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83章 平靜的背后暗藏著兇險

  • 塵骨 - 第83章 平靜的背后暗藏著兇險字體大小: A+
     

      林蘇青癟癟嘴,這就把他交付出去了?丟了就丟……了?那他可得好好跟緊了,千萬不能走丟了。

      “可會制筆?”剛目送走狗子,山蒼神君忽然側首問向林蘇青。

      林蘇青聞聲一回頭,怎料山蒼神君的眸子正在等著他,猝不及防地險些又與之撞上了,他連忙避開山蒼神君的眸子,回答道:“不會。”

      語罷就見山蒼神君的手里,不知何時多了一只毫筆,而且那毫筆看起來相當之眼熟。

      “這……這莫不是主上方才用過的那支?”

      這支筆以素班竹做的筆桿,白色的筆毫應當是羊毛或是兔毛之類的。他隱約記得主上方才好像的確是用的這樣的筆在批閱奏章。

      眼見著山蒼神君要拔了那支筆的筆毫,林蘇青連忙阻止道:“不不不不,主上的筆我不敢用。”

      “不是殿下的。”山蒼神君毫不費力的一揪,那筆毫就掉了,“是這寺廟的筆。”

      他攤手示意林蘇青將哮天的尾尖毫毛交還,林蘇青愣了又愣,聽聞并非主上的筆,這才放下心來,將揣在袖子里的哮天犬的尾巴毛遞給山蒼神君。

      山蒼神君接過后,一邊催動法術將哮天的毫毛連入筆桿之中,一邊道:“殿下親自用過的東西,沾了殿下的神輝,必然就成了上好的東西,不借白不借。”

      借?林蘇青愕然:“這、這是偷吧……”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神佛之間的交流,怎么能說是偷呢?”山蒼神君用法術將筆毫與筆桿連接處封死,隨即遞還給林蘇青。

      林蘇青雙手結果,有些忐忑問他:“我拿了這支筆,殿下今后怎么批改奏章呢?再問寺廟借一支?”

      “今后不再借宿此處,殿下用不著了。”山蒼神君瞥了他一眼道,“你也無需斤斤計較這一支筆。平遠寺一時間落下這么多的神仙,至少憑增了上千年的福蔭,拿他們一只斑竹毛筆罷了,出家人心胸寬廣,不僅會介意的哈哈哈哈~”

      山蒼神君平素是沒有這么多言語的,只是見林蘇青如此純粹的心腸,他才愿意多說幾句。

      不過這林蘇青的確很是缺心眼,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他那點神色看起來似乎還是在認為他們是偷的。

      于是山蒼神君又說道:“就算是錢財也不過才一兩文,又哪里及得上送還他們的主持大師這筆賬呢?等他們把送還主持這筆帳清了,你再還他們這支筆的帳就是了。”

      聽起來一碼歸一碼,這算盤打得很是精妙。林蘇青不禁回想起了狗子先前所說的——勾魂鬼捉了鬼魂去威脅閻王爺換錢的事……

      眼下看來,這精打細歲地,十分像是這位山蒼神君所為。看來狗子也不盡是在誆他。

      “我們接下來做什么?去捉鬼嗎?”林蘇青問道,他心中蠢蠢欲動,很是期待,畢竟今時不同往日,他手里有了法器。

      “莫著急,你先聽本君講清楚。”山蒼神君笑瞇瞇道,“此去,主要是鍛煉你的膽魄。既然追風神君將你托付于本君,那你就要對本君的吩咐言聽計從是不是?”

      “是,沒錯。”林蘇青誠懇道。

      “好。”山蒼神君唇角一勾,狡黠道,“那么即刻起,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要依照你自己的決定而行。”

      林蘇青疑惑:“依照我自己?不是聽……”

      山蒼神君打斷道:“本君的意思是,無論你面對的是惡人還是惡鬼,你都要獨立的面對。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本君是不會顯身的。你只當是單打獨斗。”

      “啊?”林蘇青愕然,狗子不是叫他跟緊山蒼神君嗎?山蒼神君不是剛對狗子打下保票嗎?狗子還沒走遠吧?怎么就變卦了?

      “你不愿意?”

      恍惚看見山蒼神君的目光一閃,林蘇青連忙認慫道:“啊沒……”

      “那你去不去?”

      “去,我去。”林蘇青忙不迭回應道。

      雖然回答得很篤定,可是他亥時有些心虛。畢竟是出去單打獨斗,萬一做不好把小命玩脫了……

      不過,山蒼神君說他會在萬不得已的時候出現,那么實際上又并非只有只身一人。只要沒有性命之憂,只管放開手腳做便是……可是……

      “您真的會及時出現嗎?”林蘇青不太確定,倘若方才不曾誤食丹藥,可能他還是會相信的,但是剛發生了這樣一起烏龍事件,他實在是不放心山蒼神君說的話……

      “你不相信本君?”

      “信,我信。”林蘇青連忙道。這不叫認慫,這叫……識時務者為俊杰……

      俄而,山蒼神君話鋒一轉,睨視著他道,“本君還有個條件在先。”

      林蘇青訝異:“神君請講。”

      只見山蒼神君嚴肅的點點頭,并說道:“收來的鬼魂,你沒有分成。”

      “……”原來是為這個……但轉念一想,這也是件好事呀!山蒼神君就算不為了救他的小命,也會為了不縱容鬼魂逃跑而出現吧!

      “好!”林蘇青一口就應了下來。

      咕~

      他話音還未落下,肚子咕的一聲不爭氣地叫了出來。嗯……也沒有什么好搪塞的,就是肚子餓,叫就叫吧,反正不吃丹藥了。

      這邊世界應當是需要錢財的吧?肚子餓沒錢吃喝,可如何是好?

      林蘇青又開始陷入胡思亂想之后總,然這時山蒼神君睨著他道:“本君大方,先請你去吃飯。”

      “我我我不吃,謝謝神君。”林蘇青忙不迭地擺手,狗子交代了,他也上過一次當了,他已經深有體會,吃不得,實在是吃不得。

      “又不是本君做飯,本君帶你去下館子!”

      山蒼神君說著,便抬手打了一記響指,旋即就見一縷粉色的煙霧從地上冒出,轉眼雨那煙霧中便顯出來一頭青牛。

      若說是牛,卻不完全像是牛,它青面獠牙,更像是個頭怪獸,可著怪獸偏偏長了一對牛角。

      林蘇青尚未從見到那頭怪獸的驚怔中回過神來,山蒼神君提著他的后腰帶就硬生生地拽上了那頭青牛怪獸,隨即騰云駕霧而去。

      驚得林蘇青慌忙抓住那對牛角,這感覺仿佛是握住了方向盤似的。

      山蒼神君笑道:“抓穩了,若是掉下去了,本君可是不會下去撿你的。”

      ……

      林蘇青以為一切才剛剛開始,以為開始得很平靜。他單純的以為此時此刻,就像他等了許久,終于有獵物開始進入視線,不,準確的說,應該是他,是他林蘇青終于可以開始主動地逼近獵物……

      然,越是深的海,才越是靜。而靜,往往只是片刻,只是假象。更多的時候,在那平靜之下,往往是暗藏著一觸即發的兇險與阻礙,只消一絲風起,即刻便是天翻地覆與洶涌澎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