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22章 主上有婚約?!

  • 塵骨 - 第122章 主上有婚約?!字體大小: A+
     

    “不知道。”未遲說完便轉過身去,不再看他。就在她轉過身的那一刻,仙輝所照耀的光亮似乎也暗下去了一些。

    “那你說好像?”

    風速驟然小了,四周仿佛在一瞬間陷入沉寂。只是仿佛,實際上并不算這樣靜,僅僅是因為風嘯聲乍然停歇,遂將這涼夜顯得安靜了下來。

    余下的那些時而起時而滅,似有若無的微風,撩撥得人心有些浮躁,做不到如夜色那樣,想靜時便止了風噪,令蒼穹立刻沉默。

    “我沒有見過。”未遲背著身猶猶豫豫地考量了許久,片刻后才轉回身來,望著林蘇青,“我只是聽說過,那位如何也僅僅只是我的想象。方才說你像,也僅僅是與我想象中的有些像罷了。”

    “那……你聽說的那位是誰?”林蘇青捕捉到了未遲話里的漏洞,她并不是不知道,她只是不愿意說。

    “你無須知道,我也不必告訴你。”未遲的眼神變得很堅毅,仿佛是鐵了心地要否認林蘇青不是她所說得那位,“反正你不可能是,因為你是凡人。”

    既然她所想象的那位不是凡人,又同他很像……這下換做林蘇青的好奇心冒起來了。

    “你說的那位是神還是仙?”

    “我不告訴你哼。”未遲眉頭一蹙,順帶連鼻子也皺了皺,帶動了鼻子上也蹙起蹙小細紋。

    這副表情有些像狗子,但卻比狗子要可愛太多。狗子這樣時看起來很兇,感覺它隨時要一口咬來。

    林蘇青對這個任性的小丫頭實在是無能為力,遂說道:“那你能告訴我什么?”

    未遲撅著嘴仔細琢磨了片刻,驀然道:“嗯……子隱圣君有婚約,你得提醒他早日履行婚約!”

    “什么?!”林蘇青瞠目結舌,不敢置信。

    他明白未遲是不想告訴他究竟像誰,明白她是故意岔開的話題。可是她岔的這件事實在是令他震愕。

    “有婚約?!和誰有婚約?和你?!!”

    未遲一聽,小臉頓時漲得通紅,同他爭辯道:“怎么可能是我!!!反正、反正你提醒他就是了!”

    “那是嫦娥仙子?”林蘇青又猜道。

    “怎么可能!!!休要胡說!”未遲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她惡狠狠的駁斥林蘇青,“你要是再敢胡說八道,我就揍得你滿地找牙!”

    “那你說是誰?”

    主上居然有婚約……這何止是不敢置信,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如主上那般天山積雪萬丈冰山似的性情……居然會有婚約?誰敢嫁?誰也不愿意嫁吧?

    而且完全沒有看出來主上有婚約在身啊!

    據他目前所觀察了解的情況看來,主上終日除了批閱奏章就是看書喝茶,要么就是帶著狗子出去捉妖拿邪……婚約?!真要是履行了婚約與女方成了親……那女方莫不等同于守活寡?

    就在林蘇青愕然愣神之際,未遲朝遠處的一朵白云招了招手,那白云受了指示,連忙向她靠攏來。

    隨即她將銀冠和玉簪還給他,道:“還給你!我看過你了,我要回去了。”

    林蘇青木然地接過銀冠玉簪,倏然回過神來,連忙追了兩步道:“等等!”

    未遲正打算按著云頭翻上去,聽他一喊,當下停駐,扭頭看他:“放。”

    好吧,有話快說,有屁快放這句話,直接被她省略成了一個字。

    “還有一件事情要問你。”主上貴為圣君,關于主上的婚約估計他也問不出什么所以然來。

    于是他往前去了兩步,問起與自己相關的另一件事。

    “三只、咳、二郎真君除了說我是禍患,可還說過我什么?”

    連未遲這樣的小仙子都聽聞了他是禍患一說,該不會那三只眼神仙因為上回沒能抓住他,懷恨在心了,于是閑得沒事兒到處嚼他的閑話?

    可是堂堂真君嚼他的閑話,那不大可能,會不會是另一些別的可能。

    “我也不告訴你!”未遲沖他鼓了鼓臉,便按著云頭坐了上去,白云朵即刻直往天上飛去,只能遠遠看見未遲在夜幕中蕩著腿,似乎很是開心,大約是因為好奇心得到了滿足的緣故。

    “……”林蘇青凝眉杵在懸崖邊上,這種好奇心被勾出來,卻無法得到滿足的心情,有如一口呼不出來的悶氣,始終郁結在胸口處,堵得心里發慌,也發躁。

    可是……躁歸躁,眼下還有一個更為嚴峻的問題需要他考慮……

    “山高路遠我要怎么回去?”

    未遲倒是心滿意足的回去了,可是他是一介凡人,即使身佩迷谷樹枝,卻也只有一雙凡人腿腳啊。難不成走回去?

    風乍起,猶如鬼魅在呼嘯,時而高喊,時而低唱。

    夜空浩渺,林蘇青獨立于山崖之巔。于身前,是漆漆深谷,杳杳無邊。沒有月光,沒有影子,只有簌簌疾風,只有衣袂飄搖。

    他一身偃月服銀白如星光,宛若墨色蒼穹中的一點星辰,煢煢孑立,落寞而孤遠。

    “唉!”

    靜靜地站了許久,林蘇青沉重地嘆了一口氣,然后將銀冠玉簪重新戴回頭上,儀容端正后,他無奈的轉身,背著夜色,踽踽獨行。

    主上的婚約一事,還輪不到他現在去瞎猜,他此時此刻的心情,更多的是無奈于如何回去,不過除此之外,其實還因為未遲的出現有一些小小的愉悅。

    這是他初次遇見真正的小仙女,從前只在民間傳說里聽聞,或是在詩詞歌賦里暢想,連畫像也不過是作畫者們的幻想。

    所以,盡管未遲有些無理取鬧,突然把他帶來這里,卻不將他帶回原地……但,他只覺得心累,有無力也有無奈,然而沒有生氣,也生不起氣來。

    甚至還有些感慨、有些羨慕,未遲實在是一個奇怪任性的小丫頭、小仙女。她來無影去無蹤,任意妄為,像是自由自在。他自幼就格外渴求自由,這著實令他羨慕。

    如此這般想著,他孤零零地往山下走去。

    然而走著走著,心中忽然萌生出來一些擔憂,下山途中該不會有什么危險吧……

    若是遇上普通的小妖小怪,興許可以一戰。可若是遇到了不好對付的……畢竟山蒼神君說過,他現在所會的不過是一些雕蟲小技,若真要是遇上了難以招架的,想盼著有誰能及時的出現來救援他……恐怕比在街頭撿起來一張彩票,而那彩票恰恰中了一個億,還要難上加難。

    如是琢磨著,他倏然靈機一動——若是畫上一只大鳥,然后乘著大鳥御風而去?當會如何?

    似乎可行,不妨一試!

    他連忙摸出筆與和冊子,展開來鋪在地上,借著偃月服上溫潤的熒亮,即刻執筆開始作畫。

    冊子展開來雖然很長,但它左不過是一張折疊的長條紙,很窄,不太好畫什么過于高大的事物。

    不過,好在事物的呈像主要是根據心中所幻想而具現,畫工的好壞雖然有影響,但不是主要影響。

    所以,他最為擔心不是自己繪畫水平之差,而是擔心哮天犬毫毛的力量不夠。畢竟要載著他這樣一個凡人掠下高空歸去原路,應該是需要不少的神力。

    無法具現倒也不甚打緊,最怕是具現了但更慘——已然載著他起飛,卻在高空中因為力量不夠,突然化作一團空墨……只怕是要當場摔得粉身碎骨。

    但,不能因為害怕就不去嘗試,因為不嘗試,甚至都無法獲知——哮天毫筆除了能具現出死物以外,能否具現活物?

    如他正在通過幻想著筆所畫的——金鵬大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