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17章 最致命的弱,叫作未戰先懼

  • 塵骨 - 第117章 最致命的弱,叫作未戰先懼字體大小: A+
     

    林蘇青左手橫持著哮天毫筆,抵制在身前,阻止著夏夫人的接近。

    夏夫人倒是沒看出他手里的筆有何神通,而是裂開薄嘴,露出尖利的牙齒,哂笑道:“喲?左撇子?”

    對峙的關頭尚有閑心察覺這樣的細微之處,看來夏夫人的身體能否取得出來,對于她當真是不重要。

    “是左撇子還是右撇子,與你又何干。”

    林蘇青說著探右手從懷里摸出一片葉子,動作做得絲毫沒有掩飾,可謂是明目張膽,那夏夫人的目光有意無意地追隨著他的動作,將他的動作盡收眼底。

    很快她的臉上便浮出了的不屑,譏笑道:“不過一片普通的樹葉,怎么?情人吹過的樹葉?臨死前要特地珍藏?”

    “知道你會因為什么而死嗎?”林蘇青若無其事地將樹葉子卡在自己頭戴的銀冠底下后,隨意地垂下了手,在垂下時他刻意將掌心往外傾斜,展示出空空如也的掌心。

    繼而補充道:“因為話多。”

    “哼,你左不過是要死的,且容你小子多狂妄兩句”

    那夏夫人言語傲慢看似很不屑一顧,然而林蘇青的觀察細致入微,他精準地捕捉住了一絲細節,便是夏夫人的目光,果然在悄然追隨著他的右手,并且她看見了他的右手掌心中,空無一物。

    令夏夫人想不到的是,其實林蘇青的這一系列小動作,都只不過是故意而為的假象,是故意要引她的去看。

    他真正的目的其實正是,讓夏夫人注意到——他的右手是“空”的。

    “你似乎很提防我。”他忽然說話,轉移走了夏夫人的視線,隨即持著哮天毫筆的左手抬起來假意地摳了摳鼻尖,引她又看向自己的臉,又道:“是不是怕了?”

    就在夏夫人的目光移走后,林蘇青不動聲色地將右手背去身后,以手指悄悄地從袖子口勾出一片預先卡在里面的樹葉。

    他衡量過,夏夫人之所以遲遲未曾動手,并不是要與他閑話,估計是對他方才臨場瞎編“護身符”,仍然存有忌憚。不過她的神情看不出來畏懼,也看不出來慌張,估計是另有辦法應付。

    不過,她必然不知道,那其實并不是護身符,而是具有攻擊力的敕令。即使她有了對付的辦法,那也不是能對付敕令的打算。

    “看來你很有把握能殺了我。”林蘇從容不迫地沖她道,“既然如此,何不把你的身份告知于我,也好讓我在臨死之前增長一番見識。”

    “你不必知曉我的身份。”夏夫人忽然詭譎地發笑,“你也不必妄想著扣住了身體,就等同于扣住了我。”

    “噢?是嘛?”林蘇青撇撇嘴,故意如是道,“我不信。”

    雖然心臟在胸口內亂撞著狂跳,但無論是從面色還是神情,綜觀他外表,看起來都很是鎮定。

    盡管只是看起來而已,不過臨陣不輸氣場,畢竟也是御敵的一種方式。

    “就算沒有你這樣的小子出現,這夏宅的夫人~在七日之后也是必死無疑。哦不,說錯了~她只剩兩日了。哦不,呵呵呵呵~又說錯了~”

    夏夫人咧著嘴猙獰地笑著,尖尖的牙齒一排排露出來,抬高的顴肌擠壓著一雙飛眼,也因為那獰笑看起來成了兩道斜線。

    “因為你,她連兩日也活不成了。若是在天亮之前,頭仍是無法與身體合二歸一,她今夜,怕是要與你一并共赴黃泉了~”

    林蘇青裝作絲毫不畏懼于她,反倒是挑著高低眉,冷眼瞧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著她,問道:“那你呢?”

    “我?”夏夫人冷哼一聲,“哼,當然是去尋找新的宿主咯~”

    無論是語氣還是神情,都是極端的輕蔑,全然不把林蘇青這等小嘍啰放在眼里,俄而又道:“小公子莫不是舍不得妾身~”

    “哈哈~恐怕不行了。”林蘇青粲然一笑。然他這沒來由的一笑,實在是出乎了夏夫人的意外,她登時愣了一愣,隨即眼珠子微微一轉,像是猜到了什么,神色閃過一瞬間的嚴肅。

    隨即她嗤笑道:“將死之人,你還笑得出來?”

    “是呀,你居然還笑得出來。”林蘇青將原話奉還。

    “你什么意思?!”

    夏夫人聽出了其中意味,莫不是這小子已有防備?莫不是有陷阱?!

    她頓時感覺不妙,惱羞成怒之下,登時張開了血盆大口沖他撲將而來。

    “那你就先去見閻王吧!”

    分明是個正常的人腦袋,卻在她張開大口時,那上下的開合居然將近林蘇青的半截身高那么大!

    林蘇青大驚,連忙往邊上閃過,旋即飛出手里的樹葉,那樹葉之上有他提前畫好的大網,大網立刻具現,飛撲而出將夏夫人的頭顱全然兜住。

    顯然,哮天犬的神力遠遠高于這“夏夫人”的修為,此時此刻,縱使夏夫人的大嘴如何去撕咬,那大網緊貼著她的臉上形態,隨著她面部的肌理的變化而變化,令她無論如何始終啃咬不到。

    說時遲那時快,林蘇青立刻再度取出一枚樹葉,隨即又是一張更大的網躍然飛出,連同兜著夏夫人頭顱的網一并纏裹在鐵箱子上。

    這張大網將夏夫人的頭顱和鐵箱子統統裹了起來。

    緊接著,他持筆沖著夏夫人的臉,在她臉上畫下一道敕邪令。

    剛一著筆,夏夫人就是連連參加愛哦,當最后一筆落成,當場便是一聲極為凄厲的尖叫!呼嘯如疾風!

    林蘇青驚得渾身一震,趕忙抽了一枚早已畫好了符令的葉子塞進她嘴里。頃刻,她便只能猙獰著張大了嘴:“你……你是……”旋即是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她臉上的符令,加之嘴里的符令,當場重重生效,剎那乍現出耀眼的金赤色光芒,光芒比從前更為巨大更為刺眼,明晃晃地令林蘇青都不禁要抬起手臂以袖子遮了遮自己的眼睛。

    大網在金光之中化散成了幾縷空墨,待到金赤色光芒散去,林蘇青打眼一看,夏夫人的頭顱骨碌碌地滾落在地上,于脖子下面緩緩的淌著血水……

    死了……

    死了?

    死了!

    死了。

    一時間,他的心中生出千頭萬緒。

    當他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瞬間,他知道,妖怪,已經死了。同時也知道,夏夫人,也已經死了。

    夏夫人的死,在他心中所產生的愧疚感并不多。因為方才妖怪說過,就算沒有他林蘇青的出現,夏夫人也只有兩日可活。

    所以,他沒有覺得早死或晚死有太大的區別,而是覺得,這也算是給了夏夫人一個干脆,一個解脫吧。

    于夏夫人,她應該是需要的。

    同時,他還有疑惑——妖怪,居然就這樣死了,這樣輕易?嗯,這樣輕易的死了。

    沒有激烈地搏斗,沒有殊死地抗爭,單單只是因為幾張小畫,單單只是用了幾道敕邪令,就這樣死了。

    死得如此輕巧,死得如此突然,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突然得令他毫無防備。

    他驚詫,居然是真的就如此這般簡單的就死了,居然還是他親手殺死的。

    如夢似幻,連他這個置身事內之人,都難以置信,然而事實真相即是如此——的確是他殺死了妖怪,親手而為。

    他回想著方才的一幕幕,驀然發覺,敕邪令的威力……似乎……是變強了?

    山蒼神君曾有指點,敕邪令就像是影子,使用者越強它則越強。以前他自己所繪的敕邪令,大約只有一星半點的驅避的作用吧,而且似乎是僅僅能驅散那些小鬼,連方才五花大綁被夏夫人觸碰到時,也只是把“夏夫人”擊飛罷了。

    現下,卻是能直接殺死了。

    這其中,會不會與他先前所修習的心經有關呢?

    如是他又回想到,于先前,主上在親自賜予他這道敕邪令時,對于當時一無所知的他,便能輕易的劈死徐家的兒媳婦那樣的行尸走肉。

    如若,主上所賜予的符令,放在現在的他的手中,那會是如何?是不是更加強?

    如若是以后……

    又會是如何……

    他不過才習過入門的心法,不過是才領悟了第一篇經文。

    竟然就在無聲無息中變強了?

    起初還以為只是感知變得敏銳了,怎樣也沒有想到,力量居然也隨之變強了。果然如狗子所言,修內而強外嗎?

    單是這小小的一件事,只是這尚算輕易地殺了“夏夫人”,就令他明白了——狗子說得沒有錯,不可估量的力量是由內而外的。比如方才,比如現在。

    且的確是悄無聲息的變化,就拿他自己來看,若不是一時的好奇心,若不是作死想試一試……恐怕連他自己也無從知曉,其實自己已經變強了。

    與此同時,他也切身的領悟了——修內的變強,不止是不可估量的變強,并且是由內而外無聲無息地變化,是完全不曾覺察的變化。

    他看著滾落在地上的夏夫人的頭顱,看著她那圓瞪鼓脹的眼珠,看著那脖子緩緩流淌出來的鮮血,腦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著自己與這位“夏夫人”從始至終的交談和交手的一幕幕。

    腦中猛地記起當初從四田縣出發前,主上說過的一句話——“遇事鎮靜,不可慌亂,一身正氣,妖邪自然不敢侵你。”

    原來并不是當初理解的那樣簡單,原來主上的那句話并不只單單是為了鼓勵他不要害怕而說的。

    聯系方才的一切,他原本是仗著有敕邪令作保,自信有把握能安全逃脫,所以適才他能夠臨危不懼,至少是裝也能裝出冷靜與那妖怪對峙。

    估計,那夏夫人之所以沒有一回來就直接攻擊他,恐怕也正是因了看他過分冷靜的因素吧?

    而后當她感覺有不詳的異樣時,登即就朝他撲來,一則說明她已然不懼怕他身上的那道所謂的“護身符”了;二則說明,或許她仍舊害怕,只是一時間的無法拿捏的惶恐逼急了他,她畏懼了她以為的“異樣”。

    那么,夏夫人一開始所防備的,后來有所畏懼的,大約皆是與他所表現出來的從容自若有關系?

    因為他不慌不忙,所以夏夫人則慌了亂了?

    那么換言之,如若早還沒有開始的時刻,他就先行失去了凜然正氣,是不是妖邪自然就敢來欺他,害他,殺他。

    如是這般分析……

    原來,最致命的弱,叫作未戰先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