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98章 敕邪令

  • 塵骨 - 第98章 敕邪令字體大小: A+
     
    ( )    山蒼神君當然看出林蘇青的疑惑與震驚,于是道:“可能與你是四柱陽命有關系吧。”

        這是他臨時編的胡話。

        但也不盡是胡話,敕邪令的確是需要純陽之體,只是此純陽,并非四柱陽命的陽。

        四柱陽命是八字命理,而純陽之體則是需要運用大周天之火候修煉而成的。

        目前他能想到的解釋只有兩種,一是最有可能的殿下的神血改變了林蘇青的體質;二則是林蘇青這個凡人或許天賦異稟。無論是哪一種原因,他覺得都不必現在告訴林蘇青。即使是告訴,也不該由他來告訴。

        山蒼神君又道:“你才學到哪兒跟哪兒,還差得十萬八千里遠。總之,殿下既然傳授給你了,你就得活學活用,今后隨著你自身的增強,自然會發現它更多的奧義。”

        只點了此處,他能說的只有這么多。他不能告訴林蘇青,其實沒有十幾萬年的修為,是根本無法發揮出敕邪令最大法力的。不同階層的修為,便只能發揮出它不同程度的威力。

        他之所以不說明,其實是因為還有一點拿不準。他拿不準林蘇青真正實力。萬一他現在點破了這一層,而林蘇青心性不穩,是極有可能真的成為禍患的。

        因為,正常來看,單單只是發揮敕邪令最簡單的法力,譬如驅邪避穢這樣最基礎的功效,也至少需要五百年的修為。

        之所以對于啟用它的初始要求很高,是因為,如若只是為了驅邪避穢,實際上用一般的符咒就已經足夠了,不至于使用敕邪令。也極少有誰會用敕邪令這樣的高階符令去行驅邪避穢之事。

        敕邪令并不是為了驅邪避穢而存在的。它的威力,是上等的,它的功效也是作用于上等的。44

        然而林蘇青,是一介凡人,是異世的凡人,卻在僅僅剛學會如何繪制,就能夠輕松發揮出需要五百年修為才得以啟用的法力。而且他不止發揮了驅邪避穢的那簡單的一層。

        雖然不多,但已經足夠能證明,林蘇青的確很不尋常。

        既然殿下沒有告訴林蘇青,那么就更輪不到他來說破了。

        “敕邪令具體有哪些奧義呢?”林蘇青好奇問道,他猜到應該會有很多,而且會很難,但肯定很厲害。他很想知道,到底會有多厲害。

        擅長神君微屈四指,以纖長的食指凌空繪下一道敕邪令,閃閃發光,解析道:“敕邪令是丹穴山的符令,原本是丹穴山皇室所習的符令,本君亦是承蒙殿下所授。”

        林蘇青看著那道金光閃閃的敕邪令,羨慕不已,不知何時自己也能如山蒼神君這般凌空就能繪制而出。

        繼而他聽蒼神君繼續說道:“敕邪令就像是影子,你弱它則弱,你越強,它就會越強。絕非”

        山蒼神君覺得自己已經說得夠多了,不能再說下去,只怕越說林蘇青會知道得越多。他又并非真正的凡人,其中分寸不太好把握。

        于是他瞥了一眼林蘇青,岔開話題道:“方才那一番經歷,可有什么體會?”

        “嗯?”林蘇青是個注意力極其容易分散的人,山蒼神君只是這一岔,便將他的思路岔開了去。

        他尋思了良久,開口只道,“我覺得我很酷哈哈哈哈~”

        山蒼神君一個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折騰了半天就這點出息?!”

        “嗯……還有。”林蘇青想了想又道,“我比以前厲害了!哈哈哈哈哈~”

        “……”

        這回答,令山蒼神君無話可說。

        不過,不管林蘇青有沒有什么體會或收獲,這一趟跟下來,他倒是大有所獲。

        他所了解的情況,除了知道林蘇青會使用敕邪令以外,還有另外兩項收獲,令他很驚訝很意外。

        可以說林蘇青的表現,實在太出乎意外,甚至令他感到震驚。

        其一,是林蘇青這小子,盡管平時看起來渾渾噩噩的沒個正行,給人一種一驚一乍十分浮夸之感,可到了關鍵時刻,他卻能出奇的鎮靜。

        難怪追風神君曾經懷疑過林蘇青是在裝蠢。不過,通過一路的觀察,林蘇青的蠢的確不是裝出來的,這是一種別樣的天賦。

        平素看不出任何,是唯有在面臨真正的事件時才會展現出來的臨危不亂。

        其二,便是林蘇青方才那一閃而過的力量。

        他很震驚,追風神君先前只是簡單的提過一嘴。但顯然那,光是聽不足為異,今下他親眼所見后,才真正的體會到了追風神君話里所形容的怪異,是哪種怪異。

        雖然那猛然迸發的力量迅雷半迅速消失了,可是他看見了。不,準確的說并不是消失,而是隱匿。

        他敢肯定,方才那股強大的力量源自林蘇青體內,并且現如今仍然在林蘇青的體內。

        他也肯定,林蘇青這個傻小子壓根不知道自己體內有什么,甚至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

        難道真的是因為飲了二太子殿下的神血所致?

        不,不像,應該說,神血雖然會產生影響,但并不會是林蘇青爆發那樣強大的力量的根源影響。

        方才林蘇青身上所沖出的力量,與其說是一股力量,其實更像是有許多種力量的混合。很復雜,相當之復雜,以至于林蘇青自己都無法正常的控制其中任意一種。

        “您在想什么?”山蒼神君正沉浸于思考之中,林蘇青驀然打岔道。

        罷了,不再去猜想林蘇青這小子了。既然二太子殿下都不明說,那么他也先靜觀其變吧。

        他抱著臂膀挑著眉眼朝林蘇青問道:“雖然驚險,但很痛快吧?”

        林蘇青點頭:“十分痛快!”

        “以后切記,不可再將自己的法器亂扔,本君不見得回回都能及時趕到。”

        “好,記下了!”

        林蘇青此時正亢奮,一回想起方才自己的作為,就覺得自己厲害得不得了。方才,全然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呀!

        當然,自然不能與真正厲害的相比。他興奮主要是興奮在——他超越了自己,比昨天的自己更好更強,那就是最值得開心的事。

        “本君在這鎮子上為殿下租了處宅子,聽說你身上佩有迷谷樹枝,你就先自己回去吧。”山蒼神君語罷便隨手拘出了他的那頭怪獸似的銅綠色坐騎。

        “神君您去哪兒?”林蘇青連忙詢問著正要離去的山蒼神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