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67章 我命由我

  • 塵骨 - 第67章 我命由我字體大小: A+
     

      忽然有些明白了,先前主上所說的——“所謂命數,不過是一些選擇。”是何意義。

      無論是取舍,無論是善惡,都是選擇。并且都是自己的事,與別人無關。

      起因時是非善惡各有各的選擇,選擇之后便各有各的結果。

      其實人從出生起就在不停地面臨著選擇,當做出了什么樣的選擇,便會換來什么樣的人生,之后也才會生出什么的評價。

      他想起了自己先前的決心,決心成為好人不做禍患是對的,但出發點錯了。

      他先前是為了給那些說他是禍患的人、或神仙證明,證明是他們錯了。

      其實,那些不過是他們貿然的評價,他還什么都沒有做呢,這種評價是毫無意義的,他何須去在意?順序反了。

      就比如,是為了證明那些說他是禍患的人錯了,那么,即便他超脫了五行,不再是凡人,可是旁人依然可以說他是禍患,他又該如何能證明呢?

      要說什么,要如何看待,那是別人的事,他如何去左右別人?

      “主上,我明白了兩件事。”林蘇青神色堅定道,“第一件事,善與惡其實不像黑與白那樣區分得很極致,許多時候是善還是惡,其實都只是自以為正確的判斷。所以,有許多時候,不能僅憑自己所認知的一面去做選擇、做決定。”

      在過去的印象里,善良與兇惡總是呈對比,然而實際上,所謂善良也不過是因為有兇惡在襯托。

      好比平王為了自己與太子都能夠安身能夠自保,一直勸說著太子鏟除潁王,那么平王是善人還是惡人?

      而潁王身陷囹圄,且進退維谷,他為了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選擇了弒殺兄弟的下下之策,自古忠義兩難全,那么潁王是善人還是惡人?

      他這個太子不殺潁王,只是因為他自認為能夠以不殺人的方式解決奪嫡之爭,于是他沒有下殺心,但是潁王卻下了殺心,那么他便是善人?潁王便是惡人了嗎?

      的確無法極致的分辨清楚。

      林蘇青說道:“追根溯源,一個人,到底是善人還是惡人;一件事,到底是為善還是作惡。是非善惡,究其因果,都只是自己的選擇罷了。旁人無法全部理解,所以無須在意旁人的評價。”

      是非善惡各有各的理解,各有各的選擇,但求問心無愧就好。

      所謂善人,還是惡人;所謂圣賢,還是禍患。那都是做出選擇后,改變了人生軌跡后,所帶來的外來評價罷了。外人無法理解你的選擇。

      “所以,我要證明我不是禍患,也只需要做到問心無愧就好了。這也便是其二。”

      人生,是自己的人生,是自己決定成為什么樣的人,做什么樣的事,由自己做主在先,絕不是由旁人的評價牽著鼻子走,使自己處于被動的去證明。

      “我的人生由我自己做主。”林蘇青緊握拳頭,心意決然,道:“主上,我還是要修行,想來日飛升成仙,有朝一日能有機會歸去故里以外,但不再是為了給任何人證明,也不再是為了任何事。”

      有一陣鳥雀的爭鳴聲,在林中跌宕的響起,穿過郁郁蔥蔥直奔云霄,令這草木蔥蘢的林子顯出了勃勃生機,令林外湛藍的晴空,顯得更加純粹。

      二太子一手持折扇橫在腰前,一手負在身后,聲音磁沉的問他:“若依然有人說你是禍患呢。”

      林蘇青揚起臉,迎著愈發刺眼的陽光,道:“那些旁人的眼光,旁人的評價,愛如何想便如何想去,愛如何說便如何說去。”

      他看著光暈里朦朧得有些發暗的二太子,神色堅決道:“我只做我自己,是非善惡我自己心里清楚便是!”

      二太子問道:“修行呢?”

      “為我自己而修行,但也不僅僅是為了影響我自己。”

      大約是有風推著云彩飄來,將金烏遮去了大半光芒,此時,陽光忽然變得柔和,不再那樣刺眼。

      點點光輝,篩過枝繁葉茂,斑駁的照下來,林蘇青終于看清了眼前逆光而立的二太子,他背后的光芒很溫和,他的目光也如那和煦的陽光般,很溫和。

      林蘇青繼續說道:“待我通過努力,使自身變得強大,往后我也仍然發自真心的以善意度己及人,將這份善意傳達。這是我選擇要做的人,也是我選擇要擁有的人生。”

      想通過變強,使自己產生更大的影響力。

      不是為了證明自己而去行證明之事,而是坦坦蕩蕩的隨自己的心意做出選擇,做自認為正確之事,任世間如何評價他。

      現在眾口所指的“禍患”,不過隨口一言給他帶去的外在壓力,他無法去要求所有人認為他不是,因為他也無從解釋自己究竟是不是。那么做!做出來!

      不被那些外在的壓力打倒,堅持自己的本心,做出來!

      “我如今弱小,就算竭盡全力,也會因自身能力受限,所行之事也只不過是綿薄之力。如若今后我變得強大,那我便能有更多的選擇,便能做更多更大的事。我不需要刻意去證明,我只要做好自己,別人看在眼里心里也自然會明白。”

      他目光如炬道:“我身為凡人不是禍患,有能力了也仍然不是禍患。”

      光影里的二太子神色不變,但他依然目光堅毅的望著,不論二太子能否看見他堅定的態度,和誠摯的心意,他自己表達出來就足夠了。

      而這時候的狗子,卻是伏在一側的青石板上,枕著他那套偃月服正睡得酣香。

      竹林中幽幽的清風,穿林過葉,颯颯而來。

      撩起幾片微薄的綠葉,和竹葉一起,于風中繾綣。

      與清新,與沉默,與斑駁的光點,灑在這片安詳與靜謐之中。

      他只是這樣堅毅的等著,無論二太子是答應也好,不答應也罷,他已將心中所悟盡數交付。既然已經想得通透,便也無須再諂媚去求。

      “還需一日,你好自為之。”

      二太子一把清冽的聲音驀地響起,將風阻斷,葉子們輕輕地翩躚著飄落,落在原本鋪滿了枯葉的淺草地上。萬千枯黃中的幾點新綠,顯得格外盎然。

      林蘇青原本平靜的心陡然一顫,只見二太子說完了這句話,便拂袖揚長而去。

      還需一日……好自為之……這是……答應了?

      他心中頓時生出一種莫名驚心動魄之感。乍然的不明所以的,覺得心驚!激動與欣喜令他亢奮不已,可是一瞬間的又生出了患得患失之情,怕是萬一自己理解有誤。

      他連忙扶著岸邊往邊上走了走,試圖去叫醒正趴在他的偃月服上酣睡的狗子。

      “狗子,狗子!狗……”

      “汪!閉嘴,不許這樣稱呼本大人!”狗子皺著鼻子吼道,接著便見它趴著伸懶腰,嗷嗚嗚的打著困頓的哈欠。

      “那……追風?”生怕狗子也不準這樣叫,他趕忙又補充道,“你先前準過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