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97章 是1個不尋常的人

  • 塵骨 - 第97章 是1個不尋常的人字體大小: A+
     

      千萬不能讓那小鬼鉆進去了!那婦人即將臨盆,那說明她腹中的胎兒已經有了靈魂,一個身體怎能容得下兩個魂?!

      何況,按那日在靈泉處聽猴王講來的七日來復,凡人的孩子需要在出生后七七四十九日才能生齊七魄,同時又根據狗子所講過的關于亡靈有無供奉的區別來看,如果真的被他得逞,那后果就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

      這些孩童小鬼并非剛被“處理”下來的嬰孩模樣,他們的年齡有大有小,身高亦是不等,說明他們是有成長的!有成長就說明是因為有供奉!

      那么,他們必然比那婦人的胎兒有優勢,因為他們靈魄齊全!

      說不定,當那小鬼潛入胎兒身體后,會擠掉胎兒原本的靈魂!或是……直接吃掉?!

      不可,萬萬不可,萬萬不可讓一個已經死去多年的鬼魂去殺死一個即將臨世的活生生的生命!

      恰是這急火攻心,猛然間,林蘇青渾身竄出了一股力量,在他的眉心乍然出現了一條扭曲如火焰的紅色印記,他急火攻心大喝一聲,竟是直接將老鴇震飛去!

      此時此刻,他突然渾身涌動著無數無法控制的力量,他感覺腦袋突然開始脹痛,然而這感覺居然很熟悉,好像那日在四田縣時也有過這樣相似的感覺。方才震飛老鴇時,他好像是短暫的失去了理智,是下意識而為。

      他疑惑的剛翻身要爬起來,遽然看見山蒼神君不知何時已經現身在他跟前。

      那小鬼已經鉆了半截身子在婦人的肚子內,山蒼神君不緊不慢地過去一把握住了正那小鬼的腿,將他拽了出來,倒提在手里,而后笑瞇瞇地朝林蘇青走來。

      與此同時,就在林蘇青看見山蒼神君的那一剎那,他身上奇怪的涌動感瞬間消失了,連帶他眉心的那枚紅色印記也瞬間隱匿不見了。

      林蘇青不禁打了個寒顫,仿佛方才的一切感覺都是他的幻覺。

      ……

      此時的山蒼神君不同于初見時候的模樣,除了他渾身飛繞著的七條三爪拘魂鎖鏈,在他身后還背著一只青面獠牙的怪物,那怪物長得似野獸又似惡鬼。

      形容竟然和他們先前乘坐過的那頭長有牛角的坐騎生得差不多模樣。

      山蒼神君隨手將那孩童小鬼一扔,他身后的怪物瞬間脫離,落地顯身,一口將孩童小鬼整個兒吞了下去,原來就是那頭坐騎!

      只是它現在不是四條足,一身銅綠色像人一樣站立著,不過胳膊比腿長,隨意垂墜時,手背觸在地面上。巍然奇偉,一雙巨手各呈三爪,爪子鋒利如刀,張牙舞爪似兇神惡煞。

      脫離開山蒼神君的怪物,頃刻四處暴走,隨手一抓便是一把小鬼,他立馬抓起來丟進嘴里,咕咚一咽,或是大口張開猛力一吸,連連吸入數名小鬼。隨即便見他的肚子開始鼓脹,肚面毫無秩序的鼓著大包小包,像是那些小鬼在他肚子內四處亂撞胡亂掙扎,

      而這時候的山蒼神君,則是悠然地立于一旁,不慌不忙地翻看著手中的冊錄,只偶爾落下幾筆,像是在劃掉什么。

      林蘇青驚訝不已地看著那只銅綠色的怪物到處吞食孩童小鬼。

      這一切,那名婦人是看不見的。

      她只在方才不小心瞥見了林蘇青的額頭上突然出現了一記紅印,以及他渾身上下驟然透出肅殺之氣。

      她也只是隨即看見了林蘇青用力一震,就將老鴇震飛向墻上撞上;她只見到他突然迅猛地翻身起來,看起來似乎是怒氣沖天。不過,卻在他突然往自己身邊的空處看去時,驀然愣住了,隨之那一身的肅殺氣息和怒氣也在一瞬間全部消散了,恢復了正常。

      與此同時,她還有感覺,她感覺到了這間屋子的變化。原先陰涼得不同尋常,現下溫度似乎恢復了正常。

      她愣了又愣,甚至一時間忽略了痛,卻是猛地渾身一震,一陣撕裂的疼痛頓時將她拉回過神來。

      “啊!”隨著婦人聲嘶力竭地一聲吶喊,響起了一陣嬰孩啼哭的聲音。

      生、生了?

      林蘇青一愣,毫無意識地回頭去看,登時被一只手蓋在了額頭上,被廣袖遮擋住了眼睛。

      山蒼神君的聲音在耳上方傳來,打趣道:“大小伙子看什么生孩子,走了。”

      隨即覺得他感覺腳下一空,耳邊盡是風聲,似乎是被山蒼神君帶離了青樓。

      當他腳下落地后,真實的踩踏感自腳底傳來,心中立刻因為這感覺變得踏實,隨之山蒼神君松開了手。

      林蘇青用力眨了眨眼睛,使得視物從模糊恢復清晰,晃眼一看,他們已經在這間青樓門外的街道上了,并且離那棟青樓有些距離。

      那青樓依然歌舞笙簫,與他來時的景象一模一樣,只是門口招攬客人的鶯花姐兒十分疲憊,不似夜間時那樣神采奕奕。

      她們誰也不知曉,在那第五層閣樓之上,方才發生了什么,正在發生些什么。

      天已然蒙蒙亮了,有早醒的鳥雀清脆的啼破了晨霧。

      微微亮,霧氤氤,已是夏末即將入秋。這樣濕潤的早晨,有些生涼,然這薄薄的涼意竟莫名的令人心曠神怡。

      山蒼神君將哮天毫筆遞換給林蘇青,一巴掌拍在他的腦子上,責備道:“自己的法器也敢隨手亂丟,你該不是著急去見閻王?”

      林蘇青摸了摸被拍痛的后腦勺,看了看那哮天毫筆,上面果然留著兩排牙印。他悻悻地揣回袖子里,道:“您要是早來一步,我也不至于慌不擇路的丟它了。”

      “這么說是本君救援不及的錯了?”

      “不敢,不敢……”林蘇青賠笑道。

      山蒼神君挑起一邊眉毛,挑眼斜睨著林蘇青。其實從林蘇青剛蹲在青樓外面的墻角時,他就已經在暗中跟著了。

      他遲遲不出現,為的就是一睹緣由,好在這一趟果然沒有白來,果然有所收獲。林蘇青著小子絕非尋常,而且是非比一般。但顯然,林蘇青自己毫不知情。

      只是,二太子殿下既然收下了這個小子,不知要到何時殿下才會允許這小子知道自己身體的實情呢?畢竟……這小子可能真的會是個禍患。

      “那道敕邪令是殿下教你的?”山蒼神君突然問道。

      “是,主上親自教的。”林蘇青說罷又補充道,“我剛學會,還在熟練中……”

      原來叫敕邪令,他在心中回想著。先前主上說是驅邪避穢時可用,不過,其實不用山蒼神君說,他自己也隱隱約約有些覺察,這道符令絕對不止是驅邪避穢這一種用途。

      因為,他當時在青樓拐角處的墻磚上畫下時,便可以通過這道符令聽見樓內的孩童小鬼們的詭異聲響。

      他在青樓樓道里也畫過,所以在老鴇與福貴上來時,明明距離還很遠,他便能清晰地聽見。

      山蒼神君見林蘇青一臉疑惑,隨即道:“敕邪令聽起來像是很普通,但,它是陽神符令,是高階符令,尋常神仙都不見得能學會。殿下既然教你了,你應該好好掌握。”

      這句話聽起來他說得很從容,其實他心中很為之吃驚。陽神符令是何等的高階,居然能被林蘇青這小子這么快學會?

      并在這樣短的時日里就發揮到了這樣的程度,林蘇青所隱藏的實力不容小覷。但很快他也能理解過來,或許是因為飲過殿下的神血?

      可是,要能安然接受二太子殿下的神血,就已經是非同小可了!

      猜不透殿下為何要如此這般,更猜不到殿下究竟是在籌謀著什么。他看著此時一臉天真,一臉茫然的林蘇青,不由自主地于心底感嘆,林蘇青啊,林蘇青,你可千萬不能是禍患。

      “陽神符令?高階符令?”林蘇青思來忖去,想結合自身自行找出個合理的解釋,來理解一下,為什么自己能掌握這樣的高階符令?

      可仍舊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他很是驚詫:“我連‘爬’都還沒學會,居然就直接學會‘飛’了?!”

      高階符令啊!如何也想不到,這道隨手就能畫的符令,這樣簡單易上手,居然是高階符令?!居然這樣厲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