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91章 青樓里的小孩兒

  • 塵骨 - 第91章 青樓里的小孩兒字體大小: A+
     

      閣樓上面比樓下大廳自在許多,難怪叫“笙歌渡”。二樓不似一樓那樣是散桌,皆是每一桌都以幾扇屏風圍著,有著屬于各桌各自的空間。且不似一樓,只在大堂中央的臺子上有歌舞伎,這里是每一桌除了他們各自點好的鶯花姐兒,還有一名歌伶坐在一張小凳,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唱著小調,聲音輕輕地。

      一上來二樓就能聽見軟綿綿地歌聲相混,卻并不沖突,更像是一場合唱。但每經過一方小天地,又能清晰的聽出每一桌所唱的小調都不相同,各有千秋各有特色。

      林蘇青無意在此逗留,只是路過時掃眼看了一看,緊接著便憑借迷谷樹枝的指引繼續往追尋去。

      他之所以要路過每一處,是因為他要在每一處的屏風外悄悄畫下一道符令,如果著青樓里的確有妖邪鬼怪,那么就叫她們出來不得。

      他一邊往上追去,一邊在所經之處隨手畫下符文,或是在扶梯側面,或是在墻面,或是路過的柱子、落地的花瓶等等,不亦被注意卻皆在必經之處。

      不清楚是不是他多想了,每當他新增一道符文,這棟青樓里的孩童嬉鬧聲就越來越大,那些孩童仿佛是在沒完沒了的玩著捉迷藏似的,時常還會有咚咚咚跑過的聲響。

      這座青樓從外面看統共只有三層樓,然而實際上,算上最頂上的小閣樓,大抵有五層。

      三層邊都是小廂房,提供者相對私密的空間,四樓則全是臥房,應當是會留宿之用。

      林蘇青沒經過一間,便迅速在門上畫上了符令。

      隨著他越往上走,畫下的符文越多,果然孩童玩鬧著跑過時的聲音便也越來越大,越來越亮,甚至逐漸震耳。

      每次都感覺那聲音就在樓上跑過,可當他上了樓,一路尋過去,卻是一個孩童的身影也不曾見著。偶爾還感覺那聲響就在身后,可回頭看去時,仍然是找尋不到任何孩童。

      他又調轉回二樓,想拉個人問一問,可放眼一看,一個個無不是是醉得七葷八素,就是問了估計也問不出什么所以然。

      “這位大哥!”難得有個清醒的路過,他一把拽住,詢問道:“抱歉打擾一下,請問你有聽見一群小孩兒嬉笑的聲音嗎?像是光著腳從木地板上跑過去的聲音,有聽到嗎?”

      那人用力將他的手甩開,慍怒道:“你有毛病吧?這里是青樓,怎么可能有小孩兒玩鬧。癡人!”

      難道沒有聽見?!

      林蘇青怔愕之余立馬又拉住跑上跑下上酒傳菜的小廝問道:“小兄弟,請問這樓里,是不是養著一群小孩童?”

      “客官,我瞧著您也沒喝多呀,這里怎么會養小孩童呢?最小也得是八九歲呀。何況正樓里正忙著,哪會叫她們出來添亂子。”

      “那些八九歲的孩子在哪兒?”林蘇青想著,那些聲響也不似是八九歲的小孩兒,至多也不過是兩歲左右的小孩童。

      “嗨呀客官您是頭一回來青樓吧?八九歲的嫩芽子自然是在樓外訓養著,哪個樓里都有規矩,是不可能準許她們來樓里的。您要真有興致,也須得等到每月初一競價才行。”那小廝忙著干活,著急要走,滿面愁苦道。

      “你別拉著小的了,小的酒上慢了該被罵了!客官您盡管盡興,有事找鶯姐兒們就成。”

      小廝說罷著急忙慌地跑走了。恰在林蘇青看著小廝跑走的背影時,他驀然看見有一個小男孩正抱著一個鶯花姐兒的腿,喚了一聲:“阿娘。”

      那鶯花姐兒正在桌前,提著酒壺為一個腦滿腸肥的胖子斟酒,在飯桌上賣笑追歡,陪酒盡興。而那個小男孩就那樣赤身裸體不著片縷抱著她的腿跟著。

      “柳兒,你的腿傷還不曾好嗎?”有客人問道。

      “不曾,上回不慎摔了,不知怎的,傷口已然愈合多日了,可走路還是不大便利。”那名被稱為海珊的鶯花姐兒蹙眉無奈道,她說著便要錘一錘腿,那小男孩兒趕緊松開了手站在邊上,待她錘完時,他立刻又抱了上去。

      柳兒又道:“每次錘一錘就輕松許多,像好了似的,可是不錘時就又沉重得很。”

      “你這樣可不行了,若不是咱哥兒幾個關照你,誰會點你個跛腿的,會掃興的~哈哈哈哈哈!!!”那腦滿腸肥的胖子一臉猥|瑣的笑道。

      柳兒顯然很尷尬,連忙又去斟酒,陪笑道:“是是是,柳兒感謝各位大人捧場~”

      二樓的鶯花姐兒不似一樓自成奴,顯然二樓的姐兒身份要高于一樓,難怪是他方才甩開鈺燕上來時,那鈺燕沒來緊追。

      現在不是茬神的時候,林蘇青快步過去,捧手施禮道:“抱歉打攪各位雅興。”

      那小男孩一見林蘇青過來,連忙就躲藏到了那名叫柳兒的鶯花姐兒身后,只敢隔著柳兒的手臂與纖腰之間的小小縫隙打量著林蘇青,眼神慎得慌。

      一桌人訝然地盯著林蘇青,瞧著他一身著裝不菲,擔心他身份也不凡,有著火氣也沒敢當時撒,換成尋常人莫名其妙地來打攪,那胖子必然要躁了。

      林蘇青問向那名鶯花姐兒:“請問,你有孩子嗎?”

      那鶯花姐兒臉色一變,怒道:“客官您是故意來砸場子的吧?柳兒怎么會有孩子呢?客官您別打奴的玩笑了。”

      桌上的客人也怒了,一拍桌子作勢要來揍他:“你是來挑事的吧?”

      林蘇青連忙道:“抱歉,抱歉,在下認錯人了,抱歉打擾各位了。”

      他說完連忙退下,不是轉身就走,而是倒退了幾步才調頭轉身。他是故意要多看看那個藏在柳兒身后的小男孩兒。

      已見分曉,不是他們沒有聽見孩童喧鬧聲,而是他們看不見,因為這樓里,根本沒有真正的孩童。

      那小男孩兒看著林蘇青盯著的眼神,他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被人發現了!旋即扭頭就跑,不料恰恰一頭撞上了屏風上的符令。

      “啊!”當場化散了!

      小男孩兒化散前張大嘴巴瞪大雙眼,呼喊聲刺耳,但除了林蘇青,誰也未曾聽見。緊接著又是一陣孩童迅速跑過的聲音,咚咚咚咚,非常急速,連嬉鬧聲都沒有了,似乎是在忙著匯聚?

      林蘇青頓時覺得不妙——他必須馬上找到那名婦人!

      那婦人即將臨盆,萬一這些“小孩兒”沖撞了她,后果不堪設想!

      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但他的直覺確認地告訴了他,婦人有危險,她腹中的孩兒更是危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