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88章 青樓

  • 塵骨 - 第88章 青樓字體大小: A+
     

      林蘇青連忙起身張望,心中既激動又驚訝,原來在他沉靜于練習易氣的經法時,天色已然在悄然中黑透了。

      此時的街道,不復熱鬧,白日里支出的攤位早已收罷,連商鋪都已經盡數打烊。然而整個過程,所有事情,他居然毫無知覺。這簡直比睡著了還要可怕,仿佛他不過是剛剛閉上眼睛,瞬間就過去了四五個時辰。

      “你不去找到她,一查究竟嗎?”山蒼神君問道。

      林蘇青張了張嘴想說走了就走了,不過他卻沒說,因為就在他正要這樣隨口一說時,他突然意識到,他的確很好奇那名婦人為何被追殺,這其中必然有原因,他很想知道,并且,他還想知道這名夫人到底能不能成功躲掉那名殺手,萬一……

      “她去哪兒了?”林蘇青知道自己又要多管閑事了,可他還是要管。

      山蒼神君抱著膀子,經他一問,遂抬手指了一個方向。

      林蘇青當即要朝那個方向找去,剛跑出幾步卻發現山蒼神君依然立在原地,且紋絲未動,他遂轉身問道:“神君不去嗎?”

      山蒼神君搖搖頭道:“你自己去。”

      “好吧。”林蘇青很無奈,但也只得接受。畢竟有言在先,凡事只能他自己去歷練。

      “你就不怕撞見鬼嗎?”山蒼神君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故意打趣道。

      “本來會很怕,可是,有神君您在暗中保護,我這條小命丟不了,就沒有什么好怕的了。”林蘇青如是道,“難道不是嗎?”

      “必要的時候本君才會出現。”

      “這就夠了!”林蘇青粲然一笑,抽出袖中的那只哮天毫筆,“麻煩您幫我收下攤,謝啦!”扭頭便跑了。

      “走夜路不要跑。”山蒼神君輕笑著目送林蘇青遠去,看著他原本是風似的跑著,聽完提醒霎時就換成了快走。

      山蒼神君自言自語道:“這小子,有點兒意思。”

      他其實就是想看看林蘇青如何選,若是認為那婦人走了便走了,生與死與自己無關,那么這就要令他失望了。

      有趣在林蘇青不僅沒有選擇袖手旁觀,而且率先想到的是立刻去追去找,并非一開始就權衡利弊,衡量應該不應該去,能不能去,去了有沒有危險。

      若說這林蘇青是自不量力,倒也不是,他方才故意提醒會有危險,林蘇青卻能及時反應出根源有他關照,思維很是敏捷。

      不仔細果然是看不出來,這慫小子能力不大點,心倒是挺熱和,遇到問題時腦子也果然是格外冷靜。追風神君所總結得可謂十分到位。

      不過,林蘇青的性情中的優點如何,并不是他著重想看見的,他著重想知道的則是林蘇青的另外一面。

      說起來,天界對林蘇青這個異世凡人早有非議,說是恐成禍患。僅僅空穴來風,便已有許多仙家認定了這小子是當除的毒瘤。

      他倒要親眼瞧上一瞧,林蘇青這個小子究竟是因為什么,居然會引得二郎真君親自下界去抓他。又是因為什么,能夠有幸被二太子殿下垂青。

      “林蘇青,你可得好好表現,別令本君失望呀。”山蒼神君自言自語的遁去了身形,原地只留下未收的攤位與一縷桃粉色的煙霧。

      時下正值戌亥,萬家燈火已熄,人們已經安然入睡。

      林蘇青在心中想著要找到那名婦人,每逢岔路時,他身上所佩戴的迷谷樹枝便會為他指明方向。

      看似樸實無華的一小截樹枝,居然能在暗中對他的心神進行指引,使他下意識地選擇出正確的方向。不得不多番感慨,這迷谷樹枝實在是妙不可言。

      林蘇青跟隨指引多拐了幾條巷子,走著走著遠遠的就聽見了一陣嘈雜的聲響。這么晚了居然還能這么熱鬧?總不可能這邊世界也有擼串唱K的夜市吧?

      他循著聲音找去,眼前赫然出現了一幢張燈結彩,鋪紅掛綢的酒樓。

      樓上鶯鶯燕燕,歌舞升平。高調鳴箏緩入夜色。閣樓的圍欄前,倚著數名羅襦寶帶的鶯花,她們勾欄揮舞著各色絲絹手帕,招呼著過往路人。

      現下路人寥寥,門前立著的兩名鶯花一眼便瞧見了林蘇青,作勢要過來拉他。

      林蘇青怔愕,這是……青樓??

      他要找的是名孕婦,迷谷樹枝怎么把他引到青樓來了?!

      見她們招搖著越走越近,林蘇青耳朵尖一紅扭頭就走。那兩名鶯華見他折走了,便止了步子翻了翻白眼回去了。

      “耽誤老娘功夫。”

      ……

      林蘇青心中十分迷惑,忽然聽見一道尖銳的女聲在驅逐。

      “去去去,這是你能來的地方嗎?”

      他回頭望去,只見在門前迎客的鶯花們像是在驅趕誰。

      “你也不看看清楚你就進樓,去去去,休來晦氣!”

      莫不是哪位沒錢還來吃花酒的?林蘇青嗤笑著看去,登時怔住,她們所驅趕的不是旁人,正是先前躲在他字畫底下的那名婦人!

      她為何要進青樓?!

      只見那婦人即使被驅趕也仍然試圖要沖進青樓去,但很快就又小廝們拽住了,鶯花們在邊上掐著腰咒罵,小廝們實在拽不住她,干脆就推搡著她往遠了攆。

      “這是你能來的地方嗎?!你可別來添晦氣了!哪兒來的趕緊滾回哪兒去!”

      那婦人不聽勸,也不顧阻礙,硬是還要進去。這一通拉拉扯扯,引動了樓上無數人圍觀。

      一名大肚子的孕婦硬是要闖入青樓,逗得尋歡作樂的登徒浪子們連連哂笑。他們與那些嫵媚撩人的青樓姐兒們,陸續地聚攏在閣樓上的圍欄前,不住地往下瞧著熱鬧。

      林蘇青趁著誰也無暇顧及他,趕忙借著亂子躡手躡腳地靠近,藏在青樓墻壁倒拐后,只探出半個腦袋,窺看著門前的動靜。

      這時,那婦人被攆得實在沒了辦法,她干脆抱著大肚子屈膝跪下,并解開了包裹在臉上的帕子,懇求道:“求求你們收留我一宿吧!天一亮我就走,求求你們!”她說著就要磕頭,小廝們和鶯華姐兒們連忙板住她,不要她磕。

      “哎呀你磕頭做什么,這不是硬給咱們添不痛快嘛!”

      樓上便有看客謔鬧:“這兒可沒人點你這身懷六甲的!”污穢之言,引得眾人哄堂大笑。

      林蘇青默默地在墻后看著,忽然沒來由地感到除了他,仿佛還有別的人也在遠遠地偷偷地盯著這兒。

      于是他張望起四周來,他現在越來越相信自己的直覺,特別是這種突如其來的帶著肯定感的直覺。

      他望了又望,在蒼穹的黑幕里仔細的找了又找,果然!他發現,就在青樓對面,斜上方一處房頂上,趴著一個人影!他方才視線其實多次掃過那個房頂,愣是沒瞧見。

      那人影趴在那里,一動不動,只抬著頭看著下面的一切,那抬起來的頭與屋脊走獸融為一體,仿佛他也是其中之一。

      該不會是白日的那名殺手?!

      那如此想來……這婦人之所以要硬闖青樓,非要進去,難道是走投無路了?!

      想到這里,林蘇青忽然覺得脖子后面猛地一冷,他頓時渾身一僵,莫不是身后有什么……可是未曾聽見任何動靜……

      他咽了咽口水,問道:“敢問閣下何方神圣?”

      身后沒有任何應答,甚至連呼吸聲沒有。青樓前面雖然雜亂,但他躲藏的此處,卻是安靜的,居然沒有任何聲響,實在怪異。

      不過也只是方才猛地一涼,便沒再生出任何其他的感覺和反應,也沒有任何危險之感。莫不是他多想了?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回過頭,卻發現,身后竟然空無一物?!那方才為何突然一涼?難道是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