認定你是禍患,所以殺你。你想要公平,也可以認為本君是禍患,殺了本君。機會給你了,來戰。”他上回在四田縣見識過林蘇青的力量,非同小可,就是不知道為何林蘇青今下就是不使出來。

    “呵,這真的公平嗎?”林蘇青不以為然,傷口處鮮血不住地流淌而出,他感覺自己就快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正如真君你自己說的,弱者不配談公平。我現在可能命不久矣,這也能叫公平?

    二郎真君一腳踏在林蘇青的胸膛上,林蘇青當即噴出一口濃血,二郎真君的面前頓時一道淡huángsè的光輝化作透明的盾牌,將林蘇青的血水擋住,竟是半點也不曾濺到他的金甲上。

    他冷眼道:“本君說公平,就是公平。”

    待那副光盾散去,二郎真君掃了一眼林蘇青上下,不禁嗤道:“你不配穿這身偃月服。”

    此時的偃月服,一身銀白早已被浸透了大片大片的紅色血跡,玷污了它原本的銀白光華。

    二郎真君也是前兩天恰好聽說的。那是因為天上無不在談丹穴山的那位二太子,竟然將偃月服贈給了一個異世來的凡小子,所以他也才知道了偃月服的來歷。

    偃月服,是以天之四靈白虎神尊的皮毛為底料制成的神袍。

    白虎神尊乃殺伐之神,由于天之四靈的獨特性,他們是從鴻蒙之初活到現在的最古老的神尊。

    天之四靈其中有三位都不曾孕育后代,且自父神以身化萬物后,他們便分別沉睡在世間的各處,間隔幾十萬年才會現身一次,但凡出現,便會順手給自己喜愛的小輩賞賜一些隨身物件。

    而白虎神尊便是在現身時,將自己那時候所換下的皮毛贈予丹穴山的那位二太子。而后,那位二太子便將神尊的皮毛制成了這套偃月服。

    正因為白虎神尊乃殺伐之神,是至尊的戰神。所以偃月服具有刀槍不入,水火不容的防御功效,不過,這功效也與穿戴者本身的實力息息相關。

    譬如,林蘇青就無法使偃月服發揮它真正的功效,林蘇青太弱了,弱到如此這般厲害的偃月服,就連哮天犬的獠牙都抵擋不了。

    林蘇青此時的慘狀,令二郎真君不免有些懷疑,上回在四田縣時,那殘害生靈作亂人間的孽障,究竟是不是眼前這個手無縛雞之力,只會一些低端幻術的林蘇青?

    可是偃月服不可能有假,除了林蘇青,旁人不可能再有。那就正好應了他的另一種猜測。

    “看來,本君估得沒有錯,你的力量果然不受你自己控制。”

    他猜不到究竟要如何才能使得林蘇青發揮出力量來。

    “你無法控制并不能代表你沒有再次殘害蒼生的可能。”

    過分的剛正,便是無情。二郎真君無情道:“本君專司三界安防,為了蒼生的安危,今下除了你,你便再也沒有作亂的機會。”

    他頓了頓,又道:“你也不配葬在任何地方。就讓這山里的飛禽走獸用你的尸骨果腹,待閻王將你的魂魄發還原籍。”

    二郎真君方才的那一腳踏下來,林蘇青感覺自己的心臟仿佛被踏碎了。他漸漸地聽不清二郎真君的聲音,聽不清他后來在言說些什么。

    他只覺得頭腦昏沉,莫名地突然地就說不動話了,連牽動嘴皮的力氣也喪失了去,眼皮也沉重得再也抬不起似的,

    他任由這昏沉狂潮般席卷著整個大腦,胸腔像是壓著千斤巨鼎,壓得喘不上氣來,也痛得喘不上氣來。

    渾身上下的疲憊感在不停地催促著他,睡吧,只要閉上眼睡了,就不會再有任何痛苦了。

    可是,理智又在告誡他,不能睡,睡了就是死了,死了就再也無法證明自己,不能睡,不能輸。

    然而,無論他如何努力去與這份充滿誘|惑的困倦抗衡,卻如何也控制不了自己,繼而困意都不算得誘|惑了,而是全部化成了一種壓迫感籠罩著他,令他他不得不睡過去。

    他想睜開眼睛,當微微睜開一絲縫隙,卻又不由自主地再度闔上,他奮力地再去睜開,卻又再次被闔上,睡意排山倒海襲來,不允許他再度醒過來。

    這一閉,竟是無論如何都睜不開了。

    意識化成了一片虛無的白,又由白,歸成了零。

    失去了感知,失去了意識,失去了所有,大約這就是失去了生命吧。

    林蘇青以為自己死了,“以為”過后,便什么感覺也沒有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忽然又恢復了意識,恢復了感知。

    耳邊聽到有烈火熊熊燃燒的聲音,那火格外的熾烈,呼呼呼地有點像風聲,但他確定,那是烈火,不是風。

    又過了許久。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

    他發現,自己此刻毫無困倦,毫無傷痛。他發現,自己正躺著。

    眼前的天空是一個巨大的圓,怎么會是圓?

    而在那圓上,牽扯著幾十根粗壯的鐵鏈,鐵鏈上貼滿了像是符令的長條紙張,像是為那個“圓”施加了封印。

    他滿心疑惑的坐起身來,放眼四周,居然是刀山火海。而自己居然正身處于刀山火海忠心的一塊圓臺之上。

    他摸爬著站起來,發現地面十分燙手。他嘗試著往圓臺邊緣走去,他以為當他離開圓臺的中心,這圓臺便會失去平衡而有所傾斜,不過并沒有,是如履平地。

    他走到邊緣往下一看,騰騰熱氣沖臉而來。圓臺底下是火山巖漿,正沸騰著、翻滾著,這里的一切,都被沖上來的灼灼熱氣炙烤著,難怪他剛才觸摸地面時,感覺有些燙手。

    這里像是在一個巨大的火山內部,那些鐵鏈子封住的“天空”,應該就是火山口。

    他轉身觀察著環繞四面的火山內壁,看著壁面上插滿的那些刀劍斧錘等各種冷兵器。

    每一把兵器的手柄上,無不是環貼著一道符令。

    每一把兵器且無不是投射著一道森嚴的肅殺之氣。

    似乎每一把兵器,都是一道封印,它們就這樣密密集集的插滿了整座火山口的內壁,那些封印便隨之密密集集的封滿了整座火山。

    與此同時有一種異樣感,也格外的顯然。

    此處分明是火山內部,分明是處于灼灼炙烤之中,卻因為這些冷兵器而令人清晰的感覺到脊梁骨騰升著一縷寒意,林蘇青禁不住地打了個寒顫。居然在這樣連空氣都滾燙的地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他環保雙臂使得自己的身體能夠保留住不高的體溫,不至于在這樣的地方瑟瑟發抖。

    他仔仔細細的觀察者他腳下所站的這塊圓臺,直徑大約只有五步之長,似乎是懸浮在騰騰熱氣之中,似乎永遠不會墜落,將他一直托著;又似乎瞬間就會墜落,將他溶入滾滾巖漿中燒成灰燼。

    已然是前無去路,后無退路,

    林蘇青心中分明記得,他是在山谷里的一處懸崖上,分明記得自己被二郎真君的長戟一槍刺穿了心臟,且被一腳踏碎了胸膛……

    怎么此時此刻,竟毫發無傷的出現在了這里?

    “難道……我死了?”他自言自語道,“難道……這里是地獄?”

    “這里是地獄,但你沒有死。”一個厚重得發悶的聲音滾滾而來。js3v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