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87章 人跑了

  • 塵骨 - 第87章 人跑了字體大小: A+
     

      然而,這一等,便是許久,直到隔壁攤位的蔬菜賣得只剩下殘葉,對面茶棚的客人,換了一輪又一輪。

      那名殺手仍然還沒有找回來,莫非果真讓這婦人給徹底甩開了?

      這婦人也實在是沉得住氣,從她鉆進去一躲,直到現在,竟是一動不動,更不曾出來過,甚至連撩開一點縫隙打探一眼都不曾。

      林蘇青琢磨著想同她搭句話,問一問緣由也好。他張了張口正醞釀著第一句話應當如何說時,碰巧來了一位客人。

      是尋常得不能再尋常之人,不過看他一身綢緞衣裳,不是商人也是地主,總之不會是普通人家的老百姓。

      那人指著掛在架子上的“寧靜致遠”詢價:“你這幅字怎么賣?”

      簡單的一問,恰恰將林蘇青問住了,怎么賣?他哪里知道怎么賣?他擺攤前不曾調查過市場,哪里知道賣什么價。

      霎時他一個激靈,來了主意。瞧著這客人不問其他攤位,偏偏肯問字畫,且開口問的還是一幅字,想必就算不是學富五車,也是個附庸風雅之人,那么必然是通曉些情理的。

      于是他連忙迎著笑臉上去,話里有話道:“字畫什么的,如若是喜歡,便是無價之寶,如若是不喜歡,便鄙如糟糠。您瞧著值得多少,看著給就成。”

      那人聞言,會心一笑,似乎也起了故意試探的意味,玩笑道:“我要是說它一文不值,你也肯賣?”

      “在下做人實誠,主要是圖個知己。”林蘇青將話說得滴水不漏,如若是說這幅字一文不值,那也就是在說買畫人也是一文不值。

      看得出此人是想買的,會出什么價就要看此人要不要顏面了。

      “你賣家自己不報價,反倒要我這買家來報。”那人果然聽出了林蘇青的弦外之音,還故意打趣他道“倘若我出價不合理,便是我做人不實誠,還貶低了自己的品味。嘿喲喂,你這賣東西的真是會說話。”

      林蘇青只是陪著笑了笑,反正意思已經傳達出去了,關鍵就看此人買是不買了。

      只見那人挑來選去,將“寧靜致遠”與“淡泊明志”兩幅字來來回回的作比對,像是要從中挑選出一幅買下來。

      “這幅字我要了。”那人將“寧靜致遠”取下來遞給林蘇青叫他幫忙疊起來,隨即他又向桌面上選看去。

      林蘇青見勢登即就冷汗直冒,他連忙攔下那位客人道:“瞧您頗具品味,不瞞您說……寫得好些的都已經掛出來了,這桌面上的實在比較粗糙,在下覺得丟人,還請您別去看了。。”

      “無妨,你那幅‘寧靜致遠’我相中了,若是再相中一幅,便一并買了。”

      “您獨具慧眼,還是不要讓這些拙劣之作礙了您的眼吧。不看也罷,不看也罷哈哈……”林蘇青連忙去將客人拉到掛畫旁,推介著他的小雞吃米圖,“要不您瞧瞧這幅?”

      那人掃了一眼頗為厭棄:“這都畫的什么玩意兒,與你那些字差遠了。”

      林蘇青連忙又拉出來一幅年年有魚,煞有介事道:“要不您再看看這幅?”

      那人一看,嫌棄得五官都皺得變形了,道:“小兄弟,你的畫比你的字,真真是差得十萬八千里了!”

      “要不您再看看……”

      “算了算了,你也別推薦了,我單買那幅字了。”那人被惹煩了,取出錢袋子摸出了五個銅子給他,“你自己說的出什么價買什么價。你也不是什么名師大家,給你這個價十分可以了。”

      林蘇青趕忙攤手收了錢,將那幅“寧靜致遠”收疊好交付于那人,不等那人說要走,他直接打斷道:“多謝關照,有空再來啊,慢走慢走哈……”

      那人被林蘇青推著離開攤位,登即有些怒了,一把拂開林蘇青的手,整了整儀容,白了林蘇青一眼,才走了。

      林蘇青抬袖揩了一把額頭,就這一會兒的功夫,已經慌出了一身冷汗,就是他自己面對那些妖精鬼怪時,都不曾如此這般的慌亂過。

      他轉身看向“桌子”,那躲藏其中的婦人居然絲毫未動,忒沉得住氣!

      該不會是暈在里頭了吧?

      林蘇青左顧右盼,確保了無人注意他時,他才假裝隨意的靠著“桌子”旁邊席地坐下,隨即又假裝數著手里的銅子,低聲小心地問道:“你沒事吧?”

      里面沒有任何動靜。

      林蘇青想了又想,隨即起身去斜對面的茶棚買了兩塊紅豆餅回來,坐回原地,一塊他自己吃著,一塊背著手越過那些鋪垂下來的字畫,不動聲色地塞進字畫底下。

      紅豆餅被接走了,是小心翼翼地接走的,連他的手都沒有碰到。

      “桌子”底下原本就逼仄,又鋪了這么多的字畫,何況躲的還是她這樣比較特殊的人。現下不僅能不沾動紙張,還能不碰到他的手,動作仍舊謹慎,可見她很清醒。

      林蘇青不禁心生佩服,這婦人很夠毅力。與此同時,他也聯想到,叫一位即將臨盆的孕婦如此躲藏,看來方才那名可疑人,極有可能的確是來索命的殺手。否則她至于如此謹小慎微?

      又過了片刻,林蘇青壓低聲音悄悄地問她:“你要藏多久啊?四下無人,你小聲回答我便是了。”

      他想到了或許她不會回答。

      沒想到的是,沉默了許久后,里面傳來了細小的聲音,簡短的回答了兩個字:“天黑。”

      天黑?林蘇青抬頭望了望天,太陽偏西有些下跌,像是正值未時與申時的交接之際。

      遂好意提醒道:“距離天黑大約還需兩三個半時辰,你且有得等了。”

      婦人沉默了一刻,道:“我們母子的性命就拜托在您的手上了,請您務必幫忙隱瞞。”

      這……這婦人很是懂話術……這句話將他拒絕的余地都絕了。

      倘若他不幫,豈不是他親手送她母子去死?這比見死不救還要冷漠,還要心狠。

      “你放心吧。”林蘇青應道,也不說為何要答應,她的目的不就是要他答應嗎?這樣回答已經足夠了。

      不過實際上,他并不是迫于她的言下之意而答應的。是因為他知道,他確實可以保護她母子。

      雖然他個人沒有什么大本事,但,暗中有山蒼神君關照,他是主上的人,山蒼神君必然不會容許那殺手要了他的命。只要他的命在,護住她母子,是完全可以的。

      這一筆賬,很好算。

      林蘇青估摸那殺手一時半會兒不見得回來,抑或許不會回來了。

      愛來不來吧,天黑了他就收攤,屆時山蒼神君該是要來找他回去了。

      “我就在邊上,有事招呼就行。”林蘇青小聲交付道。接著,他便雙手搭在膝蓋上,闔上雙眸重新體會起易氣的經法來。

      這回進入狀態,比先前要容易許多,仿佛是剛一閉上眼睛,氣息就自行沉了下去,不似方才還須他刻意地去控制。

      “老子是個天才。”他在心中暗喜,緊接著連忙控制自己,莫要太過于欣喜,他提醒著自己,須得放空心神,摒棄雜念,一心體會氣脈暢通之感。

      漸漸的,他耳邊的吆喝聲、來來往往的腳步聲、車輪碾壓聲……若隱若現、漸漸遠去、逐漸消失……

      他仿佛置身了萬籟俱寂之中,再沒聽見任何來源自身以外的聲音。

      只能清晰而強烈的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呼吸吐納之間,帶動著周身血脈跟著流動,他甚至隱約聽見了來自于血脈之中的血液流動的聲音,那聲音極小,十分綿軟細微,但足以令他越過呼吸聲和心跳聲,去聽得真切。的確是聽見了。

      然后,連呼吸聲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一擊一擊的心跳聲,與血液流動的聲音交織。

      再后來……終于連最后的一點的聲響都聽不清了……隨即都消失了……

      他感覺有一縷純粹無比的力量,在他的血脈內隨著血液竄動,使得他的每一根血脈微微發熱。

      ……

      他正聚精會神的體會著身體的各種變化和感覺,忘記了時間忘記了一切,直到忽然在耳邊響起了山蒼神君的聲音。

      “人跑了。”像夜風拂過墳場,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醒過神來。

      他乍然睜開眼,唯見山蒼神君正抱著臂膀不動聲色地立在他面前,如是高大,遮擋住了他所有視線。

      “您幾時來的?”他不過腦子的問道,山蒼神君斜勾著一邊嘴角,以下巴示意向“桌子”,林蘇青猛地一怔,趕緊掀開字畫往里一瞧,底下果然沒了人!

      什么時候跑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