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59章 釜底抽薪(下)

  • 塵骨 - 第59章 釜底抽薪(下)字體大小: A+
     

      潁王這方痛心疾首之際,然而在東宮太子府內,平王興奮不已:“本王裝模作樣多年,終于也輪到本王有了建功立業的機會。大哥予我這恩情,我感恩戴德!”

      林蘇青連忙去扶住正欲行大禮的平王,道:“兄弟之間何須如此見外,你不覺得被我利用就好。”

      “大哥你是未來的天子,能為你做事,那是我的價值所在。”

      “言之尚早,以后這些話不可亂說,萬一被有心之心傳出去,又要被當成謀逆了。”

      林蘇青現在生怕又像上次那樣莫名其妙的被召過去問罪,他可不是個坐不住的太子,他甚至覺得,要是皇帝高興,一直到老死才退休都成,總之他是不愿操那份憂國憂民的心,那得累成什么樣。

      也不知二太子還要讓他在這里留多久,也不知他自己的肉身在那山野泉水之中滌蕩得如何了。

      他近日時常感覺神清氣爽,腦子都比以前靈光了,不知是否與受了洗滌有關。

      “大哥,還是你英明。你是沒看見,潁王當時的臉都氣綠了哈哈哈哈哈~”方才在朝堂之上贏了一場“勝仗”,平王此刻雀躍不已,“如此看來,潁王留與不留,果真不成要害。”

      難得平王能想通,放下殺伐之心,林蘇青亦是很高興,道:“世間許多事,本就不是非殺伐不可解決,能用別的方法解決的事,何必要打打殺殺呢,實在不可取。”

      “大哥教育得是。”平王開玩笑捧手賠禮,“是我以前魯莽。”

      隨即道:“若是換作以前的我,現下肯定在琢磨一件事,不過而今我也覺得沒有必要去做了,便罷了哈哈哈哈~”

      林蘇青訝異:“如果換作以前,你現下要琢磨何事?”

      想做卻又罷手,應該不是什么婉約的事,不會是提刀剁了潁王吧?

      平王粲然一笑,自在道:“要是換作以前,我得了兵權,必然要打算在出征大典上,殺了潁王,等凱旋歸來后,再隨便尋個由頭將他的那些個鐵膽忠心的部將也一并給埋了。叫他們去陰曹地府再續主仆情。”

      平王把自己都說笑了,又道:“不過,現在我不打算這樣做了。”

      說話時平王的目光不經意的斜了花園拐角處一眼,不被認為人所察覺。俄而他拉著林蘇青往廳內去:“我今日實在高興,要蹭一杯大哥的酒水,大哥你可不許吝嗇……”

      在他們轉身去往大廳時,有一抹身影悄然消失在了花園拐角處,只留下那幾條支出圍欄,有些擋路的樹枝,在微微顫動。

      ……

      潁王府中潁王與眾部將焦心勞肝,誰的心里都不是滋味。東宮里太子與潁王把酒言歡,正為這一次對峙的勝利而歡聲一片。然而在御書房內的皇帝,此刻正大發雷霆,怒不可遏。

      他眉頭緊蹙,心煩意亂地坐在高位之上,他手里握著一本奏章氣得陣陣發抖。

      在他跟前,跪拜著一名身著地黃交枝綾官服的從五品官員。

      皇帝終是忍不住那一口憤懣,怒將奏章扔到名官員跟前,深鎖眉心卻不發作怒火,道:“你身為太史令,你可知從你口中說出來的話,意味著什么?”

      “皇上!”太史令驚愕叩拜,莊肅道:“太白星高懸日側數日已久,此乃天意,臣不敢妄言!”

      “天意……天意……”皇帝目眥盡裂,反反復復喃喃低語著這幾個字,他克制著心中的熊熊的怒火,倏而勃然大怒,一拍桌子怫然道:“這個逆子,逆子!”

      旋即氣得咳嗽不止,幾乎回不過起氣來。

      老太監連忙上前去服侍:“陛下息怒,龍體要緊。”

      “龍體要緊?他們巴不得朕早些死了!!”

      太史令嚇得瑟瑟發抖,別的不敢再多言,只敢顫抖的道一聲:“陛下息怒。”

      ……

      夜色悄無聲息地籠罩了大地,在那風卷云詭之中,月色卻是格外的明亮且迷人,像一只冰冷的眼睛,正靜靜的俯瞰著世間的一切。

      然而斑駁的殘云,像是故意與月色的皎潔做對,像是在醞釀著一場暴風暴雨,即將來襲。

      平靜的月夜,原本前路茫茫的潁王府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帶來了一件驚天的消息。

      “你說什么?!”

      潁王聞之驚怔,呵得來人連忙伏跪在地,連連磕頭:“殿下饒命,殿下饒命,小的不敢胡言亂語,全都是小的真真切切親耳聽來的,千真萬確不敢有半分摻假啊,殿下饒命,殿下饒命啊……”

      “你是平王府內的詹事,你為何要特地來潁王服通報消息?”潁王的一名詹事走出人群,質問著伏跪在地的人。

      “大人有所不知,小的其實一直都仰慕著潁王殿下的英明神武,一直想為潁王殿下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

      那跪在地上的人,神情恭謹。

      “可是潁王殿下身邊人才濟濟,像小的這樣并沒有突出作為之人,多一個與少一個又有什么分別。”

      “小的心想,平王素來與潁王殿下不和睦,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而平王又甚是會藏鋒露拙。”他言辭懇切,一臉忠義道:“小的思來想去,潁王殿下最缺的便是來自平王身邊的消息,于是,小的才隱忍了這份忠心,投靠了平王府,成為了平王的詹事。”

      “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帶出對潁王殿下最要緊的消息啊!”

      語罷,他重重的磕頭,以示忠心,道:“殿下若是不信,當場殺了小的便是,就當小的從未來過,小的在陰曹地府等著,此生不能為殿下分憂,來生也要做牛做馬!為奴為仆!”

      “殿下,小的死不足惜,但是平王之心,實是險惡狠絕,您不得不重視呀!”

      那來自平王府的詹事叩首在地,而后抬起身,起誓道,“小的敢以全家生死發誓,真真切切是小的親耳所聞,潁王與太子要在大典之上謀害潁王殿下,而且要在諸位將軍凱旋歸來之后,盡數活埋,如若有半句虛言,就讓小的全家天打五雷轟!”

      潁王尚存懷疑,將士們早已忍無可忍,憤恨不已。

      “是可忍孰不可忍!這個平王欺人太甚!”

      “士可殺不可辱!小人得志!實在可惡!”

      “殿下,既然無論如何都是死,咱們千萬不能再繼續坐以待斃!”

      “殿下,您一再忍讓,卻已經讓到了退無可退!再這樣下去,咱們都是死路一條。左右都是死,咱們為何不直接反了?還能搏出一條光明大道來!”

      “如今就連陛下都對殿下懷有疑心,殿下,屬下請殿下賜屬下一條抬頭挺胸的活路!”

      “屬下愿誓死追隨殿下!”

      將士們盡數抱拳跪下,齊聲高呼:“誓死追隨殿下!”

      潁王聽完那平王府的詹事所言,心中本就怒火難遏,此時眾將士們又是這般勸言,大家無疑是想反了,是想讓他決意去反。

      大家堅決不拔的神情,令潁王心中很是煎熬。猶如被一鼎火爐架在火上炙烤,灼燙難耐,焦躁不安,更是憤懣不已。

      原本他只是想奪嫡之后,圖個王府上下的安穩,就算奪嫡失敗,也無關他人,大不了他一人之罪。

      而今下,太子與平王竟然將他逼到了絕路,甚至要對他帳下將士趕盡殺絕,活埋……何其殘忍不仁。

      而父皇,今日朝堂之上的態度,儼然對他心有耿耿,就連上次金口玉言答應過的話,也不惜出爾反爾。

      他其實不想反啊!

      可是……

      “啟稟殿下!”突然有侍衛急急來報,“陛下召殿下入宮見圣。”

      眾人驚怔,潁王更是訝異不解:“父皇為何此時召我?”

      他心中狐疑,現今已經交了兵權,更無威脅可言。如有其他事情,退朝之后為何不留他直接談開,偏分在此時特地傳召他?

      潁王府中的幕僚們亦是生了疑心。

      “殿下,事出反常必有異!此去恐怕有兇險。”

      “太子詭計多端,會不會是太子又生出了什么事端?”

      “莫非是上回潁王于聽雨閣放話,令太子害怕?所以他著急下手了?”

      “極有可能!殿下與太子聽雨閣一弈時,太子居然超乎意料的沉得住氣,也是反常得很!興許正是太子早有預謀……”

      眾說紛紜,但無不都是認為此去兇多吉少。

      去還是不去?潁王陷入了抉擇。

      父皇已經狠心的削了他的兵權,說明心中已經疑心他要奪嫡。加之上回馮挺一事,明顯父皇是偏袒太子的。

      如若太子再生了事端,這一去,也許真的回不來。

      父皇素來耳根子軟,若是太子與平王一并誣陷了他什么,他必然是有口難辯。

      “殿下……”

      幕僚正欲說什么,潁王當即擺手制止,虎視著前方道:“此去,無論回不回得來,都已經是‘死’路了。”

      將士聞言,為之一振,不約而同的站起身,忙追問:“殿下的意思是……?”

      他們在期待,在期待著潁王下令。

      “成敗在此一舉。”潁王目光堅毅,已不可動搖,“玄甲軍眾將領聽令!”

      “末將在!”

      一群將士齊聲高呼,勢如破竹,驚破了蒼穹上的黑云。就連月色前的薄霧殘云都為此震得散開了去,光芒更加皎潔,更加冰冷。

      雖然不到生死攸關的地步,卻已經是瀕臨絕境。

      如若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便是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他認了。

      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今后無非是逐漸將他所有權勢或化解,或移交。待到平王得勢,定然不會對他們任何人客氣。

      既然太子與平王已經提前動了趕盡殺絕之心,既然早晚都是同一種結局,又何必去等!

      今下皇帝明顯偏袒太子與平王,他潁王府上下披肝瀝膽,血灑疆場,為江山之穩固,社稷之安定,一片碧血丹心,精忠報國。如今卻落得個什么也不是,說伐便伐了,說殺便殺了。

      與其茍延殘喘,不如快刀斬亂麻!!

      潁王眼神狠厲,面色陰沉:“入宮!”

      “是!!!”

      這一聲,答得竟是熱淚盈眶,心中的酸楚竟是猛然涌上了心頭。

      誰曾想,昔日鐵馬冰河為國為家的將士們,而今這一腔沸騰的熱血,卻是要與自己的國家殊死一搏?

      誰曾想,過去奮不顧身,血灑疆場,即使大刀架在脖子上時,也要高呼一聲吾等寧死不負!而今卻是要起兵造反?

      誰曾想過自己會反?誰也不曾。

      誰也不曾啊……

      世間有多少的鐵膽真心,盡付了東流水。到頭來,換得個心灰意冷,空悲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