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77章 聽說你想見我?

  • 塵骨 - 第77章 聽說你想見我?字體大小: A+
     

      狗子抱著小胳膊坐在地上,有模有樣,像個小娃娃似的。

      “既然你通曉醫理,那么修行過程中就可以濟世救人,順便積累功德。如若參戰,醫術還能夠作為后援。你的確可以將曾經學過的醫理撿一撿了。”

      林蘇青聽明白了,這有點像是游戲里的輔助?

      戰神戰將們在前線作戰,他就在后方專行克制之術,如若己方有受傷的,他就順手治療?

      嗯……想來的確是個安全的選擇。

      唯一需要擔心的怕是對方針對于他,假使戰局一開,對方全部先來揍他,那就不太好說了……

      不過,假如配合默契,保護得周全,使對方沒有可趁之機,倒仍然是最安全的。他這個位置雖然比較引戰,但畢竟不是在前線,必要的時候跑路也應該是最快的……

      林蘇青忖度著,主上與狗子為他制定的蹊徑,總結起來大約就是——以畫仙為主,醫術為輔?

      “那畫仙好升階嗎?”他認真問道。

      既然決意修行了,就要做個出類拔萃的神仙。天兵天將那樣的,說實話有些大眾,并且重點是,不夠威風……

      “唔……好像沒有幾個畫仙升階的。”

      狗子一語驚得林蘇青一怔:“因為太難?還是別的原因?”

      “倒不是難,也不是不好升。”狗子說著表情忽然變得相當鄙夷,“是那些修成畫仙的好像都沒什么上進心。一旦修成正果位列仙班,之后就跟染了瘟疫似的,一個接一個的沉迷于四處逍遙,各處云游,叫都叫不回來。大小戰事皆不參與,閑散得很,十分不上進。”

      像它這樣的戰神,最是瞧不起那些不思上進的神仙了。

      可是林蘇青很是喜歡,他頓時覺得畫仙甚好!好極了!

      很貼合他的脾性,一樣的懶散,一樣的游手好閑。

      “不過他們的不上進,對你卻是有利的。”狗子搖著小尾巴道,“倘若你想進階,就不會有太多的競爭力啦,畢竟其他的畫仙都沒什么心思同你爭什么階品。”

      甚好,甚好。林蘇青聽得很是開心,的確是有利。

      他將《易髓經》按在懷里,握拳為自己打氣道:“從今天起,我林蘇青就是修行中人了!”

      話音才剛一落下,地上突然地冒出一縷桃粉色的煙霧,眨眼便從其中現身出一個身影來。

      這是誰?林蘇青疑惑,來的是個他不曾見過的。

      只見來者一身嫣紅色打底,以金絲刺繡著卷渦云氣紋的錦裳,他渾身飛繞著七條三爪拘魂鎖鏈,就是如此柔和的一身衣裳,也被襯得有些凌厲。

      不過林蘇青對于這邊世界的一切怪異,似乎都已經見怪不怪了,便只是一剎那的訝異,隨即便坦然接受了。

      但,偏是那人的發色,很吸引人,是與現身時的煙霧一樣,也是桃色偏粉的,很獨特,而且也正因為了這發色,令人辨不出來者的性別。

      種種看起來都不像是尋常的身份,但敢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主上跟前,必然是不同尋常的,他明白。

      林蘇青小心翼翼地打量著來者,只見那人飛眉鳳眼、峰鼻薄唇,看得出是個男人,可形容卻格外的妖魅,尤其是那眉心點的一注紅線,更是將來者的神色襯得魅力不凡,十分像是頗具英氣的女人。

      正在疑惑來者究竟是男是女時,便見那來者恭敬地向二太子行禮道:“參見殿下。”

      林蘇青只是微微一愣——果然是個男人。

      那人請完禮便轉身笑瞇瞇地沖林蘇青走近,對他熟絡道:“就怕嚇著你,特地輕裝而來。”音色清亮,卻又透著森然之氣。

      “初次見面,本君名曰山蒼,虛銜歸元神君,你既是殿下的親衛,便不必拘禮,稱呼本君山蒼子即可~”

      他雖然笑著,可眸子里的目光卻透著陰冷,令林蘇青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倒不是因為害怕,而是莫名其妙地一顫,連他自己也想不清楚緣由。

      那位山蒼神君話音一落,他自己突然怔了怔,隨即打眼瞧了一瞧自己的一頭桃粉色的頭發,拍額道:“哎呀,怎的忘記把它給隱了。”

      霎時,于他面前便又是一縷桃中帶粉的煙霧,裊裊地縈繞開來,待那些薄煙散去后,那山蒼神君再次現身時,發色已然由桃粉色變成玄如潑墨。

      只單以犀角簪子在頭頂上別了個簡單的發髻,下半部分的余發便隨意的披散著,不似二太子殿下的那般順直,他的頭發微微有些卷翹。

      狗子見林蘇青看傻在原地,當場打了他一爪子,叫他回過神來:“你不是想見他嗎?這不是來了。”

      “哦?”那男子挑著眉眼更近來瞧著林蘇青,“你想見本君?”

      他的眸子煞是好看,比起主上的眸子還要好看。

      主上的眸子如一剪秋水,而他的眸子瑩瑩發亮,卻又仿佛氤氳著一層薄薄的霧氣。

      迷離之中浸著幾分深沉,像是用山泉水冰過的桑落酒,涼薄之中透著燥喉的熱,清淡之中蘊著醉人的香。

      令人忍不住想一直看著他的那雙媚眼,想緊緊的將那雙眼睛看穿,甚至想整個人穿入他的眸子內,去往更深處,仿佛那雙眸子的更深處是一片璀璨的星河。

      這份誘|惑不在于眼睛,而在于他那眼神之中的那種難以形容的魅|惑與誘人探究的神秘。

      狗子見林蘇青半天緩不過神來,頓時覺得不妙,它轉身沖那山蒼神君道:“山蒼子,有話好好說,別拿出你那副勾搭女鬼的模樣來。”

      山蒼子委屈道:“追風神君這話說得有些冤枉了,分明是他一直盯著本君的。”

      狗子瞥了他一眼不搭理,扭頭拍打著林蘇青的腿,忙提醒道:“你別同山蒼子走太近,這是個老不正經的,別把你教壞了!”

      林蘇青耳邊只聽著狗子的吩咐,自己卻愣愣地如何也挪不開目光。

      老不正經?可看起來卻同他差不多年紀。俄而又回想著狗子直接將那位神君叫作山蒼子,而山蒼神君卻要尊呼狗子一聲“追風神君”,不知是為何,莫不是因為它是戰神,所以位高一階嗎?

      可是狗子因為被貶罰,就連丹穴山上下都只稱它為“追風大人”。而今山蒼神君的階品必然高于狗子,但他卻依然尊稱狗子為神君。想來山蒼神君對狗子,應當是有源自心底的敬重。

      這一點他想到的同時也能夠理解,畢竟迷谷老兒說起狗子昔日的英姿颯爽時,那一臉無盡的欽佩,可以想象狗子昔日那無與倫比的神威和風采。

      這些他都能想到,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狗子先前所說的那位于生前行善積德,于死后受人供奉,就算身為孤魂野鬼也依然不忘善意初心,甚至還在丹穴山開塾啟蒙小孩童……就是眼前的這位……

      他先前從狗子的形容中,結合了聽來的種種,他以為是那樣的一位瀟灑隨性卻純善溫良的勾魂鬼,卻是千想萬想,千千萬萬也沒有想到,竟然就是眼前這位妖肆邪魅的神君……

      他不禁懷疑狗子是不是又誆了他。或許就連這位神君,為何謂之曰“勾魂鬼”……都不是狗子所解釋的那樣。狗子真的可能又誆他了……

      “蠢蛋,他是勾魂鬼啊,不要看他的眼睛!”狗子沖著林蘇青的腳踝上去就是一爪子,將他拍了個趔趄。

      當目光一錯開,林蘇青立馬就醒過神來,瞬間連呼吸都急促了,仿佛方才的自己一直在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似的。

      他旋即驚覺——原來方才的渾身僵住,不是因為他看愣了,極可能只是因為他看了山蒼神君的眼睛!

      沒錯!怪異正是從對上那山蒼神君的眼睛那一刻才開始的!

      就是那時候才動不了的!

      林蘇青如醍醐灌頂,頓時恍然大悟——難怪……難怪叫勾魂鬼……

      狗子果然又誆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