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84章 下方之物,不足為異嗎?

  • 塵骨 - 第84章 下方之物,不足為異嗎?字體大小: A+
     

      這時于三十六重天宮,二郎真君攜著禿了尾巴尖的哮天犬,正抱拳向天帝稟奏。

      天帝高坐于凌霄寶殿之上,在殿下兩側,秩序的列著四大護法,以及文武神仙各數。無不是在聚精會神的聽著二郎真君的陳述,見他神情肅重,皆以為會是一件了不得之事。

      “先前于四田縣時,吾本要拿下此人,不料被丹穴山的那位殿下所救。天神圣君所為,吾不敢多言。可現今下,連山蒼神君都在向著那小子,如若只是為了尋樂而欺負了哮天,吾不至于小題大做。只是那不是尋常人,那極有可能是未來的禍患。”

      二郎真君說到此處,抬眸察言觀色,見天帝的神情不動,他繼續說道:“而山蒼神君,卻將哮天犬的尾毛贈予了那禍瘤去做法器,天帝,吾委實擔憂哇!”

      二郎真君語罷,四下頓時議論聲紛起,誰都是初初聽聞此事。

      “真君,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誤會?那山蒼神君雖然向來不著邊際,可也是位正氣不阿的神君,這幫扶禍患做法器……不像是他的性子呀……”

      “是呀,他已經位列神君,卻依然親自下凡去捉妖拿邪,他怎么會行如此違背常綱之事呢……”

      二郎真君側目道:“各位莫不是忘了山蒼神君的來歷了?丹穴山的那位都在護著的人,試問山蒼神君又怎么會不護呢?”

      “這……”二郎真君兩句話便難住了那些頗有質疑的神仙們。

      說起來,于情于理的確是這樣,山蒼神君來自丹穴山。

      不過還是有別的聲音質疑道:“二郎真君此言差矣,山蒼神君既已出了丹穴山,且已于天界中受過封號,他現在是天界的歸元神君,二郎真君此言,莫不是在說山蒼神君不忠于天帝?”

      “說得在理,他的封號可是天帝親自敕封的。二郎真君此言,莫不是在質疑天帝不成?”

      一連問題問得好生直白,誰都知道,出了神域,天下只尊一位君主,那就是尊天帝。

      頃刻,大殿中又是一片竊竊私語,議論聲猶如小小的浪潮,一浪撲著一浪高。

      二郎真君怒道:“你們這是在牽強附會,混淆視聽!”隨即他沖天帝解釋道,“天帝,吾絕無此心!”

      天帝微微抬起眼瞼,眸光微動,掃了掃殿下的諸位神仙們,大家登即噤了聲,誰也不再說下去。

      俄而,天帝泰然道:“下方之物,不足為異。”

      他們說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林蘇青。

      雖然二郎真君親自進諫,但天帝仍然認為,林蘇青不過是一介異世凡人,是登不上臺面的小雜毛,再是如何,量他也生不出多大的禍端。

      就算他當真鬧出些什么禍事來,也自有三界各界的律法去懲治他。

      何況,方才又聽聞那林蘇青與丹穴山有關系,想來丹穴山的那位也不會縱容他為禍人間。自然是不必過多理會。

      天帝又看了一眼二郎真君,二郎真君特地來稟報,還如此憤慨,說到底主要是氣不過山蒼子拔了哮天犬的毫毛,去作為給那凡人的見面禮,二郎真君覺得受了折辱了吧。

      可是,總不能因為一撮狗尾巴毛去開罪于一位神君吧。

      天帝道:“都退了吧。”

      “天帝……”二郎真君還想說下去,可抬頭正好迎上了天帝嚴厲的目光,這是在制止他,他若是再說下去,便是拂了天帝的意思,于是只好忍住了心中的憤懣,止住了口,“吾等告退。”

      在他看來,天帝無非是忌憚丹穴山那邊的位份罷了。可是究其因果,又有什么好忌憚的?

      三山四海五湖六合八荒九州,各神域的帝君雖然皆是由父神封下的,不必受天界的約束,但父神也曾定下了規矩,各神域的帝君只要是出了自己的神域封地,便只是有尊位,沒有權責。三界永遠只有一個帝君,便是天帝!

      所以,他實在是想不明白,作為三界律法的最高制裁者——天帝,為何要忌憚各族勢力?特別是為何偏偏最是忌憚丹穴山的那位二太子?

      不過是空穴來風傳他是丹穴山先祖帝君的托生,無憑無據且不論,就算是先祖帝君又如何?等那位今后成了神尊又能如何?

      只要是出了丹穴山,便也只能是空擔一個至高神尊的階品而已。

      到底天帝才是三界之帝尊,就連西天極樂那位佛祖與天帝之間,那也是相敬如賓。

      天帝為何偏是要忌憚丹穴山呢?!

      他想不通,他想不明白,他不服氣,他憤慨!!

      二郎真君一路下了三十六重天宮,來到南天門,原本打算繼續去巡視三界,可心中越想越是氣恨,竟是不由自主地一拳打穿了一座石碑,嚇得哮天犬渾身一顫,嗷嗚嗚的嗚咽著蜷縮在他腳下。

      鎮守南天門的天兵天將們,此時亦是嚇得目不敢斜視,大氣也不敢出。

      ……

      ……

      與此同時,在另一處陰暗詭譎的地方,也正在議論著有關于丹穴山的那位,以及那位親自護在身邊的那個凡人的事情,種種消息更是接踵而至。

      高坐于大殿之上的那位,一掌拍在鎏玄金的寶座上,語氣中有些憤恨,亦有些欣喜。

      “他終于下山了!本尊等這一日等了足足三百余年!他終于下山了!!”

      大殿之下寶座跟前,正跪伏著一位一身啞黑束身衣裳,身披玄色鑲血色紅邊袍子的下屬。那紅邊的玄袍子上,連著斗篷似的帽子,蓋在頭上,將他遮蔽得嚴嚴實實。

      那下屬微微抬起頭,抱拳啟奏,聲音暗啞如渴水已久的烏鴉,道:“那位很是看重,也很是防備。甚至特地將那凡人的姓名與八字施加了封印,任誰也查不出底細。”

      只能看見他膚色蒼白的下巴兩側,各有一道黑色的紋理鏈接著脖子蔓延至衣領內部,且只能看見那仿佛是經鮮血涂抹過后的朱唇在干巴巴地開合。

      “屬下以為,除了天界三清圣境的那幾位天尊能知晰,之外無計可施。”

      高坐于寶座上的那位猛地拍響了寶座,怒哼一聲,兇狠道:“不過是介異世的凡人,底細知與不知又何妨。”

      令他為之興奮,令他為之激動,令他覺得重要的……是丹穴山的那位,終于肯下山了!!

      “哼!還當他要一直窩在那丹穴山之上,幾百年不曾下山,終于還是讓本尊等到了!”

      當年的血海深仇,終于有機會得報,如何不為之振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