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51章 兄弟會談

  • 塵骨 - 第51章 兄弟會談字體大小: A+
     

      昏睡之中的林蘇青,眼前忽然出現一幕熟悉的畫面——二太子殿下將折扇一收,看著他,平淡道:“所謂命數,不過是一些選擇。”

      選擇?

      尚在疑惑之際,一切卻戛然而止,歸于虛無。

      他倏然蘇醒,猛地睜開了眼睛,驚得侍奉在一側的侍從和侍女們駭了一跳,旋即是歡天喜地,侍女們激動得手拉手,歡呼:“殿下醒了!太子殿下醒了!”

      “奴婢這就去稟報皇后娘娘!”一名侍女激動的撩開珠簾出門去,

      轉眼便有一位雍容華貴的夫人,在侍女的攙扶下,急不可耐地自己提著裙袍邁了進來。

      侍女為那位夫人撩開珠簾,她一眼便看見了滿頭纏包著紗布的林蘇青,眼淚頓時就如斷了線的珠子,啪嗒啪嗒的往下滴落。

      驚喜過望,以致感泣。

      “我的兒啊,你可擔心死母后了!”她一進來就坐在床邊抱著林蘇青抹眼淚。

      那淚水中五味陳雜。

      龍虎之爭,手心手背都是自己的肉;古往今來,為了那一個位置,多少暗斗明爭,她也是清楚的。

      她原本以為皇帝早早的立下了太子,就能夠避免那些個爭斗……可誰知,誰又知,人心向來不知足也不安定。

      大約天下母親的懷抱都相似吧,林蘇青忽然有些眷念這個懷抱。

      這個溫暖的懷抱令他想起了自己的母親。不知她現在如何了,過得好不好,旋即他的眼眶也跟著濕潤起來。他在這邊過得實在是不好,他有許多的辛苦和委屈無從道起。

      恰在這時,平王突然來了,他一眼便瞧見了紅著眼眶的林蘇青,登時怔愕:“大哥……?”

      皇后聞聲平王來了,隨即松開林蘇青,以絹子拭了拭臉上的淚痕,回頭道:“瑞兒來啦。”

      “兒臣給母后請安。”平王捧手揖了禮。

      因了平王方才那意外的一句,皇后也注意到了林蘇青的眼眶和星點淚痕。她心中頓時又是一揪。

      正欲多加關懷幾句,不過見平王走近時臉色深沉,心事重重,想來平王是有事要來與太子商議。

      既是如此,她便不好耽誤他們,于是她托辭道:“險些給忘了,母后得把太子醒來的消息,去告訴給太后,她也是擔心了極了。你們兄弟倆先聊著吧,母后晚些再過來。”

      “恭送母后。”平王與太子不約而同到,太子礙于有傷不便去送,但平王禮數十分周正,與平時散漫不羈的模樣判若兩人。

      目送完皇后離去,林蘇青見平王一副有話要說卻欲言又止的樣子,與先前口無遮攔的做派更是截然兩樣,必然是有什么事關重大的話。

      “你們都先下去吧。”林蘇青對周圍侍奉的侍從與侍女們道。

      “是。”侍從和侍女們皆是行了禮便退出了房門。

      平王緊跟著就要去將門關上,林蘇青卻是抬手拉住他。

      “慢著,越是開著門才越不會惹人竊聽。都在明處,更好察覺。”

      關了門說話,就算外面有人偷聽,他們連看也看不見。但若是開著門說話,但凡有人靠近,多少都會看見影子,會有所察覺。

      “大哥明智。”平王覺得十分有理。

      而后平王便隨手將凳子挪到床跟前,對著林蘇青坐著,不等林蘇青發問,他便單刀直入先說道:“大哥,你方才可是心寒至極了?”

      平王問的是他方才眼眶濕潤的事,自然不是心寒于潁王,而是傷懷于自己無法回家,傷感于孤身無所依靠的母親。

      但是這當然不能與平王說起,他遂就著平王的提問,說起潁王之事。

      “是我自己疏漏,給他制造了機會。”

      林蘇青頭疼得緊,腦袋上纏著的繃帶令他的頭越發的感覺沉重,只得倚靠著床邊坐著。

      “有些話,你我兄弟之間,我便不見外的說。”平王連忙伸手去扶了他一把,同時說道:“你若不除他,就是沒有機會,他也會制造機會。大哥,此人不除,必是后患。”

      為了防隔墻有耳,他們均不直呼“潁王”,只是以“他”代指。

      林蘇青抬手指了一指,平王領會他的意思,起身去端了一杯茶水給他,這一細致令林蘇青心中甚感欣慰。

      他喝了一口茶潤了潤喉嚨,才道:“只要不留他在京城,他便制造不了什么機會。”

      “難道要再將他調去打仗嗎?讓他的兵權握得更多更大嗎?”平王思路很是清晰,“再到那時,恐怕他也不再需要制造什么機會了。”

      這話說得相當直白,可見平王與太子平素是十分親密,可謂是無話不講。

      平王見林蘇青依然猶豫,更是苦口婆心地勸言道:“大哥非要將這個禍害留成今后架在脖子上的大刀嗎?”

      “言重了。”

      一聽到“禍害”兩個字,林蘇青心中就是一觸,他最是聽不得這個詞。

      他不以為然道:“父皇已經年邁,即將退位。我們只須防住潁王,不被他奪了東宮之位。等到今后父皇退位,順利登基就是了。潁王成不了禍患,也成不了大刀。”

      林蘇青覺得坐久了之后,腿有些酸脹,他起了起坐在床邊,將腿放下,擦在榻幾上,一邊捶打著腿,一邊道:“沒有必要非得將這個人給殺了,只需要將他意圖稱帝的心給‘殺’了即可。”

      那日在深林,潁王還是阿德時曾說過,如此圖謀,不過是為求自保。

      既然如此,那么他們便只需要使潁王知曉,就算太子將來繼位了,也不會與他們潁王府的任何人為難。

      他們是親生兄弟,潁王原本也不想爭位,做這點溝通應該不存在難事,亦不存在隔閡。

      只是唯一要擔心的事,得想出一個盡善盡美的理由,去解釋那日他認不出潁王身份的緣由。謹防哪日被潁王揭穿,可就糟糕到極致了。

      “大哥,你這是婦人之仁!”平王憤懣自己這位大哥性情軟綿,同樣是兄弟,性情怎的差距如此之大!

      他執意道:“大哥,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只要他人不死,你就壓不住他那顆野心!更別妄提讓他釋懷了!”

      “你若還想在今后順利繼位,你就應該速戰速決,干脆利落的斬草除根!”平王又道。

      “大哥,你不看看他的野心,你也要看看他手底下的那些人都是些什么心吧?”平王憤懣不平道,“一群做慣了殺伐之事的草莽野夫,根本懂不起什么國家大事,更不會明白治理國家并非全憑武力!大哥,就憑這些,就是他不反,他底下的那些人也會逼他反的!”

      這個層面當日在深林時,潁王阿德自己也說過……

      如是想來,其實還挺唏噓的。是潁王這般心機叵測的人,卻也同他說過真心實意的話。

      如果不是那日的巧遇,料想誰也不會知道,連潁王自己也在憂心——終有一日壓不住自己手下部將們的勢頭。

      或者說……來自部將們對潁王當前處境的不服氣?

      來自部將們對潁王的另一種方式的擁戴?

      總之,有一點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其實潁王自己并不想奪嫡爭位。

      平王見林蘇青心有耿耿,陷入沉思始終不發一語,令他覺得自己頗有一種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之感。

      于是,干著急之余還堵上了幾分火氣和悶氣,道:“我這樣苦心孤詣,又不是為了我自己。我還不是為了大哥好,大哥你怎么就不懂我的一片苦心呢!”

      “大哥懂,大哥怎么會不懂。”林蘇青從茬神中歸回來,安撫平王道,“只是,世間有許多事情,不是非得要用殺伐才能去解決的。”

      見平王還是忿忿地不解氣,林蘇青又勸慰道:“就好比,他現今處境困窘,他下不來,也上不去。然而他的部將們無法理解,只是一味的替他感到不服氣,抑或者是想隨他攀登到更高處去。”

      “然而正是因為來自不同群體的不同想法,便造成了不止你我、乃至父皇都深感困擾。興許潁王自己也格外困擾。”

      林蘇青捧著茶杯,感受這透出來溫熱,繼續道:“我想到了一個解決這個困擾的方法。”

      “這還有解決的方法不成?”平王不理解。

      林蘇青諱莫如深道:“潁王下不來,我們就‘幫’他下來。”

      “幫他?我們還要幫他?!”平王大惑不解。

      林蘇青放低聲音,悄然道:“我們可以幫他抽了他腳下的磚瓦呀。”

      “抽……磚瓦?”任平王平日里如何穎慧,一時間竟是聽不懂他這位大哥在說什么鬼話。

      林蘇青瞥了他一眼,神神秘秘道:“不敵其力,而消其勢。”

      平王忖了又忖,喃喃自語道:“大哥的意思是……抽薪止沸?”他還是有些憂慮,“可是……當真能有效嗎?”

      “反正還有得試,做什么不先試一試?”林蘇青儼然十拿九穩的模樣,令自來對太子的決策十分聽從的平王,即使不贊成,卻也得順著意思照做。

      “大哥既然有了主意,那我還有什么好說的,反正我覺得,要想真的一勞永逸,還是除了比較實在。”平王還是頗有微辭。

    上一章    下一章