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63章 公正需要合理的犧牲

  • 塵骨 - 第63章 公正需要合理的犧牲字體大小: A+
     

      林蘇青陷入了兩難,很難選,誰都應該救,誰都不應該死。可若是必須選出其中一方,真的很難。

      “仁慈是心意,源自情感。但是世間有許許多多的時候、有許許多多的事情,不僅僅需要情感,還需要理智!”

      狗子難得的一本正經。

      “除外,還需要公平!可是,當你處于某種位置時,則另有許許多多的時候,不止是需要公平,更需要公正!”

      “公正?”林蘇青問道。

      狗子點點頭,眨巴著圓眼睛給林蘇青解釋道:“這時候你所需要考慮的就不能只有自己,而必須考慮到你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的一切,你要秉持公正之心,進行合理的分配,使他們各得其所。”

      林蘇青陷入沉思,這不太好懂。

      二太子俯視著他,淡淡提道:“在于你看重的是過程,還是看重結果。”

      林蘇青在心中權衡著,他明白,結果或是過程,它們之間的關系,有時候會達成統一,可是在有的時候,并不能統一。

      就好比當你做一件事情時,有時候過程很痛苦,但結果卻很美好。然而有的時候過程很美好,結果卻很悲慘。

      公正,即意味著有犧牲。

      “為了公正,就要閹割善意嗎?”林蘇青又問道。

      “不,公正與善意并不沖突。”狗子肯定的回答了他,“只是在做出決定時,有些出自善意,有些出自惡意。”

      林蘇青道:“可是……持善念者結局悲慘,這樣的話,不是很難令善意傳達下去嗎?”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當這是司命星君鬧著玩胡亂定的規則嗎?”

      狗子瞟了林蘇青一眼,道:“你以為你們原本的歷史人物里的那個‘潁王’,有很好的結局嗎?你們的歷史里沒有講嗎?”

      林蘇青撓撓后腦勺,自問功課學得不算差,可的確不太記得課堂上是否有講過。

      狗子見他茫然,嘟囔道:“那個‘潁王’因為自己得位不正,后來他的后代們也都想效仿他通過不正當手段爭搶皇位。所欲呢,他一生了統共有十四個兒子,卻是不孝子居多。并且有十二個都‘死于非命’呢!”

      狗子嘟囔道:“因為他自己本來就得位不正,所以他的后代們也都想效仿他爭搶皇位。他一生了統共有十四個兒子,可是呢不孝子居多。并且有十二個都‘死于非命’呢!”

      狗子扒拉著小爪子,說著時數著為數不多的小指頭。

      “有被殺的,也有自殺的,有被逼死的,還有夭折的。氣得那個‘潁王’自己都還下過殺子詔呢。”

      林蘇青怔愕:“真的?”

      “你自己世界里的歷史,你問我?懶得理你。”狗子懶得再續著林蘇青的問題答下去。

      它上前蹲坐在林蘇青眼前,看著他問道:“你覺得那個‘潁王’弒殺兄弟的決定真的是完全出于惡意嗎?恐怕不見得。關于他的報應或許來自其他原因也不一定。反正報應這一說籠統得很,很難去界定的,所以或早或晚吧。”

      有關報應,是司命星君的事宜,狗子也不太確定,所以它便不再聊下去。

      俄而它極其認真的對林蘇青說道:“善惡有報那只是后話,無須太在意。反正,不能為了有善報才去做善事,要自己保持著自己的善心,凡事發自真心就行了。”

      狗子突然的嚴肅令他有些意外,他點頭答它:“這我明白。”

      見林蘇青點頭,狗子心中嘆了一口氣,這蠢蛋終于明白些道理了。

      隨即它斜著眼睛問道:“再說了,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完全分得清善惡嗎?神仙都不一定分得清楚呢。”

      林蘇青搖搖頭,的確分不清。

      單是忠與義就很難兩全,又如何去辨別其他呢?

      他抬起頭望向沉默的二太子,二太子是逆光站在這寸方泉之前的,他迎著光望去時,看不清二太子的神色,只看得見在二太子身后的藍天,和灑下來的金燦燦的陽光,與那些郁郁蔥蔥的繁枝綠葉。

      光芒過分耀眼,看得林蘇青的眼睛有些疼,于是他垂下了眸子,一時間眼前竟不太適應,有些發黑,連二太子袍子上的顏色都有些看不出來,過了片刻,他終于緩過來能看清一些了,只聽二太子問他道:“還有嗎?”

      林蘇青摸了摸耳朵,疑惑的想,除開善惡之心,主上還要他明白什么?

      他又抬頭望了又望,二太子的確在等著他作答。于是他連忙認真思考起來。

      二太子先前說,所謂命數不過是一些選擇。

      如是這般,他回想著先前所經歷的一切……

      驀然想到,倘若那日在深林里與受傷的潁王初次相遇時,他見死不救,會不會一切都將不同?會不會沒有了潁王他就能安心的穩坐太子之位?

      或者,在平王多次表示要鏟除潁王時,他不曾拒絕和制止,而是直接采納下來,真的去殺了潁王,是不是結局就會改寫?

      甚至,那日的聽雨閣,如果他真的選擇殺了潁王……

      ……

      一切的前因后果,如果有其中哪一步,他做的是另一種選擇,結局會不會全然不同?

      所以命數,真的在于自己的選擇嗎?

      林蘇青不由得有些認同,但還有些存疑,于是問道:“太子分明不是原先的太子,而虛幻之境中的潁王,和太子的結局,卻與我原先世界的歷史有著一樣的結局。這和我的選擇又有什么關系呢?命數分明因為我的橫入,已經做了修改,可是命運,卻依然沒有改變,結局仍然是一樣。”

      這不就側面證明了,天定的命運,沒有辦法更改嗎?

      從而他確定道:“所以,我還是覺得,凡人只要還處在五行之中,一生的命運則仍然由天注定。如果要改變自己的命運,還是要先成為神仙,跳脫五行之外!”

      二太子神色巋然不動,狗子卻一爪子蓋在臉上,失望透頂道:“蠢蛋啊,這哪里是主上叫你去感悟的道理,你連這點覺悟都沒有,主上是不會讓你修行的。”

      狗子實在感慨林蘇青的蠢,不禁連連嘆息:“你怎么就這么蠢呢,這點道理都想不通透,唉!”

      “我說的有錯嗎?”

      林蘇青無法理解他們所認為的道理究竟是什么。

      接著又道:“即使是虛幻之境,即使里面所有的人物和關系都是假擬的,可是套用的是現有的歷史不是嗎?所以套用也就是各個人物的命運,與歷史里對應的‘潁王’,他在真實歷史里謀逆成功稱了新帝,所以在虛擬之境中,即便沒有了原來那個敦厚的太子,換成了是我在做太子,可是潁王還是造反成功了。”

      “這不就證明了,預先設定的命運,沒有得到改變嗎?”林蘇青認為的確是這樣沒錯。

      “預先擬定?”二太子卻是一問。

      林蘇青訝異,他在二太子的語氣中聽見了疑惑,二太子為何會疑惑?這不是他親自在虛幻之境中所設定的嗎?

      這令他有些遲疑了,有些動搖道:“嗯……啊,羔羊哥哥,腹黑弟弟……不是嗎?”

      狗子撓了撓耳背,濕漉漉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了轉,扭頭臉望著二太子的側顏,問道:“主上,會不會給這蠢蛋出的題太多了?把他給繞懵了?還是說……實在太蠢了?”

      它琢磨來琢磨去,小腦袋歪來扭去打量著林蘇青,大惑不解道:“就連農地里的倭瓜只要不被人摘了炒菜,就能修煉成精呢……你這點悟性該不會連個倭瓜都不如吧……”

      ……倭瓜……

      這比喻打得令林蘇青有些汗顏,抱怨道:“人和倭瓜哪能一樣,倭瓜在地里長著不能動,人生有雙腳可以到處跑。你看人要修煉還得先洗滌靈魂,倭瓜它用不著吧?我們這是因為接觸得太多了,讓靈魂和心地沒有倭瓜那么純粹了,考慮的問題自然就多些了,這不是蠢,這叫謹慎細心。”

      狗子瞥著他道:“我就隨口一說,你還真拿自己與倭瓜比啊?還說自己不蠢,哼~”

      “罷了。”

      二太子忽然說話,隨即見他將手中折扇一合,以扇尖指著林蘇青,扇尖輕輕地向上一提時,林蘇青的靈魂頓時浮了浮,便與他自己的身體剝離開來。

      二太子目光清幽,淡漠道,“便讓你做一次最簡單的抉擇。”

      他話音剛落,林蘇青旋即感到渾身一沉,接著身體又是一輕。眨眼之間,眼前又是那片熟悉的空白,這是再給了一次機會?!

      林蘇青欣喜,險些以為自己學不成了!

      有了上回的經驗,這回他輕車熟路,照著路子跑出幾步,便又看到了那扇閃耀著刺眼亮光的門。

      一回生二回熟,他徑直奔著那光亮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