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100〇8章 冥婚?!

  • 塵骨 - 第100〇8章 冥婚?!字體大小: A+
     

    任林蘇青如何掙扎,他還是沒能拗不過那些大嬸子和仆從們,他們竟是強行把他的腿從門框上掰了下來,然后就由兩名高壯的仆從摁著他的脖子,押著他呵道:“老實點!”

    有不老實的選擇嗎?沒有。他只得一臉悲愴地被押著后背站著。

    老實了片刻,不見他們有接下來的動作,林蘇青心生狐疑,抬起頭到處以望,頓時詫異,分明是辦喜事,怎的沒有幾個客人?而且,瞧他們的著裝,差不多的成套樣式,這……夫人成親,盡是些奴仆下人的在捧場?

    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用上心頭,這下他得好好的瞧瞧這間喜堂,莫不是有什么異樣的布局。

    只見,除了正中間的墻上貼著一張碩大的“囍”字,就只是坐北周南的擺了一張鋪著紅布的天地桌。桌上倒是擺了一對喜燭,還有一疊喜糖,和一疊雜干果,大約是蓮子紅棗花生桂圓一類的干貨混成的一疊。

    沒有高堂,也不見新娘。

    更重要的是……絲毫沒有喜慶的意味。

    大家都相當默契似的規規矩矩安安靜靜地左右各立著,除了他被兩名高壯的仆人押在喜堂的中央,差不多與天地桌平行。

    林蘇青目光從眾人的臉上掃過,佯裝出毫無察覺的模樣,試探地問道:“你們究竟想做什么?就算是拜堂成親了,我以后也是你們的老爺。你們現在這樣得罪我合適嗎?”

    語氣里聽不出多余的意思,更聽不出多余的懷疑,仿佛所表達只有——應該對他這個老爺好一點。

    其中一個蠻勁最大的姑婆子橫了他一眼,隨即她走到天地桌前,居然順手抓了一把干果磕起來,這可是夫人成親所供奉的棗生桂子……

    林蘇青怔愣時,她不屑地沖他道:“反正你也活不了幾天,你還真當誰會怕你不成?”

    什么?活不過幾天?

    這就更不妙了,敢情這是搶人來送命的?

    他猛然回想起昨日剛撿起藤球時,那些路人們驚詫的眼神,莫非鎮里的絕大部分人早就知道這藤球撿不得?而且沒人敢說?

    難道是礙于夏宅的勢力,尋常百姓不敢惹?

    無論是因為哪一種,夏宅都不是什么好宅,既然如此,就局勢而言,同她們這些人便講不了道理,也用不上什么心機權術。

    只能硬碰硬了,林蘇青站穩了腳,語帶鋒芒地沖那姑婆子問道。“你們抓我來不是為了成親吧?”

    “廢話,抓你來當然是為了成親。”那姑婆子噴著嚼得稀爛的花生仁,白沫險些飛到林蘇青臉上。

    “那為何我命不久矣?”

    “反正早晚你都會知道的,也不妨告訴你,我家夫人克夫,自夏宅的老爺走了,后來續弦的誰也沒能活過三日。”那姑婆子說著又去抓了一把干果,還順手與身邊的其他的婆子分了些,一排排站著三四個婆子,一時都嗑上了干果,無比怠慢,無比閑散,無比不把喜事當成正事。好似早就習慣了這樣的事情。

    林蘇青不由得尋思起來,克夫這類說法倒是常有聽聞,可是從未聽說當真能克得任誰都活不過三日的。

    “嗨喲~帶來啦~”這時,先前領著仆從上門來強抓他的那個凸肚子胖大嬸來了。

    來得笑容滿面,但卻因為她那一口細小的黃牙,將笑容顯得格外扭曲,不僅與粉飾得煞白的胖臉形成了鮮明對比,并且,在乍一眼看見那一排細小黃牙時,總令人感覺一股口臭莫名的撲在自己鼻子前,分明相距甚遠。

    林蘇青忽然注意到,胖大嬸的手里提著一只老母雞,而那老母雞的脖子莫名上纏著一圈紅絲綢,并在脖頸右側打了一個絹花結。

    胖大嬸扭著腰肢晃著肥臀,大搖大擺地走近來,邊走邊提高了老母親抱在胸|脯前,沖大伙兒張羅道:“來來來,把那小子拽過來,快行拜堂成親的禮嘍。”

    什么?林蘇青驚怔,與這只老母雞拜堂成親?

    就是他們家夫人?!

    如是一想,林蘇青旋即反應過來,不得了!這是冥婚!!難怪誰也活不過三日!

    這親絕對成不得!

    他靈機一動,趕忙趁他們不備,一腳跺在右側仆從的腳背上,隨即卯足了力用肩頭沖左邊的那名仆從撞開,將他二人撞了大趔趄,連忙掙扎著往外跑去,

    卻是剛一沖出堂門檻,立馬就被七八個婆子撲上來強行包圍住,不由分說,也不分此刻是不是在喜堂內,是不是在天地桌前,摁著他的頭就與那只老母雞拜堂。

    林蘇青咬緊牙這廂正頑命抵抗,誓死不從,撞著他們拼了命地往外擠,分明是出倒霉的慘劇,卻硬是被他掙扎得像是一場鬧劇。

    “愛誰成誰成!你們放開我!我上頭有神仙罩著!謹防劈了你們!”

    胖大嬸掐著絹帕插著腰,立在邊上嘲諷道:“神仙罩著你?呵!神棍還差不多!把他的嘴給我堵上。”

    又是這伎倆!林蘇青當即咬著牙一生也不吭,就是被摁著拜天地,他也硬是不從,這時候再不掙扎一切就晚了!

    ……

    而與此同時,在山蒼神君租下的三進三路的宅邸里,二太子仍舊在伏案批閱奏章,狗子也仍舊在邊上嘮嘮叨叨的問個沒完。

    “主上,萬一,我只是說萬一,萬一林蘇青成不了仙呢?萬一……他……”

    這本該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所牽扯的更是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孰料二太子依然從容不迫地懸筆批閱著奏章,不以為然道:“成與不成,于天界,皆是好事。”

    有許多事情,只有他們天界的神仙才知曉,同時那些事情或多或少也影響過天界,于是才造成了如今的天界。

    然今下的天界早已不復曾經的盛況。

    不僅似一盤散沙,而且魚龍混雜。

    有些仙家只不過是披著一張仙者的虛貌,而在背地里做著邪魔似的亂事;還有些,則是打著聲張自以為是的正義的幌子,而在實際上做的,到底不過是為了圖一己私欲。

    狗子雖然階品被貶罰了,但本質上它仍然是一位神君,是一方戰神,所以,關于天界的零零總總,它當然是相當之清楚。

    可主上的這句話,卻很是令它不解,于是疑惑地問道:“好事?為何會是好事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