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13章 與老母雞拜堂成親

  • 塵骨 - 第113章 與老母雞拜堂成親字體大小: A+
     

    與其說是喜房,倒不如說只是以紅色為裝飾的尋常房間罷了。放眼房間內的幔帳、桌布、以及床被等飾物,皆是選用的以大紅色為底,上以綠線繡花,用大紅大綠之色沖撞出大喜大烈之狀。

    但這種喜烈之中摻著陰邪之感,令人不大舒心,看久了不禁眼花繚亂,而且越看越覺得瘆。

    林蘇青看得眼睛發花,于是閉了閉眼睛。

    說來實在跌面兒,他林蘇青居然同一只老母雞拜了堂成了親?

    這事兒說出去任誰敢相信?

    唉……罷了罷了,丟人且丟人吧,總不能為了顏面連命都不要了。

    斷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得先辦法先離開這里,至少也要先獲得自由,若是始終被綁縛著,豈非待宰牛羊?

    不可,事不宜遲,必須先趕緊掙開。

    這次他是片刻也不敢瞎耽誤,剛見那些人轉身,他便立刻開始偷摸起袖子里藏著的哮天毫筆。

    多虧了方才的幾番鬧騰,只顧著掙扎也沒顧上繩索勒的疼痛,現在手腕處雖然破了許多表皮,稍微動一動便生著刺刺的疼,不過好處是繩子被掙松了許多。

    這便足以使手腕獲得了更多的活動余地,抽起毫筆來,沒一小截的拉扯,也相比先前寬裕。

    只是,自然比不得坐著時來得方便,特別是側壓著的正巧了是右臂,偏偏因了他是個左撇子,所以哮天毫筆恰恰就是藏在右手的袖口內。

    是右側躺,毫筆便被自己的身體重量壓著,這多少增添了難度,因為他不得不一邊一小截一小截的抽出來,一邊用肩頭為支撐,以抬起一部分上身,好使得右臂壓得不至于緊實。

    好不容易他終于抽出了筆,刻不容緩地就著身后的被褥的錦緞面為畫布,落筆著畫一把小刀。

    反手作畫,且又活動不便,線條落得很是扭曲。好在具現出來的事物,主要是憑心中意念來成形。

    于是他從落筆畫下伊始,就閉緊了雙眸,在心中切切的幻想著一把鋒利的小刀。當然,肯定不能如瑞士軍刀那樣復雜,只要鋒利即可,越是鋒利越是需要。

    他竭力控制著被反綁的手不要因為繩子的阻礙,將線條畫得扭曲,但往往事與愿違。

    當一筆落盡,他隨即攤開右手,倏然果然有一把小刀主動落入了他手心里。小刀的形狀多少瘦了點筆畫的影響,刀柄處凸出一塊疙瘩,那是繩子蹭到了手腕的傷口,生疼時手抖了一下所造成的。

    管不了那些細枝末節了,林蘇青怕不慎割傷了筆,于是將筆放在腰下藏著一半,一是可以壓著點,避免它滾落到別的地方,二則是萬一在他尚未脫身時,有人來了,不至于被人發現。

    緊接著他立刻反手持刀,開始切割繩子。卻是割了許久,繩子都不見斷開。他摸了摸方才切過的地方,心中一陣悵然,割了這么久居然才僅僅斷開其中一根繩子的一半?!

    懊惱之余他這才恍然后悔,若是早點知道這繩子搓得這般嚴實這般堅硬,他就不應該畫成光滑的刀鋒,對于這樣既粗又糙的,他正確應該是畫一把鋸子才是最快最可取啊。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他將小刀放置一邊,隨即又將哮天毫筆從腰下抽出。

    砰!

    就在他正欲抽出毫筆,房門突然砰地一聲被人大力推開了!

    嚇得林蘇青一震,覺得壓在身下不保險,趕忙又把筆往被子里藏了藏。

    藏妥毫筆后抬眼一瞧,只見進來了一位半老徐娘,雖然濃妝艷抹,卻并沒有穿戴鳳冠霞帔,單是一身暗褐色的錦綢衣裳,不太見紅色,不見喜慶。唯一勉強算是丁點喜色的,大約屬她在脖子上纏的那一圈紅線。

    但那也看不出喜慶,反而顯得奇怪,為何在脖子上纏繞紅線?

    不知來者是人是鬼,莫非是他們加夫人?

    林蘇青打量著她。見她頭發十分緊實地盤成了一個大大的發髻,堆頂在頭頂上,仿佛特地在頭發上打過一層蠟油似的,锃光瓦亮,且規整得不容許有一絲碎發散落,甚至不曾裝點任何發飾。

    從她開門,林蘇青注意到,于短短時辰里,天色已然見晚,估摸已是臨近申時。

    那半老徐娘見他目光盯著門外,隨即反手合了上門,收著下頜,抬眼笑盯著林蘇青,神色詭異道:“相公,可是等急了?”

    相公?如是說……她就是夏宅的夫人?

    “什么、什么相公?夫人,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亂講。”林蘇青嘴上天南地北的胡謅著,手卻在背后緊緊的攢著,摁在哮天毫筆上,想時刻確認它還在。

    “我是與一只老母雞拜的堂成的親,我該是那只老母雞的相公。”罷了罷了,不就是顏面嗎,不要就是了。他繼續道,“大姐你定然是認錯了。”

    “妾身未曾認錯,你就是相公。”夏夫人漫步款款走進,笑吟吟道:“是妾身委實害羞,遂才以老母雞代行拜堂之禮,還請相公莫要見怪~”

    “不不不我沒有見怪,我覺得我同那只老母雞挺般配的。”不知何時起,他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已然練得是爐火純青,“既然我已經與它拜堂成親了,那么我要對它負責到底。你看我現在是有雞之夫對吧,你還是另擇良婿吧。”

    他一邊胡說八道,一邊摸到了那把小刀偷偷摸摸地在身后割著繩子,怕動作過大被夏夫人發現,他還只能是一丁點一丁點以刀鋒去磨。

    而那半老徐娘的夏夫人,低頭似莞爾一笑,翹著蘭花指撫了撫耳邊的鬢角,那鬢角原本就未曾散亂,她這一撫便將那緊貼在耳前的鬢角撫得更為平整,像是貼上去的似的。

    她繼續走近,發著媚道:“相公盡開妾身玩笑。”

    而后,她佯作嬌嗔道:“可是那只老母雞妾身已經吩咐廚房燉上了,相公怕是不能同它白頭偕老了。不過~”

    她說到半截,忽然話鋒立轉,眼神驀地變得狠厲,道:“有句話說,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妾身倒是可以幫你成全后半句。”

    他當即反口道:“不不不夫人,我方才只是同你開個玩笑呢,還是咱們倆郎才女貌~同生共死的好~”

    面上裝作下流笑意,心里卻是在干著急,這該死的粗麻繩,怎的如此結實,他割了這么半天才勉強割開一根。

    可是那些仆從捆綁他時,可是死死的纏了他好幾圈,層層疊疊地纏繞著,現下只斷開一根,壓根拆不散那些繩子。便只得繼續割。

    “誰要與你同生共死呀~”夏夫人說笑著作勢便要倚下來。

    可是,就在她的手剛搭上林蘇青的胸膛,當即一道金赤色光芒乍現,把夏夫人當場擊飛。

    她的后腰恰好撞在了房間中堂的圓桌桌沿上,將她橫生生地截住,否則,她可能會被那道金光徑直沖上對面的墻壁。

    “你不是人!”

    “你不是人?!”

    二人異口同聲驚怔大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