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76章 畫、畫仙?

  • 塵骨 - 第76章 畫、畫仙?字體大小: A+
     

      第七十六章畫、畫仙?

      書封面的底色棕褐偏紅,有些像小葉紅豆木的顏色,只是顏色更濃更深。書名底下則是純白,以隸書題字——易髓經,純白之上又以與書封底色一致的顏色,圍繞書名打了一個細長框,將書名與書封底色又隔出一框較寬的白邊,而后才是接上了書封底色。

      裝幀雖然簡單,看起來卻并不樸素,有著深沉的貴氣。

      又因為在書封的左下角,用比書封底色更為深濃的顏色,燙了一只鳳凰的影子,使得這本經書更加貴不可言,且尤為神秘。

      那只鳳凰像是活的似的,在林蘇青的手剛觸碰到左下的書角,正打算翻開書封時,它居然扇動了一下翅膀,書封便自行啟開了。

      很奇特,但對于這邊的世界來說,大約很尋常。

      林蘇青翻看著這本經書,大致的瀏覽了一番后發現,單單初看文字的字面意思的話,不算晦澀難懂。只不過,如果想要切身去感悟這些文字的內涵,卻是需要真正的靜下去用心,或許才有可能獲得體會。

      只是一目十行的粗粗一讀,整個人就仿佛被那些文字吸住了,不由自主地就浸入了其中。

      直到耳邊驀然傳來二太子清雅的聲音,他才恍如大夢初醒。

      “你沒有基底,修不成尋常的神仙。發揮你的優勢,潛心修個畫仙吧。”

      林蘇青聽得一頭霧水,畫、畫仙?!畫?

      他立馬聯想起詩仙李白、酒仙劉伶、醫仙華佗、茶仙盧仝……畫仙?嗯……唐朝有位畫圣吳道子……

      這畫仙……倒是真沒聽說過……

      “畫仙,顧名思義,好比劍仙主要用劍,武神主要用拳,你則主要用筆。”狗子坐得端端正正,儼然一副老夫子教幼學童的模樣。

      不過因為它自己的一把男童音,稚聲稚氣的,顯得不是那么莊嚴。

      “修畫仙的話,對于你的基底沒有過多要求。所以你只需要精通萬物的相生相克之道即可。當然倘若你有深厚的繪畫功底,能將事物畫得栩栩如生,自然是最好不過。”

      生怕他腦子蠢聽不懂,狗子講解得是萬分詳細。

      “怎么和你舉例呢……唔我想想……唔……這么說吧!譬如出來只耗子,你就畫只貓!燃起了大火,你就畫幾注水!就這樣!”

      狗子說得起勁兒,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道:“在對敵時,什么能克制對方,你就畫什么。就算去支援戰場,你也無須沖上戰線,只需要遠遠的站在后方使用法術,或是畫陣、或是畫符等等等等,總之不必冒險去前線,非常適合你這樣的慫蛋。”

      “……”林蘇青想反駁一句的,不過想了又想,卻挑不出反駁的話來……

      狗子瞟了瞟他,其實原本想說他反應敏捷,臨危不亂,還有些鬼靈精。特別看見他在虛幻之境與那些皇室們玩弄權術時,它深以為林蘇青十分聰穎,最適合不過這樣運籌帷幄的位置。

      可是,這蠢蛋的腦子偏偏時而靈光,時而不靈光。現在肯定夸不得,若是這樣一夸他,他指不定會得意到恨不得把尾巴翹上天去。

      “對了!”狗子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你是不是很擅長藥理?嘿!蠢蛋!本大人問你話呢!”

      林蘇青方才走神,著實沒顧上聽,頓時訝然:“啊?你剛才問我什么?”

      “本大人方才問你,你是不是很擅長藥理。”狗子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它記得初次見面那日,這蠢蛋在解析自己名字時,說的出處便與藥材有關,他甚至還知道萆荔草的功效。

      無論是蘇合香還是萆荔草,都不是常用的藥材,所以料想這蠢蛋必然是通點藥理的,并不難猜。

      “我媽,呃我娘是中醫,在我小的時候曾教過我一些,但我不曾給人開方治病過,只算是懂一點理論知識,皮毛之類的……”

      狗子疑惑問道:“有條件為何不去深入的學?”

      “這個……我當年高考時,原本是想考取醫科大學的,可是我娘說我粗心大意丟三落四,她擔心我今后做了醫生的話,萬一不小心抓錯藥,就是庸醫害人。所以……就不準我考……”

      于是,正值叛逆期的他,一個腦抽風隨便填了個志愿,結果畢業后做了個沒有什么作為不說,還慘兮兮的策劃師。之后就過上了不分晝夜、不顧死活、沒完沒了的加班生涯。

      見林蘇青愣了好半天,狗子癟癟嘴道:“你沒有自幼打下功底,修不成劍仙、武神這類的神仙。畫仙的確再適合你不過。除非你也是從年幼起便得終日臂縛鐵環,腿綁鐵磚的修行。”

      狗子掃了林蘇青一眼,鄙夷道:“我瞧著你就不是,大腿還比不上別人胳膊粗。”

      “……夸張了……”林蘇青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有些慚愧。

      “不過嘛,這類的神仙雖然最是容易修成,不過成仙后再想升階卻是極難。許多到后來也只是天兵天將而已。”

      狗子并不同他講倘若要從這些神仙成為戰神,將付出怎樣的代價。反正他也修不成這樣的神仙,于是只挑揀著聽起來比較容易的講。

      “可是天兵天將雖然階品小,但他們無一不是驍勇敢戰,就你這慫蛋……嘖嘖嘖……”

      “慫蛋……”林蘇青頗為怨念,還是想反駁一下,“其實我覺得吧……這叫安身保命,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狗子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它朝林蘇青招招小爪,林蘇青跟著它的示意蹲下身,將耳朵湊過去。

      狗子搭著他的脖子,挖苦道:“唉,自知之明呢,是一種十分高尚的品德,希望你也能擁有這樣的品德。”

      “……”林蘇青無語應對,噌地站起身,將斷腿狗子帶了一個趔趄,登時仰面摔了個四腳朝天。

      狗子連忙滾身翻爬起來,指著林蘇青嚷道:“腿長了不起啊!本大人以前的腿比你長不知多少!你個矮子!”

      林蘇青癟著嘴斜眼睨著它,繼而故意打量了自己腿,又打量了不及他小腿高的狗子,不必言語,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

      “汪!”氣得狗子嗷嗷直叫:“你給本大人等著!等本人恢復的!比不死你!嗷嗚汪!”一口咬到林蘇青的腿肚子上。

      “啊!君子動口不動手!”林蘇青話說出來,頓時意識到狗子的確是動的口,他連忙改道,“君子動手不動口!你松口!”

      林蘇青甩著腿,想把狗子甩下來,可是無論他抖也好、甩也好、拽也好、扯也好,狗子就是咬死不撒口。而且它還生怕自己被甩掉了摔下去,這時還牢牢地抱著他的腿。

      “啊啊啊!要瘸了!你松口!”

      “唔唔唔唔唔!”

      “我聽不清你在說什么!你松口!有話好好說!”

      林蘇青使勁兒地去拽它,可以它啃著他的肉啊,越拽越疼啊!

      他只得去掰它的嘴,邊掰邊嚷道:“要瘸了,要瘸了!”

      狗子汪的一聲蹦下來,呸了又呸,罷了還用刷子扒拉自己的舌頭,而后道:“咬的肉又不是骨頭,本大人有的是分寸,瘸不了!呸!”

      林蘇青揉著被咬痛的腿,也沒什么話好說,生怕多說又是一口。個兒不大點,脾氣倒不小。好歹是位神君,怎能動不動就咬人。不過這些只能在心里和眼神里說……

      狗子抖了抖背毛,道:“懶得和你一般見識,好了,說正事了。噗噗噗呸!”它又吐了吐,剛剛分明是它自己撲上來咬人的,現在卻很是嫌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