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80章 丹藥不可亂吃

  • 塵骨 - 第80章 丹藥不可亂吃字體大小: A+
     

      山蒼神君晃了晃小葫蘆,大家都聽見了里面只有一顆石子兒似的東西在滾來滾去的響。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林蘇青料想其中作響的必然是一顆丹藥。

      于是就見山蒼神君拔開了塞子,攤開掌心用力一抖,便滾落出一顆黑油油的丹藥,油亮得發光。但不似寶石那樣輕浮的光澤,更像是一顆盤玩許久的犀角珠子,是內斂的光,亮得很穩重。

      他將葫蘆重新別回腰后,將那顆黑珠子似的丹藥遞給林蘇青道:“本君請你吃枚大丹。”

      狗子搭了一眼,提示道:“山蒼子給的東西,勸你莫要輕易嘗試。”

      山蒼神君隨意笑道:“無須擔心,吃不出什么好歹。”

      林蘇青本來九肚子餓,一聽到“吃”這個字,頓時就更餓了,肚子不爭氣地咕嚕嚕直打鼓。他原本已經伸出手想去接來,卻因狗子的那一句話,又有所猶豫。

      他考量再三后,詢問道:“勞請神君告知,這枚丹藥之內,您都用過哪些材料?”

      不妨先聽一聽有沒有吃不得的東西,若是沒有什么有害成分在,但吃無妨。

      “噢~不過是以參藥、酸棗仁、菩提葉等尋常食材揉成的藥丸,不曾特別煉制。”山蒼神君言語時,原本只是隨意而談,卻因為他的那雙勾魂攝魄的眼睛,令人不敢直視。

      隨即他側目看了一眼蹲坐在不遠處的狗子,道:“先前追風神君心血來潮,想學習以伏火法煉制金丹。結果硝石、硫磺與木炭一混,起了大火將把本君的煉丹爐給炸毀了。自后,本君便不曾再煉制過丹藥了。”

      “……”林蘇青瞅了瞅狗子,似乎它也自覺失了顏面,不服氣地哼了一聲,別過臉去不作搭理。

      “方才聽下來,且只是些寧心安神的藥材,倒是無妨,多謝神君。”林蘇青攤開掌心,接下了丹藥服下。

      藥丸剛一入喉,隨即便感覺到有一陣暖意化散開來,順著喉嚨一直暖下肚腹,卻在落入肚腹時,如一枚燒紅的炭火落入了涼水,那熱度頓時就熄滅了。這一場體會相當之清晰。

      “你懂藥材?”山蒼神君詫異又驚喜的注視著林蘇青,一雙眸子燦如星辰。

      他有預感,林蘇青絕非尋常的畫仙!

      因為尋常的那些個畫仙,他是太了解了,他們飛升成仙后,便比天邊飄著的云彩還令人摸不著頭腦,終日無所事事的背著筆墨紙硯,沉醉于游山玩水。

      每回發生戰事聯絡不上,就是專司生殺的雷部提前找他們回來,他們也都是借口連連,說到底其實都是懶得回。

      這也就罷了,還常常說道——天界有諸多神通廣大的神仙在,即使戰起來了,其他法術系的神仙隨便捏個手訣便是束縛之術,他們去了還得先畫幾條繩索,有的還要細糾某一處畫得不夠完美,不比其他神仙方便,不去又何妨。便種種為由,真的就不去參戰了。以至于后來雷部點將時也再不點他們。甚至導致了天界縮減畫仙的名額,近百年飛升的畫仙更是寥寥,仿佛那些個畫畫的凡人們,連神仙都不稀得當似的。

      總之,他難得的與追風神君意見一致——鄙視那些畫仙。

      “你將來要修成畫仙,你還通藥理懂醫術。戰場免不得你~”山蒼神君興奮得一雙妖魅的眸子更加魅人。

      又道:“大小戰場跟下來,你便不得不提升階品,才能迎戰大的戰事,大好呀!”

      隨即他回眸對狗子笑道:“興許他將成為第一個升階品的畫仙。”

      狗子只抬了他一眼,并不回答。

      林蘇青聽得慚愧,其實他也懶啊……不過那只是曾經的他,而今他已經立下了誓言,他要變強,讓自己擁有更強的影響力,對世間做出善意的影響,從而證明,他不是禍患。誓言立下了,就要言出必行。而且他還要回去,不變強怎么回得去?

      與其等著不知何年何,在他原來的世界里,出現一個有如主上這般尊貴的圣君,也是設了個召回狗子的那種陣,也是碰巧地讓他一不小心踩到了……倒不如靠自己。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

      “請問,畫仙通常都如何升階呢?”林蘇青問道。

      “歷劫呀!”狗子齜牙笑道,“天帝之所以是天帝,是因為他統共經歷了一千七百五十次天地輪回的劫難,尋常神仙是不必歷天地輪回那樣的大劫大難的,不過嘛,也要歷個各自的劫難的。什么樣的時候什么樣的情況歷什么樣的劫難,所有皆是由天地來鑒。誰也不清楚。”

      山蒼神君點頭附議道:“沒錯,要想提升階品,劫難是不得不去歷的。”

      狗子與山蒼神君你一言我一語的,原本是在與林蘇青解釋升階之事,說著說著就默契的抵觸起那些畫仙來。

      “你可不能與那些懶怠的畫仙們學,他們不下凡歷劫,是嫌辛苦折騰,是懶,不是瀟灑。”

      山蒼神君連連點頭:“對對對,不思進取,懶得出奇!不能學。”

      林蘇青聽得摁緊了胸前的《易髓經》,決意從今夜便開始習讀,片刻也不再怠慢。

      “好說好說,升階那都是后話。我有個很重要的問題……”他連忙應道,將話題拽回正軌,“不知用這哮天神犬的毫毛制筆的話,對筆桿的材質有講究嗎?還是隨便哪樣都行?”

      山蒼神君笑吟吟道:“原本尋了一塊香消玉殞不過三日的美人骨給你,無奈追風神君不許,便作罷了。”

      狗子起身擺著尾巴踱到二太子殿下腳邊討好的蹭著,一邊教育林蘇青道:“那些陰氣重的東西,你隨身帶著對你沒有什么好處,你現在一點基底也沒有,最好是避著那些。難不成你想修成山蒼子這樣的?”

      林蘇青原本還有所期待,聽狗子這一說登時渾身一震,抖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必然是不想的。

      男兒還是男子氣概最為重要!

      要說想修成什么樣的?如果能夠的話,他真心想修成二主上那般——心如明月,秋空霽海;清風徐來,水波不興。

      不過那都是今后的造化了。他可以朝這個方向努力,但不能太好高騖遠,千里之行始于腳下。還是一步一步踏實的來吧,況且主上那般,或許是他自來本性,與修行無關。

      如是胡思亂想,他頃刻感覺渾身燥熱得厲害,這股燥熱全從腹部傳來,還莫名其妙地有些頭重腳輕之感……

      “我感覺……”林蘇青晃了晃腦子,話還沒說完,砰地一聲栽在了地上。

      這一動靜,驚擾了二太子,但他只是抬眸淡淡地看了一眼,便又繼續看書。

      狗子當場就愣了愣,它跑過去在林蘇青臉前仔細嗅著,想嗅出點端倪,找出原因來,卻是無果,沒有任何異樣似的。

      它旋即想起林蘇青方才吃的那顆丹藥,遂扭頭問向山蒼神君:“你給他吃的什么丹藥?”

      “嗯?”山蒼神君挑眉,他也很疑惑,隨即去摸出腰后的那只素白色的葫蘆,“普通的安神丸……啊呀!怎的又帶錯葫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