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90章 姑娘,請別跟著我

  • 塵骨 - 第90章 姑娘,請別跟著我字體大小: A+
     

      那老鴇打量了幾番婦人,看著婦人的肚子問道:“要生了?”

      婦人點頭,如實回她:“就在近兩日。”

      “鴇母……”有位鶯花見老鴇似乎是起了收留的想法,心中覺得不太妙,她想說點什么,可是張了張口,話還是沒能說出來,而后又被老鴇斜了一眼,她便更不敢說下去。

      青樓哪里是孕婦能呆的地方,這對孕婦影響不好,給她們這種身份所帶去的兆頭也不好。

      “福貴。”老鴇抬眼給方才那名拿煙鍋的微胖男子遞了個顏色。

      男子連忙上前一步站到婦人身側,躬身哈腰地沖老鴇應道:“請吩咐。”

      “帶她去那間屋子吧。”

      那名叫福貴的男子聞聽這個吩咐時,微微一怔,而其他鶯花們一聽,更是臉色發白。

      愣住的福貴是被老鴇眼尾余光橫了一眼,他才連忙應下來:“好嘞。”

      這一幕被林蘇青看得真真切切,便是這一幕,林蘇青直覺,“那間屋子”或許不是一間普通的屋子,而是一間不太招人喜歡,并且令她們心有畏懼的屋子。林蘇青甚至覺得,這老太婆收留婦人說不定安的不是什么好心。

      他必須想辦法混上樓去。

      福貴恭送了老鴇,這才扶著那名婦人起來,而后對周圍看熱鬧的鶯花姐兒們道:“都散了吧,該忙什么忙什么去。”

      他這一吩咐,鶯花姐兒們滿不樂意的以絲絹扇著風,翻了幾記白眼,才繼續在門前各三五成群的立一處,等著有人路過以招攬。

      當那婦人隨著福貴入了樓內,林蘇青抬頭瞄向斜對面的房頂,赫然一驚,那個隱藏在夜色中的人影不見了!何時走的?!難道就這樣善罷甘休了?

      林蘇青不相信那殺手會輕易罷休,他走出這處墻角,躲到了對面的一棟樓的倒拐處,現下正是斜對面的觀察著那棟青樓。

      青樓的招牌寫得很好,不是“怡紅院”、“紅袖招”那般風塵俗氣,且并非只有樓正門上掛了唯獨的牌匾,它是分著三層樓閣,每一層正前方都有大門,且都掛一塊匾,像是寓意著每一層閣樓都有著各自不同的“景致”。

      一樓名曰“玉樓春”,二樓則曰“笙歌渡”、三樓太直白火辣了,是曰“仙客留”。

      除此之外,一樓正門兩側掛著兩塊豎牌匾,各題上聯與下聯。

      上聯曰:朝云初生綺羅佳人咽春空

      下聯曰:暮雨難收金樽玉酒引仙留

      而在一樓正門的牌匾之上所題的“玉樓春”,恰恰是這對上下聯的橫批。絕妙處令人不禁為之感慨,此間很是明白雅俗共賞之玩味,真是一眼便忍不住聯想到巫山云雨大。

      當林蘇青正要順著看向二樓“笙歌渡”時,這一瞧竟是剛好瞧見方才入了此樓的婦人,她似乎是特地來到圍欄處,在謹慎地朝外張望,看來,她仍然在提防著在夜幕中潛藏的危險。

      林蘇青順著她所巡視過的目光,也觀察了一圈,不曾見那黑影,想必那婦人也是如此,不曾見到任何異樣,所以她很快便離開圍欄,跟著福貴再往更高層去。

      卻是在她剛折回樓中時,林蘇青乍然聽見一陣從樓中傳出來的孩童嬉鬧的聲音。

      只是一瞬間的,眨眼即無,像是幻覺。可是,又怎么會沒來由的在這里產生小孩嬉鬧聲的幻覺呢?這不可能。

      莫非是青樓里養著小孩?

      倒也不是沒可能,只是……晚上正是青樓營業的時候,她們如何會允許小孩在樓內到處跑鬧呢?

      驟然,又是一聲孩童的嬉鬧聲傳出!

      這一回,林蘇青的耳朵及時的捕捉到了方位,這不是幻覺,這是真的,而且好像是從他畫符令的位置傳出來的。

      他疑心于此,便干脆將耳朵貼在方才符文隱入的地方去聽,有些悶熱的夜晚,墻壁卻是一觸生涼。

      可是,卻沒有了聲音。他疑心四起,將欲挪開,霎時又是一陣孩童在嬉笑打鬧的聲音闖入了耳朵,不是一個,是一群,是一群孩童在玩鬧!

      這不可能,孩童們在青樓里玩鬧必然是影響生意的。這不符合情理。

      況且主上曾經講過,這是驅邪避穢的咒文,那便不可能有竊聽的作用吧?

      那么……只能是……莫非這些孩童不是人?!

      才一想到這里,他冷不丁地就打了個寒顫。

      俄而,他深呼吸了幾口氣,將哮天毫筆揣回了袖子內。這套偃月服的袖子是束口的,雖然感覺不到絲毫約束,但護腕其實很緊實,將筆插在里面,恰到好處,毫無負重感,也毫無異物感,且不必擔心會遺失。

      他會畫驅邪避穢的符文,又有哮天毫筆在手,何況暗中還有山蒼神君。所以他此刻除了有些激動和緊張,倒沒有多少害怕。他拍了拍揉了揉因為緊張而發木的面頰,定了定顫動的心神,決意前去混入這棟青樓。

      “哎喲~這不是剛剛那位公子嘛~奴方才就知道您一定會回來的~”他剛走上街道,青樓門前的鶯花們立即便上來勾搭。

      他想著躲避,可仍然避免不了被勾肩搭背,拉著他就往樓里引,鶯花姐兒們兩側倚靠著他,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好解釋:“我就是來隨便看看,你們不用搭理我,我自己看看就行。呵、呵呵……”

      “怎么能讓您獨自一人呢,有奴陪著您一塊兒看不好嗎~”

      這青樓客源甚好,從外面看不出什么,一進來才知,里頭烏煙瘴氣、人聲鼎沸,比白日的街道市集還要擁擠不堪。

      “我沒錢,你們陪著我也沒錢可賺,不如去陪陪別的人吧。去吧去吧……”林蘇青一邊拂開鶯花們搭上來的手,一邊在人群里擠著往里走。可是鶯花們哪能讓他自己走。

      不僅不放過,在他一入樓門,更是爭搶著撲上來,為了搶他這個客源,可謂是用盡心機。

      “瞧您一表人才,單看這身衣裳就價值不菲,卻來同奴們裝模作樣,公子這玩笑開得可不像樣~”

      這些軟綿綿嬌滴滴的聲音他聽著實在是受不了,雞皮疙瘩起了一身又一身,而那些鶯花姐兒們還蹭著他扭來扭去,胭脂水粉味熏得他連連打噴嚏。

      “奴叫鈺燕~公子如何稱呼呀~”

      “呃,姓林,林。”林蘇青不停地躲著她們,偏偏一個也躲不開,像黏上了似的。

      鶯花們瞧出林蘇青有些窘迫,更是瞧出他是頭一遭逛這樣的地方,于是故意開起了他的玩笑。

      “哎喲~公子這般拘謹,是初次來吧~像極了阿娘的好寶寶,要不要同小姐姐們共享神仙逍遙啊~”鶯花們笑聲放浪的調笑著他。

      聽到“神仙逍遙”四個字,林蘇青更是促狹更為汗顏,以前這樣聽倒不覺得有什么,可自打他真的見識過神仙后,再聽到這樣的調侃,難免有些……有些難以言語……

      那位自稱鈺燕的鶯花似乎比其他人要有些地位,她朝其他鶯花們揮揮手,她們便滿不服氣地散開去纏上了別的客人。

      而這鈺燕也頗有手段,她瞧出來林蘇青面有羞赧,自覺方才的熱辣只會嚇著他,反倒不利于拉攏,立馬改變了攬客的方式。

      于是她挽住了林蘇青的臂彎,溫柔得竟是與方才判若兩人,道:“公子不必緊張,奴可先帶您四處逛一逛。有奴在,旁的不敢來沾惹您,這樣也好使您輕松一些。”

      不過林蘇青畢竟不是真正的澀小子,他將這些瞧在眼里,明事在心里。他知道,鶯花們應當都是一人千面,逢什么樣的人,便作什么樣的態,說什么樣的話。

      “奴只是想為公子排憂解難,不知可好?”鈺燕真可謂是柔情似水呀,“奴沒成想姐妹們會同公子開那樣的玩笑,請公子不要介懷。”

      林蘇青想了一想,不能直接戳破不是?于是將計就計道:“你有一個補救的機會。”

      那鈺燕一聽,想著這小子果然是按捺不住的,這個“機會”必然是那種玩笑,于是道:“鈺燕愚鈍~還請問公子如何補救。”

      “能不能別跟著我,讓我自己先溜達會兒,謝啦。”

      鈺燕美|艷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這就沒了?

      她如何也沒有想到,林蘇青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便又笑道:“公子~你是不是嫌棄奴啊~”

      他的確不喜歡這樣黏黏膩膩的說話語氣,也不想讓鈺燕跟著,主要是覺得她會影響他的行動。

      “嗯……可能是吧……”

      “……”鳳星太陽穴跳了又跳,有氣不能發作,只得繼續笑道:“那不如幫您換個姑娘?公子喜歡什么樣的呢?”

      林蘇青使勁兒剝下鳳星緊纏在他臂膀上的手,將她拂開。

      “不必了,你該忙忙去吧,我就想先自己逛一逛,如果有需要我會來找你的。謝了。”

      他說完拔腿就朝樓上跑去,氣得原地的鈺燕沖著他跑走的方向怒啐了一口:“呸!”隨即又是一臉巧笑的迎向了別的客人。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