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12章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 塵骨 - 第112章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字體大小: A+
     

    因此盡管妖界只是“玩”而不戰,可怕就怕的他們就算不與魔界聯手,萬一有朝一日碰巧制造了一個破綻,導致魔界攻戰天界,當如何?妖界肯定是誰也不幫的。

    一旦開戰,天界諸神自然是經得起,可是天界并不是獨立的只有天界罷了,天界還是小三界之首啊,交戰之后,脆弱的凡界和戰力薄弱的幽冥界,必然會受牽連。

    因為無論是妖界還是魔界,任誰單獨都不一定拿得下天界,但是他們真正的目的也不是拿下天界,他們要的是另外兩個小界。

    所以天界與妖界和盟,從而壓制住最為殘暴的魔界,使魔界不敢輕舉妄動,是為上上之策。

    于此同時,小三界不僅免去了諸多戰禍,并且在妖界不主動去擾亂凡界后,近萬年來,天界終于又添了許多得道飛仙者。

    不過弊端也十分顯然。由于妖域具有強大的靈力,許多妖族在修有所成后選擇加入了妖界,而后在妖域事半功倍的繼續修煉,那么,之后的他們再想要成為仙家則是非常的容易。

    只需要再多習幾門心法,便可將妖靈直接扭轉為仙靈,然后即可輕松通過天劫位列仙班。

    從而于天界,一時間也增多了許多的妖族。

    加之妖族本身性情就比較隨意,不耐于條條框框的約束,且又像是有意為之似的,自上天后,就把天界攪得混亂不已。

    譬如,有些仙家原本是妖界來的,倘若他們與小三界飛升來的仙家們犯了同樣的天條,天條卻只能罰小三界飛升而來的仙家們,不能重罰妖界來的。

    一旦罰了,便會被引申成兩界的仇怨,視為天界和盟之心不誠。

    隨著近萬年來,妖界飛升成仙的數目與日俱增,他們渡天劫也過得越來越輕易。從中,天界便多少發現了一件事關重大的問題——妖界如今,實力大增,不容小覷。

    但盡管天界已經在暗中防備著妖界,而在明面上卻是不能顯露的。可妖界也知道天界對他們設有防備,所以唔……妖界與天界只能算是亦敵亦友吧。

    當然,還不得不提一句大變。自從簽訂之后,有一處最大的改變,即是有一則天條失去了約束力。

    妖族,生性肆意隨性,而正統修來的仙者們則多推崇修心養性,則性情多為內斂。

    卻不知怎的,越是性情堅毅穩斂、沒有破綻的神仙,妖族們就越是對他們萌生興趣,且越是要去挑釁、甚至調戲。

    這在達成契約以前,若有神仙動了紅鸞之心與妖族結合,必然要受天罰——誅神滅形,從此消失滅跡于世間。

    可是如今,許多時候都管不得了。因為他們雖然是妖族,卻也是渡了天劫飛升而來的仙家。

    于是……

    “唉!”狗子越想胸中就越沉重,一口氣嘆得不過癮,它連連又重重地嘆了幾口氣,才稍微緩了一緩,“唉,好在是如今的妖界不主張戰事了。”

    倏然它又想到了一件事,遂嘟著嘴道:“可是萬一哪天魔界和妖界聯手了,如今的天界很難說是不是對手啊!”

    二太子終于落下了手中的筆,結束了最后一封奏章,對于狗子碎碎不停的自言自語,他徐徐問道:“你又茬了許久的神,就是在琢磨這些?”

    狗子撓著后腦勺尷尬笑道:“哈、哈哈……”心中慌得不行,完了完了主上最開始是在說什么來著?

    二太子的這句話并非當真要問狗子在想什么,只是對狗子嘀咕了半天的一句回應。是的,只是回應。其實就算狗子要說上三天三夜也罷,他不用在意的。

    白鷺將士們仿佛是掐好了時辰似的,在二太子手中的奏折剛一合上的剎那,他們便進門來,默默地搬走了今日批閱完的所有奏折。

    剛批完幾十本奏折,不過歇了慢慢喝一盞茶的時辰,二太子便又捧了一本書來看。

    翻過一頁書篇,他淡然從容道:“林蘇青若是能將當前的局勢攪亂,何嘗不謂是一樁好事。”

    “攪亂……局勢?啊呀!原來主上是這樣的主意!”狗子猶如醍醐灌頂,恍然大悟道,“難怪主上您要做這樣大的賭局!”

    狗子終于明白了二太子的目的。

    是為放眼當下,尚在妖界與天界的契約年限之內,即使妖界橫生了其他欲想,也不會公然對天界發起戰事。

    可是,即使他們不發起沖突,隨著妖界不斷地有妖族位列仙班,在經年累月的遞增之下,妖族的存在是相當有可能逐漸的消耗掉天界原有的權重的。

    待到那時,妖界一旦與天界爆發戰事,則天、人、幽冥這三界,必然迎來內憂外患,可謂是防不勝防,不堪設想。

    再著眼現今的天界,天條已經不似從前那般被嚴苛遵守,嚴格執行。甚至連一些閑散小仙都膽敢陽奉陰違。

    天條變得不再公明,這令許多仙家都極為憤慨。

    甚至有些仙家因為不喜歡九重天混亂的氛圍,主動下凡在各處晃蕩,為的就是不愿在天上呆著。

    如是這般,久而久之,就算妖界不萌生攻打小三界的主意,那魔界也不可能會視而不見的,多好的機會,怎會善罷甘休。

    何況,只要魔界說服了妖界,只要妖界不出手支援,保持隔岸觀火的態度,單單一個魔界說不定足以將現如今散亂的天界打得落花流水。

    狗子仔仔細細的琢磨著、分析著、感慨著……良久,它撅著嘴兀自點點頭道:“嗯嗯嗯,如此想來,唯有先打破這個僵持且被動的局面,天界方能得以重振。”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二太子隨意翻過一頁書篇,淺淺淡淡而道。

    ……

    這邊,狗子研精致思的衡量著各界的過往,分析著現今的關系,長思著以后的可能。它正凝神靜氣的向二太子學習著大局觀,以提升自己看待事物的格局。

    而那廂的林蘇青……怕是靜不下來……

    他正把夏宅鬧得雞飛狗跳,不過因為他被綁得結結實實,光是鬧騰又能如何?結果是,他還是被一群人七手八腳的摁住了,心不甘情愿的與那只老母雞拜了堂。

    此時此刻,又被扔進了喜房里關著,更慘的是,渾身被綁得更加嚴實,連腿都被捆了個解釋,且還是被他們打橫扔在大紅被罩的喜床上,曲折的側臥著,連坐也坐不起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